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与天共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仇恨之轮5

与天共渺 梓恒浩语 2797 2019.08.15 06:33

  回到家中,孙家泰妒闷了整整一天,临睡前突然灵光一闪,既然侄女婚事无法左右,何不将孙家凝许配给徐立壮?

  徐立壮原配已于一年前病逝,孙家凝守寡两年无意再醮,自然是没有遇到合适的人家。在孙家泰看来,孙家凝与徐立壮倒是很般配,若是真能嫁了徐立壮,日后对付苗沛霖也多了几分把握。

  第二天一早,孙家泰满怀希翼的找到孙家凝,问道:“小妹,白莲社团筹备甲胄的事情,徐立壮帮忙了没有?”

  孙家凝点头回道:“多亏徐老爷慷慨解囊。”

  孙家泰又问:“小妹觉得徐立壮这个人怎么样?”

  “徐老爷为人自然没话说,豁达开通,忠义两全。”孙家凝忽的脸一红,似乎嗅到了异常,“二哥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没什么,随便问问。”孙家泰心中已有数,顾左右而言他,“胜保大人要夺回蒙城,到时我会把时中的尸骸找出来,再将他好好安葬。”

  “只不过是一副尸骸,找出来能死而复生吗?”孙家凝怔怔道,从人人羡慕的贵妇人成了无人问津的寡妇,这都是拜捻匪所赐,此时她的心中满是对捻军无比的怨恨。

  “对了,我这里有一封书函,是给徐立壮的,邀他一起出兵攻打蒙城。”孙家泰从怀中取出早已写好的书信。

  孙家凝不解问道:“这种大事,为何你不亲自送去?让我一个女流之辈出面干什么?”

  “为蒙时中报仇,你最能够现身说法。”孙家泰知道不管谁去,出兵一事徐立壮不会拒绝,让小妹这个受害人去更有说服力。

  “那好!二哥有心了,正好徐老爷还邀我今日再去一趟,说是又找到了一些甲胄。”孙家凝义不容辞的答应下来,出兵攻打蒙城,也是象征着对捻军复仇的第一步。

  孙家泰点点头,“嗯,那你进屋准备一下吧。”

  “好,我准备一下马上就去。”

  待到小妹回了屋,孙家泰又赶紧去找孙千萍,打探道:“萍儿,上次跟你姑姑去徐立壮那里怎样了?”

  “已经办妥了,明日姑姑便差人将那些盔甲以及兵刃送到独子山。”

  “然后呢?徐立壮没说什么?”

  孙千萍想了想,“徐老爷很高兴呢,还说姑姑有什么事尽管找他,有求必应。”

  孙家泰暗喜这事有望,又问:“那么徐立壮还说什么了?”

  “姑姑与徐老爷自然是有说有笑,至于说的什么笑的什么,萍儿已经记不清了。”

  “好,好!等会随你姑姑再去趟徐家庄,记住留点意。”

  “二叔让我留意什么?”

  “自然是留意徐立壮的一举一动。”

  “这是为何?”

  孙家泰不能说的太直白,也说不明白,拉下脸道:“你这孩子,问那么多干嘛?二叔吩咐你的事,留点心去办就是了,快去吧!”

  _

  孙千萍找来时,孙家凝正端坐在西洋镜前悉心梳妆打扮,心情似乎也不错,孙千萍照例使唤丫头似的要求跟去徐家庄,她也没做阻拦。

  孙家凝还让家仆准备了一些礼物,糕点、水果、名茶、甚至还有一把竹扇,看上去兴致很是不错,在路上甚至对着孙千萍露出了笑意。

  “萍儿啊,姑姑跟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是什么也不懂,无忧无虑的过着日子。”

  “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自然会无忧无虑。”孙千萍很少在姑姑面前说出自己的见解。

  “是啊,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你姑父生前就是这样。”孙家凝提及蒙时中,嘴角一抿,“他本在泰州军营中有个一官半职,淮北闹了捻匪之后便辞官回蒙城兴办团练,你猜你姑父回来后见到我第一句话说的什么?”

  孙千萍不敢多猜,“想必是思念姑姑的话吧。”

  孙家凝笑道:“你这孩子倒是不笨,你姑父说正是因为挂念我才回来的,他虽然远在泰州,却无时不刻担心我的安危。”

  “嗯……嗯……”孙千萍不知说什么好,只得点头敷衍。

  “女人啊,当真要找心中有你,时刻想着你的人才是。”孙家凝怔了一小会,又悔恨道:“都怪我让他太挂念,他若是不回蒙城兴办团练,说不定也不会被捻匪杀死!”

  孙千萍见她喜怒无常,大气也不敢出,一路低头不言不语。

  再度来到徐家庄,徐立壮早已笑容满面的迎了出来。

  “蒙夫人太客气了,还带了这么多重礼!快请进,快请进!”

  “徐老爷帮了大忙,理当好好感谢!”

  “哪里哪里,正如夫人所说,为了抵抗发逆跟捻匪兴兵练勇,徐某必然竭力而为。”

  孙家凝从袖中取出书信,“这是家兄托付我交给徐老爷的信。”

  徐立壮接过去看了看,表态道:“攻夺蒙城徐某义不容辞!”

  “多谢徐老爷!怎奈未亡人无以为报……”孙家凝颇为激动,又不好太过流露,看了一眼孙千萍,说道:“萍儿,你若是闷了就去别处逛逛吧。”

  徐立壮附和道:“是啊,萍儿不常来徐家庄,让清风陪你在庄内到处走走?”

  孙千萍想起二叔叮嘱,摇头道:“萍儿不累,还是陪在姑姑身边吧。”

  孙家凝见她不停使唤,有碍徐立壮在身旁,也不好发作,只好默许。

  徐立壮尴尬的笑了笑,拍掌叫道:“对了,上次来的匆忙,这两天我派人又寻了一些甲胄,你来看看吧。”随即命人将多副盔甲抬到院内让孙家凝过目,然后不知从何处捧来一个雕着花纹的木盒,从盒中抖出一件金光闪闪的甲胄。

  徐立壮笑容可掬道:“蒙夫人,这件金丝甲是金丝穿入云南千年古藤所制成,十分轻快,刀枪不入水火不伤,请收下吧。”

  孙家凝目光闪烁,已是脸红,“徐老爷,这,这么贵重的宝物,怎么好意思呢。”

  徐立壮笑道:“蒙夫人时常出外奔波,若是遇见什么危险,也好有个防备,快请收下吧!”

  孙家凝扭扭捏捏的点了点头,几次示意一旁的孙千萍,孙千萍后知后觉,忙伸手接了过来。

  孙家凝受此重礼无以为报,恨不得以身相处,可碍于旁人在场,只能心中澎湃,暗自欢喜。

  -

  等到两人一回寿州,孙家泰赶忙找到孙千萍打探虚实。

  “萍儿,徐立壮跟你姑姑说什么了?”

  “徐老爷跟姑姑聊的很开心,具体说了些什么,我又给忘了。”

  “还有呢?”

  “对了,徐老爷还送给了姑姑一件金丝甲。”

  “金丝甲!”孙家泰喜上眉梢,这件金丝甲乃是徐立壮多年之前重金所得,一直视如珍宝,自己都舍不得穿,没想到竟然送给了小妹,看来徐立壮也对小妹有意,二人两情相悦,自己倒是多操心了。

  孙千萍见他顾自发笑,问道:“二叔,你笑什么?”

  “没什么,你觉得徐立壮这个人怎么样?”孙家泰旁敲侧击道。

  “徐老爷这个人很好啊,为人慷慨大方。”

  孙家泰又道:“你姑姑自己一个人挺可怜的。”

  孙千萍根本没把上下两句话连到一起斟酌,顺口说道:“二叔请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姑姑的。”

  “你可要好好想想,你能照顾她一辈子吗?”孙家泰有些无奈,自己这个侄女也算是知书达理,怎么就如此愚笨不灵呢。

  “这……”

  “你看你姑姑,整天在家跟个瘟神一样,谁见了谁躲,何不再让她再找安身之所。”

  “……”

  “给你姑姑再找个好人家,过上好日子,你说好不好?”孙家泰按奈不住把话挑明。

  “您是不是想把姑姑嫁给徐老爷?”孙千萍总算开了窍,“可是二叔,长辈的事情,我这个做晚辈的不敢多话。”

  “这是什么话,你姑姑不是未出阁的黄花闺女,你若是让你姑姑再嫁出去,这就是孝顺。”孙家泰开导道。

  “那二叔是想要萍儿去撮合吗?”

  “不急,过几天再说吧。”孙家泰盘算着马上攻打蒙城了,现在挑明此事怕徐立壮分心,“还有,你姑姑回来后没说什么?”

  孙千萍想了想,“哦,姑姑说要我改天帮她做一件暖帽送给徐老爷。”

  “好啊!到时你就别再跟去碍眼了,哈哈!”孙家泰开怀大笑,即能同徐立壮攀上亲戚,又能安排了小妹的终身大事,一举两得,好不痛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