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与天共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如影随形3

与天共渺 梓恒浩语 2874 2019.10.12 07:02

  意外撞破了人家的女儿身,张陈放心里也是七上八下,当即胡思乱想起来:“这下麻烦惹大了,自己也真是看走眼了,世上哪有如此细嫩清秀的小白脸,早该猜出她是一名姑娘来着,话说回来,她若是换回女装,想必也是一位大美女,越是漂亮的女子越不好惹啊,这可怎么办?要不然干脆装糊涂得了,反正也没吃亏,嘿嘿……”

  少女见张陈放顾自发笑,羞愧的面颊红成了一片,想要夺门而出,无奈门口围观的人群早已挤的水泄不通,一跺脚便向饭庄后院奔去,临到门前又停下来,扭头叫道:“臭小子,你给我过来!”

  张陈放稍作犹豫,围观人群中传来一片起哄声,心一横只得跟了过去,吴小莺不放心紧随其后,店家见状喜极而泣:“可算是出去打了!”

  吃饱了没事干的食客们也想跟过去继续看热闹,却被少女的仆从拦了下来。

  来到后院,少女余怒未消,侧身而立,一双粉拳提到腰间,胸脯气的起伏不止,嘴巴撅的比鼻尖还高。

  张陈放拉了拉吴小莺的衣角,小声问道:“怎么办?原来她是女扮男装啊。”

  吴小莺轻笑道:“我统领黄旗花边旗这么久,什么装扮的女子没见过,这还用得着你说,早就看出来了。”

  张陈放埋怨道:“那你怎么不早说!”

  吴小莺没好气道:“我哪里知道你眼力如此不行,还非得用拳头去试试人家。”

  张陈放苦笑道:“唉,别说了,都怪我眼拙。”

  少女听到两人肆意谈论自己,气的眼泪都快掉落下来,转身叫道:“喂!你们俩说够了没有!”

  张陈放挠挠脑袋,心想只能诚心诚意的道个歉,看看能不能有挽回的余地,于是上前抱拳道:“这位兄弟,啊呸,这位姑娘,实在对不住了,在下无意冒犯,还请多多见谅。”

  少女怒目道:“我看你根本就是有意的,卑鄙下流!”

  张陈放苦笑道:“在下对天发誓,绝对不是有意冒犯啊!”

  少女哼了一声,问道:“那你说说,为何你身边这位姐姐看的出本姑娘的真身,到你这儿就看不出来?”

  张陈放一愣,“姑娘怎么知道她也是女的?”

  少女一脸得意,“哼,本姑娘当然能看得出这位姐姐是女扮男装,这位姐姐也能看出本姑娘是女扮男装,怎么轮到你了就看不出本姑娘是女扮男装了?所以说你根本就是故意的,想趁机占我便宜!我说的对不对?”

  张陈放被呛的无言以对,又急于脱身,于是心一横,捏着嗓子厚颜无耻道:“其实我也是女扮男装,大家都是女的,那就是误会了,我们还有要事在身,就此告辞了。”说罢拉着吴小莺想要逃之夭夭。

  “张陈放,你给我站住!”那少女叫道。

  “啊!姑娘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张陈放大惊失色。

  少女噗呲一笑,“想不到堂堂捻军张少主,竟然如此油嘴滑舌,恬不知耻。”

  张陈放大惑不解,“姑娘究竟是谁?如何知道在下的身份?”

  少主得意道:“哼,这还不容易,天底下会耍这套拳刃掌法的,除了我那个酒鬼师父,也就只有你了,我说的对不对张少主?”

  “老酒鬼是姑娘的师父?”张陈放又惊又喜。

  “什么姑娘不姑娘的,论起来你还得乖乖叫我一声师姐呢!”少女叫道。

  张陈放一本正经道:“遵命,师姐。”接着不失时机问:“敢问师姐尊姓大名?”

  “唐飞瑶。”少女莞尔一笑。

  “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唐师姐,咱那酒鬼师父现在可好?他人现在在哪儿?可有没有提及我?”自打蒙城一别,张陈放一直打探老酒鬼的去向,无奈一直无果,时隔三年巧遇唐飞瑶,终于有了消息,也是欣喜不已。

  “师父与先父是多年至交,一个月前先父十年忌日,师父便去陕中祭拜,因此逗留了一些时日。早在年幼时师父便曾答应过要传授给我武功,我就借此时机缠着师父教我拳刃掌法,师父借口推辞一个姑娘家喝酒练武不太雅观,我一再央求师父便说了实话,原来他已经将葬寒心送给故人之子,我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央求师父将雷霆掌法传授于我了。”唐飞瑶娓娓道来,言语中似乎还在惋惜葬寒心落到了张陈放手中。

  张陈放一想,原来在蒙城之时老酒鬼就已知晓了自己的身份,莫非他是无意中在街边听到了自己向吴小莺吐露身世?如此说来在酒楼讨酒便是有意试探自己了,而后念在娘的份上才肯传授武功又赠予葬寒心。

  唐飞瑶又道:“临行前师父还说了,若是见了张陈放那个臭小子,一定要替我好好教训一下他,那小子狂妄自大,傲慢无礼,不打不成器!”

  张陈放笑道:“师姐教训的对,那些童子军也是师姐故意教训的吧?师姐大老远跑来为见我一面,可谓是煞费苦心啊。”

  唐飞瑶撇嘴道:“自作多情!哪个专程来见你了,我此次来两淮是有别的要紧事情,本来打算回陕中的时候顺道见你一面,是那几个小毛孩不长眼睛,自讨苦吃。”

  张陈放道:“原来如此,那师姐是为何事而来?若是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唐飞瑶笑道:“不必了,喝酒吃肉还用的着你来帮忙,实话告诉你吧,我这次是为参加寿州孙家的状元宴而来。”

  张陈放疑惑不解,“什么?你大老远来是为了参加寿州孙家的状元宴?”

  唐飞瑶点头道:“没错,孙家与唐家乃是世交,先父在世时常与孙家往来,这次专程到陕中送了请柬,无奈家母体弱多病,家兄公务缠身,只得由本姑娘前来祝贺了。”

  张陈放嬉皮笑脸问道:“要不我们也跟着去凑凑热闹?”

  吴小莺拦道:“不可,咱们还有别的事情。”

  张陈放死皮赖脸道:“急什么啊,小莺姐姐你看,咱们也正好路过寿州,两天没吃上一顿可口的是吧,赶路也很辛苦对不对,好吃好喝一顿也有劲赶路嘛。”

  唐飞瑶招手道:“行了,你们跟我去吧,耽搁了一些时间,咱们得快点,晌午之前必须到达寿州,去晚了连汤都没得喝了。”

  张陈放连声答谢,屁颠屁颠的跟在了唐飞瑶身后,吴小莺无奈长叹一口气,只得也跟了上去。

  饭庄里的食客们正眼巴巴等着,见三人相安无事走了出来,便也各自散去。

  来到饭庄外,唐飞瑶邀来吴小莺同坐车厢之内,张陈放上前问道:“我坐哪儿呢?”

  唐飞瑶笑道:“哪能让你白吃白喝,想什么呢?还不乖乖的给我赶车。”

  张陈放想要推脱又怕唐飞瑶反悔,为能大快朵颐,只得跃上车辕,抓起鞭子充当了车夫。

  “驾!”一声鞭响,一行人向寿州赶去。

  一路畅通,行了半程,张陈放听到车厢内唐飞瑶与吴小莺有说有笑,交谈甚欢,不禁担心两人背后谈论自己的不是,于是回头问道:“你俩在说什么啊?这么高兴?”

  唐飞瑶掀开车帘叱喝道:“关你什么事!”

  张陈放回头一看,两人竟然已经在车厢内换回了女装,只见唐飞瑶粉面红唇娇美无比,迎风飞舞的秀发之间别着一支金丝珠钗,一件玫瑰紫缎子绣袍披在身上,恰如一枝笑迎春风的杜鹃花一般艳丽,一时间看傻了眼。

  唐飞瑶被他看的头皮发麻,嗔怪道:“看什么看?还不安心赶车。”

  张陈放赞叹道:“没想到师姐模样如此漂亮,那为何还要女扮男装呢?”

  唐飞瑶笑道:“路上方便嘛,对了,方才你不是说自己也是女扮男装么?怎么,要不你也进来换一身?”

  张陈放自讨没趣,只能装聋作哑,头也不敢回了,扬起鞭子继续赶路。

  快马加鞭一个时辰,一行人赶到了寿州城外,只见城门前人头攒动水泄不通,人群中传出嘈杂的争吵声,城门下似乎起了争端。

  张陈放跳下马车上前一看究竟,只见一队练兵堵住城门,正与城门外一队练兵对峙,双方对骂了几句,外面那一队练兵赶着几车贺礼硬往城里闯,守城的练兵拼尽全力阻拦,争执几句便动了手,双方混作一团拳打脚踢,场面一发而不可收拾。

  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怎么守城的还跟送贺礼的打了起来?张陈放正在纳闷,一名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仔细一看不禁又惊又喜,她怎么也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