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与天共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孤云出岫5

与天共渺 梓恒浩语 2950 2019.08.23 06:27

  黑石寨聚义厅后厅内,刘饿狼气急败坏,他本想杀了那两名匪贼为儿子陪葬,不料刘灿云趁其不备已将两人偷偷放出了黑石寨。

  “谁让你放这两人走的?你想气死我吗!”

  “爹爹息怒,哥哥的死只怪那张陈放,与旁人无关。”

  “哼!但是这两个混蛋知道了咱们埋东西的秘密,日后若是返回来挖走,那该怎么办?”

  “原来爹爹只是想灭口,并不是所有人都把钱财名利看的比性命重要,我相信那两人不敢再回来了。”

  “你……你给我滚出去!”

  刘灿云苦笑一声,默默的走了出去。

  次日清晨,韩霸归终于带着人马回来了。

  刘灿云早已站在黑石寨前等待多时,她一夜未眠,期望大仇得报,又担心殃及无辜,正在焦躁不安,见韩霸归返回,忙迎了上去。

  韩霸归衣服上已溅满鲜血,跳下马来大喊痛快!他的马鞍上还挂了几个头颅,刘灿云走近仔细察看了一下,有男有女的,只是张陈放的脑袋未在其中,失望的问道:“张陈放呢?”

  韩霸归把砍卷了刃的关刀往地上一戗,嚷道:“那小子必定躲在雉河集里,我怎么杀他!”

  刘灿云惊道:“什么!你们没去雉河集?这是杀的别处的人!”

  韩霸归狰狞一笑,绘声绘色道:“昨夜我先派人去雉河集打探了一下,没想到寨墙上灯火通明,守卫众多,附近的几处玗寨有所防备,我一看不能无功而返,便带人去了伊家沟,那里却是不堪一击,众兄弟们冲进去见人就杀,杀了个痛快,大寨主先前交代过要捻子百倍千倍的偿还,我估计没杀一千,八百也是有了!”

  刘灿云责问道:“为什么连女人也杀?”

  韩霸归满不在乎道:“女捻子也是捻子,再说黑灯瞎火的,我只管杀,哪里知道杀的都是一些什么人!”

  刘灿云怒道:“那也不该杀那么多人!一命抵一命,杀了这么多人命,你拿什么抵!”

  韩霸归急头白脸道:“抵什么抵,捻子都该杀!再说了这都是大寨主下的命令,担心什么?反正咱们马上就去归顺朝廷了,杀捻子那是天经地义。”

  刘灿云无意争论,气冲冲的进了寨子,韩霸归也赶紧跟了进去。

  “大寨主,已经办妥了。”

  “张陈放那小子杀了没有?”

  “没有,夜里看不清,不过杀了不少捻子。”

  刘饿狼叹气道:“也罢,且让张陈放多活几天!”接着走到门外看了看日头,吩咐道:“若是捻军来找寻仇就不好了,赶紧收拾收拾即刻南下,再磨蹭一会儿就到晌午了!”

  韩霸归道:“昨夜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两千多兄弟,两千余匹马,咱们只驮些要紧的东西,轻装出发,快马加鞭,谅捻军也难追上。”

  刘饿狼当机立断,“好!这就走!”

  刘灿云急忙问道:“爹爹,那寨中的妇孺怎么办?”黑石寨中确实有不少老幼病残,更有许多掳来的肉票、苦力、女人等等。

  刘饿狼哪里顾得了这么多,挥手道:“到这时候了,还管这些干什么?”

  “不行,不能丢下这些人!”刘灿云想到此次黑石寨杀了捻军这么多人,若是丢下这些人不管,难免被寻仇而来捻军所害。

  刘饿狼怨道:“你这不是让这些人拖咱们后腿吗?这事可由不得你!”

  刘灿云坚持道:“爹爹若是急着走,先走一步就是了,女儿要陪着这些人一起走!”

  刘饿狼见她神情坚定,一跺脚叫道:“韩霸归,你带五百骑兵护送云儿。”

  韩霸归很不情愿,也不舍得丢下刘灿云,只好点头道:“是,我定当保护好表妹。”

  “云儿啊,路上要小心点,爹爹在寿州等你。”刘饿狼丢下一句话,召集起人马,匆匆奔出了黑石寨,很快便消失在了茫茫荒野之中。

  -

  黑石寨里已乱作一团,个个惊慌失措,心大的还不忘收拾家当,胆小的哭嚎不止,还有几个看破生死的上了吊。

  前后忙活了近一个时辰,刘灿云终于将剩下的人集结完毕,几百号人慌慌张张的出了寨门,走了没半里地,只见前路尘土飞扬,一大队捻骑扑了过来。

  韩霸归一看大事不妙,忙喊刘灿云带人躲回黑石寨,自己则领着手下留下来断后。

  捻骑冲到跟前,韩霸归看到对面旗手扛着一杆蓝色旗帜,顿时惊愕,据他所知捻军在涡阳县境内只有黄旗张泷一支队伍,怎么凭空出现了一支蓝旗捻军。

  韩霸归关刀一横,高声问道:“哪一路的捻军?跑来黑石寨做什么!”

  为首一人虎背熊腰,光着脊梁,手持一把长剑,策马上前喊道:“捻军蓝旗白边旗任柱在此!”

  原来任柱奉蓝旗总旗主韩奇峰之令留守颍上,胜保率军南下之时撤了出去,又在十八里铺待了一些日子,粮草耗尽,便回涡阳县寻求救济,这日一到雉河集,一听伊家沟被黑石寨血洗,心想既然来这里投奔也不能白吃白用,这正是表现的好机会,当即自告奋勇,水都来不及喝一口,先前张泷一步杀了过来。

  这时张泷与张陈放也带领黄旗黑边旗的人马赶到,张泷喊道:“柱子哥,跟这些贼匪废什么话,直接杀过去,一个不留!”说罢带头冲了过去,任柱一看不甘其后,忙出腿猛夹马肚子,他的坐骑步子大,似离弦的箭一般冲在了最前面,大叫着直奔韩霸归而去。

  韩霸归见捻军数倍于己,任柱来势汹汹,早就没了丁点锐气,忙调转马头正要逃跑。任柱快马追上,一剑刺入后背,来了个透心凉,韩霸归惨叫一声跌落马下,当即气绝。

  黄蓝两旗的捻军也是一鼓作气冲入溃逃的敌军,不到一盏茶功夫,马蹄声踏出的尘土掩过了哀嚎求饶声,白刃变成了滴血的红刀子,五百匪贼一个不拉的被砍杀于马下。

  “寨子里的,一个都别放过!”张泷指着黑石寨叫道。

  众捻子杀气腾腾的冲入黑石寨,只见寨子中间黑压压站了一片,这些老弱病残似乎放弃了抵抗,低着脑袋引颈受戮。

  一名容貌极为美艳的女子站在最前,正是刘灿云,她张开双臂挡在众人面前,眼神中充满恐惧。

  张陈放看到她火上心头,认为一切都是因她而起,冲上去便是一耳光,又将她揪了出来,大声叱喝道:“刘灿云,你的那个乌龟王八蛋爹呢!”

  刘灿云冷冷道:“早就走了!”

  张陈放道:“你爹让你留下替他偿命?”

  刘灿云怒道:“要杀要剐本姑娘随你的便,若是杀了无辜的人,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张泷上前端详了她几眼,“依你这么说,伊家沟的那些平民就不无辜了?”又转头问张陈放,“放儿,刘饿狼杀了咱们多少人?”

  张陈放恨恨道:“七百多!”

  张泷听后来回疾走几步,牙齿咬的格格作响,这次他的一个姨娘全家被杀,还有一个相好也被扔进了井里溺死。

  “听见没?七百多啊!”张泷眼睛瞪的滚圆,对刘灿云说,又好似对所有人说:“我张泷行事一向公平,刘饿狼害了捻子七百多条人命,抵上死在外面那帮匪贼,顶多五百来人,算起来还欠两百多条人命!”

  刘灿云颤声道:“你想怎么样?”

  张泷恶狠狠的蹦出一个字,“杀!”随后举起右手做了一个砍的动作。

  很快一些捻子围了出来,二话不说抽刀砍向中间的人群,这些捻子大多有亲人死于伊家沟,下手也是又狠又快,几下便将前面数十人砍倒在地。

  “住手!”刘灿云尖叫道。

  张陈放于心不忍,喊道:“算了吧,都是一些手无寸铁的人。”

  张泷颇感意外,连连问道:“放儿你这是何意?伊家沟那些人呢?难道他们就有武器吗?”

  张陈放无言以对,退了几步,身旁的任柱向他轻轻摇头,两人心知肚明,张泷的暴脾气尽人皆知,不达目的他绝不会善罢甘休。

  看到张泷又举起了手,刘灿云跪倒在地,痛哭流涕,“不,不!别杀了!”

  “大点声,我听不见!”张泷说完手一落,刷刷刷又砍倒一片。

  刘灿云再也支撑不住,扑上去抱住张泷的腿苦苦哀求,“求求你……求求你,放过他们……杀了我!我是罪魁祸首,杀了我吧!”

  见到绝色美女如此哀求自己,张泷心中泛起一阵荡漾,琢磨着也杀的差不多够数了,讪笑道:“这么漂亮的美人儿,怎么会舍得杀你呢。”

  刘灿云抬起头,美目中闪烁着泪水,“只要你放了他们,我愿意,我愿意做牛做马!”

  “做牛做马?”张泷喃喃道,随即哈哈大笑,指挥左右,“把她押回雉河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