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与天共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 四大美女7

与天共渺 梓恒浩语 3212 2020.01.12 07:33

  费了好大力气结果是南辕北辙,众人难免唉声叹气,张陈放回想了一会儿,一脸认真道:“景怡,我怎么记得是你让大伙儿往北逃的?”

  张宗禹附和道:“没错,一开始还是你引的路。”

  苗景怡噗嗤一笑,撅嘴反驳道:“简直笑话,若是我引路,为何要带大家往北,我往东回武家集多好。”

  张陈放疑问道:“咱们把徐家庄闹的天翻地覆,你还敢回家?你不怕徐立壮带人去武家集兴师问罪?”

  “怕什么?拦了他们去怀远那一次,徐立壮早就找上门闹腾了一趟了,爹爹才不屑搭理他呢,寨门都没让他进!”苗景怡说罢双眼一瞪,指向张宗禹叫道:“依我看这一回定然是你出的馊主意,你早就说过找到小莺姐姐之后便立刻返回雉河集,你急于回去复命,所以才让咱们白跑到这儿!”

  张宗禹哼道:“可别冤枉我了!我当时可是什么话都没说,再说小莺还没找回来,我干嘛急的回去?”

  “是你是你就是你!”苗景怡一口咬定,继而党同伐异,大声问道:“田田园园,你俩来说,让大伙往北逃是不是他出的点子!”

  姐妹俩哪敢说不是,双双不住点头,蒋桂娘也道:“是是,小姐说的没错。”

  苗景怡得意一笑,转头又问:“云裳呢?你说!”

  黄云裳此时安静的坐在地上,深埋着头,久久不作回应,苗景怡觉得不对劲,正要上前询问,只见她双眼一闭,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

  众人见状赶忙抢上去查看,苗景怡将黄云裳揽在怀中,发现她神志有些恍惚,脸上更是毫无血色。

  “云裳姑娘受伤了!”张宗禹指向她的背部大叫。

  众人看去,只见黄云裳背部已被鲜血染红一大片,伤口不及三寸,但是似乎很深,想必是昨夜在寨墙之内只身断后那会儿,不慎中了一刀受,后又急于奔命,天色又黑,故而没能及时察觉。

  “云裳,你怎样了?快醒醒啊!”苗景怡不管不顾使劲摇晃。

  黄云裳睁开眼睛,缓了一会儿,弱声道:“小姐,不要紧,我只是觉的有点累,还有些头晕,休息一会儿便好了。”

  蒋桂娘撕下衣袖,为她包扎止血,担忧道:“小姐,云裳伤成这样不宜继续赶路,咱们该怎么办?”

  苗景怡斟酌片刻道:“眼下找孙千萍要回画像要紧,没办法,只能丢下她了!”

  “丢下她?丢哪里?”蒋桂娘忙问。

  “丢他那里!”苗景怡一指张宗禹。

  张陈放拍掌赞同道:“对对对,过了蒙城往北不远便是捻军的地盘,宗禹哥带云裳姑娘回雉河集安心养伤,咱们继续南下两不耽误。”

  黄云裳一听挣扎起身道:“小姐,我要跟大伙儿走,我能坚持的住。”

  苗景怡一反常态,温言劝说道:“好了我的大美女,乖乖听我的吧,南下路途遥远,你跟宗禹哥回去安心养伤,放心,我又不是不要你了,等我拿回画像再接你回来。”说罢转头道:“宗禹哥,云裳就拜托你了!一定要好好照顾她,若是有个闪失,我让你个小阎王去见阎王爷!”

  “你们都听听,这是求人的话吗?”张宗禹不满的嘟囔着,想到出门前杜金蝉只给了他三天期限,即便没有寻回吴小莺也自当回去禀报,再说军中事务繁忙,他也无意跟随张陈放继续南下,于是点头答应道:“也罢,我便带云裳姑娘回去好了。”

  张陈放道:“那好,咱们在此休息片刻,就此作别。”

  张宗禹有些担忧:“昨晚咱们这么一闹,徐家庄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没准会派人沿途堵截,你们路上可得当心一些啊。”

  苗景怡毫不领情,讪笑道:“放心吧,拦不住我们的,你以为都跟你似的笨手笨脚,让你爬个寨墙磨磨蹭蹭,还连累了云裳受伤。”

  张宗禹一听顿时汗颜,昨夜确实是自己固执托大,赔笑道:“景怡说的在理,是我莽撞,是我笨手笨脚。”又转头对黄云裳道:“好在姑娘轻功了得,那么高的寨墙都拦不住姑娘。”

  黄云裳看上去状况有所好转,脸上也恢复了些许血色,低头笑道:“宗禹哥过奖了。”

  苗景怡却不知谦虚为何物,得意笑道:“本郡主钦点的四大美女,自然差不了哪里去!”

  昨夜一战四女各自大展身手,张宗禹早已看在了眼中佩服在了心里,由衷赞叹道:“确实不差,四位姑娘个个武功高强,我小阎王自愧不如,佩服佩服!”

  苗景怡听去仿佛在夸自己,继续炫耀道:“算你还有些自知之明,我这四大美女可都是从天王府里精挑细选出来的!”

  张宗禹刮目相看:“我说怎的如此厉害,原来都是万里挑一的人物!”

  黄云裳轻笑道:“宗禹大哥言重了,我等四人万里挑一不假,只不过是从天王府后花园中近万名女犯中挑出来的。”

  张宗禹又惊又奇:“怎么天王府里有这么多女犯?”

  黄云裳缓缓解释道:“其实大多是无辜之人,宗禹大哥有所不知,天朝男女分营分馆,一馆二十四人,倘若馆中一人犯事,其他二十三人皆受责罚,包庇隐瞒或知情不报者同罪。”

  张陈放插嘴道:“这个我去天京时确有耳闻,难道说你也是被无辜牵连进的天王府?”

  黄云裳摇头道:“我倒不是无辜的,起因只是我在女营从军时不服管制,仗着自己轻功不错经常擅自翻跃出营游玩。”

  苗景怡不禁好奇,“那田田园园呢?你俩因为犯了何事进的天王府?”

  韩田田道:“当街伤人,有一回我跟妹妹上街游玩,遇见一个泼皮贱手贱爪拦路调戏,一时气愤便教训了他一顿,折断了他五根手指。”

  韩园园道:“我也折断了那人五根手指!”

  “明白了,不亏是姐妹俩,不相上下,各有千秋!”苗景怡会心一笑,问向张陈放:“放儿哥哥,我考你一下,你能分得出她俩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吗?”

  张陈放一本正经道:“田田是姐姐,园园是妹妹!”

  苗景怡骂道:“滚!”又掉头问张宗禹:“你呢?”

  张宗禹想了想:“我休息一会儿就滚。”

  苗景怡气道:“两个笨蛋!簪子从左往右插的是姐姐,反着的是妹妹!”

  张陈放不解的问:“你怎会如此肯定?”

  苗景怡得意道:“那是当然,我教她俩这么插的!”

  张陈放又问:“哪天她们都插反了怎么办?”

  “懒的跟你说话!”苗景怡转过身去,笑嘻嘻问蒋桂娘:“桂娘,你呢?说来听听你是因为什么进的天王府?”

  蒋桂娘迟疑道:“我,我没什么……”

  黄云裳叹道:“唉!别提了,桂娘跟我同馆,定了个知情不报之罪,被我连累了进去,说起来我心里就难受,十分对不住她!”

  蒋桂娘摆手道:“都是好姐妹,说这些话做什么。”

  黄云裳懊悔道:“若不是因为我连累了你,耽误了你的终身大事,说不定你现在已经是王妃了!”

  苗景怡奇道:“什么?王妃?听上去比本郡主还厉害呢,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黄云裳笑道:“桂娘不好意思讲,我便替她说了吧,她未进天王府之前,就已经与当今的英王私定了终身。”

  “谁?英王?”张陈放一下子跳了起来,喜道:“蒋姑娘,原来你就是我大哥所说的那个让他情有独钟的女子!”

  蒋桂娘也是十分惊诧:“张少主,你管英王他叫大哥?你与他很熟?”

  张陈放点头道:“没错,我与英王结识已久,早在天京时他便跟我说起过,他心爱的女子受了牵连在天王府里做苦役,只是没想到我能在这里见到你。”

  蒋桂娘叹道:“是啊,我也是没有想到,我与陈玉成私定终身之后,他便奉命征战泰州,我被抓进了天王府,本以为早晚会累死在里面,谁曾想机缘巧合之下我又辗转到了两淮……”

  “那你是如何与英王私定终身的呢?快说说,我好学学。”苗景怡不通时宜道。

  蒋桂娘娓娓道:“太平军经武昌时,我在街上卖艺,与他偶遇,他见我颇有身手,执意要与我比试,那时我生性要强,失手将他打伤,不料他不计前嫌,还引荐我入军中女营,后来安庆一战,他带了五百士卒孤军深入,差些战死沙场,我只身杀入乱军之中将他救了回来,那次之后他便说要报答我,要好好对待我,怎奈那时他还未功成名就,仅仅是一名领兵几百的卒长,始终不得龙凤批。”

  张陈放感叹道:“说来大哥早已有了龙凤批,至今还为你留着呢!你俩患难与共,如今也算是苦尽甘来啊!”

  蒋桂娘落寞道:“可是他现在已贵为英王,事过境迁,物是人非,那龙凤批还是留作别用吧。”

  张陈放急道:“蒋姑娘,你可不能妄自菲薄!上次在庐州时我见大哥郁郁寡欢,询问起来才得知,他一直在等着你呢!”

  苗景怡见蒋桂娘仍是迟疑不决,果断道:“放儿哥哥说的对,你必须去庐州,不去也得去!既然你是英王的人,我可不敢再要你了,反正是顺路,等找到孙千萍拿回了画像,我们便带你去庐州!”

  黄云裳也劝道:“桂娘,你就答应下来吧,你若没个好归宿,我会愧疚一辈子的!”

  蒋桂娘缄默良久,下了决心:“那好!我答应你们了!”

  众人欢呼雀跃,片刻之后,决定就此暂别,张宗禹搀扶黄云裳缓缓向北,余下五人匆匆南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