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与天共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运筹谋画7

与天共渺 梓恒浩语 2733 2020.01.04 12:45

  返回住处,吴小莺怎会有心思收拾衣物,若是画像得手,她便去交还给苗景怡,再返回两淮做她的黄旗花边旗旗主,哪里还肯回来当这使唤丫环。

  草草收拾一番,刚要出门,小翠问道:“小莺姐姐,你这是要干什么去?”

  吴小莺道:“夫人让我跟随孙家小姐,照顾她几天。”

  小翠问道:“那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吴小莺搪塞道:“也许很快,也许很长时间,也许,唉,说不准呢。”

  小翠上前拉住她,不舍道:“小莺姐姐多保重啊。”

  吴小莺这几日与她朝夕相处,临别时也是有些不舍,搂住她肩膀安慰道:“放心吧,姐姐还会回来找你的。”

  说罢将余下衣物统统送予小翠,轻装出门,跟随孙千萍离开了徐家庄。

  -

  往南行了十几里地,经过一座茶棚,众人停下喝茶休息,孙千萍戴上面纱走下车来,吴小莺问道:“小姐,咱这是往哪去?”

  孙千萍道:“先回趟寿州,我从家中不告而别,想想总是觉得不妥,到寿州待两天,咱们便回独子山。”

  “看来咱这行程也不短啊。”吴小莺不忘此行本职,关切道:“小姐的腰还疼不疼了?”

  孙千萍道:“多谢小莺姐姐挂念,暂时不觉疼。”

  吴小莺又问:“肩膀与背呢?”

  孙千萍道:“也不疼。”

  吴小莺嘱咐道:“若是疼了就说,可千万别忍着不吱声。”

  孙千萍开怀道:“没事的,姐姐能跟来陪我,甭提有多高兴呢,身子也似乎轻松了许多。”

  吴小莺抿嘴道:“再高兴也不至于忘了疼吧?你身边一直这么多人陪着,还能单差我一个不成?”

  孙千萍低声道:“那是当然了,他们整天紧张兮兮的,一口一个圣女,叫的我心烦意乱,姐姐就不同了,并非我圣教的人,与姐姐相处,我便能暂时忘了自己的圣女身份,故而觉得轻松。”

  吴小莺心道:“这丫头率真和善,委实令人怜爱,若非为了画像迫不得已,还真不忍心欺瞒她。”想罢叹道:“唉,小姐你这个圣女,当的可真够累的啊!”

  孙千萍微微一笑:“那就全仰仗姐姐了,既能帮我治好身上疾痛,又能助我消除心中烦扰。”

  话一说完,只见高新生走上前来,拱手道:“参见圣女!”

  孙千萍顿时泄了气,皱眉问道:“高管事有事?”

  高新生稍作迟疑,问道:“圣女,那画像夫人还给您了吗?”

  孙千萍顿时不悦,临走时孙家凝再三叮嘱,画像一定要隐秘保管,以防捻军贼心不死,可这高新生在众人面前开口便问,人多口杂也不怕走漏了风声,实在让她气愤不已。

  “画像暂且存放在姑姑家中了,我带在身上东走西奔的,也不安全,等过一段时间得闲了,我便再去讨回。”出于画像安全起见,孙千萍不得已扯谎,又担心高新生继续口无遮拦,便道:“画像之事你不必过问了,也不要与旁人说起,明白了没有?”

  高新生慌张道:“圣女所言极是,属下却是多嘴了。”

  孙千萍没心思计较下去,休息了片刻,召集众人继续上路。

  途中吴小莺一直谋划如何拿回画像,为避免夜长梦多,又经过深思熟虑,她决定在赶往寿州的途中便动手,到时趁众人不备,抢下孙千萍身上画像便逃之夭夭。

  吴小莺已经悄悄观察过孙千萍身侧的这些人,李通等八名护卫身手不错,高新生的武功也不弱,她一个人很难应付,但是只要出其不意,动作再迅速一些,全身而退应该不成问题。

  思前想后众人行至一处山坳之中,吴小莺觉得机会来了,道路两侧皆是繁茂的树丛,正是脱身的好去向。

  打定了主意,吴小莺接近孙千萍乘坐的车辇,正要准备动手夺画,只听前方传来一阵叫喊声,紧接着一群人手持兵刃从两侧的树林中涌了出来。

  吴小莺见这些人衣着破旧,个个面露凶相,八成是劫道的匪贼。吴小莺暗叫天助我也,等下若是双方起了冲突,自己趁火打劫,倒也省去了一些麻烦。

  孙千萍掀开纱帐,问道:“怎么停下了?”

  李通回来禀告:“圣女,您别下来,应是遇见劫道的了,不过不用担心,一群乌合之众而已。”

  孙千萍根本不听,不顾李通劝阻,执意下了车,信步来到前方,冲着那帮匪贼问道:“你们想干什么?”

  为首一名匪贼一愣,“咦?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咱们拦住你们,自然是来打劫的!”

  孙千萍正色道:“光天化日的,你们也太大胆了吧!”

  那名匪首也是实诚,叫道:“你这话说的,咱就从来没在晚上干这营生,晚上那是偷盗,咱这是明抢,怎能一样!”

  孙千萍这会儿还想着劝恶从良,耐下性子缓缓道:“各位,我知道你们都是穷苦之人,逼不得已才落草为寇,这样吧,你放我们过去,我这里有些银两,也有吃的,给你们留一些,就当是救济你们的。”

  “不是,怎么还跟咱们谈起了条件?当咱们要饭的吗!”那匪首也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歪着脑袋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路上风沙又不大,干嘛大白天的戴着面纱?”

  “放肆!竟敢对圣女如此无礼!”李通气愤不过,怒叱道。

  “什么!你就是独子山的白莲圣女?”匪首一脸惊恐的问道。

  孙千萍微笑道:“正是小女子。”

  “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啊!小的瞎了眼,圣女恕罪!”那名匪首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叩头求饶,众匪贼也是纷纷跪倒在地。

  孙千萍奇道:“你们干嘛这么怕我?我有那么可怕吗?你们先起来吧。”

  匪首道:“小的不敢,小的冒犯了圣女,得罪了小霸王,万死不辞啊!”

  “小霸王?”孙千萍不解道:“你快起来说,这与张少主有何关联?”

  匪首站起身来,往前走了几步,又小心退了回去,抱拳道:“不瞒圣女说,我等自淮北而来,本在蒙城黑山占山混日,几日前张少主回到雉河集,特令旗下快马通报各处山头,奉告咱们无论如何不得与白莲教为敌,见了圣女尊驾还得远远避开,胆敢违犯者必将被捻骑踏破山头,格杀不误!”

  孙千萍听后已然明白,定是在蒙城东庄时,高新生率教勇攻打三峰山救人之事被张陈放拾在了心里,他为了替自己排忧解难,所以才威胁各处匪贼不得与白莲教为敌。

  孙千萍难掩内心喜悦,脸红耳热,喃喃自语:“张少主如此为我着想,教我以后怎么报答他呢!”话一说完,自觉失态,又正色问道:“既然张少主已经好言奉劝过,为何你们还要南下,将我拦在了这里?”

  匪首哭丧着脸道:“误会啊!天大的误会!小的躲都躲不迭,哪里敢拦,这不几天前打听到圣女还在蒙城救助难民,咱们不敢生事,便来淮南碰碰运气,哪里知道您已经移驾到了淮南。”

  孙千萍摆摆手道:“不知者不怪,算了,你们走吧。”

  那名匪首却不动弹,恭敬的问道:“敢问圣女这是要去哪里?”

  孙千萍道:“寿州,你问这些干嘛?”

  匪首道:“小的愿意护送圣女去寿州,以保圣女安全。”

  孙千萍道:“这就不必了,既然是误会,咱们各走各路,就此别过吧。”

  匪首急道:“那可不行,今日眼拙冒犯了圣女,若是圣女路上出了差错,张少主怪罪下来,小的可担罪不起啊!”

  “也罢,既然如此你们愿意跟便跟着吧,只不过你们得远远的跟在后面,等到了寿州便立即离开。”孙千萍也不想为难这些人,只得勉为其难的同意了。

  匪首长舒一口气:“多谢圣女!”

  这时吴小莺已经是头晕目眩,欲哭无泪。这下倒好,不仅如意算盘没打成,孙千萍路上更是添了一大帮匪贼保护,看来途中是没有机会夺回画像了,眼下只能到了寿州再想办法。

  一路上也是怨气忡忡,直怪张陈放多管闲事,坏自己正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