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世界2099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少女

世界2099 C卡 2531 2019.02.11 23:12

  看着招待室里正在呼呼大睡的马克,王右才想到自己把这位老哥给忘了。

  马克四仰八叉的躺在有垫子的长椅上,好在屋里温度适宜,易于让他睡的更香。

  王右找了张黑色的皮椅坐下,闭上眼睛摸索着椅子侧面的开关,皮椅发出轻微的嗡嗡声,开始按摩王右身上的穴位。而后王右自己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蒸汽眼罩,戴在眼睛上。

  人类身上的部件,无论是腿脚还是脑瓜,都是越用越强的,唯有眼睛是越用越糟,要重点保护,整天都是不合眼的面对屏幕让王右也觉得自己眼睛胀痛,有些吃不消。

  在按摩椅的蒸汽眼罩的双重作用下,王右进入了无意识的睡眠世界。

  时间的长度无论在这个世界上的哪个地方都是等长的,并且是绝对公平的,无论你是穷人富人男人女人,你一天都只有24小时的时间来做事。

  人类的设定就是需要休息,于是这个世界就将一整天分割为了白天和黑夜。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真正打破它的是火和光的出现,有了光,让人能够不受黑夜的束缚,在夜里加倍工作或是放飞自我。

  快节奏的城市生活需要快节奏的压力释放,夜店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7世纪的欧洲,商人用自酿的美酒在家中售卖,客人喝的高兴了会不由自主的聚在一起跳舞欢唱,同样意义的行为持续到了2099年,人们在地上铺满显示屏幕的夜店里继续摇头,享受着灯光和躁动人群带来的摆脱世界的离间感。  

  “crime and punishment”这家夜店用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著作来当作名字。墙壁隔音的效果很好,不仅在店外听不到一丁点电音轰鸣的声音,就连走进店内的厕所都有一种突然间与世隔绝的感觉。

  这家夜店的卫生做的蛮好的,推门进来的这名帅哥对于这家夜店的评价很高,卫生间的墙壁和地面上贴的都是黑色的瓷砖,泛黄的微光微微照亮了干干净净的地板,空气里还有一丝洋甘菊的气息,想必是用了空气清新剂吧。

  这名小哥先拉了下最靠门口的第一个隔间,门是别着的,又去拉了第二个发现还是别着的,直到第三个坑位才是空的,他赶快进去站着解开裤袋,其实他只是酒喝多了需要小解,但是他从小就有一个羞尿症的毛病,就是别人在他旁边的时候他怎样都尿不出来,只有在这种单人单间的时候才能畅爽一下。

  排了一趟酒,小哥顿时感觉浑身都清爽多了,马上就能投入下一轮的战斗,他深呼吸了两下,突然感觉这厕所里洋甘菊的味道还挺好闻,提神醒脑的真不错。

  就当他低头准备系上腰带,回去再嗨一会的时候,突然发现那股好闻的洋甘菊的味道不见了,他愣了一下,发现不见的不仅是洋甘菊的味道,还有自己周围的空气,他不能呼吸了!

  小哥慌乱的抓着自己的脸,用力的锤着自己的胸,脑子里回想着自己有没有什么能够突发无法呼吸的遗传疾病。

  “难道这就是成天熬夜猝死的前兆么?”小哥痛苦万分的想着,眼前本来就是黑色的地砖现在已经黑了看不见了,他感觉控制不住自己站立的身体了。

  最后一幕,他栽倒在地上,双眼看着吊顶上微黄的灯光下,就在自己眼前两指的地方,仿佛有一层微微泛白的薄膜一样,像是给他套上了一个宇航员的头盔,区别只是这个头盔里什么都没有。

  连空气都没有,当小哥最后发现这个骇人的事实时,他已经瞪大了眼睛躺在马桶旁边,胸口一动也不动了。

  咔吧,隔壁间的门打开了,除了人以外,还有滚轮在地上摩擦发出的轻微声音。

  十分钟以后,卫生间的门再次被打开后,就只剩下一只粉红色的行李箱独自屹立在男厕所的角落里,像是等待着被挖掘的宝藏一样,和残留的洋甘菊香气一起,默默的等待。

  李仁普回到家已经是凌晨5点多了,他拖着疲惫的身躯,但是有极度极度的小心翼翼,以防止自己发出一丁点的声音,他换上自己特制的拖鞋,这只拖鞋下面被他自己纳上了层厚布,虽然穿上去滑了很多,但是好在在家里的地板上不会发出声音。

  他悄悄的走到客厅的沙发前,快手的收拾好了沙发,再慢慢的,轻轻的躺在了沙发上,刚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这是李仁普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和衣而睡,倒头就睡,但是有丁点动静随时都能起来,他已经在心里默默的给自己定好了闹钟,7点的时候就一定能够起床。

  因为,他还要送他女儿上学,关于女儿,李仁普已经在心里想过了千万遍,也自责了千万遍。

  他自责自己不该心比天高的瞎做精,不该自作主张让女儿到未来城上学,不该害了寇娜…不该…不该…千不该,万不该,可是自己还是做了,有时候李仁普意识到自己就像是一个深陷赌局的赌徒,在和生活进行赌博,压的筹码是自己,是家庭,他输过,也赢过,现在他就是赌红了眼,只知道赌,但是已经不知道赌的意义了。

  女儿李雯或许是这场赌局最大的牺牲者,但是她自己却能足够乐观,足够理性的看待这一切,她的身上一直散发着能够打动人的一种气质,时常是她来安慰爸爸,安慰妈妈,和后妈也能相处的安心。

  或许李雯不是自己的女儿,自己只是给了她身躯,是上帝给了她灵魂。

  睡梦中的李仁普突然感觉到有人逼近自己,条件反射般的他猛地睁开了眼睛,原来是自己的妻子给自己盖上了一层被子,李仁普松了一口气,看着妻子离开转身到厨房做饭,心中感到了一丝对她的愧疚。

  寇娜离开自己之后,独自孤僻了好久一段时间,李仁普一人照顾女儿,黑白颠倒,颇有不便,李仁普就多次拜托楼下便利店的售货员安琴来照顾李雯,日久生情,两人便走在了一起。

  李仁普抬头看了一眼时间,刚刚是早上六点半,是安琴起来给女儿做早饭了。李仁普动了一下,安琴看到了就忙招手让他躺下再休息一会儿。

  李仁普本想起身,但是迟疑了一秒钟后,又乖乖的躺下了,把双手耷拉在脑袋下,享受这一份短暂的安逸。

  内屋里,长久以往形成的生物钟叫醒了床上的李雯,智能家居系统根据她的行动同时打开了灯光,窗帘和音乐,一阵洗漱过后,浑身清爽的她走出了卧室的门。

  “爸!你怎么又睡沙发?”李雯用责怪的口气说到,走出卧室的她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躺在沙发上一脸疲惫的李仁普。

  “没事,我就是起床起的早,坐在这打瞌睡。”李仁普狡辩到,同时掀开盖在身上的被子坐了起来。

  “她昨天晚上就是学习到12点,你还想要瞒她?”安琴将做好的早饭端上餐桌。

  “多做了你的饭,快来吃吧。”安琴说到。

  “好,我先去刷牙洗脸。”李仁普起身走向厕所。

  “还说自己是早就起床,您这证词前后矛盾啊。”李雯故意刺激了一下他爸,又说“一会你就别送我了,待在家里再睡一会吧。”

  “不~行~”嘴里含着牙膏牙刷的李仁普在使用敷衍了事法刷完牙后又洗了把脸。“好久都没有送过你了,今天一定要送送你。”

  李雯拗不过父亲,只得快快和父亲一起吃了早饭,背上书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