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与天共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萍踪靡定6

与天共渺 梓恒浩语 2550 2019.11.29 06:57

  吴正谊一看张陈放逼向刘灿云,当即胆魄惊心,之前他在双石桥镇以北的荒庙里亲眼目睹过张陈放出神入化的拳刃功夫,当时只用了两招就割断了刘虎的喉咙,换做刘灿云绝对招架不了几招,情急之下也顾不上吴小莺的招招相逼在角落,足底一点墙根,借力身形一弹,硬着头皮往外跃起。

  吴小莺见哥哥为了救刘灿云破绽大开,自然不愿伤害他,赶忙撤回了凌空砍出的刀,吴正谊也料到她不会对自己下狠手,有恃无恐的腾空而起,落在了张陈放面前,双手一展拦了下来。

  “张少主,先别动手,有话好好说!”吴正谊直到现在还抱有一丝和谈的念想。

  “杀人偿命!没什么好说的。”话音未落张陈放紧握葬寒心突然刺向吴正谊胸前。

  实际上张陈放也不愿意伤到吴正谊,最起码不能伤了他的性命,本来就无冤无仇,又是吴小莺的哥哥,所以这招乃是虚张声势,旨在吴正谊侧身躲闪之时再打一掌将其逼退,然后直取刘灿云。

  眼见吴正谊身形一侧躲过一刺,张陈放顺势出掌拍去,不料他并不躲闪,咬牙硬生生接了一掌,只是稍微顿了顿步,又飞身拦了上来。张陈放这才想起两人第一次认识时的情形,这个吴正谊本就皮糙肉厚,要论抗揍可没人比的上。

  故技重施几招,吴正谊仍然是只躲利刃不躲拳脚,张陈放这下可没招了,他心知在人家的地盘上,时间拖得越久越不妙,心一急不免乱了方寸,一时间被他缠住不能抽身。

  吴小莺趁着张陈放与吴正谊缠斗的难解难之时分,一脸杀意提刀直取刘灿云,此时她也是放开了手脚,倾力施展二十四路玄女刀法,刀挥如风呼呼作响,无所不往无所不至,几招下来刘灿云毫无招架之力,只能左躲右闪竭力苦撑。

  眼见刘灿云快要送命刀下,外面院子里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一队练兵叫嚷着往大厅内冲了过来。

  苗景怡一看这还了得,本来四人两两对打看的起劲,吴正谊有练兵来相助,张陈放怕是危险了,她本就打算不偏不袒作壁上观,于是站在门前伸开双臂一拦:“都给我站住!谁也不许进去!”练兵们见她相拦,纷纷犹豫不决踌躇不前。

  此时刘灿云已狼狈不堪,好几次差点中刀,恨不能躲到桌子底下,吴小莺看到练兵到来,也是急了,一刀未得手,竟然深深的劈在了木桌上。

  刘灿云一看机会来了,双手一伸向吴小莺腕部抓住,意在夺刀,吴小莺见状上身一扭,想要摆动肩头将其抗出,不料刘灿云手臂一垂,事先藏在袖中的短刀已经抖落在手中,吴小莺心叫不妙,没等反应过来,刀刃已经抵在了脖子上。

  这时张陈放与吴正谊看到刘灿云已经制住吴小莺,也都停下手来,两人皆是心惊胆战,吴正谊慌忙喊道:“云妹,手下留情!”

  “我若是不留情,她早就死了!别动!”刘灿云喝道。

  “唉!好一个袖里藏刀,我失算了!”一时疏忽大意已被制住,吴小莺也是恼悔不已。

  “你是正谊的妹妹,只要你答应不杀我,我就不杀你!”刘灿云很想讲道理。

  “哼!你若是杀了我,我哥还会护着你?”吴小莺冷冷问道。

  刘灿云无言以对,只用刀牢牢抵在吴小莺的脖子上,两人正在僵持,吴正谊急忙劝道:“云妹,你快些放开小莺吧!我就这个一个妹妹,失散多年无法照顾她,心中已是内疚万分,倘若她再有个闪失,我还有什么颜面苟活于世!”

  刘灿云道:“我当然不想伤害她,可是你也看到了,张陈放与她前来蓄谋加害于我,若是今日将她放了,谁能保证改日这两人不再回来寻仇?”

  吴正谊道:“小莺肯定是受人蛊惑,我自当好好劝说她就是。”

  刘灿云稍微垂下抵在吴小莺脖子上的短刀,道:“那好,这件事肯定是张陈放教唆的,你下令练兵们进来把他杀了再说。”

  “你要杀张少主?这不好吧,不妨先将他拿下再论。”吴正谊面露难色,且不说捻军与苗练的恩怨,有苗景怡在身边,给他一万个胆也不敢对张陈放怎么样。

  “谁也不许动手!”苗景怡大叫一声,又回身拦下门外蠢蠢欲动的练兵,怒道:“我看谁敢进来!”

  张陈放往前几步,冲刘灿云一歪脖子,“想杀我那不简单,你先把小莺姐姐放了,我由着你杀。”

  刘灿云凄然一笑,“张少主,你我还有商量的余地吗?”张陈放道:“万事好商量嘛。”刘灿云道:“那好,我把她放了,张少主也放我一马如何?”吴正谊忙在一旁附和道:“对对对,各让一步,恩怨一笔勾销。”

  “这个……”张陈放一阵犹豫。

  “不就是个死吗,别管我!这个贼女非杀不可!”吴小莺临危不惧。

  此话一出让张陈放进退维谷,他既想为张泷报仇,又顾及吴小莺的安危,当下愣住无所适从。吴正谊也是左右为难,一个是唯一的妹妹,一个是心爱的女子,却是如此水火不容,一时间急着满头大汗。

  众人就这样僵持着,谁也不敢轻举妄动,约莫一盏茶时间,苗景怡转过身来,率先开口道:“你们都在愣什么呢?还打不打了?”

  众人更加沉默,这时院外传来一声高喊:“打什么打!有我在,看谁敢放肆!”

  苗景怡一听这个熟悉的声音,当即吓的直哆嗦,回头看去,不是苗沛霖却是谁,忙笑脸相迎:“爹爹,您怎么来了。”

  苗沛霖叱喝道:“我若不来由着你胡闹吗!”说罢大步走进厅内,众人见他突然而至皆是略感意外。

  吴正谊上前跪拜道:“属下有失远迎,还望苗大先生恕罪!”

  苗沛霖近日一直在辖地巡游各营各寨事务,此次不期而至遇到此番情形也是巧合,只是摆了摆手,皱眉看了一眼刘灿云与吴小莺,目光最后停留在了张陈放身上。

  张陈放忙行礼道:“小侄见过苗伯父,几年不见,伯父身体还是如此硬朗,健步如飞啊!”

  苗沛霖呵呵一笑,转而横眉道:“行了,少说这种见外的话!说吧,你来舞阳关是不是为了给张泷报仇?”

  张陈放指向刘灿云道:“伯父说的没错,这个贼女使尽手段残杀张泷哥,此次就是为了取她性命而来!”

  刘灿云叱道:“张陈放!你嘴巴放干净点!自己偷偷摸摸的来,还一口一个贼女说个没完!”

  张陈放怒道:“少废话贼女!还不快放了小莺姐姐!”

  苗沛霖皱眉道:“对,刘姑娘,你先把刀放下,有什么事好好说!有我在,谁也不敢把你怎么样!”

  刘灿云听后只好不情愿的将吴小莺放开,恭谨地对苗沛霖道:“全凭苗大先生做主了!”

  苗沛霖示意四人两两分立,威严道:“你们把是非恩怨一一说来,我自有公断!”

  张陈放道:“很简单,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刘灿云连连问道:“说的简单,既然是杀人偿命,当初你杀了我哥刘虎,是不是也得一命还一命?”张陈放道:“刘虎欺人太甚,还想杀我跟朝廷邀功,简直死有余辜!”刘灿云道:“张泷何尝不是作恶多端死有余辜!”张陈放一阵琢磨,还未来得及开口辩解,刘灿云又对苗沛霖道:“苗大先生明鉴,捻军张泷滥杀无辜百姓,手中血债累累,我杀他乃是替天行道,有什么罪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