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飞龙执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未知之途

飞龙执剑录 清云胜雪 3033 2018.04.16 23:15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我?”陈幽问道。

  “排除了所有人之后。”许龙飞答道。

  “此话何意?”

  许龙飞笑了笑,说道:“其实我很早就怀疑我们之中有内奸了,只不过你是我最后一个怀疑的。”

  “哦?看来我的伪装倒还不算太失败。”

  “当然不失败,甚至很成功。”许龙飞带着赞叹的口吻说道。

  “那你是如何推测的?”

  许龙飞笑道:“这可就说来话长了。”

  “洗耳恭听。”

  “我最先怀疑的是吴所谓,他身上的疑点着实是多,而且他虽然名号‘天下第一笨’,却一点也不笨,就伪装而言,他的水平和你不分上下。”

  陈幽点了点头。

  “但我后来发现我错了,他虽然在伪装自己,但绝没有什么异心。而且那时徐冰和他都已离开了长啸庄,我觉得此时离开长啸庄对你们计划的下一步实施绝不是一个好的决定,所以我开始怀疑上官若水。”

  “所以我那个时候也离开了长啸庄,也算是混淆了你的判断。”

  许龙飞点头道:“不错。但和上官若水相处了些时日之后,她对我而言,已经不再有任何的秘密了。”

  陈幽赞叹道:“想不到你还挺有办法,我当初搜集她的资料耗费了一年多的时间和精力,想不到短短几天你就已经能令她对你敞开心扉。”

  许龙飞说道:“她也是个可怜人。”

  “浪迹天地间,谁又不可怜?都可怜,那么也就都不可怜。”

  “这便是你作为一个冷血杀手的信条?”许龙飞问道。

  陈幽微微颔首。

  “也许你说的是对的吧。”许龙飞继续道,“不过从那时开始我就开始怀疑你了。”

  “就因为我那次出现在七弦山?”

  “不,引起我注意的是你的称号。”

  陈幽默然了。

  “‘天下第一稳’,我感觉一个人若能被称为天下第一稳的话,那这个人做事一定会不留丝毫的破绽。既然不留破绽,那会不会我就因此而错过对他的怀疑呢?所以我才会回到幽灵谷。”

  “……!!”陈幽听后,心头一阵颤动。

  “我仔细地检验了每一具尸体,死因是各不相同,但没有一人是死于那传闻中《流转神功》。我想,能造成这等结果的人,要么是一群武功路数全然不同的人,要么是一个精通各种杀人手法的冷血杀手。”

  陈幽静静地看着许龙飞,沉默着。

  “上官若水虽是杀手,但她武功绝没有这等高深,所以我才想到了你。”

  陈幽说道:“看来你要好好感谢那个姓沈的。”

  许龙飞点了点头。

  忽然间,陈幽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半夜的不睡觉,把我们都叫来干什么……呼啊——还不许点灯……”吴所谓一边说话一边打了一个呵欠。

  上官若水说道:“龙飞这么做一定是有理由的,你就不要再抱怨了。”

  许龙飞说道:“这么晚把你们叫来实感抱歉,但这件事若是现在不说的话,等发生了什么可就太迟了。”

  吴所谓闻言也打起了精神。

  许龙飞继续道:“目前,我们有一个最大的敌人,她就是金玉罗。”

  “金玉罗!?”杨凝风、上官若水、徐冰不约而同地惊呼道。

  “金玉罗?”只有吴所谓的语气充满着疑惑。

  “牵机门掌门人。龙飞你继续说。”上官若水说道。

  “整件事情,看起来是安盟主和岳一老人在设置难题,佐以各门各派掌门人的帮助来筛选那天下第一神。但实际上,金玉罗才是真正的幕后操盘者。”

  此语一出,屋内鸦雀无声。

  许龙飞继续道:“金玉罗身为牵机门掌门,自然也是整个计划的知情者,所以她为了夺取《流转神功》,才会将陈幽安插在我们的身边。那些个所谓被流转神功害死的人,虽然没有死于流转神功,但现在也已经毙命于陈幽手下。”

  吴所谓不禁倒吸了一口了凉气。

  许龙飞继续道:“如果我没猜错,陈幽今晚就会动手盗取我那本《流转神功》,他一定以为我喝醉了,你们很多人喝醉了。所以他会认为这是他最好的出手机会。”

  吴所谓、杨凝风等人欲言又止。许龙飞说道:“我知道你们现在或许还有很多疑惑,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希望你们能相信我。”

  上官若水说道:“既然他今晚来盗,那我们是不是应该……”

  “不,”许龙飞打断了她的话,说道,“我想,金玉罗手中一定还有别的筹码。我想就算她的计划有所闪失,她也不会就这样放弃陈幽这样一枚如此优秀的棋子,更不甘心就这样空手而归。只是,我们现在还不清楚这筹码究竟是什么。”

  杨凝风说道:“龙飞,你需要我们做什么?”

  许龙飞微微一笑……

  “你在笑什么?”许龙飞问道。

  “我本以为我已经很成功了,但见到了你,我才明白,什么才叫做人外有人。”陈幽说道。

  陈幽顿了一顿,说道:“那几道关卡,义母已经告诉了我如何……”

  “等会!?”许龙飞惊讶道,“义母?金玉罗是你的义母!?”

  陈幽点了点头,继续道:“不错,义母告诉我接下来我要面对‘细雨针’司瑜真人、少林三僧、黑翼行者。但那个小姑娘的出现,义母却并没有告诉我。”

  许龙飞疑道:“不对啊,那个小姑娘不是和你们门派的那个黑衣人一同作为第三道测试题出现的吗?”

  “确实如此,我本以为黑翼行者是一个人拦在那路口的。根本不知道岳一竟然还有这等安排,所以这第三题我猜没能通过。否则,这天下第一神哪里会和你许龙飞有半点关系?”

  许龙飞笑道:“所以正因为你清楚岳一老人的计划,你才会认为我无论成功还是失败,都会直接来到长啸山庄,你便可以高枕无忧地去处理幽灵谷里的那些‘幽灵’?”

  “不错……”陈幽说道。

  许龙飞问道:“说起来,沈姑娘着实是助我良多。”

  陈幽说道:“岂止如此,若不是她,你怎会做出这等判断?我们的计划又怎会几近流产?”

  “沈姑娘……她也是你们牵机门人?”

  “不错。”陈幽的语气突然变得严厉起来,“告诉你吧,她可是义母的千金。义母机关算尽,也绝对不会想到是她的女儿打乱了她的整个计划。”

  许龙飞沉默了下来,他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沈姑娘会提供给他最为重要的线索。

  “我不明白,你究竟什么地方吸引到了她?”

  许龙飞笑了笑,转移话题地问道:“你可知道金玉罗要《流转神功》是要做什么?”

  陈幽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但这样一本武学秘笈,只怕是个人都会梦寐以求吧。”

  “你也对这功夫感兴趣?”

  “当然,”陈幽不假思索地说道,“我对任何武功都感兴趣。”

  “哦?”

  “不过目前最令我感兴趣的不是《流转神功》。”

  许龙飞问道:“那是什么?”

  “你的这一身轻功。”

  许龙飞笑道:“能入阁下法眼,鄙人不胜荣幸。”

  陈幽却是暗自叹了口气,他探查许龙飞的真实身份与武功来源已经很久很久,久到连自己都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但他自始至终都是一无所获。而现在,这眼前之人竟然如此从容地赴死,自己却对此无能为力,对他这种刚愎自用的人而言,简直是一种羞辱。

  “你真的一定要去见金玉罗吗?”虽然这问题的答案早已不容置疑,但陈幽还是问了出来。

  “嗯,一定要见。”

  “你见了她,你会做什么?”

  “尽我所能,杀了她。”许龙飞的语气依旧是那般地坚定不移。

  “哪怕她是我的义母?”陈幽忽然间反问了一句。

  许龙飞有些语塞。

  “哪怕她是沈姑娘的生母?”

  许龙飞又有些语塞。

  陈幽见到他这样的反应,不禁冷笑了一声,说道:“什么天下第一神,不过如此!”

  许龙飞的眼神变得有些迷茫。

  “你之前的万丈豪情呢?以守护苍生为己任的信念呢?就这样被我两句话问没了?哼,依我看,你可真不配做这个天下第一神。”陈幽带着一丝冷笑地说道。

  许龙飞闻言,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我的答案并不会变,但是你那两句话确实令我有些犹豫。”

  “你在犹豫什么?”

  “即使我是天下第一神,难道就有权利这般肆意的去剥夺别人的生命吗?”

  陈幽有些想笑。这个问题,若是问别人,只怕那人会犹豫思索,但若是问天下第一杀手陈幽,只怕他在一个瞬间就能给你答案。

  “这等想法,当真是妇人之仁。”

  许龙飞似乎也已经意识到自己好像将问题提给了一个错误的人,自然而然地笑了起来,抬起头来,望了望夜空,忽然间发现这夜空变得很远很远……

  “这条路,便是前往牵机门的路么?”

  陈幽点了点头。

  许龙飞又问道:“还要几天?”

  “两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