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章 辉夜奈见的剧本(二合一)

  理智告诉他们,不应该再继续听下去辉夜奈见的鬼话,但是对方语气里那股诡异的认真,就莫名的有一种蛊惑力,让他们不自觉的都竖起耳朵听。

  地上同伴的尸体停止了挣扎,一团暗幽色的光从尸体表面上飘出来,缓缓的朝着极乐之匣的位置飘动,一切看起来就像是正在进行献祭给极乐之匣的邪恶仪式。

  但,

  献祭仪式是需要无为来主持引导的啊!

  而无为,此刻分明什么也没干啊,他只是在怔怔的盯着极乐之匣头顶上方的男人在发呆。

  几个牛头罩内心错愕,今天的剧本实在太诡异了,他们大脑有些宕机,只能下意识的用目光跟随那团幽光,一路跟向到极乐之匣闭拢牙齿的嘴巴,利刃划割的疤痕,沾满鞋底灰的额头....一路向上,直到那个自称为受邀而来的护庭十三番的男人摊开的掌心处。

  一个巴掌大小的盒子安静的摊置着,幽光不受控制的飘进盒子里,在那一刹那,他们耳边仿佛突然听到小纯宫台的惨嚎声,伴随着某种咀嚼吞咽的声音,幽光和声音都被那个盒子给吃掉了。

  小纯宫台就是地上那具尸体同伴的名字,他们甚至来不及兔死狐悲,内心就被一种莫名的熟悉感给填满了,太像给极乐之匣的献祭了,只不过被献祭的人,从囚犯变成了小纯宫台,而献祭给的目标从极乐之匣,变成了....

  辉夜奈见手里的盒子。

  “那个盒子,和极乐之匣....”

  从刚才开始,神情就有一丝恍惚,眼神死死盯向辉夜奈见,面色扭曲狰狞的无为张开嘴巴,喉咙都仿佛因为震惊被呼吸黏住嘶哑的一字一顿道,“一!模!一!样!!!”

  无为终于回想起,护庭十三番身上那丝令自己感觉诡异熟悉的气息是来自哪里了!

  可不正是和自己朝夕相处的极乐之匣的味道异常相似么,那种仿若同源的类似气息,自己竟然在晚上初次见面的时候没能立刻联想到一起,是因为,这种联想太过恐怖惊悚,以至于让自己潜意识里自动就将这个念头给屏蔽掉了么!

  一个人,

  怎可能会和极乐之匣这种恐怖的邪物有同源的气息,

  甚至,

  气息似乎还要更加浓郁?

  无为呼吸急促,是自己的感官出现错觉了么,还是....他脑海中陡然浮出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这念头令他心脏都停拍了一下,然后就像一条附骨之疽牢牢地萦绕住他的心脏。

  不,

  这绝不可能,

  但是,

  万一真的如此呢?

  他刚才说,是我们日以继夜的,日复一日的呼唤他们的到来,这句话乍听起来像是鬼扯,但如果将这句话套用在极乐之匣上,是不是一切就勉强能理解的通了!

  我们的确是在日以继夜,日复一日的渴望开启唤醒极乐之匣啊!

  何况,

  他手中攥有一块,缩小版的极乐之匣!!!

  “你们,是从极乐之匣里被呼唤出来的?”无为哑着声音,这是他想象力极限能够解读出的可能性了。

  传说中,

  极乐之匣封印着一扇门,门后连接着一个异度的空间,那空间里沉睡着不可名状的怪物,通过某种邪恶的仪式献祭,则能够开启极乐之匣,唤醒门后沉睡的怪物,并向他许下一个愿望!

  传说门后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已不得而知,但草忍村一直世代都笃信着只要开启极乐之匣,便能被满足一个愿望,而无为的家族,则世代传承着那种邪恶献祭的仪式。

  他的家族被草忍村称为极乐之匣的守门人,自然,无为从出生的那天起就聆听着这个传说,他对极乐之匣的笃信也强于其他的所有人,而当他的孩子都被献祭给极乐之匣死去的时起,无为便再不可能有一丝怀疑,他对极乐之匣的传说是笃信到魂魄最深处的。

  这是他,人生存在的唯一意义了!

  而现在,传说似乎正在以另一种形式,蛮横不讲理的,堂而皇之的闯入进他的世界里来了!

  所以,

  门,

  算不算是已经开启了,

  我,

  该向谁许愿?

  牛头罩全都愣住,被无为的疯言疯语给惊呆了,他们的脑回路又没烧坏,怎么可能采信如斯荒诞的解释,哪怕这是无为,用一种疑问句的口吻说出来的。

  更令他们不可置信的是,听见这句话后,那两个护庭十三番的人竟不约而同都露出来了诡秘的笑意。

  涅茧利兴奋的咧嘴,他终于大概捕捉到这出剧幕的全貌了,奈见会长自导自演的这出戏真是太精彩,太有趣了。

  如果对人性的把控操持,也是一门科学的话,很显然,奈见会长在这门科学领域里的造诣极深,涅茧利兴致勃勃的盯着无为,他毫不怀疑,从这位监狱长说出这句话开始,他往后余生便再难逃离会长的掌控了。

  应该说,这句话本身就在会长导演的剧本里,无为只是在这出精心设计的剧本,被一步步诱导着,在刚刚好的片断里说出了这句早就被奈见会长暗中赋予给他的台词。

  从踏入鬼灯城的那一刻起,针对无为的诱导设计就已经开始了,甚至,从更早的奈见会长下船的那一刻起,这出剧目就已经被安排好了,

  最终,

  无为将心甘情愿的把脖颈伸进会长扔出的项圈里!

  辉夜奈见眼中透出不加掩饰的笑意,似乎非常满意无为表现出的悟性,他似笑非笑道:“你那么理解似乎也没有什么错误,稍微有点偏差的是,这东西不过是件丑陋的物件儿,又哪里有资格替我们做主,或者呼唤向我们呢?”

  极乐之匣不过是个物件儿?

  你这种鄙弃的居高临下的态度是什么意思!

  牛头罩众人都被辉夜奈见话语里不经意透出的信息,给震撼住了。

  “不过是护庭十三番早年间打造出的一件残次品,用来封印虚圈一角的破玩意儿,后来嫌它笨重就给替换丢弃了,不知道怎么落在你们手里,被你们当宝贝似的供起来,还起了个可笑的名字——极乐之匣,你们清楚这东西背后连接的虚圈一角,究竟代表着什么吗?”辉夜奈见冷笑着说道。

  语气阴阳怪气那是嘲讽,但里面的内容无疑透露出一个骇人听闻的真相,极乐之匣是护庭十三番打造的,而且还只是件残次品。

  牛头罩众人看疯子似的看着辉夜奈见,他们压根不相信对方话里的每一个字,极乐之匣的存在历史悠久,若背后真牵扯着某个历经过漫长岁月的组织,又怎么可能不为人所知呢?

  结论就是,

  历史中根本没有护庭十三番的存在,眼前之人根本就是无中生有,虚圈这种奇怪的名词也必然是对方杜撰的谎言。

  “那你们刚才说是听见我们的呼唤而来?”无为追问,他这话说出口就表现出他大半已经信了辉夜奈见的说辞。

  “那是一种礼貌而委婉的说法!”

  辉夜奈见起身脚踩在极乐之匣的头顶上狠狠摩擦,嗤笑道,

  “这破东西虽然丢了,但坐标还连接着静灵庭,你们每往虚圈里投喂食物一次,它就会往静灵庭发送一次警报,虽然其实不会真有什么大事儿,毕竟,真正的虚圈早就被转移封印了,还连接着这门的,不过是虚圈残留的一角罢了,但每天收听一次来自远方的噪音,就也很扰清静啊!”

  无为心脏咯噔一下,他无法接受这种残忍的说法,“所以传说是虚假的,包括那个许愿?”

  空气为之一静,诡异般的死寂。

  无为在咬着牙齿等待对方的回答,几个不相信的牛头罩也很默契的在聆听,不信归不信,听听总没坏处吧!

  他们也很好奇,这种弥天大谎对方要怎么往下编,而更令他们不得不在意的是,如果不信对方的话,那对方手里攥着的一颗小极乐之匣又当作何种解释呢?

  “嘿嘿....忍者果然是种贪婪而愚蠢的生物,我说了这么多,你们竟然还在妄想打开一扇门,就能许得愿望的虚假传说?只要稍微用脑子想一想,就知道这根本不可能。”

  辉夜奈见仿佛被逗笑了,他随手一甩,把微缩版的[极乐之匣]甩出去,在空中画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无为下意识的伸出双手将[极乐之匣]接住,动作极致的小心翼翼而轻柔,生怕一不小心指甲刮擦到[极乐之匣]的表面。

  “如果你们说的极乐之匣,能够满足人的愿望,那你就向它许愿好了,你手中的这块儿,可不是脚下这种笨重的残次品,你放心,我手里这块刚充完能,按你们理解的意思就是——门已经开启了,许愿吧!”

  辉夜奈见似乎纯粹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恶趣味,就随手将珍贵的[极乐之匣]抛给无为了,至少在其他人眼里看来就是这样表现的。

  这种看似荒诞的举动,实则反而加强了他话语中的说服力,至少,有几个牛头罩里面的表情已经从全然不信,过度到疑神疑鬼的阶段了。

  许愿,

  向极乐之匣!!!

  无为双手都在颤抖,他仔细端详着手中的[极乐之匣],那栩栩如生的纹理图案,那泄露出的邪恶诡异的气息,都跟真正的极乐之匣一般无二,甚至,做工的精细程度上,和气息的厚重感上还要更胜一筹。

  最重要的是,小纯宫台的确是被这颗[极乐之匣],吞噬掉了全部的生机和查克拉,就在他们所有人的眼前,甚至不需要仪式的引导!

  无为用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去感受[极乐之匣]吐出的呼吸,是的,和他们拥有的那个巨大死物不同,他感觉现在手里这颗仿佛是已然苏醒的活物。

  残次品!

  正品!

  活的!

  无为脑海中断续的蹦出来几个词,都是辉夜奈见刚才从话语里灌输给他的概念,结合他现在的感受,他不得不体悟明白一个真相——护庭十三番不是在欺骗我!

  周围的牛头罩也不由自主的靠拢向无为,他们目光贪婪,炽烈,迫切的死死盯着那颗[极乐之匣],你说,他们心里究竟是信还是没信呢?

  “你可以许愿了,还在等什么?哦,对了,极乐之匣这个名字是你们起的,这东西真正的名字其实叫影之灵龛,是用大虚的尸体制作的骨灰盒。”辉夜奈见一边解释一边催促,食指肚上有一张鬼牌在无风自动的旋转着。

  无为嗓子发干,舌根打结,嘴巴几次张开又闭上,他在恐惧,恐惧一旦许下这个愿望,最后的一丝支撑他活着的希望和幻想就会彻底破灭掉!

  “无为,你还在等什么?”

  “快许愿啊!”

  “让草忍村恢复强盛!”

  有个牛头罩激动的伸手去抢,无为脸上顿时浮出狠戾之色,一只手护住影之灵龛,另一只手盖住对方的胸口,查克拉禁锢术的锁链瞬间缠裹住对方的身体,他狞笑一声,五指并拢如刀斩碎对方的喉咙。

  他就算不许愿,也不容许其他人玷污这唯一一次许愿的权利!

  尸体重重倒地,双眼死不瞑目,死也没有料到,无为会突下杀手,聚拢过来的牛头罩众人也吓了一跳,赶忙拉开距离,警惕至极的盯着无为。

  无为疯了!!!

  无为浑然不在意同伴的死亡,只是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具尸体,再一次看见,一团幽光从尸体中浮出来,被手中的活物咀嚼吞噬掉!

  影之灵龛的释放只能由辉夜奈见操作,但充能并不需要,那是全自动的本能渴望。

  如果说上次,无为只算是旁观,那这一次,他自认为是自己主导了一次成功的献祭,他心里最后一丝疑虑也被彻底打消掉。

  影之灵龛是真的!

  护庭十三番就是真的!

  但,

  许愿是假的,

  不行,

  许愿必须是真的!

  无为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化,双瞳中血丝沉沦,他喘着粗气一步步往前走,走到极乐之匣的跟前,抬头仰望着站在鬼脸头顶的辉夜奈见,似乎要将那张印着血滴泪珠的森白面具烙印入自己的瞳孔里。

  他双手一点点举过头顶,宛如朝奉般在向着高高在上的神明祈祷;

  他双膝一寸寸跪在地上,又像是疯绝望的在对着隐藏在深渊背后的恶魔哀求;

  他瞪大的眼眶迸裂出血水,

  额头一点点贴向冰冷的地面,

  只有双手依旧高高托举着,

  声音嘶哑到极点,

  “如果,极乐之匣无法满足我的愿望,那么,作为极乐之匣的缔造者,您,又是否能够聆听我的许愿呢?”

  焦虑的呼吸中!

  一张扑克鬼牌利刃般射入地面,抵住无为的额头,极乐之匣的鬼脸之上,辉夜奈见慢慢蹲下身子,伸手捡起影之灵龛,朝天空轻轻一抛,后者就凭空消失在空气里。

  “向死神许愿,你知道,需要付出什么吗?”

举报

作者感言

坟头老树

坟头老树

坟头老树烧纸啦!   撒泼打滚跳火葬场,求各位老爷赏口饭吃!

2021-04-22 10:2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