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与天共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一人一城1

与天共渺 梓恒浩语 3114 2019.07.18 22:44

  蒙城蒙家大宅内,管家看了一眼被扔在地上的张陈放,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练长回道:“这名小贼跑到涡河边抢羊,被俺们抓了个正着,特来请示蒙大人发落。”

  管家叹了口气,手一挥,“小小年纪不学好哇,先关进柴房里吧。”

  练长点点头,问,“老管家,蒙大人不在吗?”

  管家知道他这是要邀功请赏,不耐烦道:“如今发逆北伐军攻下定远直奔淮北而来,蒙大人身为蒙家团练练首,一直在苦思抵御发逆的计策,怎会有时间过问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练长点头哈腰道:“老管家说的极是。”

  管家瞅了他一眼,往身后一指,“得了,那屋子里还有两坛好酒,你拿去与众兄弟们喝了吧。”

  练长连声道谢,随后命手下将张陈放扔进柴房,抱了酒,满心欢喜的离去。

  张陈放被重重的扔在地上,脑袋猛被磕了一下,只觉得头痛欲裂,浑身上下也是酸痛不止,稍微活动一下双臂,费力撑起上身,靠在了一堆木柴上喘息。

  缓了一会儿,天也黑了,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势,脑袋上起了两个包,嘴角被打了好几拳,脸颊似乎已经肿了,胳膊大腿上划了多道口子,渗出来几丝血迹,好在都是一些皮肉之伤,待一晚上就能结痂。

  可是张陈放并不想被关一晚上。等到疼痛逐渐消失,走到门前一推,外面上了锁,又扒开门隙叫喊:“有人吗?快放我出去!”

  只是断断续续传来几声犬吠,他又不甘心的摇了摇窗户,发现已被在外钉紧。

  张陈放哪里经历过这般境遇,白天还与苗景怡有说有笑,晚上就被人扔进柴房囚禁,他越想越是难过,忍不住小声抽泣起来。哭了一会儿,肚子有些饿了,便咽了口唾沫,又将腰带勒紧了一些。

  煎熬了一个多时辰,只觉得肚子越来越饿,甚至饿的隐隐作痛。

  张陈放琢磨着这样饿着也睡不好觉,于是提起一口气跑到门前大喊:“有人吗?救命啊!”

  “呜呜……有人吗?救命啊!”

  高声喊了几遍,只听不远处一间房门吱的一声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修长的身影,借着月色看去,似乎是一名少女。

  那少女走到柴房前小声埋怨道:“大晚上的又哭又闹,好好的美梦被你吵醒了!”

  张陈放扒着门叫道:“这位姐姐,快放我出去!”

  那少女一跺脚,“叫什么叫,我又没钥匙,怎么放你出去?”

  “那你是谁?”张陈放无奈的问。

  “我是这里的丫环。”

  “姐姐,你想想办法吧,我……”

  那丫环直言道:“你是饿了吧?是不是饿的睡不着?”

  张陈放问:“你怎么知道的?”

  丫环笑了一下,“谁还没尝过挨饿的滋味呀,你等一会儿。”

  说完那丫环便转身离去,过了一小会儿,蹑手蹑脚的回来了,然后从门隙里伸进一只手,手里抓着几个窝头,小心翼翼的递给了张陈放。

  “赶紧吃吧,吃完了睡觉。”丫环低声说道。

  “谢谢姐姐。”张陈放捏了捏松散的窝头,得寸进尺问道:“还有别的吗?”

  丫环没好气道:“居然还挑食,你可知道外面的老百姓有多少吃不上饭,有东西吃就不错了,爱吃不吃。”

  说完那丫环便扭头走了,只听她房门一关,就没再出来。

  张陈放决定填饱肚子要紧,他也亲眼目睹过那些饿坏了的灾民连麸糠都抢着吃,想必这窝头也难吃不了哪儿去,于是轻轻尝了一小口,味道还算可以。

  这人一饿了吃什么都香,张陈放干脆捧起窝头大口大口的吞了个干净,随后心满意足的卧在地上,往身上拢了一层茅草,昏昏的睡了过去。

  -

  第二天清早,张陈放还在朦胧中,只听到门外有人在喊:“喂,快醒醒,小兄弟。”

  听声音是昨晚那名丫环,张陈放睁开眼睛,忙凑近门隙往外望去,只见那丫环一双大眼睛正看向自己,四目相对,吓的他退了一大步。

  丫环上下看了他一眼,问道:“怎么样,昨晚睡好了没有?”

  张陈放伸了一下懒腰,嘟囔道:“哪里睡好了,你们这里的耗子真不少,昨晚都差点把我给抬走了。”

  丫环咯咯一笑,“唉哟,确实不少,你看那些窝头都让耗子给吃光了呢。”

  张陈放被呛的无话可说,吃了哑巴亏只能装哑巴,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声不吭。

  丫环瞥了他一眼,用力敲了敲门说道:“喂,起来起来,准备出去了。”

  张陈放赶忙爬起来,问:“要去哪儿?”

  “自然是放你走了,难道还要养着你不成?”丫环白了他一眼,又道:“老管家说了,关你一晚上只当是个教训,让你以后别做贼了。”

  “我可不是贼,我是捻子。”张陈放不满的说。

  “捻子都是些英雄好汉,哪有你这样爱哭鼻子的小毛孩。”丫环一脸的不信。

  “不信拉倒,”张陈放不愿跟她争究,又问:“什么时候放我出去?”

  “急什么,老管家去拿钥匙去了。”丫头说完便离开了。

  没过一会儿,老管家与一名家仆就来开了门,张陈放忙不迭冲到院子里正想往外跑,只听老管家装模作样的咳嗦了一声,张陈放赶忙回头说道:“我不做贼了,我不做贼了。”

  “你……咳咳咳……”老管家气的咳嗦不止,指着张陈放示意家仆,“快,快把他赶出去。”

  被家仆一路推搡出了蒙家大院,张陈放便沿街向东门走去,心想当务之急得先赶紧回去,爹娘肯定着急了,必定少不了一顿责骂。

  走着走着一琢磨,昨日宗禹哥拔腿就跑,未必知道自己被抓进了蒙城,回去之后不如说自己慌不择路躲到野外过了一夜,如此一来传出去也有面子。

  抬头一看已到城门,只见门前站了许多兵勇,张陈放头一低,加快脚步想正要出城,被两名兵勇拦下了。

  “站住!干什么去?”

  “出城,回家。”

  “蒙大人有令,发逆北伐军绕过了寿州,直取临县颖上,蒙城岌岌可危,为提防奸细,自今日起,闲杂人等一律不准出入!”不由分说便把张陈放轰了回来。

  张陈放不甘心,跑去北门碰了碰运气,同样被赶了回来。

  “放我出柴房,又不让出城,这个死绝的蒙家,太可恶了!”张陈放白白跑了一中午,忍不住骂了出来。

  待了一会儿,蹲在街边又劝慰自己,困在一座城里怎么说也比困在一间柴房里好一些,想到这里,他打了打精神,便跑到街上游逛起来。

  -

  晌午一过,肚子饿的咕咕直叫,张陈放身无分文,心一横,宁当饱死鬼不做落魄人,决定去吃霸王餐,反正昨日得了个小霸王的诨名,若是去吃了霸王餐,倒也相得益彰。

  打定主意,张陈放便在街上寻了一座酒楼,硬着头皮往里进,不料到一进门,就被跑堂的撵了出来。

  “哪里来的小叫花子,给我滚出去!”

  才被诬陷成为小贼,又被骂作小叫花子,张陈放心中滋味那是要多难受有多难受,后一瞧自己,衣衫破烂伤痕遍体,再一看附近躺在屋檐下悠哉悠哉晒太阳的几名乞丐,自己确实也好不了哪里去。

  这一比较,让他忍不住坐在当街哭了起来。

  哭了几声,只听身旁有人问道:“喂,小兄弟,不是让你走了吗?你怎么还在这里?”

  抬头一看,正是蒙府的那名丫环,双手捧了一卷绸缎,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

  张陈放甩了一把鼻涕,“城门封锁了,我怎么出去。”

  丫环一声叹息,“唉,南方的发逆要来淮北了,蒙大人封了城,自然是顾虑百姓出逃军心不稳,这是要跟发逆决一死战呢。”

  张陈放怒道:“他要决一死战,干嘛非得拉上我,还有一城老百姓陪他!”

  丫环笑道:“行了,别抱怨了,你是不是又饿了?”

  张陈放头一扭,“不饿,气饱了。”

  “还嘴硬呢,方才我在旁边看的一清二楚,你被人家赶出来了。”丫环抬脚踢了一下他的屁股,又道:“来,跟着我走,再给你找点吃的去。”

  张陈放不再逞强,老老实实的跟在她后面,又回到了蒙府门前。

  丫环道:“等我一会儿,马上出来。”

  躲在墙角下等了半天,那丫环才跑了出来,随后从怀中掏出几个窝头,窝头里还夹着腌萝卜,张陈放也不见外,接过来便埋头啃了起来。

  等到吃完,一抬头,却发现那丫环白皙的脸庞上多了一个彤红的掌印。

  “姐姐,你脸上怎么了?”张陈放忙问。

  “夫人差我去绸缎庄,路上耽搁了,回来晚了些,便生气打了我一巴掌。”丫环捂了一下脸说道。

  张陈放自责道:“都怪我连累姐姐挨打,姐姐别伤心,待我以后带人来为你出气!”

  丫环一听破涕而笑,“小兄弟的大话姐姐心领了,算了算了,人家是蒙家夫人呢。”

  张陈放满不在乎,“我还是捻子大少主呢。”

  丫环难以置信,问道:“你真是捻子?”

  张陈放挺了挺腰板,“没错,我爹正是捻子大趟主,我乃捻子少主小霸王张陈放!”得意一番,又道:“对了,姐姐叫什么名字?”

  丫环莞尔一笑,“小莺,吴小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