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与天共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运筹谋画8

与天共渺 梓恒浩语 3053 2020.01.05 11:42

  寿州周遭地势平坦,方圆几十里都是平原,此刻孙千萍内心却如群山起伏不平,一路上埋头苦思着一件事情——张陈放为什么要帮她?

  “莫不是张少主心有灵犀,对我也有那个意思?”

  “应该不会吧,景怡妹妹聪慧伶俐,这么讨人喜欢,有她陪在张少主身边,这么会轮得到我呢。”

  孙千萍这自问自答并未让自己满意,转而又想:“或许他是对我有愧疚之心吧,状元宴那天,我被景怡勒晕,他为了救我,不顾男女之嫌……”

  这一回忆,孙千萍想都不敢想了,只是捂着通红的脸颊,躲在车上吃吃偷笑。

  赶到寿州城外,李通把随行了一路的匪贼打发走,众人进城之后,孙千萍先将高新生等人安顿到自家客栈,只带了吴小莺与李通等几名护卫住进了孙府。

  吩咐下人为吴小莺等人安排了房间,孙千萍便去向爹爹请罪。

  孙千萍的去而复返让孙家仁喜出望外,但是他也明白自己这宝贝女儿已经留不住了,父女俩见面第一句话便问:“萍儿啊,你准备何时再走?”

  孙千萍嘟嘴道:“爹爹也真是的,女儿刚回来,便要赶着女儿走。”

  孙家仁笑道:“这不是提前问问,心里好有个准备嘛,省得到时你又不辞而别。”

  “好了好了,都是女儿的不是,女儿保证以后不会这样了,走之前肯定会跟您说一声的。”孙千萍想了想,又道:“女儿打算后天便走。”

  “啊,只待两天吗?”孙家仁神情落寞。

  孙千萍无奈道:“两天已是不少了,爹爹应该也知道女儿很忙的,独子山刚刚收容了许多难民,还有一堆事情等着回去处理。”

  孙家仁叹气道:“唉,那这两天你就在家多待一会儿吧,抽空去陪陪你娘,你娘念佛都快成仙了,一天饭都不吃几口。”

  “嗯,这两天好好休息一下,我便呆在家中,哪里也不去了。”孙千萍不住的点头。

  -

  孙千萍独自回到闺房,倒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无意中触碰到藏在怀中的无生老母画像,寻思道:“带在身上也不安全,还是找个地方收起来吧。”

  左思右想,孙千萍决定去画室找个地方把画像藏起来,来到画室扫了一眼,墙上的一副仕女图引起了她的注意。

  这一副仕女图乃孙千萍亲手所绘,而画中的少女正是苗景怡,两人那次在徐家庄碰面,孙千萍执意要给苗景怡画上一副让她带回家临摹,不料还未完成苗景怡便走了,后来苗景怡与张陈放闯进家中,也是没来得及交给她,于是便将其挂在了画室里。

  “景怡妹妹,既然你也想要得到无生老母下凡图,那我便让你先替我保存着吧。”

  孙千萍窃窃一笑,想起了姑姑的办法,如法炮制般将无生老母画像藏在了苗景怡画像的下方。

  “景怡妹妹,对不住了,这副画像我无论如何也要还回总教的,还有,麻烦你跟张少主说一声,多谢他的帮忙,我也会挂念他的!”

  孙千萍对着苗景怡的画像一番诉说,临走前还有模有样的行了个万福。

  走到院内,孙千萍伸了一下懒腰,只觉得腰间传来一阵剧痛,一边扶着腰一边自嘲:“腰啊腰啊,你怎么疼的这么勤快哪!”随后喊来丫环,“快去请小莺姐姐。”

  吴小莺一来看到孙千萍龇牙咧嘴的撑着腰,当即明白了,立马下手给她揉捏起来。

  吴小莺别有用心道:“小姐啊,我看我得时刻守着你呀,要不今晚我陪你睡吧,不定哪时你的腰再疼了怎么办?”

  孙千萍连连摆手道:“不用了不用了,这怎么好意思呢,萍儿夜里睡觉可是有踢被子的坏习惯,万一不小心把小莺姐姐踢下床去,那就可糟了。”

  吴小莺计谋落空,悻悻道:“嘿,就你这小身板还想把我踢下床,得了,我给你多按一会儿,保你今夜高枕无忧。”

  孙千萍感激道:“那就让小莺姐姐受累了。”

  “没事,不累。”吴小莺嘴上不累,双臂却已近乎麻木,侧了侧脑袋看了一眼孙千萍,却发现她满脸惬意微笑,于是询问道:“我说小姐,你还疼不疼了?”

  孙千萍点头道:“嗯,还是有些痛。”

  吴小莺甩了甩胳膊,又问:“既然还疼?那你怎么笑的这么开心?”

  孙千萍莞尔一笑,“没有啊,只是想起了一些高兴的事情,心里头觉得舒服而已。”

  吴小莺一来便注意到她时而顾自傻笑,时而垂目沉思,揶揄道:“呵,想起了高兴的事情?我看你是想起了心上人吧!”

  孙千萍脸一红,低头道:“才没有呢。”

  吴小莺撇嘴道:“你就别遮掩了,姐姐虽不是过来人,这种事情总归是能看的出来的,还不快快如实招来,到底是谁家的少爷,这么有福气?”

  孙千萍笑道:“他哪里是什么少爷?”

  吴小莺追问道:“急死个人了,到底是谁啊?”

  孙千萍扭捏了一会儿,咬了咬嘴唇,轻声道:“我不知道怎么说,他人有点坏,但是心地很好。”

  吴小莺琢磨道:“听上去怎么有些耳熟。”

  孙千萍自言自语道:“虽然与他相处的时间不长,可是他真的对我很好,为我着想,处处帮我,我真是慌了神了,明明不是一路人,却一直盼着与他殊途同归。”

  吴小莺瞪大眼睛道:“等一下,你说了半天,不会是张陈放这小子吧!”

  孙千萍惊道:“啊!小莺姐姐认识张少主?”

  吴小莺忙道:“不认识啊,只是听说过而已,捻军小霸王嘛,谁人不知,咱们来寿州的路上,那些贼匪不也说了吗,就是他用心良苦的在帮你。”

  孙千萍红着脸道:“小莺姐姐,我可从未对旁人说起心事,我与姐姐投缘,所以才肯吐露心声,姐姐可千万不要与其他人说起啊,再说这只是萍儿的一厢情愿罢了。”

  吴小莺笑道:“放心吧,我的萍儿小姐,这种事情我怎么会到处宣扬呢,不说不说。”说罢心里直嘀咕:“我的陈放兄弟啊,你这是桃花运还是桃花劫呢!”

  随后两人一阵沉默,各自想着事情。

  吴小莺心想:“萍儿当我是好姐妹,我却要偷她的画,确实有些不近人情,可是已经答应过景怡了,也不能食言啊,到底该如何是好?”左思右想,左右为难,干脆心一横,暗道:“算了,还是先帮景怡吧,毕竟她有求在先,而且为了帮自己刺杀刘灿云那个贼女,落得有家不能回。”

  孙千萍仍是对张陈放念念不忘,思索道:“若是张少主知道画像在我这儿,会不会找来讨要呢?会不会怪我呢?怪我也好,怨我也罢,不管怎样,他有心帮过我,待到下回见面,一定好好感谢他的一番心意。”

  吴小莺为孙千萍揉完腰,又给她拿捏了一下肩胛。

  “怎样?舒服吗?”

  “嗯,姐姐也累了,休息一会儿吧。”

  “没事,不累,我再帮你按一下别的地方吧。”

  话一说完,孙千萍脸一热,娇嗔道:“小莺姐姐,你怎么可以乱摸人家呢!”

  吴小莺打定了主意要帮苗景怡取回画像,此番举动是想确认一下画像是否还在孙千萍身上,所以才使出了这么一手,被她一问,干脆信口开河:“噢,这是姐姐自己琢磨出来的一种按摩手法,将你全身筋骨都松一遍,夜里便能安然入睡,保你不再踢被子,还能睡着觉长个呢!”

  孙千萍笑着推阻:“还是不用了,我最怕痒了。”

  吴小莺不死心道:“你痒什么?我又没咯吱你,来,给你试试!”

  “不用不用了,我身上全是痒痒肉。”孙千萍嬉笑着挣脱开来,“姐姐已经给我按的很舒服了,我再去泡个澡,照样能够美美的睡上一觉。”

  “也好,我给你准备热水。”

  吴小莺一计不成再生一计,打算趁孙千萍洗澡时再搜寻她的衣物。

  一切准备妥当,吴小莺拉过孙千萍,要给她宽衣解带。孙千萍脸一红,转过头去,任由吴小莺为自己褪去贴身衣物。

  “好一个天仙似的美人儿!”吴小莺由衷感叹道。

  “小莺姐姐,你这样看着,可让人家怎么安心洗浴呢。”孙千萍捂住羞怯道。

  “说的也是,那你洗着,我去找身替换衣裳。”

  “有劳姐姐了。”

  吴小莺抱起孙千萍换下的衣物,不动声色的走向屋外,不知怎的,只觉心中压了一块重达千斤的巨石,脚步也是沉重了不少。

  “对不起了,萍儿小姐。”

  吴小莺默念着来到院子里,摸索了一番衣物,却没有从中找出画像,想来已经被孙千萍藏至别处了。

  吴小莺反倒松了一口气,宽慰自己:“明日再想办法找吧,找不找得到,只能听天由命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