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1章 我演我自己?

  因为是受邀来参加中忍联合考试的,其实就是帮木叶搭建戏台子,至少原本的草忍村是这么认为的,现在的木叶还依旧这么认为着,所以早早就给这些外来忍村的队伍划置了一块地盘,负责统一招待和休息。

  草忍村抵达的时候,其他村子的队伍都已经抵达了,他们算是最后到的了,这个时候还没来的,那基本就是不来参加的。

  譬如,云隐村和岩隐村就向来懒得捧木叶隐村的臭脚,他们才不屑参加这种小家子气的联合考试,真正的战场才是他们与木叶对话的舞台。

  雾隐村早就跟内陆四国断交了,再说了,血雾之里的毕业考试可比联合考试血腥凶残的多了。

  五大国里真正够得上中忍考试前缀里[联合]那两字的,只有风之国的砂隐村常年派队伍来参与考试。

  他们是憋着一股子气的,战场上每次都打不过,那就只能在中忍联合考试上想法子找点颜面和自信了。

  其他的队伍就是一些来凑数的小忍村,当然那可能只是他们村子高层的想法,底下真正来参与考试的下忍们则都未必觉得自己是凑数的,至少,辉夜奈见一圈扫过去,那一张张龙套脸上的表情还都是蛮凶狠的。

  瞬间就把他温柔,善良,中性,明媚,精致无暇的颜给衬托出来了,看起来就像是一只人畜无害的小绵羊误闯入了一群凶恶豺狗,残暴饿狼的聚集地。

  那一张张龇牙咧嘴歪瓜裂枣般的长相,一眼扫过去竟然没有重样的,也真是为难他们了。

  辉夜奈见眼神里透出的善良和怜悯,瞬间就刺激到了他们敏感的心,一个满脸痘痘,火气旺盛的下忍怒吼一声,腾空起跳,5根手指尖弹出利刃对准辉夜奈见的脸就抓下去。

  “你那种怜悯的眼神是在看谁?忍者可不是靠脸吃饭的啊,混蛋!”

  痘痘脸眼中露出残忍快意的光芒,他最喜欢做的便是刮花那些看似美丽,实则一无是处的脸蛋,就像那些娇弱的花朵一样,越是鲜艳便越是容易遭人扯碎。

  指尖勾着弯刀,刀里还沉淀着皮屑和血垢,腥臭的味道刺鼻,辉夜奈见轻轻蹙眉,看着即将刺烂皮肤的爪子。

  两旁撑伞的寄生兽没有动,他们脑海中提前得到了“静止不动”的口令。

  唰!

  肮脏的爪子应声而断,齐根斩断的手指掉落在地上,一张鬼牌诡异的凭空旋转着,挡在辉夜奈见的脸前,将喷溅过来的血滴一滴不落的挡住。

  “辉夜奈见可是我最看重的一颗苹果,在我采摘之前,我可不允许这种肮脏的爪子弄脏他的脸蛋。”

  西索优雅的走出来,食指对着空中轻轻一提,滞空旋转的扑克牌就像是被一根看不见的皮筋拉扯,嗖的一下弹射回去,被他夹在两个指头中间。

  “你搞得太血腥了,西索,你很清楚,他伤不到我的,你没有必要斩断他的手指。”

  辉夜奈见皱眉叹气,他蹲下身子将地上的几根弄脏的断指捡起来,丝毫不在意肮脏的血液污染了他洁白的手掌。

  “对不起,我的同伴因为担心我受到伤害,所以出手稍微重了点,你现在赶紧拿着这些指头去找医疗忍者,应该还能够接回去。”

  痘痘脸表情僵硬,嘴巴抽搐着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一对瞪大的眼睛一会看着自己齐指而断的手掌,一会儿看向那几根鲜血淋漓的指头。

  “草忍村的,这笔账我们记下了,等中忍考试的时候再跟你们算。”

  痘痘脸的带队上忍从2楼跳下来,因为下忍普遍精力旺盛,所以大都在1楼的院子活动,各自带队的上忍这都在2楼或3楼,三三两两的站着往下看。

  这名带队上忍刚才也在看,却没能料到眨眼间自己班里的下忍就被斩断了指头。

  那个玩扑克牌叫西索的家伙出手的速度太快了,而且下手非常狠辣,哪怕是作为带队上忍的他,都能感受到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令人浑身发毛的,病态的危险气息。

  这名带队上忍从辉夜奈见手中抢走断指,撂了一句狠话,就拉着痘痘脸往外走去。

  涅茧利和市丸银全程不发一言的看着,在对方的带队上忍看过来的时候,还都记得自己现在扮演的身份,俱默契地向对方回应了一张正派的笑容。

  院子里又有两名下忍连忙跟了过去,路过辉夜奈见的时候,很有意思的是,他们根本不敢看西索,却不约而同的用满是愤恨的眼神瞪了一眼无辜的辉夜奈见。

  “有趣!”

  “明明你什么都没做,甚至对他们充满善意和怜悯,但他们却将你记恨在心里;而我才是斩断他手掌的恶人,但他的同伴却根本不敢向我流露出一丝一毫愤恨。”

  “瞧,丑陋的鬣狗只敢朝无害的绵羊伸出爪子,却连正眼看一下真正的恶狼的都不敢,所以说,辉夜奈见你太善良了,这个畸形的世界根本不值得被你付出善意。”

  西索从鬼相楠手中接过一条丝巾轻轻擦拭掉鬼牌上的血渍,然后随手将染血的白丝巾扔在地上。

  “你说的对,我不应该对他露出怜悯的眼神,是我的眼神无意中伤害了他,是我的错。”

  “他不过是因为自卑和嫉妒,这是人类正常的情绪,他只是没能正确的处理好如何控制,但不至于就被切断手指,尤其对于忍者而已,一双能够灵巧结印的手指,要远远比一张漂亮的脸蛋珍贵多了。”

  辉夜奈见眼神真挚的看着西索道,

  “下次再有这种情况,请务必不要再替我出手了。”

  西索舔了舔嘴唇,兴奋道:“多么纯洁剔透的灵魂啊,在我采摘你之前,你可一定要保护自己啊,不然,我可是会很生气的。”

  西索踩着优雅的步子跟名义上的首领打了声招呼,就离开院子,他似乎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在木叶瞅瞅有没有青涩的果子了。

  鬼相楠寸步不离的替西索从身后打着伞默默跟随。

  赤木森面无表情的点头,脑子里实际有点懵。

  西索是会长!

  辉夜奈见也是会长!

  这两具身体其实都是会长在操控啊!

  所以,

  从头到尾根本就是会长在跟自己演对手戏,这究竟是在做什么,还有两位番队长怎么都丝毫不觉得奇怪,反而好似看的津津有味的样子。

  “1号,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赤木森在脑海中向1号求解。

  1号沉默半晌,冷冰冰道:“扮演好你自己的角色,其他的,慢慢你就会懂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