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2章 传说的身影走进现实...

  屋门被推开,

  一桌简单精致的菜肴摆在桌子上,穿着居家服的宇智波美琴脸上淌满无声的泪水,穿戴整齐族长服饰的宇智波富岳跪坐在桌子后方,眼神复杂难明的看向满身鲜血的宇智波鼬。

  跟在宇智波鼬身后,打扮亮眼,妖娆的西索却好似透明一样被他们忽略掉了。

  西索没有跟进去,就懂礼数的就站在门外,把谢幕的舞台留给这一家三口来表演。

  “鼬,这就是你想出来的答案么?”宇智波富岳只问出这样一句话。

  宇智波鼬咬紧嘴唇,干抿的嘴唇溢出血丝。

  “看来是我错了,是我的卑怯让真实的重担压在了你的身上,作为族长我是失败的,我既无法带领族人反叛木叶,也无法帮助木叶压住宇智波的怨恨!”

  宇智波富岳这一辈子都是在犹豫和徘徊中挣扎,却终究躲不过,而且是以一种更酷烈的方式逼迫他做出最终抉择,

  “作为父亲,我也是愧疚悔恨的,鼬,你选的这条路只能由你自己一个人走下去了,在孤独和冰冷的黑暗中!”

  宇智波富岳眼瞳中露出万花筒的形状,他脸上露出惨笑,

  “这双眼睛所见的,一切都是黑暗,写轮眼就是宇智波世世代代背负的诅咒,是该结束了!”

  宇智波鼬死死的瞪大眼睛,两行血色的泪水从眼角淌落,瞳孔里的黑色愈发深邃晦暗了。

  红,如血;

  黑,如墨;

  这就是写轮眼的真谛,

  在鲜血和死亡中孕育出的眼睛,

  美丽而邪恶!

  宇智波富岳缓缓的闭上眼睛!

  “鼬,一定要保护好佐助!”

  宇智波美琴同样露出一个凄然却温柔的笑,她不舍得看着鼬,看着推开门死寂的院子,再也没有机会看到眼前的和那个小小的人儿了啊。

  宇智波美琴闭上了眼睛!

  宇智波鼬安静的看着这一幕,血染的泪水从脸颊淌落,滴溅到榻榻米的刹那,他手中的刀无声无息的将眼前的画面斩断。

  几个呼吸后,宇智波鼬擦掉脸上的泪水,脸上再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感情波动,连呼吸透出的也好似是冷入骨髓的冰碴子。

  “一出惨烈血腥的悲剧,却以爱的深沉来点缀,宇智波一族的爱可真是...扭曲,畸形,沉重的令人喘不过气啊!”西索打破悲伤的气氛,发出观后感言。

  宇智波鼬没吭声,他走出院子,快速离开,返回街道的入口处,跳上一根路灯顶端,双眼漠然的眺望着,等待着....

  西索坐在不远处的一根房檐上,单腿翘着,嘴里打着呵欠,看似无聊的在到处张望着,实则目光在某个隐匿在黑暗中的角落毫无声息的停顿了一瞬间。

  “万花筒写轮眼的尸体,可不能让别人捡走了呦~”

  西索嘴角轻轻吐出一个泡泡,在夜色中清脆炸裂。

  安静的,

  死人的院子里,

  新鲜尸体的气息总是格外能吸引一些[人]和[植物]的窥视....

  泥墙根儿突兀的裂开一道缝隙,一截绿油油的猪笼草顽强的生长出来,然后从中“咯嘣”张开,露出半黑半白的脑袋,像是张阴阳脸,说不出的怪异。

  “奇怪了,木叶怎么仓促之间就突然对宇智波下手了,这可比我们原本预料的时间要大大提前。”听起来就不像好人的声音嘀咕着。

  黑绝晃动脖子,滴溜溜转动的小眼睛有些迷惑和烦躁,感觉就像自家编排好的剧本,被别人横插了一杠子给截胡了。

  虽然结果而言是好的,但,就总觉得哪里有点怪怪的,有一种他莫名熟悉的味道。

  “发什么呆呢?”

  空气扭曲成漩涡,带个螺旋面具的[阿飞]走出来,一颗猩红邪恶的邪轮眼冰冷的扫视向屋子里的两具尸体。

  “没什么!”

  黑绝摇摇头,关于资深编剧的敏锐嗅觉这个话题,他没办法跟[阿飞]展开来讲。

  “我只是有点奇怪,宇智波竟就这么被灭族了,猿飞日斩这一次倒出乎意料的没有表现出优柔寡断,我特别想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痛下决心,时间点还选在一个这么敏感的时刻!”

  黑绝用[阿飞]能够理解的语言解释给对方。

  “哦,这重要吗?不是正好替我们节省了许多功夫么?”[阿飞]不在意这些细枝末节,他反问道。

  “你说的对!”黑绝无言以对!

  他必须得承认,有些人就算黑化了,智商也还是不要抱有太大的期待。

  两人朝屋子里去。

  黑绝扫了一眼屋子里,两具尸体倒在血泊中,神色倒是出离的平静,旁边的桌上还摆着冒热气的饭菜。

  “没有做出丝毫抵抗就被杀死了,真是感人至深的爱呢!”黑绝啧啧称奇的赞叹道。

  “哼,宇智波富岳大概是宇智波历史上最窝囊软弱的族长,我为他眼睛里的这双万花筒而悲哀!”

  [阿飞]发出不屑的冷笑,他最痛恨的就是这种明明有能力反抗挣扎,却偏偏要选择闭目等死的人。

  以为会有人感激吗?

  不会的,

  没有人会记住死掉的人,他们为之牺牲奉献的世界,早就烂透了,根本不值得被拯救。

  “愚蠢之人!”

  [阿飞]伸手捏住宇智波富岳的脸,两根指头对准紧闭的眼槽悍然挖下,突然,一只冷白色的手掌凭空出现,捏住了那两根行凶的指头。

  毫无征兆,

  空气浮出一丝涟漪,先是一只手掌,然后是胳膊,肩膀,整个身形瞬间从透明的空气中浮现出来。

  就好似原本这里就站了个人,但却偏偏隐匿了形体,藏进了空气中,直到忽然出手接触到[阿飞]的那一刹,身体才从虚无的阴影中显现出来。

  宽松的黑白袍浮现无风自动,一头棕色的短发半遮住额头,下面是古板黑色的边框眼镜,和一张温文尔雅的柔和笑脸。

  “随便挖别人尸体的眼睛很不道德,何况,这具尸体的归属已经被预定了,你这样窃取,会让我很苦恼,所以,可以请你放弃么?”

  平和的声音明明在商量,但却仿佛蕴含某种不容置疑的霸道。

  “你是谁?”[阿飞]愣住。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