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与天共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运筹谋画1

与天共渺 梓恒浩语 3090 2020.01.01 17:35

  张陈放与苗景怡睁大眼睛一看,不由的瞠目结舌,齐声呼道:“怎么是你!”二人做梦也没有想到,这名神秘的白莲圣女,居然是失踪的孙千萍!

  “张少主,景怡妹妹,没想到吧?”孙千萍笑容可掬,明亮的眼睛犹如一股清泉,流露出一副难得一见的俏皮模样。

  张陈放不住的摇头,欣喜道:“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找到你!真是太好了!”

  苗景怡则是一脸怒气,不满道:“哼!早就知道你没失踪,原来是改头换面躲来这里了!”

  孙千萍疑惑道:“失踪?哪个说我失踪了?”

  苗景怡恨恨道:“还装模作样!你家办状元宴那天,我与放儿哥哥离开寿州你前去相送,结果自此之后不知所踪,徐清风非说我们掳走了你,孙家泰与徐立壮接二连三去我家要人,还扬言要把我抓走交换!我这提心吊胆东躲西藏的,没想到你却安安稳稳的当了个圣女!真是可气!”

  孙千萍一脸委屈道:“景怡妹妹你先别生气,你说我失踪一事,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状况,再说我早已派人回寿州家里通报过了,他们怎么还会以为我失踪了呢?会不会其中出了误会?”

  苗景怡撇嘴道:“被抓了个现行还敢狡辩!哪有什么误会,分明是你们的阴谋诡计!”

  孙千萍眼圈一红,仿似受了天大的委屈,颤声道:“我没有,苗姑娘,张少主,请你们相信我,我没有……”

  张陈放难耐心中疑惑,问道:“孙小姐,寿州南门一别,到底发生了什么?能否详细告知?”

  孙千萍使劲点了点头,回忆道:“那日我在城门外目送你们离去,正要准备回家,青山兄弟便找到了我,说是要请我立马去独子山一趟,我问发生了什么事,他只说山上乱了套,去了以后便知道了,我一听不敢耽搁,便跟着他去到了独子山。”

  侯青山在一旁加以佐证:“没错,是我请圣女上山的!”

  “问你了吗?谁让你插嘴的!”苗景怡不满的瞪了侯青山一眼,又转头看向孙千萍,问道:“那然后呢?你接着说,后来到底怎么了?你又是如何成了白莲教的圣女?”

  孙千萍不紧不慢道:“我来不及回家说一声,便急急忙忙赶到独子山下,还未等上山,只听山上吵吵嚷嚷,我只当收容的难民之间起了争端,青山兄弟这才如实相告,原来起因是三年前总教丢失了一副画像,教中人士寻遍大江南北,至今仍未找回,胡长老与谭执事还为找寻画像产生了分歧……”

  听到这里,苗景怡与张陈放心里都很清楚,这丢失的画像正是落在孙家凝手中的无生老母下凡图,两人心照不宣,相视一笑,苗景怡更是太过放肆,直接笑出了声。

  孙千萍只当她是在幸灾乐祸,也不在意,继续说道:“后来因为教中的一些事务,胡长老与谭执事又大吵了一架,胡长老责令谭执事回总教受罚,谭执事前脚刚走,又有人上山邀胡长老前往陕中,应该也是关于失窃画像的事情,胡长老大概正在气头上,忘记安排离后事宜便匆匆与来人去了,结果自然是独子山群龙无首乱作了一团,就这样青山兄弟才去找了我。待我上到山去,山上教众仍是争吵不休,有的甚至大打出手,难民们也都涌了上去,看热闹的束手看热闹,好事的更是掺和在一起,他们不服管束,也无人服众,七嘴八舌吵闹不停,恨不能把整座山头掀翻才肯罢休,新筑的几处草舍被他们争先恐后的占去,房外的篱笆墙也都被推倒在地,深深的踩在了泥土里……”

  “哈哈!独子山纯属自找,若不是因为谭士峰谋划刺杀我爹,也不会引发出如此变故!”苗景怡讥笑几声,又不耐烦道:“你能不能长话短说?他们吵也罢闹也罢,又不是让你去看热闹的,你在这里絮絮叨叨这么多做什么?”

  侯青山也是觉得孙千萍描叙的太过详尽,接过话头道:“总而言之,值此变故仍旧有难民不断涌上独子山,山上愈加纷乱,也不知谁造谣生事,说咱白莲社团要就此解散,难民们吵着分粮分房,李通等人撂挑子不干了,嚷着要带人下山投靠团练,高新生更是操练兵勇魔怔了,居然怂恿着大伙儿一起造反起事,反正啊,这人越多事越多,最后也就乱套了!”

  “一群乌合之众!”苗景怡轻蔑一笑,侧目问道:“那你为何将她叫到独子山?你们白莲教的事自己解决不了,难不成还要寄予这一个弱女子身上?”

  “说来惭愧啊!”侯青山面露愧色,低下头道:“圣女心地善良,慷慨助人,整个两淮谁人不知,难民无不交口称赞,在独子山更是深得人心,我等也是没有办法了,只得将圣女请上山去尽快安抚下众人,以免再生出更大的乱子来。”

  “先别一口一个圣女的!”苗景怡听得又是不耐烦了,冲着侯青山摆了摆手,又瞅向孙千萍,问道:“你倒有好本事,那说来听听,你究竟是如何怎么当上这白莲圣女的?”

  孙千萍难为情道:“那日我上山之后,只是好言安抚下教众,劝慰他们稍安勿躁,收容难民我定当力所能及相助,还会想办法筹些粮食救助山上。我一番承诺刚一说完,不料他们竟然齐齐跪在我面前,要我做这白莲圣女,我百般推辞,他们仍是长跪不起,还说这是圣教代代相传的教规,我没得办法,只能稀里糊涂的当了这白莲圣女。”

  侯青山笑道:“没错,教中执事倘若难堪重任或是遭遇不测,紧要之时各处教众可以自发推举品行兼优之女子为白莲圣女,全权代理执事职责,圣女实乃临危受命,当然也是众心所向!”

  张陈放问道:“孙小姐,这么说来,你也是被逼无奈,身不由己,才做了这白莲圣女了?”

  孙千萍摇头道:“这话也不尽然,独子山遭遇如此变故,我怎能坐视不理,既然大家都信任我,我也就不能再置身事外了。”

  苗景怡冷笑一声,直言道:“哼!这些势利眼,哪里是信任你,分明是信任你的银子,谁不知道你家有钱有势,倘若你一穷二白,哪个肯理你!”

  “景怡,话可不能这么说,做善事有钱没钱只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有这份善心,就已足够了。”张陈放怪苗景怡说话太过直白,当即为孙千萍鸣不平。

  “我只是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情,趁着自个儿有这能力,总比过后无能为力要好。”孙千萍一笑置之。

  孙千萍失踪伊始,张陈放早就认定以她的为人,不会使出这栽赃嫁祸的手段,于是继续为其开脱道:“景怡,如此说来,咱们是误会孙小姐了,她根本无意躲藏,假意失踪嫁祸于你的事也与她无半点关系。”

  “是是,张少主说的没错,孙家在寿州也算有头有脸的望族,我这整好的做了这白莲圣女,怕有人说三道四,故而一直未曾对外声扬。”孙千萍见他仗义执言,更是感动的连连颔首致谢。

  苗景怡一看张陈放不住的为孙千萍帮话,直气的牙关紧咬,不依不饶道:“就算这件事与你无关,也是因你而起,你整日蒙个面纱遮遮掩掩的,哪个知道你到底失踪了没有。”

  “景怡妹妹说的也对,总归是我的原因让你受了牵连。”面对苗景怡的质问,孙千萍依旧和颜悦色道:“姐姐在这里跟你赔不是了,等忙完蒙城的事情,我便光明正大的回一趟寿州,到时关于我失踪的谣言便不攻而破了。”

  苗景怡见她坦诚布公,不好意思继续深究,于是点头道:“行吧,省得整天东躲西藏,让人担惊受怕。”

  孙千萍恳切道:“让景怡妹妹担惊受怕,还大老远来找我,真是过意不去了!”

  “哪个说为你担惊受怕了?自作多情!”苗景怡白了她一眼,拍拍脑门又道:“哦,对了!这次我俩可不是专程为找你而来的,只是碰巧撞破你的庐山真面目而已!”

  孙千萍也不在意,笑道:“如此一说,此次两位前来还有别的事情?倘若有什么我帮得上忙的,我定当全力以赴。”

  “那我问你,天庆哥昨日给你们送粮食,为何今日返回时,车内多了一箱大烟?据我所知,他自打来了之后可没去过别的地方,这大烟啊,摆明了就是在你们这里放入车内的!”

  “景怡妹妹,这话可不敢乱说,白莲社团救国救民有口皆碑,鸦片祸国殃民人人痛恶,咱们怎会私藏这种害人的东西呢?”孙千萍也是十分诧异,社团驻地的粮食、药材、棉布等等,她一直吩咐社团兵勇管事高新生严加把控,进出粮仓日需物品都得造册登记,也有专人严加看护,她是决计不相信驻地内有人私藏鸦片的。

  苗景怡嗤笑道:“哼!人都被抓到寿州去了!还想抵赖不成!”

  “这……”孙千萍一听确有此事,顿时没了头绪,不由在主的转头看向张陈放,指望他能帮自己说句话。

  对此张陈放也是毫无办法,苗天庆都被抓了,虽然是被冤枉的,不管怎么说,白莲教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侯青山见孙千萍一筹莫展,上前建议道:“圣女,这事太蹊跷了,要不找来高新生问一下吧?库房内除去粮食由我经手,其他物件无一不受他管制,这件事他兴许有些眉目。”

  孙千萍点头道:“也好,你将高管事叫来问一问,咱们分社之内到底有没有鸦片,他肯定心中有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