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与天共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风流云散1

与天共渺 梓恒浩语 2931 2019.07.23 22:27

  “铛铛铛……”

  蒙城北门外,张宗禹问:“几声?”

  张泷道:“三声。”

  张宗禹又问:“没听错?”

  张泷怒道:“废话!你是不是聋了?铛铛铛三声,听的一清二楚!”

  张宗禹点点头:“走,回去禀报。”

  蒙城以北的十八里铺乃是亳州府南北要冲,四通八达,张乐行深知此地之重要,早已传令各路捻子聚集在此。

  “三声!三声!”张宗禹策马穿过街道,一路大喊。

  十八里铺盐行后房内,杜金蝉听到喊声,看了一眼身旁的陈川红,笑道:“天意,天意啊!师妹,这一天终于要来了!”

  陈川红十几年后再次置身于反清义举之中,眼睛里竟然有些湿润,她难以抑制内心激动,转身将女儿紧紧搂入怀中。

  苗景怡抬手擦去额头上的泪水,仰头问道:“娘,你怎么哭了?”

  陈川红赶忙掩饰道:“没事,你放儿哥哥要回来了,娘是心里高兴。”

  苗景怡一听是要攻打蒙城了,便忍不住想凑个热闹,嘻嘻一笑,“女儿早就知道了,既然是去攻城,能不能让女儿也跟在后面瞧瞧?女儿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爬过城墙呢。”

  陈川红哭笑不得,“简直是胡闹,城墙那么高,那是你能爬的吗?”

  杜金蝉也知道她自小喜好上树爬墙,在一旁劝诫,“景怡啊,千万不要调皮,行军打仗可不是闹着玩的!”

  苗景怡不情愿的撇了撇嘴,“景怡知道了,景怡哪里都不去。”说完却悄声嘟囔了两个字,“才怪!”

  陈川红忽然想起一事,说道:“师姐,当年总教命你我隐去身份,待到时机另行他用,如今既然已经起义反清,是否要告知一下两淮新任执事谭士峰谭师弟?”

  杜金蝉思忖片刻,道:“这个先不用急,捻军既已起事,过几日谭士峰必定会得到消息。”

  陈川红担忧道:“若到那时谭师弟前来询问师姐无生老母画像之事怎么办?”

  杜金蝉笑道:“等到那时我伤也痊愈了,若是他来找我,我便一口否认就是了。”

  陈川红点头道:“说的也是,眼先先把放儿救出来要紧。”

  杜金蝉切切道:“这次放儿出来我就把他送回雉河集,决计不会让他到处跑了!师妹,十八里铺与蒙城近在咫尺,以防万一,不如你先带景怡回雉河集等待吧?”

  陈川红拉起杜金蝉的手,说道:“不急,攻打蒙城刻不容缓,咱们先去听听他们怎么安排的吧。”

  -

  十八里铺的一处会所内座无虚席,捻子各路趟主齐聚一堂,纷纷看向正座上的张乐行。

  张乐行靠在椅子上,托着腮帮子,一副举棋不定的样子。他不是不想起事造反,三下钟声传出城外,大家也没说也没劝,造反这种事就顺理成章的进行了,总觉得少点什么似的,张乐行想了半天才想明白,缺少的正是那种黄袍加身的感觉。

  杜金蝉进来后端详了一会儿,便猜出他是在装模作样,起了个头叫道:“老乐,你还愣什么!此次放儿被困蒙城实乃天意,天意难违,此时不反,更待何时!”

  张乐行一看杜金蝉都发话了,便不再扭捏,站起身来高声叫道:“夫人都已如此说了,老乐有什么好顾虑的!咱们就豁出去了,反了!”

  “反了!”

  “反了!”

  大厅里群情激昂,振聋发聩。

  张乐行又喝道:“好!那我就再说几句,今日各路捻子举起义旗反抗鞑虏,总得有个旗号,有了旗号有了军制,咱们才能统领捻军,才能成大事!”

  众人纷纷认同,张乐行转头对苗沛霖道:“苗大先生,你这里就你书读的最多,顶你博学多才,咱的旗号军制什么的,你可得多费下脑子。”

  苗沛霖一笑,说道:“苗某近年来略读兵法,兵书上有云,旗乃一军之节制,使士卒识号令、别旗帜、知行列、谙部分,所以这旗号可马虎不得,苗某也是不敢信口开河啊。”

  孙葵心催促道:“苗大先生只管说,哪个不服就让他滚出去!”

  苗沛霖思索一会,高声道:“好!捻军奉天讨清,便以五行为本,金木水火土对应黄白蓝红黑五色旗,五旗各设总旗主,总旗主以下是旗主,统领旗下各路捻子,诸位意下如何?”

  张泷抢先问道:“这么说来哪种颜色的旗最大?是黄旗吗?”

  苗沛霖本想依据五行相克之理再扯出个五旗相克,又一想各路旗主若是互相不服气,怕是要乱成一锅粥,于是道:“各旗平等,五旗之上再设五旗盟主,统领五旗!”

  张宗禹一听大叫:“哈哈!那五旗盟主肯定就是叔父的了!除了叔父谁能胜任!”

  张乐行瞪了他一眼,想到始作俑者正是自己这名侄子,不由骂道:“你小子给我闭嘴,若再胡言乱语,小心老子拿你祭旗!”

  众人一阵欢笑,张宗禹只得悻悻的溜去一旁,苗沛霖继续道:“张大趟主担任五旗盟主自然是众望所归,那咱们接着推选各旗总旗主吧,谁先来推选一位黄旗总旗主。”

  张泷叫道:“我推选二趟主为黄旗总旗主!”

  苗沛霖心道这个张泷倒是不避嫌,一上来便推选本家叔叔做总旗主,又一想张敏行身为捻子二趟主,做个总旗主也是理所当然,于是向众人喊道:“黄旗总旗主由二趟主张敏行担任,在座诸位同不同意?”

  “同意!”众人纷纷拍手赞同。

  龚德树站出来喊道:“我推选三趟主孙葵心为白旗总旗主,大伙儿有没有意见?”

  “我有意见!”孙葵心跳了起来,指着龚德树鼻子叫道:“好你个龚瞎子,安不得好心,凭啥把这白旗总旗主选给我,这一上阵白旗招展的,人家还以为我是来投降呢!”

  众人哄堂大笑,龚德树涨红着脸叫道:“你嚷嚷啥啊,满清不也有正白旗镶白旗吗,你跟人家学学在旗上镶个边不就得了。”

  苗沛霖拍手叫好:“如此甚好,总旗主及麾下各位旗主不妨各自镶个边以免混淆不清。”

  没过半个时辰,剩下的红蓝黑总旗主人选也都商定下来,分别由龚德树担任红旗总旗主,韩奇峰担任蓝旗总旗主,苏天福担任黑旗总旗主。

  孙葵心叫道:“苏天福和手下的人还没来呢,怎么也给选上了?”

  张乐行一挥手,笑道:“不管了,这回咱就赶鸭子上架,他不干也得干!”

  -

  休息片刻,各旗总旗主各自封任麾下旗主,黄旗总旗主张敏行封了不少张家宗亲,几个侄儿都封了旗主,张德才为黄旗白边旗旗主,张泷为黄旗黑边旗旗主,就连张宗禹也得了个黄旗红边旗旗主的职位。

  皆大欢喜之际,会所上方忽然传来一阵清脆的笑声,众人抬头看去,只见那苗景怡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屋顶大梁之上,手里摆弄着一根练索笑个不停。

  苗沛霖气的捶胸顿足,高声喊道:“景怡,赶紧下来!别胡闹了!”

  苗景怡甩出飞爪,抓着练索腾空一荡,落在苗沛霖身旁,笑道:“爹爹可真是糊涂,只顾着给别人封旗封号,倒是把自己忘了个干净。”

  众人反悟过来纷纷点头称是,苗沛霖一再推辞,张乐行上前鞠了一躬,“苗兄,捻军军制由你所定,老乐在此拜你为军师,你我相识多年情同手足,若是再推辞,可就是要跟老乐见外了啊!”

  苗沛霖双手抱拳道:“那苗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张乐行向众人叫道:“好!那今晚攻城起事之事,全权交付咱们捻军的军师苗大先生调派!”

  苗沛霖十余年来在陈川红的督促下苦读兵法,研究用兵之道,今日终于有时机大显身手,当下巍然立于众人面前,高声说道:“蒙城封锁数日,消息闭塞,今夜子时攻城,出其不意一举拿下!”

  众人翘首以待,苗沛霖又喊道:”黄旗总旗主听令!”

  张敏行不知被谁从身后推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忙抱拳道:“在!”

  “等到子时,你带手下从北门进攻。”

  “是!”

  “白旗总旗主听令!”

  “在!”

  “亥时三刻,你带手下从西门佯攻。”

  “佯攻?还不如举个白旗去诈降得了。”

  “先假后真,见机行事!红旗总旗主听令!”

  “在!”

  “蒙城以东为涡河,北门西门开战之后,你带手下守在涡河对岸,阻拦进出练兵,无需进攻。”

  “不进攻啊?黑天半夜的照顾我龚瞎子,倒是也好。”

  “其余人在十八里铺守营待命。”

  “那蓝旗呢?蓝旗不去南门?”

  “南门留着给他们逃吧。”苗沛霖长叹一口气,说道:“若是在城中与蒙练死拼,苦的是无辜的老百姓,这次给他们留个退路,别忘了咱们攻城主要是营救放儿。”

  张乐行道:“没错,咱们捻军此举也不枉为仁义之师!大伙儿回去准备一下,准时攻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