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与天共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萍踪靡定12

与天共渺 梓恒浩语 3014 2020.01.01 17:32

  二人商定,苗景怡安排一半练兵护送车马回武家集,带领余下的练兵,一起往东庄而去。

  东庄之外,白莲教众在村口搭了十几个粥棚,架不住流民如织,蜂拥而至,场面一度难以控制,主持施粥的侯青山急了,就近攀爬到了一棵老槐树上,扯着嗓子喊道:“不要急!大伙儿不要急,慢慢来!”

  除了引起苗景怡的注意,根本没有人理会他,苗景怡坏笑着来到树下,仰头喊道:“侯青山,你给我下来!”

  侯青山一瞧她气势汹汹,身后不仅有张陈放,还带着一些练兵,心里有些发怵,颤声问道:“苗小姐,你,你们怎么又来了!”

  苗景怡招手道:“快下来,有事问你。”

  侯青山推脱道:“我正忙着呢!”

  苗景怡又气又急,威胁道:“少废话!你下不下来?”

  “你说什么?我忙着呢,没听清楚。”侯青山仗着身在高处,对着苗景怡装聋作痴。

  苗景怡忿忿道:“敢来这一套?让你瞧瞧本小姐的厉害!”说罢便挽起袖子,正要往树上爬去。

  张陈放忙伸手拦道:“别别,大庭广众的,你爬上去跟他纠缠,多不好看相。”

  苗景怡想想也是,于是解下腰间双爪练索抡了两下,趁侯青山不备甩将过去,只听嗖的一声,练索一端正好勾结到了他的腰间。

  侯青山抱紧树杈大惊失色,“苗小姐,你要干嘛!”

  苗景怡将练索递给张陈放,“放儿哥哥,把他拽下来!”

  “好勒!给我下来吧!”张陈放铆足全力一拉,侯青山抓持不住,一下子跌落在树下,摔了个结结实实,疼的哎哟直叫。

  苗景怡上前喝道:“怎么,小猴子,还敢不敢爬树了!”

  侯青山被两人戏耍一番,又莫名其妙得了个绰号,忍不住要发作,爬起来一瞧两人怨气重重,耐下性子道:“苗小姐,张少主,大人不记小人过,再说我也没得罪过你俩,二位就饶了我吧。”

  张陈放直言道:“没得罪过我们?哼!在天京偷走我葬寒心,上次见面还没找你算账呢,这事我可一直记着啊!”

  苗景怡补充道:“收了我家的粮食不说,还用阴谋诡计陷害天庆哥,这事你们白莲教可跑不脱了!”

  侯青山不解道:“陷害苗天庆?这从何说起啊?”苗景怡便将苗天庆被徐清风抓走之事大致说了一遍,侯青山听后直摇头,“这件事决不是白莲教所为,我们怎么可能恩将仇报呢!”

  苗景怡噘嘴道:“好,推脱责任是吧?还有一事呢,孙千萍人呢?你可知道她在哪里?”

  侯青山面色微微一变,摇头道:“不知道。”

  苗景怡趁其不备突然出手,挽起练索缠在了他的脖子上,用力一勒,诳道:“还说不知道!我早就得到消息了,她就是被白莲教藏起来了!快说,要不我勒死你!”

  侯青山憋红着脸求饶道:“咳咳!我说我说!”苗景怡一松手,侯青山又道:“我还是不敢说啊!”

  苗景怡一听手上又是一使劲,侯青山差些憋死,无奈道:“可是圣女有令,这件事不让随意外传啊。”

  张陈放奇道:“怎么白莲圣女也掺和这事?说来你们这个圣女也是有趣啊,不带头造反也就罢了,反而倾力救助灾民,为朝廷排忧解难,实在令人费解啊!”

  侯青山神秘兮兮道:“我只能说这么多了,你们去问一下不就知道了吗,圣女知道你们来了,说不准还十分愿意见呢。”

  张陈放好奇道:“我们与她不认不识,她怎么会愿意相见?”

  苗景怡揣测道:“这还用说,定是上次在东庄外咱们没给她下跪,抹了她的面子,让她怀恨记心了,去就去怕什么,嫁祸天庆哥的事情说不定她也有份呢!”

  侯青山苦着脸道:“瞎猜什么呢,去了不就知道了吗?”

  苗景怡手一挥,“走!你前面带路。”

  侯青山带着两人来到了庄内一所民宅,虽不是深宅大院,也略显破败,里外倒是清理的干净利索,走过敞亮的院落,只见正屋门外两侧分别站了几名彪形护卫,张陈放瞟了几眼,这些护卫个个身形精壮眼神刚毅,显然都是功夫不浅的好手。

  苗景怡早已迫不及待,正要抢上去推门而入,被几名护卫拦了下来,侯青山劝道:“苗小姐,张少主,两位稍等一下,我进去通报一声。”

  张陈放住下苗景怡,两人正在外面安心等待,为首一名护卫走上前,抱拳道:“张少主,苗小姐,别来无恙啊?”

  张陈放疑惑问道:“你认识我们?”

  那名护卫笑道:“鼎鼎大名的捻军小霸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张陈放没曾想自己诨名远扬,又觉得这名护卫似是在哪里见过,拱手道:“区区绰号不值一提,咱们以前见过面吗?”

  护卫笑而不语,苗景怡端详几眼,猛地一拍手,叫道:“我想起来了!咱们是有过一面之缘,就在双石桥北的那座破庙里!”

  “苗小姐好记性。”那名护卫微微点头,娓娓说道:“在下李通,早前确实曾是黑石寨贼匪,那次刘虎在荒庙丧命,在下与另一名兄弟护送其尸首回黑石寨,不料当晚刘饿狼想要杀我二人泄愤,多亏刘小姐心怀慈念,趁夜深人静将我俩放出山寨,随后我俩分头逃命,我在淮河沿岸流亡了一些时日,前些天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正遇到白莲社团收容流民,社团练勇管事高新生见我身手不错,便将我留了下来。”

  张陈放饶有兴致道:“原来刘灿云的是你大恩人啊,那你是否知道她杀张泷之事?”

  李通点头道:“小姐对我有救命之恩,捻军跟黑石寨之间的仇恨与我虽无关联,可在下还是斗胆请求张少主高抬贵手,放过小姐一马。”

  张陈放不满道:“我凭什么答应你?”

  李通毅然道:“只要张少主愿意放过小姐,在下愿意一命还一命!”

  张陈放哈哈一笑,“我要你的命干嘛,你既然皈依了白莲教,只管好好为民做善事就行了,我一时半会儿也没功夫去要刘灿云的命,这个你且放心好了。”

  苗景怡不解道:“什么意思,这么说你不准备找刘灿云报仇了?早说嘛,亏我上次还犯难带你俩进舞阳关!”

  张陈放微微一怔,惊奇地发现自己对刘灿云的怨恨正在不知不觉中消退,从一开始杀之而后快,到后来待到后来,倘若还有最后,一腔怒火怕是早已在跋山涉水的寻仇路上黯灭殆尽了,于是摆手道:“白莲教上下一心造福天下苍生,咱们在人家门前谈论私人恩怨不妥吧,暂且不提了!”

  李通听出他无意寻仇,欣喜不已,跪拜道:“多谢张少主了!”

  “李大哥快快请起!”张陈放扶他起来,正颜道:“虽说刘灿云手段狠,心眼还算不错,这次我看在你的面子上,也为了捻军与苗练的情谊,更为了景怡不受难为,姑且放过她了,若是以后她还做出此等事来,我定饶不得她!”

  苗景怡嘟囔道:“与我有什么关系?你报你的仇,我能帮就帮,不能帮就看,杀的昏天暗地才好呢!”

  正在这时,候青山推门出来道:“两位,圣女有请。”

  二人跟在侯青山身后快步走进正厅,坐榻中正是一袭白衣的白莲圣女,她仍旧面戴白纱,斜着身子手托腮若有所思,见到二人进来,忙又直了直身子端坐正中。

  “参见圣女!”二人上前弯腰行礼。

  “两位请坐。”圣女轻声曼语,如同深涧倾流,极为悦耳动听。

  苗景怡大大咧咧道:“不必了,站着说话敞亮。”圣女轻轻一笑,问道:“不知二位来此所为何事?”苗景怡快人快语:“找人!”圣女又问:“找的是谁?”

  张陈放生怕苗景怡口无遮拦,激昂之下出言不逊,抢道:“寿州孙家小姐孙千萍,不知是否身在贵教之中?”

  圣女稍微一愣,柔声问道:“张少主找她做什么?”

  “实不相瞒,孙小姐是在下的朋友,前些天突然不知所踪,在下到处找她不到,实在是担忧啊。”张陈放不由自主的叹着气。

  “张少主说她是你的朋友,当真?”圣女言语中难掩喜悦之意,声色更是因此清脆了不少。

  回想那日在城南小镇,这名圣女高高坐在车辇上一言不发,眼下却听她声音似曾相识,张陈放忍不住喃喃自语:“咦?好生奇怪……”

  圣女见他一脸疑惑,上前一步问道:“张少主怎么了?”

  张陈放挠头道:“没什么,只是听着圣女的声音有些耳熟,却一时想不起是谁?”

  苗景怡点头道:“你这么一说,我也听的耳熟,斗胆问一下,不算前几日在东庄外,咱们之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既然两位有所察觉,那我就不遮掩了。”圣女噗嗤一笑,缓缓的揭下了面纱,“你们且好生瞧瞧,我是哪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