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与天共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萍踪靡定9

与天共渺 梓恒浩语 2932 2020.01.01 17:31

  趁着四下无人,吴小莺快步来到后院,不巧刚一进后花园,只见两名家丁从园内巡游过来,便急忙闪身躲到一座假山之后。

  屏息凝神过了片刻,再探头探脑的望去,两名家丁已去别处巡游,吴小莺蹑手蹑脚的走出来,正要继续往前,忽然有人高声问道:“咦?你来这里干什么!”

  吴小莺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身影不知何时站在了身后不远处,她大胆往前走几步,借着月光看去,来人是一名翩翩少年,她赶忙装模作样道:“唉哟,夫人叫我去用饭,黑灯瞎火的,一不留神迷路了。”

  少年问道:“你就是那个来投奔二娘的吴姑娘?”

  “嗯,是的。”吴小莺瞧他一身锦衣华服,并非家丁的装扮,猜测道:“阁下是徐家少爷吗?”

  徐清风点头道:“姑娘好眼力。”

  吴小莺轻笑道:“再好的眼力也迷路了不是。”

  “姑娘初来乍到,徐府这么大,难免会迷路。”徐清风哈哈一笑,招手道:“你跟我走吧,我正好有事去找二娘。”

  吴小莺连声道谢,跟着徐清风来到了正院客厅。

  孙家凝见吴小莺姗姗来迟,不由分说便挎住她的胳膊,将她按在座位上,和颜问道:“快坐下,饭菜都凉了!怎么才来呀?”

  吴小莺看了一眼被晾在一旁的徐清风,笑道:“小莺太笨了,慌不择路走迷糊了道,多亏少爷带我过来。”

  孙家凝招呼道:“清风也来了啊?正好一起吃个饭吧。”

  “多谢二娘。”徐清风也不推辞,落座后问道:“二娘,我爹呢?这两天怎么没看到他?”

  孙家凝道:“你爹去寿州了,忙的不着家,估计三两天是回不来了。”

  徐清风又问:“寿州?莫非是为萍儿小姐失踪的事情?她到现在还没有消息吗?”

  孙家凝随口道:“你爹他是办公事,放心吧,萍儿没事!”

  徐清风诧异道:“什么?您的意思是萍儿找到了?”

  孙家凝扬扬筷子道:“没有,没有,反正是没事,你不必挂念了。”

  徐清风见孙家凝矢口否认,当即认定孙千萍失踪之事必然另有隐情,回想那日苗景怡信誓旦旦没有掳走孙千萍,他一开始是半信半疑的,后来仔细一想,这件事情绝对不会是苗景怡所为。

  徐清风太了解苗景怡的脾气了,倘若真是她干的,肯定会爽快的承认,而且还要摆出一副你奈我何的姿态,如此推断孙千萍也许已经找到了,或者根本没有失踪,想到这里徐清风皱眉问道:“二娘,你们是不是把萍儿给藏起来了?”

  孙家凝摆手道:“别派到我头上,这是你爹他们的主意,这件事你最好不要过问了!”

  徐清风正色道:“可眼下爹爹与孙团练使一直派人在外面大张旗鼓的找萍儿,还跑去武家集跟苗大先生要人,搞的处处不得安宁,我怎可坐视不理!”

  “这不是挺好的吗?现在大家都以为是苗景怡把萍儿掳走了,苗沛霖吃了哑巴亏也能收敛一些,省得他整日趾高气昂的!”孙家凝毫不在意。

  “萍儿现在人在哪儿?究竟是不是被人掳走了?”徐清风气愤的问道,他倒不是担心孙千萍,而是愧疚冤枉了苗景怡,正是因为此事,那日苗景怡找上门来,两人只打了个招呼便匆匆让她离去,这一来往后见面的机会肯定会越来越少,与苗景怡的关系也会渐渐疏远。

  孙家凝不耐烦道:“行了行了,这件事又不是我先知道的,有能耐自己去问你爹!”

  徐清风越想越气,顿时气饱,饭也不吃了,扔下筷子站起来就走,临走回头恨恨道:“哼!我倒要看看萍儿能藏多久!”

  待到徐清风怒气冲冲离去,孙家凝不满叫道:“清风这孩子,怎么胳膊肘总往外拐?我就纳闷了!苗家的丫头有什么好的!”再一瞧吴小莺正襟危坐,继续道:“小莺啊,别愣着呀!快吃,多吃点!”

  吴小莺回过神来,连连点头答应,方才她听的一清二楚,心里头直骂徐立壮与孙家泰实在阴险毒辣,使出这般伎俩冤枉好人,暗自打算待到下次见到苗景怡,一定把孙千萍假意失踪的事情告诉她。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等到用完饭时辰已不早,吴小莺给孙家凝捏了捏肩,便告辞回房休息去了。

  等到夜深,小翠已在外屋熟睡,吴小莺蹑手蹑脚的趴在窗户上听了听院外,不时有夜巡家丁的脚步声经过,料想后院以及孙家凝的寝室早已闩好门,只好待到明日再想办法,而后倒头睡去。

  -

  翌日一早,孙家凝见到吴小莺便问:“小莺,昨夜睡的怎样?还习惯吗?”

  吴小莺点头道:“好的很,夫人,小莺只是一名丫环,您待小莺这么好,真让小莺承受不起。”

  孙家凝笑道:“你说这话可就见外了,你一来啊,我就跟找见了走丢的孩子一样,心里头别提多高兴了!”

  这几句话倒是肺腑之言,三年前还在蒙城时孙家凝由于性格乖戾,经常责骂府中丫环仆人。如今时过境迁,蒙夫人已经成了徐夫人,半辈子活了过来,膝下无儿无女,继子还对她不冷不热,有个亲近的侄女又难得见上一面,如今从前的丫环不计前嫌来投奔她,也是百般滋味在心头,故而对吴小莺亲切备至。

  吴小莺却是丝毫不领情,心道:“若不是为了给景怡取回画像,哪个愿意来找你。”想罢逢场作戏道:“小莺在外也是十分想念夫人,恨不能一直陪在夫人身边,可小莺本就是丫环的命,侍候夫人习惯了,要不您还是让我继续当丫环吧,一天到晚无所事事,老是觉得心里头慌。”

  孙家凝笑道:“好好好,就知道你闲不住,往后你就跟小翠一-起给我收拾屋里院外什么的吧,可千万别累着,有什么事你吩咐她做就行。”

  “是的,夫人!”吴小莺等的就是这句话,忙点头答应下来。

  待到下午,吴小莺终于等来了机会,孙家凝要去军器铺巡查,徐家庄的军器铺近来生意红火,受时局动荡影响,各地团练多有定制,徐立壮经常在外,便全权交付给了孙家凝打理。

  待到孙家凝一出门,吴小莺便邀来小翠去了后院。

  吴小莺目的明确,拉着小翠径直走入孙家凝住处,一进房间便四处观望:“小翠,夫人可是叮嘱过的,一定要将房间里打扫的干干净净。”

  “小姐,不用你干活,你先休息着就行。”

  “那可不行,我与你来就是干活的,哪能光看着,还有啊,以后别叫我小姐了,叫姐姐便可。”

  吴小莺抓起抹布走进寝室,一眼就看到了墙上挂的一副无生老母画像。

  “找到了,莫非就是这一副!”她盯着画像端详了片刻,细细琢磨又觉不对,这画像工笔粗犷,似是出自民间画匠之手,若只是丢失一副普通画像,苗景怡又何必大费周章让自己进徐府偷画?倘若搞错了,偷一副假的出去那可就自找麻烦了。

  这时小翠走进内室,看到她盯着墙上的画像出神,好奇问道:“小姐,不是,小莺姐,在看什么呢?”

  吴小莺擦擦画像下方的供桌,回头笑道:“我瞧这副画像挺受看的,便多看了几眼。”

  小翠不以为然道:“一副破画有什么好看的。”

  吴小莺有意道:“怎么可以这么说呢?无生老母下凡来到人间,你瞧画的多好,举手投足有模有样。”

  小翠撇嘴道:“那是姐姐没见比这副更好的画像,若是见了,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吴小莺试探问道:“怎么,这么说夫人还有一副比墙上这副画像更好的无生老母画像?”

  小翠得意道:“当然有了,前段时间老爷不知从哪里得来一副惟妙惟肖的无生老母画像,老爷知道夫人信白莲教,便将画像送予夫人了。”

  “哦?那为何不挂起来?”

  “老爷送的东西夫人肯定珍视,挂了几天便收起来了,应该是怕被人要走吧,听说上次武家集的苗小姐到府上来还相中了那副画像呢,夫人得知之后还特意嘱咐过,闲杂人等一律不得随意进入她的寝室。”

  “想必是一副十分珍贵的画像。”吴小莺一听心里有了底,画像肯定被孙家凝藏起来了,想来也不会藏在别处,应该就在房间之内,于是道:“对了小翠,你去花园里看看,有没有需要收拾的地方。”

  小翠应下出了房间,吴小莺飞快行动起来,一番翻箱倒柜一无所获,又把房梁上床底下找了一遍,仍是未果。

  “究竟藏在哪里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