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与天共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柳暗花明4

与天共渺 梓恒浩语 2681 2019.10.05 09:53

  苗景怡面露不悦,“喂,你还想不想帮我了?再说只是进去看一眼,又不是去偷去抢,有什么好担心的。”

  徐清风一时语塞,孙千萍见他左右为难,柔声劝道:“徐少爷不必顾虑,景怡姑娘说的对,咱们只是进去瞧瞧,这种小事,即便姑姑知道了,也不会怪罪的。”

  徐清风只好答允,苗景怡见他点了头,抢先推门而入,在屋内扫了一眼,只见角落里摆了一方香案,正上方挂着一副栩栩如生的画像。苗景怡走近一瞧,画像中的女子头戴金冠身披红袍,慈眉善目,超凡脱俗,可不正是两年前在雉河集无意撞见的那一副,当即心中大喜,语无伦次道:“这,这副画像?果真是无生老母?”

  孙千萍上前双手合十拜了一下:“无生老母,真空家乡。”

  徐清风道:“没错,这副无生老母画像是几日前爹爹去雉河集剿捻偶得,爹爹知道二娘曾拜入白莲社门下行善积德,便将此画赠给了她,原先二娘倒是供有一副画像,不过没这一副细致罢了。”

  孙千萍细看几眼,赞赏道:“果然细致入微,你们看,就连无生老母手中的阴阳八卦镜也是清晰可辨,民间供奉无生老母者众多,没想到捻军中竟然也有笃信者,而且还藏有这么一副难得的精品。”

  苗景怡喜形于色,拍手叫道:“太好了!那些花儿草儿实在难画的很,我看这副画像倒是不错,不如把它借给我回去临摹一下吧。”

  徐清风一脸为难,“这我可做不了主啊。”

  苗景怡哼了一声,嘟着嘴转过头去,孙千萍见状笑道:“景怡姑娘,作画非一日之功,最难驾驭的就是工笔人物,况且这副无生老母画像一勾一勒尽显活跃之态,取神得形实乃大家风范,依我看你还是从花鸟画开始学起,待到绘画技法日臻成熟再作人物画像也不迟,免得画虎不成反类犬。”

  苗景怡怪她多管闲事,甩袖撒泼道:“谁稀罕画花鸟,本小姐就是想画人像!”

  孙千萍思忖片刻,笑道:“不如这样,姑姑这副画咱们暂且不要动了,免得徐少爷左右为难,萍儿略懂作画,冒昧以景怡姑娘绘上一副,待姑娘回去临摹专用如何?”

  徐清风笑道:“自己临摹自己,这倒有趣的很,反正也没别的法子,我看你就先这样练习着吧。”

  苗景怡不好继续坚持,心道既然已经确认了画像下落,待禀告母亲再做打算,于是嚷道:“那好吧,不过事先说好,不能把本姑娘画的太难看!”

  “景怡姑娘模样如此乖巧可人,即便萍儿绘画手法再不济也难看不了。”孙千萍会心一笑,已然胸有成竹。

  三人来到院中凉亭下,徐清风找来笔墨纸砚,孙千萍让苗景怡端坐在石凳上,将纸张往石桌上一铺,端详了苗景怡一下,聚精会神的画了起来。

  一盏茶的功夫不到,苗景怡耐不住性子,一再询问画好了没有,孙千萍再三安抚,她只好扭扭捏捏的摆正姿态,心里已是烦躁不安。

  如坐针毡之际,一名家仆跑过来传话,陈川红要打道回府,苗景怡如释重负,“我得赶紧走了,要不我娘会不高兴的。”

  孙千萍忙道:“别急别急,再等一小会儿,马上就好了。”

  苗景怡哪里肯等,挥手道:“你琢磨着画吧,待画好了再送给我也不迟。”说罢站起身来伸了下腰,不顾劝阻扭头离去。

  -

  返途中听闻女儿已打探清楚,陈川红心里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

  “谢天谢地,当真是被徐立壮所得,景怡,你可看准了?”

  “肯定没错,清风哥亲口说的,就是从雉河集捻子那里缴回来的。”

  “好,那就好,可算是没白让你跟来。”

  “那是当然,女儿的手段多着呢,要不是孙千萍坏事,说不定就把画像带回来了。”

  “你这么明目张胆肯定不行。”

  “要不女儿去偷回来?以女儿的轻功,想必也不是什么难事。”

  “瞧你这得意忘形的样,徐家庄戒备森严,哪有那么容易。既然孙家凝能把画像堂而皇之的挂在卧房里,应该不会知道画像的秘密,再说若是去偷了未免有些不打自招,这样吧,咱先回去,容我好好想想办法,这事不能操之过急。”

  母女俩赶回武家集外,正巧遇见苗沛霖迎面而来,身后还有苗景开带着一队护卫跟着,陈川红见众人行色匆匆,问道:“先生这是要去哪里?”

  苗沛霖将她拉到一边,低声道:“刚收到胜保的急令,命各州县练总以上赶往寿州大营,皇上下旨命胜保班师回京,应该就为商讨此事。”

  “回京?这倒也好,三年之约马上就到了,胜保这一走,咱们的反清大计也能顺利进行了。”陈川红考量一番,又问:“是不是京城那边出什么事了?”

  苗沛霖分析道:“没错,洋夷的军舰一直在津门外虎视眈眈,这节骨眼上,八旗绿营都在长江边上跟太平军耗着呢,僧格林沁屯兵河南,胜保驻守寿州,京畿一带防备空虚,朝廷肯定是先顾头后顾尾了。”

  陈川红道:“这个胜保倒是没怎么为难咱们,对先生也是青睐有加,此番走了我怕孙家泰会趁机对先生发难,可是要当心啊。”

  苗沛霖道:“夫人放心,紧要时期大局为重,我自然不会与孙家泰那帮人过多纠缠,好了,赵吾杰跟吴正谊在半道上等着呢,我便去了。”

  出了武家集,苗沛霖先与等候多时的赵吾杰会合,行了一程,又等到了从舞阳关赶来的吴正谊,一并向寿州大营赶去。

  -

  进入大营,苗沛霖直奔中军大帐,掀开账帘一看,里面已是人满为患,胜保坐在正中,袁甲三与翁同书分坐两侧,再下便是孙家泰、徐立壮等等以及各处练首练总。

  苗沛霖与众人拱了拱手,谦让一番,挨着徐立壮坐了下来,赵吾杰与吴正谊站立身后。

  待到人员来齐,胜保站起身来慷慨陈词:“想必诸位对京城之事都有所耳闻吧,英吉利法兰西两邦蛮夷,藐视大清国威,窥窃大清国土,眼下更是集结三十余艘军舰于大沽口外,狼子之心昭然若揭,本帅明日便率军北上,报效朝廷,报效皇上,与蛮夷决一死战!”

  此话一出,众人先是交口称赞胜保忠心,后又议论纷纷当前时事,翁同书抬手示意众人安静,正色道:“眼下庐州大势已去,陈玉成破了庐州必定会窥探寿州,胜大人这一走,寿州兵力不足,抵御发逆北上一事,该如何安排,还请大人明示。”

  胜保横眉怒道:“本帅不在,你们就没有一点自己的主意吗!”

  孙家泰道:“胜大人放心,寿州又不是纸糊的,有袁大人跟翁大人坐镇,还有各处团练鼎力相助,卑职必将恪守职责,绝不让发逆北上半步。”

  胜保拍案叫道:“好,说的好,孙大人忠心肝胆,本帅没看错你,有你统领团练骁勇,寿州无恙矣!”

  孙家泰道:“胜大人过奖了,有大人这句话,属下愿为朝廷效犬马之劳,死不足惜!”

  胜保欣喜不已,不吝称赞,大笑几声,捻须又道:“本帅差点忘了,雉河集捻匪旗主张泷被人诛杀一事,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吧。”

  众人大多已知晓此事,也有消息闭塞者,一时间交头接耳,众说纷纭。

  “听说张泷是被一名女侠所杀。”

  “什么啊,他是被自己新婚妻子所谋害。”

  “以讹传讹,分明是刘饿狼的女儿为父报仇。”

  “……”

  胜保听的不耐烦了,喝住众人,高声喊道:“来人啊,传诛杀张泷者进来!”

  片刻之后,一名身穿大红嫁衣的美貌少女缓缓走了进来,少女似是受了伤,一瘸一拐的走到正中,将一个包袱放在地上,费尽全力跪拜道:“民女刘灿云叩见各位大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