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与天共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如影随形5

与天共渺 梓恒浩语 3218 2019.10.15 08:05

  二人偷听不慎被发现,张陈放拉起苗景怡便跑,一阵拐外抹角最后蹿进了一处过道里,听到后方有家丁寻来,前方院门紧闭,两侧又是高墙,当即慌了神:“糟了,这下该怎么办?”

  苗景怡埋怨道:“瞧瞧你带的什么路。”

  张陈放急道:“都这个时候了,还说这些干什么。”

  “多亏我早有准备。”苗景怡轻轻一笑,不慌不忙的解下腰间双爪练索,随后抓住一端勾向墙头,接着后退几步借力荡了上去,一个瑶子翻身已经落在了高墙另一侧。

  苗景怡扔回练索,张陈放如法炮制荡了上去,差点摔下墙头,落地之后只见身处一座宽敞的庭院之中,院内假山石屏楼台水阁一应俱全,似乎是来到了孙府的后花园。

  沿着荷花塘边石板曲径往前走了几步,不远处又传来不少家丁的叫喊,二人疾步向前,看到小径尽头有一处阁楼,慌不择路之下只得推门躲了进去。

  张陈放关紧房门,正在暗自庆幸躲过一劫,只听楼上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一名美貌少女扶着楼梯款款而下,不是别人,正是孙家千金孙千萍。

  孙千萍听到有人闯入,闻声走了下来,定睛一看楼下两人,当即愣在了原地:“张少主?景怡妹妹!你们俩怎么来了?”

  张陈放正要开口解释,门外传来家丁的声音:“小姐,您在吗?”

  苗景怡上前低声道:“赶紧把他们打发走。”

  孙千萍不假思索的点点头,故作镇定大声问道:“怎么了?可有什么事?”

  家丁在门外喊道:“府里混进来了两个蟊贼,不知躲哪里去了,没惊到您吧?”

  “没事,府中这么大,兴许早已跑了,你们再去别处找找吧。”

  “是,那就不打扰小姐清净了。”家丁们应声离去。

  张陈放隔门听到脚步声走远,松了一口气,一回头却是大吃一惊,只见苗景怡手抓练索已经紧紧勒住了孙千萍的脖子,可怜孙千萍无力挣扎,双脚蹬了几下,紫青着脸,两眼一闭倒在了地上。

  张陈放惊呼道:“景怡,你这是干什么?”

  苗景怡冷冷道:“当然是杀人灭口了。”

  张陈放抢上前扶起孙千萍,伸指探去她的鼻息,好在还有一息尚存,总算一块石头落了地。随即寻思道:“孙小姐心地善良性情温柔,这么好的一个人,倘若今日因此丢了性命,再怎么说我也是难辞其咎,须得赶紧将她救活要紧。”想罢便将孙千萍揽在怀中,掐了人中又是捶背,一番忙活之后,见她仍是气若游丝,不由急的满头大汗。

  “景怡,快想办法救救她!”张陈放无助的恳求道。

  “哼!休想,要救你自己救!”苗景怡一甩手毫不理会。

  张陈放一看苗景怡是指望不了了,又怕万一再耽搁下去孙千萍永远醒不过来了,情急之下只好俯下身去,深吸一口气,嘴对嘴送了进去。

  “放儿哥哥!你怎么能这样!”苗景怡看到此情此景,又恼又气连连跺脚。

  片刻之后,孙千萍终于缓醒回来,她慢慢睁开眼,发觉张陈放正在撅着嘴巴为自己送气,羞愧之下惊叫一声,坐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孙小姐,你听我解释,方才你情况危急,我没办法,只好……”

  孙千萍哪里有心思听张陈放解释,仍旧大哭不止泪如雨下,苗景怡听的心烦意乱,更怕又招来家丁,怒道:“烦死了!干嘛要救活她,干脆让她永远闭嘴算了!”说罢提起掌来用力向孙千萍的天灵盖劈去。

  张陈放眼疾手快,一伸胳膊挡了下来,不解问道:“景怡,你怎么这么狠心?为何一定要置她于死地?”

  苗景怡道:“她可是亲眼目睹咱们闯了进来,若是过后到处宣扬,让咱俩落得个蟊贼的口实,往后还怎么见人,不杀了她能怎么办。”

  孙千萍一听吓的面如纸色,泪珠儿更是哗哗直掉,哭声更大了,张陈放好说歹说,终于让她情绪稳定下来,随后对苗景怡道:“我可不能让你由着性子乱来,只你答应我不再加害于她,我便答应带你去庐州,怎样?”

  苗景怡见张陈放一昧阻拦,自己也难以下手,只好扭头哼了一声,算是默许了。

  张陈放又俯身安慰道:“孙小姐,只要你能否答应我们,决不能向旁人透露我们来过,也不能说起我们的去向,我们保证不会伤害你。”

  孙千萍抽泣了几声,含着眼泪点了点头:“张少主请放心,我什么也不说的。”

  “好了,这不就行了吗。”张陈放故作轻松的向苗景怡摊摊手,然后将孙千萍扶起,笑道:“只是一场误会而已,方才让你受惊了,你可千万别在意。”

  孙千萍想起张陈放乘人之危做的好事,心里砰砰直跳,脸上一阵绯红,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低头问道:“既然是一场误会,那么这次张少主跟景怡妹妹是来府上做客的吗?”

  张陈放顺水推舟道:“没错没错,这不经过寿州,正巧贵府有场宴会,记起你还欠我两个馒头来着,便想着吃回一顿来,不料被贵府家丁当成了贼,实在是误会一场啊。”

  苗景怡附和道:“对对对,我也是恰巧来寿州,偶遇放儿哥哥,又记起上次你给我未作完画,特意来取呢。”

  两人一番糊弄给鬼听的说辞,孙千萍却是信以为真,微微笑道:“景怡妹妹,你的画已经作好了,只不过在书房,两位稍等片刻,我去取来。”

  苗景怡忙摆手道:“不急不急,下回吧,我俩还没吃饱呢,等我们吃饱了再说。”

  孙千萍道:“既然如此,二位先去用饭吧,家丁们想必也散去了。”

  张陈放也知是非之地不便久留,拉起苗景怡告辞,孙千萍久居闺中,除去施粥布道的事情之外不想抛头露面,送出后花园便折了回去。

  -

  两人回到前院,酒宴已近尾声,过不多时,宾客们也各自散去。

  众人出了孙府,苗景怡抱怨没有吃饱,唐飞瑶问道:“方才谁让你们躲那么久的,到底躲哪里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张陈放道:“甭提了,在里面迷路了,遇见了孙家小姐,叨扰了一会儿。”

  苗景怡补充道:“是啊,迷路到了后花园,又让孙家小姐给迷住了。”

  唐飞瑶一听来了兴致,连连问道:“孙家小姐?那她人怎么样?长的漂亮吗?”

  张陈放用力的点了点头,苗景怡坚定的摇了摇头,唐飞瑶见状疑惑不解:“你们俩什么意思?到底漂不漂亮?我信谁的啊!”

  张陈放问道:“师姐管人家漂不漂亮干什么?这可就纳闷了,难道是女扮男装久了,深陷其中无法自持了吗?”

  唐飞瑶笑道:“实不相瞒,家兄与她早有婚约,我这不也对未来嫂子有些好奇嘛。”

  苗景怡拍手笑道:“放儿哥哥听见没有,人家是有婚约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张陈放嘴硬道:“她有便有,与我何干,我只是觉得她菩萨心肠,一心向善,之前在独子山碰见……”

  话说一半,张陈放忽然记起独子山上曾经答应过胡义平打探老酒鬼王泊棠的下落,如今有了消息,却差点把答应的事情忘下了,于是忙对唐飞瑶道:“师姐,有件事还要麻烦你一下,咱那个酒鬼师父的一个朋友,也就是独子山的胡长老,找师父有要紧事情,师姐回陕中时顺路给胡长老捎个话怎样?”

  唐飞瑶撇嘴道:“自己揽的事情自己去说不就得了。”

  张陈放恭维道:“师姐金口玉言,免得胡长老不信嘛,再说我还有别的事情,真就麻烦师姐了。”

  “好端端请你吃了一顿大餐,还要替你跑腿,我这师姐做的可真没劲。”唐飞瑶眼珠子一转,不怀好意一笑,“要不这样吧,你将葬寒心借我耍几天,这个忙我便帮了。”

  “可是葬寒心没带在身上啊。”张陈放慌里慌张,其实他一直贴身携带,话说出来也是底气不足,唐飞瑶当然不信,趁其不备,手臂一伸便向他身上摸去。

  “还想骗我?你腰间藏着什么!”

  “只是一把火枪而已,师姐喜欢不妨拿去,便送于师姐了。”

  张陈放取出陈玉成赠的燧发火枪,大大方法的递了过去,他怕唐飞瑶继续伸手发难,只能丢车保帅。

  “也罢,谁让我是你师姐呢,这回我便帮你一次吧。”

  唐飞瑶本来不抱多大希望,见张陈放如此慷慨,又看那火枪小巧玲珑做工精细,便欣然收下。

  在城中逗留片刻,唐飞瑶念起离家多日,便即刻启程返回陕中,这一去也不知何时才能再见面,三人心中皆有不舍,远远相送,惜惜挥别。

  送走唐飞瑶,张陈放说起在孙府内偷听到孙家泰等人设伏捻军的消息,吴小莺道:“事关重大,可是送往庐州的信也不好耽搁。”

  张陈放思忖道:“也只能分开行事了,我陪景怡回一趟武家集,然后去怀远,姐姐先去庐州等我们。”

  苗景怡叫道:“那可不行!你当我傻啊,若是回了武家集,爹爹还能再放我出来?”

  吴小莺道:“那我经武家集去怀远,你们去庐州。”

  张陈放道:“也好,姐姐别忘了嘱咐苗伯父,让他千万别受挑拨与太平军开战,还有就是景怡跟我在一起,让他不用担心。”

  “嗯,路上小心一些。”吴小莺临行前不忘嘱咐。

  “好,那咱们就各自出发吧!”苗景怡早已急不可待,拽起张陈放的胳膊,风风火火一路向南出城而去。

举报

作者感言

梓恒浩语

梓恒浩语

吃书两天,拾遗补缺,不满意的地方修改一下,之前一些情节不圆满,也得改,以及病句错字。

2019-10-15 08: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