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与天共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风流云散3

与天共渺 梓恒浩语 2459 2019.07.26 10:46

  蒙城东门,徐立壮得知北门失守,焦躁不安几欲调兵,等到城内喊杀四起,又见东门外涡河风平浪静,再也按捺不住,便调尽手下练兵赶去城中支援,待到半路,正逢徐清风带着一队人马自南边赶来。

  徐立壮策马拦下,喝道:“清风!你不在南门守着,来这里干什么!”

  徐清风分解道:“爹,发逆攻进了城中,我怎能袖手旁观。”

  “这次咱们都失策了,不是发逆,是捻子,蒙城怕是守不住了,你快带人从南门离开!”

  “那爹呢?”

  “我去接应你孙伯父及其他人,情况危急,你速速撤出城去!”

  “不,我要与您一同杀敌。”

  “你……”

  父子俩正在争执之际,跟前房顶落下几片碎瓦,紧接着一个身影扑腾一声跌落在地,一名练兵抢上去察看,地上蜷缩着一名十多岁的女孩,便喝道:“谁家的女娃,都这般时刻了,还不赶紧回家!”

  那名女孩忙站起来身,一瘸一拐走了几步,跌坐在地,口中哎哟了几下,叫道:“不妙不妙,扭伤脚了!”

  徐立壮听见声音耳熟,又亲眼看见其从屋顶跌落,顿时生疑,下马走近仔细一看,一声惊呼,“景怡,你怎么在此?”

  “徐伯父,好巧啊,你也来了。”苗景怡心中大叫倒霉,好不容易偷偷溜了出来,又尾随捻子爬上了城墙,再历经一番艰难终于寻到张陈放,还没等打个招呼,却不慎从屋顶掉了下来,最要命的还是摔到了熟人面前。

  徐清风已是翻身下马,将她扶了起来,关切的问道:“景怡妹妹,你的脚扭伤了吗?有没有大碍?”

  苗景怡揉着脚踝摇头道:“没事,一会儿就不疼了,你们忙去吧。”

  徐立壮见她突然出现在此,料想苗沛霖也离此地不远,忙问道:“你爹呢?你怎么自己跑了出来?”

  苗景怡抬手往城外一指,赶忙又把手缩了回来,低声道:“我爹?我不知道,方才我迷路了。”

  徐立壮头一次听说会有人在房顶迷路,由此已经猜到苗沛霖就在城外,捻子攻城十有八九也与其有关联,想到挚友误入歧途执迷不悟,不由得又怨又恨。

  徐清风上前道:“爹,景怡留在城里实在危险,是否把她送出城外?”

  徐立壮一听顿时开窍,若是把苗景怡带回淮南,自己再写封书信劝说苗沛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兴许他挂念女儿,又顾及多年情谊,便能与捻子撇清了关系,从而迷途知返。

  想到这里,于是大喝道:“清风,速速将景怡送回淮南!一定要看紧点,不要让她到处乱跑!”

  苗景怡挣扎大叫:“我不要回去!放开我!”

  徐清风不由分说将她抱上马,扬鞭向南径直出城而去。

  -

  方才一切都被钟楼上的张陈放看在眼中,急的差点当场跳楼,吴小莺拉下他轻声说道:“追不上了,人都已经跑远了,下面全是练兵,你下去找死?”

  张陈放恨恨道:“那个家伙将景怡掳走,还搂的那么紧,我……”

  吴小莺道:“你什么你,你急也没用,再说景怡妹子似乎认得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咱俩先脱了身再说往下。”

  张陈放一想也是,只得憋着一腔怨火趴在楼顶等待着捻子攻过来。

  不出半个时辰,捻子步步逼近,练兵节节败退,二人一爬下钟楼,张陈放拉住吴小莺便往城外跑,没跑几步就被绊倒在地。

  张陈放低头一看,只见街上横七竖八的尸体,缺胳膊少腿的,满身血窟窿的,脑袋搬家的,死不瞑目的,还有半死不活的,应有尽有。半死不活的那位是二叔张敏行手下的一名捻子,挣扎着爬了过来,一把抓住了他的腿,气若游丝,口若悬河,“少主……少主,可算是……可算是,找到你了……大趟主……不……大盟主,还有总旗主……旗主……派咱们来救,救大少主,捻子……练兵……赶跑了……快回去……不要,不要到处……到处……夫人……千万……一定,一定要……咳咳……捻军……属下就……放心了,咳咳咳……”

  过了许久,吴小莺看了一眼脚下的尸体,又推了推呆若木鸡的张陈放,催促道:“陈放兄弟,他说完了,气也咽了,你还愣着干什么?咱们快走吧!”

  张陈放活了十五年,自小大姑娘似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天天在雉河集周边五里地范围内活动,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被抓进了蒙城,以前只是道听途说一些打仗的情形,哪里见过这种真实残酷的血腥场面,所以心惊胆战的愣在了原地。

  正在这时,一匹快马勒在街中,来人正是陈川红。

  十八里铺的陈川红听闻捻军已攻入城中,便要把好消息告知女儿,推开房门却看到女儿正蒙头大睡,轻声唤了几句没有回应,当即觉得不对劲,这丫头一个时辰之前还要吵着去救放儿,怎么说睡就睡了?掀开被子一看,哪里有半个人影,忙牵了一匹快马,赶去蒙城。

  待到蒙城,城中已被捻子占了大半,陈川红策马四处搜寻一番,不见女儿踪影,正在着急,见到张陈放愣在路边,勒停马大声问道:“放儿,见过景怡没有?”

  张陈放如梦初醒,“景怡?不好!景怡被人抓走了!”

  陈川红忙问,“什么人?”

  张陈放回道:“一个胖壮的男子,景怡喊他徐伯父,就是他派人把景怡抓走了。”

  陈川红一听是徐立壮所为,等不及细问,忙催马向南追去。

  街上处处都是奔逃的练兵,个个慌不择路,陈川红嫌这些练兵碍事,拔出短刀顺路砍杀过去,一路杀到南门,只见城门下站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双手握着一杆长枪挡住了出路。

  这名男子正是蒙时中,不顾孙家泰与徐立壮的竭力劝说,坚持留下来断后,拉都拉不走。此时蒙时中心知大势已去,早已怀了必死的心念与蒙城共存亡,誓要把最后一滴血撒在蒙城。

  蒙时中见陈川红一路过来杀了不少练兵,登时怒恨交加,长枪横在城门下,一心想要拉个垫背的。

  “你是谁?让开!”

  “蒙城蒙时中在此!女贼,留下命来!”

  陈川红不愿与其多做纠缠,双脚一蹬马背,腾空抽刀砍了上去。

  蒙时中迎上去横枪一挡,不料陈川红砍到半路竟然撒开短刀,分开双手擎住长枪,同时踢出一脚,丢下的短刀正好坠到脚边,刀光一闪,瞬时没入蒙时中胸口,紧接着踢出另一脚,将他踢倒在地,顺势拔出短刀,收刀入鞘。

  蒙时中扑倒在地,鲜血喷涌,气绝身亡。

  仅用一招毙敌性命,陈川红心满意足的哼了一声,跃回马背,策马出城,继续南追。

  途中追上一小队溃退的练兵,留了个活口一问,得知蒙城出逃的人马正是寿州孙家团练与凤台徐家团练。

  寻着踪迹又往南追了几十里地,天色渐亮,寿州近在咫尺,陈川红只道女儿已被带进了城,自己一个人决计闯不进去,只得站在城外百感交集。

  十五年前,正是这座城内,白莲教六百教众葬身于此,也是这座城外,自己身负重伤,苗沛霖拼死相救,又得捻子倾力相助,才活了下来,再到后来才有了女儿。

  如今女儿被掳进城内,却一点办法也没有,陈川红唉声叹气了半天,只得满心不甘离去,打算返回淮北再与众人商议营救之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