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仙娇谋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58章 连环三拷问

仙娇谋天下 玉洋扬 2042 2019.02.23 18:45

  白天发生的事情,到晚上已经悉数传到了白枫的耳中。

  “派人去请苍王来府上一叙,还有,让家主来一趟。”

  “是,老祖。”

  白枫的老仆让手下的小厮去请白怀英,而他则去了仓王府。

  等到夜苍来的时候就看见等候的白枫和白怀英。

  “岳父大人叫我,可是有事?”夜苍正在筹备明天的出行,被白枫叫走了,时间紧迫,进来之后,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苍王。”白怀英起身给夜苍行礼,虽然是自己的妹夫,但是他也是跟先皇一辈的亲王,礼不可废,更何况白怀英有自知之明,不敢托大。

  “不必多礼。”夜苍跟着白怀英一起落座。

  “苍王明天可是要前往泉州城迎接使臣?”

  “不错,云溪那边来信,云溪皇帝携带公主已经启程了,等本王到泉州城,他们也差不多到了。”

  “听说国师府的丫头和摄政王身边的侍女也要跟随你前往泉州城?”

  “嗯,确有此事。”

  说起这个,夜苍也是有苦难言啊,都是不能得罪的祖宗,除了确保她们的安全,还得让她们一路上玩的开心。

  白枫得到确定的回答,气愤的道:“简直就是胡闹。这样一来,你们不仅得保证云溪皇的安全,还得保证两个女娃的安全。”

  白怀英看见自己的父亲又开始了,吓得站起来,大声提醒道:“父亲,这件事情是皇上摄政王还有国师都同意了的。”

  两个权利最大的人都同意了,你还有什么要反对的?

  开始孝道的约束,白怀英哪敢如此对白枫说。

  “我说的有错吗?一个女人掌握了皇权,迷惑了皇上,还想指染国师,现在还想拿夜阑云溪的和平开玩笑,真是可笑至极,也许当初先皇将她封为摄政王就是被她逼迫的,或者······”

  “够了。”夜苍终于听不下去了,厉声打断白枫的胡言乱语,隐忍着心中的愤怒,目光凌厉的对白枫警告道:“你这是质疑先皇的决定,皇上一个五岁多的孩子文韬武略,心计谋略,武功灵修样样精通,哪一点比一个成年人弱?摄政王若是想独揽大权,只要将皇上培养成自己的傀儡便可,不用如此大费周章的折腾。国师不在皇都的时候,摄政王就已经与小芷那丫头相识了,更不存在迷惑国师这一说。”

  顿了顿,夜苍继续说道:“岳父不会以为护城河下游的那座山是云啸和云家军的一手开凿的吧?”

  “什么意思?”白枫脸色难看的问道。

  “世上最坚硬的岩石,不是靠那些锋利的凿山工具就能凿开的,并且花费的时间才两个多月,摄政王身边的雪柳姑娘全程跟随着云啸,具体的事情本王不知道,但是雪柳是凿山过程中必不可少的人物。”

  “怎么可能?”夜苍字正腔圆的话在白枫耳中炸裂,那颗蠢蠢欲动的心被打击的体无完肤。

  “雪柳姑娘只是单纯,让人忽略了她的天赋和能力。这次行程中说不定有她在更加安全有保障。”跟在桃夭身边的人都是修真之人,灵力比内力强大很多倍,夜苍可一点都不傻。

  “父亲,摄政王的事情你不要再想插手了,算儿子求你了。”白怀英苦口婆心的哀求着,他真的怕自己的老父亲有一天彻底的得罪了摄政王,万劫不复啊。

  白怀英的识时务在白枫眼中就是怂包的表现,但是今天夜苍在,他不敢表现的太过了。

  “我听说娇娇想跟着国师府的丫头去泉州城?”白枫虽然在问自己的儿子,其实是想说给夜苍听。

  “娇娇只是在胡闹,父亲放心,儿子一定会管教好娇娇的。”

  白枫被自己的蠢儿子气的想提刀杀人的心都有了,但还是将目光转向夜苍,语气柔和了下来,道:“苍王,娇娇也想去外面见识见识,你带一个是带,带两个也是带,就把娇娇也带上吧。”

  夜苍真的是被自己愚蠢顽固不灵的岳父气笑了,心中含着怒火,声音也冰冷了几分,“皇上和摄政王不让君丫头带一个随从,凡事让她们二人亲力亲为,岳父大人觉得娇娇有能力一路上照顾好自己?”

  不给白枫反驳的机会,夜苍继续说道:“云溪皇的仇敌不少,有多少人盯着夜阑倒霉,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一路危险重重,本王确保了云溪皇帝和公主的安全,确保不了其他人的安全。”

  看着夜苍眼中泛着冷光,白怀英知道苍王生气了,赶紧沉声道:“父亲,苍王说的对,若是云溪皇在夜阑境内出事,夜阑从此就无安宁之日了。娇娇跟着去就是去添乱,皇上知道了,也会怪罪的。”

  白怀英给白枫说完,接着对夜苍说:“王爷明天就要出行了,应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送王爷出府吧。”

  “嗯。”夜苍早就不想待下去了,要不是看在苍王妃的面子上,他早拂袖离去了。

  夜苍回府之后就去了书房。

  “你怎么在这儿?”

  “我当然是在等父王了。”夜天铭对着夜苍笑眯眯的道,半卧的人直起身来,讨好的问道:“父王你明天就要前往泉州城了?”

  “不错。”

  “听说国师府的那股小丫头也去?”

  “嗯。”

  “摄政王身边的那些傻白甜也会去?”

  “傻白甜?你到底要说什么?”夜苍嫌弃的看着自家儿子,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吞吞吐吐了。

  她们两个女孩去那么远的地方不带随从,肯定不安全,父王我跟着去保护她们两个女孩吧?”夜天铭无辜的眨巴眨巴眼睛,等着夜宸答应。

  夜苍抄起手边的竹筒扔了过去,气的道:“你当你老子是死人啊?”

  “不愿意就不愿意,干什么打人家?”夜天铭揉揉发红的额头,嘟囔着。

  “你不是拜摄政王为师了?你不想让摄政王对你高看一眼?你不想再今年的秋闱上大放异彩了?”

  夜苍的连环三拷问,让夜天铭哑口无言,灰溜溜的走了。

  看着夜天铭落荒而逃的背影,夜苍笑骂道:“本王还治不了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