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与天共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英雄少年6

与天共渺 梓恒浩语 2856 2019.11.04 07:00

  张陈放压根就没想到余家堡的归属问题,听到刘六麻这么一说,略有不满道:“刘兄,你我联手大仇得报,说出这种伤和气的话来,未免太小瞧我小霸王张陈放了吧?”

  刘六麻自觉话糙理亏,抱拳道:“张少主见谅,刘某这些兄弟们在大潜山上过够了苦日子,谁不想抱着蜜罐尝一些甜头啊。”

  张陈放正颜道:“捻军此次只是为孙总旗主报仇,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再说此战大潜山的兄弟们深入虎穴,出力最多,余家堡当然是属于大潜山的!”

  刘六麻没料到张陈放如此豁达,大喜道:“既然如此那就多谢张少主了!张少主若有什么其他要求尽管说,刘某一定尽力而为!”

  张陈放想了想,缓缓道:“在下还是那句话,不要乱杀人啊。”

  刘六麻正色道:“张少主放心,刘某绝对不伤无辜百姓,只不过余胜龙这一窝却是一个也不能留!不斩草除根难消我心头之恨!”

  乱世当道,武力早已凌驾于律法之上,很多时候杀人只是仇恨或者欲望使然,根本毫无规矩毫无道理所言,杀人越多世道越乱,世道越乱杀人越多,无力改变也只能接受,不能接受就要学会沉默。刘六麻见张陈放一言不发,只当他毫无异议,于是命令手下在城中搜捕余胜龙家眷,没过多久便将余胜龙一家五十余口尽数缚到街头,不论男女老幼一并当街砍死。

  一时间惨叫之声不绝于耳,张陈放无奈的摇了摇头,不忍目睹转过身去,只见赖文光从城外急奔而来。赖文光一脸慌张的将张陈放拉到一边,上气不接下气道:“英王传来了檄文,十万火急的要紧事!”

  张陈放心中一凛,忙问:“赖先生别着急,难道是安庆战事不利?”

  赖文光点点头,缓缓气,恨恨道:“安庆怕是守不住了!忠王已经撤兵回苏州了,英王被湘军阻在江北,正欲撤回庐州,不料却被多隆阿截了后路,眼下正困在桐城!”

  张陈放顿足道:“还等什么!你我联军速速前去接应!”

  来不及与众人说明状况,张陈放急招王宛率捻军出城,奔出几里地,刘六麻纵马追了上来,不解问道:“张少主,怎么一声招呼都不打就一走了之!”

  张陈放正愁此次南下接应陈玉成缺兵少将,见刘六麻送上门来,有心将他揽入麾下,于是劝道:“天下大乱,纷争不断,刘兄何不与大潜山的众兄弟们加入捻军反抗鞑子?好一展宏图!”

  刘六麻摆手道:“我等皆是一些山野莽夫,偏安一偶只为保卫乡里造福百姓,这造反之事当真是从未考虑过的。”

  张陈放道:“你与我杀人夺堡,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若不趁势造反,还指望清廷会放过你们吗?”

  刘六麻道:“说实话,刘某还真不担心朝廷会降罪下来!”张陈放道:“这话在下听不明白,难道你还有立功抵罪的想法不成?”刘六麻犹豫了一下,叹道:“唉!实不相瞒,太平军攻下庐州之后,李大人就已派人前来大潜山招抚,再说刘某这是为乡民诛杀恶霸,李大人定能明察秋毫,朝廷想必也不会秋后算账。”张陈放问:“哪个李大人?”刘六麻道:“两江总督曾国藩的门下按察使李鸿章李大人。”

  道不同不相为谋,张陈放一听也罢,心道这人早晚为朝廷所用,恐怕以后还会成为捻军的强敌,不如趁早除掉他!随后转念一想,既然他能坦诚相告,端的是光明磊落,自己怎可背信弃义,只得打消了这个念头,只得笑道:“原来刘兄是要投靠朝廷的?如此一来,你我今后岂不是要在沙场上相见了?”

  刘六麻哈哈大笑,爽快道:“世道艰难,人活不易,今日一别,若能再次重逢也是快事,张少主请多加保重!”

  张陈放笑道:“说得好!咱们各求多福,刘兄也要保重!”

  两人惺惺相惜,惜惜相别。这一别,不知何年何月再见,唯有一点可以肯定,一起出生入死的两人,早晚会一决生死。

  -

  张陈放留下伤病者驻守小蜀山,带领其余白旗捻军进入庐州城,赖文光召集了庐州近半数太平军守备将士,两军拢共不足五千人马,休息了一夜,次日一早南下赴桐城支援。

  急行至第二日晌午,已抵达桐城北方极目之处,此时湘军鲍超一部正于桐城以南三道河处挖壕沟筑木栅,清军多隆阿一部已于桐城北方大盘山上安营扎寨,两军已对桐城形成两面包夹之势。

  几人登上一座山丘远眺一番形势,赖文光忧道:“城南湘军连营十里,并且援兵不断,北边这多隆阿的清军盘踞大盘山,钳住北归必经之地,英王这是进退两难了啊!”

  张陈放不解道:“赖先生,既然清军是南北夹击,英王为何不从东西两个方向突围?”

  赖文光分解道:“往东突围无处可去,难道顺江回天京吗?张少主有所不知,当年天京变故,东王归西,北王受诛,翼王因此缒城出走,自此以后天朝将帅皆是心有余悸,除非圣令难违,否则谁愿回天京啊!”说罢长吁几声,又道:“川楚山峦叠嶂,不易迂回辗转,英王心系庐州,也是决计不肯向西突围的,所以只能力争北上。”

  张陈放道:“既然如此,咱们就等到清军攻城之时,从清军后方阵地包抄过去,前后夹击一举击溃!”

  赖文光欣然同意,传令众将士就地修整,只待清军攻城。

  一等再等,直到几近黄昏,几声炮响过后,战鼓擂动,清军终于开始大举攻城,张陈放一声令下,众捻军与太平军从清军后方杀了过去。

  清军见后方有敌军袭来,却不曾乱了阵脚,仗着兵力占优,分开阵型拦了上去。张陈放一看失策,若是就此退去,怕是更难近前,忙与赖文光商通一下,便率起全军拼尽全力往城里冲,不料清军并不大加阻拦,更是不追,任由张陈放等人率军冲入桐城。

  张陈放一想不对劲,没费多大力气冲了进来,莫非清军想要瓮中捉鳖,这时陈玉成闻讯迎了过来,二人一年不见,乍一见面更是激动的拥在一起,陈玉成对于张陈放的到来,既意外又感动,欣喜过后,一如既往与之称兄道弟。

  张陈放将王宛与苗景怡等人引见给陈玉成,开怀道:“陈大哥,可不能怪小弟来迟了吧!”

  陈玉成笑道:“不迟不迟,危难之际见兄弟真情,你能来桐城,便是为我收尸也不迟!”

  张陈放摇头道:“哎,这话说的可不中听,小弟既然来了,别说是小小的桐城,便是上刀山下火海,也拦不住咱们!”

  陈玉成颇为感动,与张陈放执手对立,相谈甚欢。谈论片刻,又邀众人登上城门,举目望去,只见清军早已退的一干二净。

  张陈放见脚下城墙低矮,四处破败不堪,好几处甚至被炮火轰破了几道口子,啧啧称奇:“这倒也怪了,桐城也并非易守难攻,怎得清军这么容易就撤退了?”苗景怡抿嘴一笑:“还不是咱们来了,把清军吓跑了?”

  陈玉成哈哈一笑:“各位有所不知,多隆阿之军多以骑兵为主,攻城不便,更不擅长在城中作战,所以不肯倾力攻城,每次进攻都是浅尝辄止,这次也不例外。”

  张陈放道:“难不成想引咱们出去?”陈玉成点头道:“没错,多隆阿也料到我军弹尽粮绝,久守不住早晚得回庐州,所以也不急于攻城。”张陈放道:“陈大哥,你可知我捻军红旗总旗主龚德树在何处?为何不与你联手对敌?”陈玉成道:“我也是好生疑虑,数日前已与龚总旗主谈好互相帮忙牵制清军,这几日我被困桐城之后却联络不上了。”

  张陈放担忧道:“怕不是有什么变故,这一处有变足以引起全局乱变,我看咱们还得赶紧突围北上才对。”陈玉成道:“说的没错,有你们前来相助,此次必能顺利突围!”张陈放道:“陈大哥心中可有定数了?”陈玉成道:“你们冲进城来,清军一定会认为咱们要负隅顽抗死守桐城,那咱们今晚就出其不意,趁夜色突围,以免夜长梦多!”

  众人毫无异议,纷纷叫好,陈玉成下令全军衣不解加披坚执锐,待到夜深人静,主动出击打清军一个措手不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