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与天共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相见恨晚5

与天共渺 梓恒浩语 2946 2019.08.08 06:34

  离开天京之前,张陈放向陈玉成建议去探望一下赖文光,毕竟是他一路将自己护送过来,又因保护自己而受伤,明日即将返回淮北了,若是不去打声招呼确实不近人情。陈玉成也正有此意,赖文光是其多年部下,这一受伤估计得在天京养伤好一段时间,十天半月是回不了军营,军中事务也得交接沟通一下。

  二人来到医馆,赖文光腰部受创颇深无法起身,只能静卧床榻,张陈放走到床前弯腰致谢道:“那日在江畔,赖先生奋不顾身拦下多隆阿那个孙子,连累先生受苦受罪,张陈放心中实在过意不去,在此多谢了!”

  赖文光转了转脖子,义不容辞道:“张少主不必过意不去,赖某受命带你回天京,自当是倾力而为,哪怕是丢了性命也要保证张少主的安全!”

  张陈放笑道:“赖先生一定好好养伤,捻军与太平军既已联合,咱们以后有的是机会见面。”

  赖文光问:“这么说来册封沃王之事已经办妥了?”

  张陈放点头道:“没错,明日我便动身回淮北了,咱们来日方长。”

  此次张陈放前来天京之事清军怕是有所察觉,天京城里估计也已传的满城风雨,赖文光对他返途顺利与否实在难以预期,只得叹道:“哎!只是赖某伤成这样,实在是无法相送了,张少主回去的路上可要多加小心!”

  陈玉成劝慰道:“赖先生不必担心,本帅在江北早有安排,明日便亲自护送张兄弟北上。”

  赖文光惭愧道:“那就好,属下办事不利,在乌江镇被多隆阿撞见了张少主,却是给军帅添乱了。”

  陈玉成摆手道:“先生不必自责,安心在天京养伤,待到伤愈再返回军营即是了。”

  “还有一事不知当不当讲,”赖文光顿了顿,见陈玉成不置可否,又低声道:“此次三军攻破清妖江北大营,一直是属下与各军通报联络,可是有些人心怀鬼胎,安庆之战军帅需得小心谨慎,不然……”

  陈玉成见他言语支吾,似乎是顾及张陈放在场,于是说道:“张少主不是外人,更是本帅的好兄弟,赖先生有话只管直说。”

  赖文光点头称是,随后低声说道:“天朝虽然暂缓江北之急,可是李秀成对天王的命令总是阴奉阳违,对军帅也是心怀嫉妒。若是安庆战事受阻,他必定找借口率军返回封地苏州,到时军帅陷入困境,想必他也会隔岸观火。”

  陈玉成与李秀成素来不合,所担心的也是如此,于是问道:“以赖先生的意思是?”

  赖文光直言道:“军帅何不用围魏救赵之计,抽身安庆直取庐州。庐州以北的两淮一带清军不堪一击,团练虽多但是各自为战,军帅若能打下庐州便能与捻军遥相呼应,整个安徽计日可待。”

  洪天王不过问战事,只叫各军审时度势,陈玉成确实有自主出兵的权力,他思衬片刻,点头赞许道:“赖先生所言极是啊,庐州进可攻两淮退可守天堑,江南江北大营只如骨鲠在喉尚不致命,若是占据庐州既能疏通天国南北战局,又可钳制曾国藩的湘军东进,对天国来说确实重要。”

  张陈放拍手道:“好!陈大哥,若是你出兵庐州,我定当竭力说服家父派遣捻军白旗与红旗协助太平军攻打庐州!”

  陈玉成喜出望外:“太好了!若能得捻军相助,不出一年我必定攻下庐州!”

  而后三人倾谈当下局势,从江北谈到淮北,张陈放对带兵打仗之事向来不感兴趣,嘴中有一搭没一搭的渐至深夜,不由的昏昏欲睡,陈玉成见他困的不行,便让他先回去休息了。

  -

  第二天一早,按照计划原路返回,待到出城乘船入江,陈玉成早已调了两千精锐攻下乌江,他怕途中遭遇清军,便又分兵一千佯攻无为,旨在吸引清军注意力,待到乌江修整了两个时辰,领军连夜往北开进,直至清晨方才赶到庐州府境内。

  如此兴师动众护送张陈放早已对陈玉成心生感激之情,于是劝道:“陈大哥,再往北就是寿州了,不必再送了。”

  长相送不如长相念,陈玉成只得不舍的点头道:“张兄弟,日后若有时间一定要来找我。”

  “那是自然,等到陈大哥占了庐州,咱俩也离的近了些,小弟一定会来看望。”张陈放满口答应下来,此次不辱父命办妥册封之事,想必自己以后日子也会好过点,起码不会整天被关在家里了。

  临别时陈玉成又想起天王府外匕首被偷之事,忍不住叹道:“这次张兄弟来,我未能尽全地主之谊,还丢了张兄弟心爱的匕首,实在是惭愧至极啊!”

  这两天张陈放对此事早已有所淡忘,他素来心性淡然,葬寒心虽然丢了但是心诀不误练习,况且他不是那种嗜杀之人,就算以后练成葬寒心诀,他宁愿以掌代刃也不会持刃伤人性命,于是笑道:“失之东偶收之桑榆,小弟虽然丢了匕首,可也得到了陈大哥这样一位好朋友,这件事陈大哥就不必再放在心上了。”

  陈玉成摇头道:“那可不行,若是我攻下了庐州,必当倾力协助捻军攻取寿州,攻下寿州就当是我补偿你的匕首。”

  一把葬寒心换一座城倒是很划算,可是考虑到陈玉成对两淮形势不太明朗,更不知道张苗两家的苦肉计,张陈放低声说道:“陈大哥,攻取寿州一事暂且搁下,有一件事我得提前跟你说一声,以免引起误会坏了大事。”

  陈玉成忙道:“既然事关重大,请张兄弟明说,我定当好好斟酌。”

  张陈放犹豫了一下,此事不敢泄露太多,于是婉转道:“两淮各地团练众多,陈大哥若是攻下庐州,难免与各处团练针锋相对,其中凤台苗家团练,陈大哥可千万不要与其擦出争端,苗家团练练首苗沛霖苗大先生是我爹多年的朋友,他表面归顺清廷兴办团练,实则对鞑子虚以委蛇,暗中帷幄。”

  陈玉成早先听怀远的将士们提起过苗沛霖其人,还听说苗家团练打着保卫乡里的名义,不仅不让太平军进入领地,连清军都不容通过,早就有与之接触的想法,于是笑道:“张兄弟放心,我不仅不会与苗练交战,还会派人与之联络交好。”

  张陈放道:“好,一年以后,我等着陈大哥的好消息。”

  陈玉成与之击掌,恳切道:“张兄弟放心,一年之内必取庐州。”

  几天的朝夕相处早已让两人惺惺相惜,相见恨晚却又别离,相互嘱咐几句宽慰的话,两人才依依不舍的挥泪道别。

  -

  一行人继续往北赶路,来时随行的十名护卫,在乌江畔战死了一人,还有三人不同程度的受了伤,张陈放借着照顾伤员的名义,走的也是不慌不忙,任凭张德才怎么催促,照例一路东张西望边走边玩。

  等过了寿州,临近凤台县界,一路上不时有流民行色匆匆,甚至有的拖家带口,不过这些人都是一脸喜悦之情。张陈放头一次瞧见这逃荒居然逃的如此高兴,拦下一名流民问道:“这位老乡,大家急着去哪里?”

  那名流民指了指远处一座山,切切道:“小兄弟不知道吗?白莲社团几天来一直在独子山下施粥布道,并且还收容无家可归的穷人们呢!”

  赶在荒年施粥不足为奇,可是大批收容难民未免有些太过慷慨了,张陈放追问道:“有这等好事?那么这白莲社团都是些什么人,怎会如此大方?”

  流民回道:“这白莲社团据说是白莲教兴办的一个民间团体,近两年来一直做些救济穷人的善事,那可都是有口皆碑的好人啊,就连寿州首富孙家仁都是他们的座上宾,不说了不说了,我可得赶紧去了。”说罢就急匆匆离去了。

  张德才奇道:“寿州首富孙家仁?那可是孙家泰的哥哥啊,怎么跟白莲教的人混在一起去了?”

  “要不咱们去一探究竟?”张陈放提议道。

  “不妥吧,咱们还是赶紧回淮北复命吧,叔父怕是等不及了。”张德才连连摆手。

  张陈放笑道:“急着回去干什么啊,反正册封一事已经办妥,好消息永远不会嫌晚,再说咱还有人受了伤,适当休息一下嘛。”说完便对着那三名伤员挤眉弄眼,三人心领神会,接连叫了起来。

  “唉哟,好疼啊!”

  “不行,我坚持不住了!”

  “没力气了,找个地方喝完粥再走吧。”

  张德才哭笑不得,只好无奈同意,再三叮嘱道:“那咱们可说好了,去喝碗粥,休息片刻就走。”

  张陈放道:“好!我倒要看看这个白莲社团究竟在搞什么名堂,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