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与天共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相见恨晚1

与天共渺 梓恒浩语 3212 2019.07.31 07:19

  次日,张陈放从宿醉中醒来,只觉口干舌燥,脑袋也有些隐隐作痛,赖在床上哼唧了一会儿,门被一脚踢开。

  张陈放吓的身子一抖,伸头一看,吴小莺端了一盆水走了进来,“来,先洗把脸。”不由分说就把他拉了起来。

  被伺候完洗漱,张陈放倒是有些难为情,“这怎么好意思呢,还得劳烦姐姐伺候。”

  吴小莺撅撅嘴,“谁让你昨晚喝醉了呢,真是不让人省心。”

  张陈放只记得昨晚喝了两碗酒,乍有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后来就什么也记不清了,于是问道:“小莺姐姐,昨晚我喝的有点多,最后什么也记不清了,我跟宗禹哥比试谁赢了?”

  吴小莺道:“宗禹哥赢了。”

  张陈放不甘心的问道:“我怎么输的?输在哪一招上了?”

  吴小莺笑道:“你是输给了不自量力,喝了些碗酒,挥了几拳,然后就倒地不起了,后来实在叫不醒你,我便与宗禹哥合力将你抬到了床上。”

  张陈放听后倍感失落,本以为自己会在醉酒之后有如神助,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将张宗禹打倒在地,然后潇洒的回到床上,心满意足的睡了觉,看来实在是自己想多了。

  挨到中午酒劲下去了,张陈放让吴小莺拿来酒,这次他比较谨慎,只喝了小半碗,觉得步子有些飘忽忽了,照着口诀练了几拳,酒劲又上来了,脑袋迷迷糊糊的,一倒头睡到了天黑,醒来时却把招式全忘了,便打算明天再试试。

  待到第二天中午,张陈放又要喝酒,被吴小莺拦了下来,“千万别喝了,小小年纪饮酒过度,要是伤了身子,怕是长大以后想练也练不成了。”

  张陈放一听也是,万一喝伤了身子,落得以后闻见酒就恶心的病根,那还练个屁啊?难不成一边吐一边练?就算练成了,这要跟人打起来万一当场吐了也不太雅观。

  再者说这几天生怕被爹娘发现喝酒的事情,一直提心吊胆惴惴不安,实有违口诀中无拘无束无惧无畏的境界,于是不再急于求成,决定消停几天。

  隔天张宗禹来找,“放儿,那天说好的比试武艺,结果你把自己灌醉了,怎么样?今天还要比吗?”

  张陈放连连摆手说:“不比了不比了,最近没心情。”

  张宗禹说道:“那好吧,只不过今天不比暂且就没机会了,这次我来就是跟你告别的,今日已随叔父去淮南把跟苗伯父的事了结了,黄旗红边旗做为五旗盟主护卫旗肯定是寸步不离的,明天我便领军随叔父北上。”

  张陈放这几天喝蒙了,居然忘了两家三年之约这茬,好不懊恼,“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我好去凑合热闹。”

  张宗禹知道他是想见苗景怡,笑道:“你去干什么,景怡又没有去。”

  张陈放问:“那你们去后又干什么了,打起来没有?快说给我听听。”

  张宗禹嘿嘿一笑,说道:“那还能干什么,就跟前几日商定好的一样,叔父带着黄旗与黑旗的捻军们一起南下,待到淮河以北的双石桥,苗伯父早在对岸等待多时了,对岸有徐家团练与孙家团练助阵,还有一大帮看热闹的,双方隔着河对峙了一阵子,叔父与苗伯父便来到桥上,装模作样的对骂,在桥上割袍断义,叔父自然会说看在往日交情的份上,三年之内不会为难苗伯父,然后就回来了呗。”

  张陈放心里明白一年半载怕是见不到苗景怡了,深深的叹了口气,又问:“刚才你说要跟我爹北上?要干什么去?”

  张宗禹道:“当然是去山东河南一带打捎了,顺道卖太平军的人情。美其名曰协助太平军北伐,这话倒是不假,大张旗鼓北上打捎,多少也能牵制一下清军的兵力。”

  “没说让我跟着去吗?”张陈放满怀期待。

  “叔母说了,明天就带你回雉河集,哪儿也不能去。”张宗禹当头泼冷水。

  第二天杜金蝉果然把张陈放带回了雉河集,并且全权委托吴小莺严加管束。

  张陈放无所事事了几天,不顾吴小莺阻拦又喝了一次酒,不过这次纯属是闷的无聊。不料刚一喝完,吴小莺就去告了状,把杜金蝉找来了。

  “年纪轻轻不学好,你这是跟谁学的喝酒?是不是张宗禹那小子!”杜金蝉怒不可遏。

  张陈放无力解释,“不是,娘,孩儿这几天心情烦闷,所以……。”

  “没事干了闲的?读书练武啊!”杜金蝉怒其不争。

  张陈放小心抱怨,“可是孩儿自己一人读不进书,景怡一走,也没人与我切磋武艺……”

  杜金蝉一听算是明白了,这小子还不死心呢,还在惦记着苗景怡,可是现如今整个两淮都知道张家与苗家绝交了,这苗景怡怎么给他找去?正在气恼,看到了身边的吴小莺,只能退而求其次,“小莺,你愿不愿意陪同放儿一同读书习武?”

  “愿意,愿意!”吴小莺不假思索的答应下来,“可是夫人,我虽认得几个大字,武功却是一点也不会。”

  “这个好办,我可以慢慢教你。”

  杜金蝉说到做到,从头开始耐心教授,吴小莺虽然没有练武的根基,但是天资聪慧,一点就会,仅用了一个月已经能够与张陈放切磋的有来有回。

  吴小莺早年的丫环生涯让她伺候起人来也是得心应手,一个月下来早已把杜金蝉伺候的满心满意。杜金蝉见她进步神速,又与张陈放情同姐弟,不由的满心欢喜视如己出,便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

  杜金蝉一身武艺出自白莲教不传之秘玄女心经,其中刀法与陈川红同出一辙,讲究的是身形灵巧刀法轻盈,注重的是伺机而动以巧取胜。

  吴小莺也很争气,日夜刻苦练习,武功日益增进,张陈放却是一无进展,整天唉声叹气的思念苗景怡。

  期间,张泷与张宗禹时常来找两人,张泷似乎对吴小莺有意,时不时的大献殷勤,而吴小莺心无旁骛,泰然处之。

  此后几月,张泷渐渐失去信心,到后来只得与她以兄妹相称,倒也皆大欢喜。

  -

  转眼又过了一年多。

  吴小莺已将二十四路玄女刀法练的炉火纯青,张陈放反倒成了个陪练,不过他倒是不怎么在意,毕竟这玄女心经是女子专习,就算自己练成了也是不伦不类威力大减。

  其实张陈放一直惦记着老酒鬼教述的葬寒心诀,并且清醒的认识到只有酒后保持清醒才能领悟其中奥妙,为此经常晚上偷偷喝酒,这一年来武功几乎没有长进,酒量倒是有所见长。

  这两年张陈放还明白了两个道理,一是酒真难喝,二是葬寒心诀真费银子。他时常庆幸得亏自己是捻军少主,若是寻常老百姓,饭都吃不饱,哪来的酒钱练这葬寒心诀。

  所以张陈放很懂得感恩,懂得讨好给自己创造条件的爹娘。张乐行自从担任了五旗盟主,一年来也回不了几次雉河集,每次回来张陈放总是第一个跑去嘘寒问暖无微不至。

  盛夏一过,数月未见的张宗禹火急火燎的返回了雉河集。

  张陈放一见面便问:“我爹呢?”

  张宗禹喘着大气道:“叔父命你立刻去十八里铺。”

  杜金蝉一听张乐行点名要找儿子,忙问:“可有说什么事情?”

  张宗禹摇头道:“没来得及说,来了一些太平军,听说是天京派来的,可能与此事有关。”

  杜金蝉一听不敢耽误,领着众人赶到了十八里铺。

  张乐行早就等待多时,黄旗的一帮张家宗亲也都在,杜金蝉一看这阵势怕是有要紧事,忙问:“究竟是什么事情要找放儿?”

  张乐行道:“两个月前我派孙葵心龚德树的白红两旗去庐州安庆一带,协助太平军打了几个胜仗,估计是哄得洪天王高兴了,派人过来要封我为什么什么王。”

  张敏行补充道:“是殿前北方统率天军顶天扶朝纲沃王千岁。”

  杜金蝉哈哈一笑,“老乐,你这个封号倒是有些绕口。”

  张乐行一挥手,“先别管绕不绕口了,这次我还是想听听夫人的见解。”

  杜金蝉思忖道:“太平天国这是要讨好捻军啊,北伐军全军覆灭了,天京内乱又死了几个王,洪秀全怕是没什么可用的王了,所以才来拉拢你,如此也好,你名头响了,捻军的声势也壮大了。”

  张乐行愁眉苦脸道:“可是得去天京跪受册封。”

  杜金蝉问:“怎么?老乐你不愿意去?”

  张乐行皱眉道:“五旗军务太忙,我哪能抽出身来。”

  杜金蝉已经猜到张乐行叫来张陈放的用意,明知故问:“你是不是打算让别人代你去天京?”

  张乐行点头道:“这种事让别人也不合适,我打算让放儿代我去一趟,儿子替老子接受册封,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这也能说得过去是吧。”

  随后意味深长的看向张陈放,“放儿啊,再过俩月你就十八了,称得上男子汉大丈夫了,用不了两年也能带兵打仗了,所以这次想借此时机让你历练一下,你可愿意代替爹去趟天京?”

  张陈放足不出户一年多,早已经憋坏了,恨不得马上就走,立刻道:“放儿愿意代替爹去天京,定当不辱使命。”

  杜金蝉担心道:“放儿年纪轻轻不谙世事,说实话他去我有些不放心。”

  张乐行想了想,“那好办,再找个人陪着他就是了。”

  话音未落,众人纷纷毛遂自荐。

  “叔父,宗禹愿跟放儿一同去天京,一定会看紧他不让他生事。”

  “不行,你身为五旗盟主护卫旗主,怎能随意离开。”

  “小莺愿意陪同少爷一起去,路上定当好好照顾少爷起居。”

  “不行,太平天国极为注重男女之别,你一个姑娘家去了不妥。”

  “张泷愿意陪同放儿兄弟一同去天京,保证不让放儿吃亏。”

  “不行,你小子脾气太过暴躁,行事鲁莽,要你去肯定坏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