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之妖狐传说

网游之妖狐传说

渴望飞雪

  • 游戏

    类型
  • 2005.07.28上架
  • 1.15

    暂停(字)

6.37万位书友共同开启《网游之妖狐传说》的游戏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网游之妖狐传说 渴望飞雪 5157 2005.08.15 00:07

    本章是我以前写的,舍不得删掉,就发上来让大家一起欣赏欣赏......

  ----------------------------------------------------------------------

  不知人类在疯狂的破坏和掠夺自然资源时,是否会想到有一天,当自然再也忍受不了人类时,而发起的报复会是多么的强烈……

  2105年11月21日下午3点,**省**市,著名**医院,紧急手术室的特制病床上,正躺着一名病人,周围的一群世界级医生正在全力的施展抢救。

  手术床上躺的是名女子,而且是特别美的那种。她叫骅纤,为‘南极臭氧层修补队’队长。

  骅纤雪白中微微带点油红色的肌肤,衬托着天蓝色的病服,显得特别耀眼。即使宽厚的病服也不能把她的诱人曲线完全遮盖住。她身上处处都焕发出一个年轻女性特有的青春气息。可现在,她只能安静的躺在病床上默默的接受着医生的治疗,脸上呈现出一种病态的泛白。

  已经知道自己不能再在世上活太久的她,不顾麻醉药力还未完全消失,挣扎着开口对旁边的主治医生说道:“医生,我清楚我自己的身体,那是基因突变,以如今地球上的医疗手段是不会有办法的。您也不用再做徒劳的事了,去把外面的人叫进来吧,我有些话想跟他们交代一下。”

  医生又何尝不知道自己的努力是没有结果的,可是作为一名医生,又如何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病人死去。无奈的摇了摇头,洗了下手,便沮丧的走出了手术室。

  刚打开门,一大群人就拥了过来把他围住,呶呶不休的声音使一旁素来有白衣天使之称的护士小姐也皱起了眉头。

  正在医生处在这群人的中心,不知该如何是好时,里面适时响起了骅纤的声音,这声音好比一剂镇定剂,顿时使人群安静了下来。

  “你们不用再为难医生了,我们自从接受了这份工作起,不就已经有了这份觉悟吗。都进来吧,医生也该去休息下了。”即使身在病床上,她的语气里仍透着一股坚决的气质。

  众人连忙放过医生,几乎是飞进了手术室的。其中最小的一名女子,她叫张娜,与骅纤关系极为要好,这次骅纤进医院,她是最担心的一个。

  此时,张娜再也忍不住了,冲了过去,抱着憔悴消瘦的骅纤,哭喊着说。“不,纤姐!我不要你死,我们大家不是发过誓,要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开,永远高高兴兴,平平安安的吗,你现在怎么可以不守诺言了……!”

  “傻孩子,纤姐变成这样子可都是为了地球的未来啊,勉强也算的上是为‘球’捐躯了吧,你应该为纤姐感到高兴啊。来,不要再哭了,这么大的个姑娘哭成这样成什么样子……”骅纤仿佛丝毫不在意自己即将死去这个事实,依然跟已经哭成个泪人的张娜开着玩笑。

  “不!您不可能会死的。医生……对,我要去找医生,一个不行就两个,直到你被治好为止。”说完,张娜便跌跌撞撞的跑出了手术室,浑然不顾身后正要安慰她的骅纤。

  骅纤摇了摇头,对站在她旁边的李刚开口道:"小刚,你出去陪着小娜,她还小,就这么冲出去会出事的。”

  李刚心里很不情愿:“纤姐,小娜都20岁了,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就她那脾气,她别去惹别人就已经谢天谢地了,谁还敢去惹她啊。再说,我也想留下来陪着您……”说道后来,他的声音都在颤抖。生离死别的哀感涌上心头,他再不敢正眼看她的纤姐,眼泪早在眼角边偷偷地想跑出来了。

  骅纤叹了口气,唉,刚安慰完一个又来一个。帮李刚擦了擦眼泪,盯着他的眼说道:“答应纤姐,以后都不要在哭了,好吗!纤姐也不想你们为了纤姐这么悲伤,以后人类的生存重担就压在你们身上了,你们一定要坚强,好吗……”

  李刚带着眼泪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忽然,骅纤想起了从小就一直陪着自己的狐狸小白,便向站在门口的一名身材清瘦少女问道:“小梦,小白呢,怎么没看到?”

  缪梦有点心不在焉,骅纤叫了她好几次才听到“……嗯,小白好象吃的太饱了,正在我的背包里休息呢。”缪梦说着,慌慌张张的打开随身背包,望了望后,手伸进去便抓着小白的狐狸尾巴把它提了出来。

  骅纤看见缪梦用这种方式捉出小白,顿时心疼不已,忙出声说道:“诶,轻点,真是的,你那种性格什么时候才能稍稍变好啊。一个女孩子动作怎么可以这么粗野……”急忙接过小白,摸了摸小白圆股股的肚皮好奇的问道:“奇怪,小白怎么这么会吃了,以前它吃东西时都很有节制的啊?”说完,便用带着疑问的眼神看着缪梦,示意她做出解释。

  缪梦被骅纤盯的实在没办法,低下头,吞吞吐吐道:“自从纤姐进手术室后,小白就不肯吃东西了啊。我看它这样说不定会饿死,只好扒开它的嘴,强行喂下去了嘛。”停顿了片刻,目光侧向一旁空看着地面,低低地说了一句,“……第一次喂,难免会有些失误嘛。”

  骅纤听了哭笑不得,这个缪梦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做事不用大脑,老是糊里糊涂的。赶紧把手放在小白肚皮上,为它按摩。

  按摩了一会儿,看小白好象舒服了很多,骅纤便抬起头来,对着房间里的众人道:“大家都先出去吧,我还有些事想跟副队长谈谈。”

  众人虽然很想留下来,但是队长明显是有重要的事对副队长说,只好依依不舍的走出手术室,留下了副队长李讣。

  “李讣,你来到队里这么多年,你的能力大家都是知道的……”骅纤从腰间拿出一张磁盘,声音嘶哑的说道:“这里面,是我们大家这些年的研究成果,我现在正式任命你为队长,你记的要把这磁盘保管好,丢了的话,我们这些年也就算白干了。”

  李讣没有说话,他就这么傻呆呆的站着,惨惨的死盯着地面,如同木偶一般。泪水在眼窝里盈含,却始终没有掉下来。他把悲愁咽下肚去,脸憋得像烧红的铁块,洁白的牙齿执拗地咬着厚厚的下嘴唇。

  过了一会,李讣伸出双手接过磁盘,看着骅纤,坚定的点了点头:“队长,您放心吧,我会带好队员的,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的……”接下来,他再也说不下去了。低下头,半晌,他的头与肩膀开始颤动,拿着磁盘的两只手紧紧互扣着,手也在抖。最后他抬起湿糊的脸,两只血红的、汪着泪水的眼睛盯着骅纤,定定点头。

  骅纤抚了下李讣的眼泪,浅浅一笑道:“真是,这么大了还哭,要是被外面那帮小鬼看到又要被笑了。来,不要哭了,我这个得病的人都没哭,你哭什么。以后你就是领导他们的人了,要记的坚强,天塌下来也不能后退。小娜他们都还小,以后队里的担子就由你担着了……”顿了顿后接着说道:“现在你也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记住没有我的吩咐不能进来。”

  李讣踌躇了下,然后,一个,二个,三个,他鞠躬,他像面对神明一样虔敬地鞠躬,接着缓缓的退了出去。

  李讣打开门,门外众人都眼红红的。此时,张娜已经回来了,看见门开就想往里冲,李讣赶紧拦住她,无声的摇了摇头,随手将门关上了……

  等到李讣退出去后,骅纤就那么呆做着,不知在想些什么。然而,有一滴什么东西落在手上了,她在哭,先是一颗两颗的,后来眼泪便在脸上开了。许多条河流不断的流着。微弱的手术灯,照在那稠密而蓬松的头发上,那托着腮颊的一只手在灯下显出怕人的苍白。

  哭了一会,大概感觉好了点,黯然长叹了一声,对着怀中已经醒来的狐狸小白出声道:“小白,我是不是很傻,明明很难过,却还要装出一幅笑脸。缪梦大概也跟我一样吧,明明很难过,还是要做各种行为逗我开心。我很感激他们啊。他们带给了我很多的欢乐。”顿了顿,继续道:“小白,你怎么可以不吃东西,我现在只有你一个亲人了,我只想你好好的活着……”

  骅纤流泪,她控制不住,骅纤继续说着,不过带上了明显的颤声:“很久前,我就已经知道自己活不过今天。因为爸爸妈妈也是在我这个年龄逝世的啊。为什么是我们家,为什么是我们家……”骅纤摇头,泪滴被甩飞出去。

  “我们全家也可以算的上是为人类而献身了吧……”自嘲般的笑了笑,摸了摸正在怀里‘呜呜’叫的小白,继续说道:“你是在安慰我吗,谢谢。小白,你还记的吗,当年从雪山上把你救回来的奶奶,她其实也是在参加了这个南极臭氧层修补计划后,与我一样受紫外线辐射量照射过多而去世的。小白,你有想过奶奶吗,我很想她啊,时时刻刻的想啊,不只是奶奶,还有爸爸妈妈,我也很想他们。不过现在好了,我又可以见到他们了。小白,你也会替我高兴的对不……”骅纤将小白举高,和自己的头平行。

  “呜呜……”小白黑漆漆的眼睛直盯着骅纤的脸,嘴里不停的叫着。

  骅纤摸了摸小白洁白柔软的毛,接着说道:“你是说我自欺欺人吗?的确,我是自欺欺人。我很怕死,这世上没有不怕死的人,即使那些嘴上说不怕的,他们心里也在害怕。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怕死还要参加这个工作吗。”骅纤顿了顿,好象在回想些什么。

  “当时,爸爸妈妈很辛苦,每个月才回一次家,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抱着我亲。陪我吃过早饭又匆匆地出去了。当时的我并没有责怪他们,我知道他们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直到爸爸妈妈死去的那天,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也没有1个月。我曾发誓,我不会让爸爸妈妈还有奶奶的心血白费的。我是怕死,但我更怕他们的心血被白费啊。不止是我,门外的所有队员他们都有亲友在工作中死去。小白,你能听懂吗。可惜,你只是一只狐狸,不管你有多聪明,大概也不能了解人类这种复杂的感情吧……”

  骅纤看到小白又要叫,连忙用手堵住了它的嘴,淡然一笑,“不要叫了,就这么安静呆在我身边吧,陪我度过最后一段时间……”

  过了一会,骅纤悦耳的声音回荡在手术室中,“小白,你知道吗,我现在突然感觉身体很轻;不但轻,又像渐渐化开来,就象一朵出岫的云,这种感觉,很舒服啊……”

  第二天,世界权威报纸‘世纪报’头条。

  举世关注的‘南极臭氧层修补队’,其队长骅纤由于长期接受超量紫外线辐射,导致基因突变,与2105年11月21日下午4点30分**省**市著名**医院逝世。在此,本报社全体员工为全球人类的守护神逝世默哀3分钟。

  第三天,世界权威报纸‘世纪报’头条。

  全球寻狐启示:

  为报答‘南极臭氧层修补队’前任队长骅纤为人类所做的贡献。

  本报将发表一则寻‘狐’启示。

  现接受‘南极臭氧层修补队’新任队长李讣委托,寻找已逝世前队长骅纤唯一‘亲人’雪狐小白。此狐全身雪白,尾巴修长,头顶有黑色棱形印记,黑色眼炯,左前脚有前队长骅纤亲自为其戴上的一枚‘金色铃铛’。如有找到者请拨电话*********。提供线索者由本报社奖励为其1万美金,捉到者由‘南极臭氧层修补队’新任队长李讣奖励100万美金。

  10年后,世界权威报纸‘世纪报’头条。

  2116年2月10日下午2点30分,原‘南极臭氧层修补队’队员张娜于**省**市著名**医院逝世,致昨天为止,‘南极臭氧层修补队’所有队员均已逝世,在此,本报社全体员工为全球人类的全体守护神逝世默哀3分钟。

  50年后,世界权威报纸‘世纪报’头条。

  由于近年来南极上空臭氧层破洞有逐渐扩大趋势,根据联合国各国代表商讨后决定,3个月后,所有人类全体赶去最近的太空港,搭乘太空舰,撤离地球……

  距离人类全体离开地球1万年后……

  此时地球表面的臭氧层已经消失待尽,地球表面被流星撞击的坑坑洼洼,比旁边的月球好不了多少。

  此时,从地球表面升起一个光球,光球里俨然是一个人形生物。

  他看上去个子高挑,皮肤白皙,身材匀称,棕色的眸子透出慈祥的目光、细长似画的睫毛,衬托出了他的前额,一对眸子清明如黑水晶。一头看似零乱的白发,却是一簇美妙蓬松的细草,是一簇舒卷的流云。身后的一条尾巴,像白色的雪花的一般,松弛、柔软地垂下。

  他只是呆呆的漂浮着,没有任何的动作。半晌,他伸出双手,就这样平伸着,一动不动,然后,身上的光球开始向双手移动。之后又慢慢的从双手扩散到体外,光线扩散的越来越快,而他的身形也越来越淡。光线开始慢慢的向地球移动,一碰到地球表面,就象流水撞击般扩散开来。慢慢,光线把整个地球包了起来,但此时,他的身影也已经完全消失。再也没有出现过,而唯一证明刚才这世间有这样一个生物存在的,只有一个从他的左手腕上掉下的‘金色铃铛’……

  距离人类全体离开地球1万1千年后……

  一艘从‘新地球’来的联邦探险队意外发现曾经遍部坑洞的地球已经不见了,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他们从没看过的美丽星球。

  距离人类全体离开地球1万1千零30年后……

  人类全体又重新回到了地球母亲的怀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