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枪·血玫瑰·Necromancer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节 正义之剑的继承者

枪·血玫瑰·Necromancer necroman 5996 2003.04.15 22:18

    剑,是一把苍白的剑。和那些装帧华美的西方名剑不同,这柄剑没有华丽的宝石和黄金装饰,没有散发出逼人的魔法力和杀气,连剑鞘和剑柄都是粗木制造的。就算是那些不讲究装饰的武士刀,也比这把剑看起来要华美的多。传说中的圣骑士们难得拔剑,但一旦拔出剑就会有不凡的气势——可是当里昂拔出他的剑之时,连气势都没有变化。那把剑,看起来只不过是一把和那些老人练太极剑用的“铁皮剑”差不多的武器罢了。更令人惊讶的是,这柄剑连刃都没有开!

  上一次拔出这柄剑是什么时候了?好像还是在跟随师傅学习的时候吧。

  “师傅,我什么时候才能够自如的运用这柄剑呢?”

  “这柄剑,不是真正的圣骑士是无法运用的。随便的面对着任何一个对手就拔出剑来,等于是污蔑了这把剑。”

  “师傅……连刃都没有开的剑,到底要怎么用啊?”

  “用你的心。只要正义永存在你的心中,这柄剑就会永远站在你的一边。”

  ……

  和师傅学习时的记忆重新涌上心头。

  里昂抬头望了望对面的对手。那是大陆最强的男人的弟子。如果自己连他都打不败,谈何“大陆最强的骑士”?怎能够继承师傅的遗志?

  “我能做到。我一定能做到。我是最强的骑士!我已经能够运用这柄剑了!师傅,我会证明给你看!”

  在德兰的大街上,骑士拔出了自己的剑。

  柯文见到对手拿出了一条“铁皮”,一开始心中还存着轻视之意。可当他看到对手的动作的时候,轻视之意就烟消云散了。

  “HolySword!”

  白色的光芒从骑士的手中发了出来,缠绕在那柄“铁皮”上。白色的光芒很快就涨到了中阶剑的长度——可是,剑光仍然没有停止!

  剑和神圣之芒仿佛互相辉映一般,溶为了一体。在白色光芒的闪耀中,人们已经看不到那柄剑了。缠绕着剑的白色光芒越来越长,最后甚至变成了两条螺旋形的剑芒,将剑身完全围了起来。现在神圣之剑的威力已经和里昂以前使用的大大不同了,即使是傻子也看的出来。从剑上发散出了强大的气势,那是一种无所畏惧的气势。

  有哪一柄剑拥有这样的能力?柯文紧张的回想着自己所看过的资料……突然,他想起了一个词。

  “Justice!是代表圣骑士的最强之剑……吗?”

  名剑“正义”,最强圣骑士的标志,只有到达最强境界的圣骑士才有资格使用,可以说是每个骑士都梦寐以求的强大武器。只有真正遵循圣骑士之守则,能够牺牲自己以捍卫正义的骑士,才能成为有资格使用这柄剑的人。

  “作为一名骑士,我有义务告诉你,我的剑可以拥有清除魔法和豁免魔法的力量。持有正义的人,在发动攻击之前,要将自己的武器特性告知对方。”

  柯文的头上冒出了汗珠。就算他真的是一个9段3级的法师,他也没有把握胜过这柄剑啊!在大陆战争中,好几位已经达到了很高段位的高手也死在此剑之下,更别提他实际上只有7段1级,要借助宝物才能到达7段2级的……没办法,用别的魔法会被那把剑的力量抵消掉……现在能够用的魔法,应当只有一个了。

  “……NaimenSoe’sSword.”

  幻剑又一次出现在柯文的手中。面对着这一战,他实在没有一点把握——不过他的对手也一样。

  里昂又想起了自己当年学习的时候。

  “老师,那柄无刃之剑究竟要怎么用呢?”他又一次的询问着老师。

  “里昂,你知道这柄剑的故事吗?”

  老师微笑着反问道。当时只有16岁的里昂摇了摇头。

  “这柄剑,是一柄拥有传奇历史的剑。它不是一把名剑,也不是由名匠铸造的,更加没有使用什么密银、玄铁、精金。它只不过是由一个平凡的铁匠,由凡铁打造而成的。这柄剑,是这位铁匠一生的心血,他坚信,即使是由再好的材料铸成的宝剑,也不会比他的剑更加锋利。当时,人们都把剑送到他们相信的神那里接受祝福,这柄剑也不例外。铁匠把这柄剑送到了正义之神莱萨多的神殿。但是,在送去的时候有一些不同;一般的人都把剑开了刃后送过去,但他没有给这柄剑开刃。这个虔诚的凡人,将这柄剑送给莱萨多去开锋;别人都要求用来战斗的力量,而他要求用来宣示正义的力量。最后,别人的剑上都闪烁着神圣的白色光芒,而它的剑上什么也没有。”

  “嗯……那么他不是会很失望?这不就是正义之神没有显示他的神迹吗?”

  “在其他的人看来,的确是这样的。只有一个人不相信这个事实,他坚信,正义之神终有一天会赋予这柄剑锋锐和力量的。这个人就是这柄剑的第一任主人,弗兰克·冯·罗特提亚。这柄剑,在莱萨多的神殿里面躺了20年。最后,那位铁匠在失望中死去,那柄剑也沦落成了人们谈论中的笑柄。所有的人都说,弗兰克在向神要求他不应得到的东西。直到有一天,从另外一个神殿里面来了几个骑士,他们也在大肆嘲笑那柄剑。这时,弗兰克拿起了这柄剑,向这几个人挑战,所有的人都认为他疯了。这几名骑士都是出了名的骑士,手中的剑更是可以开金裂石的宝剑。想用这条‘铁棍’和那些宝剑相抗衡,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然而,当那些宝剑碰到了这柄剑的时候,费尽力气,也无法在剑上划出哪怕一丝一毫的伤痕。弗兰克微笑着,在手上发动了神圣之剑。神圣之剑的光芒,把整个房间照的犹如白昼一般。没有一个人曾经见过这样的神圣光芒,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一切的邪恶都会在此剑下退避三舍。对手们纷纷对着这伟大的光芒跪下了。弗兰克望着这些跪下的曾经嘲笑这柄剑的人们,叹了一口气,说道:

  ‘正义,原本就是不需要锋锐和威力的,它本来就是一种存在于最简朴的心和事物之中的,正义不需要惊人的威力和华丽的外表,它原本就是朴实无华,苍白无力的。但只要你有一颗正义的心,正义的力量就将永存,它就将不可阻挡的战胜一切。你们说的对,我的确向神要求了我所不应要求的东西,因为神早已将我所要求的东西给予了我。’

  从此,弗兰克成了公认的大陆最强的骑士。从此以后,这柄剑,做为大陆最强的圣骑士的标志,在骑士中一代一代的传承着。”

  里昂奇怪的问:“那么,老师,你为什么不用这柄剑呢?我从来没有见你使用过啊。”

  “的确,我是应该使用的……但是我还没有完成我的老师的遗命,我没有资格使用它。我只用过一次,大概我这一生大约是再也没有机会用它了……里昂,我希望你有朝一日可以自由的使用这柄剑。”

  ……

  老师,今天,我就要使用这柄剑了。我有资格成为这柄剑的主人吗?我有资格自由的使用这柄剑吗?里昂在心中暗暗的想着。

  两人间的战斗,即将开始了。

  “啊……这个……是什么啊?”

  众人观看着水韵星所端上来的食物。

  “那个……发黑的东西看起来有点像牛肉。”

  “还浸泡在绿色的,还会冒泡的液体里面。”

  “旁边那个呢?显灰色的东西是什么?”

  “看起来,有点像汤呢。里面那几根看着和锯条有相似之处的东西,应该曾经是芹菜吧。”

  “嗯……那个盘子里面是什么?”

  “等一等,我用这个实验一下。……金属扣子扔进盘子里面会冒泡,然后消失呢。”

  “要不要我们测一下PH值啊?”

  “我想,在韵星这个化学家的家里应该会有试纸吧……啊,在这里了。”

  “是多少?”

  “好像是……试纸变成鲜红色,然后变黑消失了呢。”

  几个人面面相觑。

  “我想,我现在开始有点羡慕里昂那个家伙了。”塞罗这么说道。

  “同感同感。”瑞丝表示同意。

  被“羡慕”的“走运”家伙,正在和柯文激烈的战斗中。

  第一轮的攻防结束了。柯文完全不能接近里昂的身边,神圣之剑在他的身边聚集起了强大的保护网。无论柯文的幻剑准备从什么角度攻击,神圣之剑都会从最好的角度防御。但是骑士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柯文的速度已经超出了人类的极限。在能够加强自己的魔法下,法师的速度已经不是剑的速度所能及的了,里昂的攻击基本都是白白的消耗体内的能量罢了。两个人停下了手,略微休息。

  “你的动作真敏捷啊!我怎么都攻击不到你呢。”里昂对对手发出着赞美。

  “彼此彼此,你的剑术真高啊!今天总算是领教到了最高阶的神圣之剑了,真是名不虚传啊。”

  “嗯……怎样?休息好了吗?”

  “没什么问题。我还要知道你的理由呢!我相信一个手持着‘Justice’的圣骑士,不会无缘无故的攻击别人的。”

  “……是的。让我们开始吧。热身结束了,你我最好不要互相手下留情了。”

  “好吧。”

  这次,没有人再行动了。从刚才的一轮交手中,两个人都知道了对手并不好惹,擅自行动只能露出破绽。每个人都在等待着最好的机会。

  “老师,这柄正义不是最强大的吗?它不是无所畏惧的吗?为什么还不能随意使用呢?”

  里昂愤怒的询问着。他已经问了数不清次数的这个问题了,但是老师从来没有正面回答过。

  “如果你用了这柄剑,怎么会被那些人打败?告诉我!老师!难道你在使用这柄剑和死亡之间,宁愿选择死亡吗?为什么?!”

  “我不能用……我的心中充满着迷惘……我不明白,先师的意思,我无法斩断迷惘……因此,我才会被打败。实际上,当我见到那个男人的时候,我就已经败了。我就已经无法再使用这柄剑了。我没有机会成为大陆最强的骑士,也不会再有机会成为大陆最强的骑士……今天被这些人打败,大概就是那时的结果吧……咳……我已经时间不多了,我要在这里迎接下一批人的来到。我要让这些叛徒知道,圣骑士之名,不是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的!我会誓死捍卫教廷!”穿着骑士铠甲的人,里昂的老师又吐出了一口献血。“里昂,带着这柄剑走吧,走吧,不能让那些叛徒拿到这柄剑……”

  “不……”

  “如果你不离开,你就不再是我的弟子!虽然你仍然没有到18岁,但是,里昂·兰斯洛特,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骑士了。你是一名光荣的莱萨多的骑士!你是正义之剑的第十九任主人!”

  “这……不行!我不能离开……”

  “难道你真的想让这柄剑落入那些叛徒之手吗?……最后,如果你想明白这柄剑的真正力量,想要自由的使用它,你就去找世界上最强的人吧。等你可以面对他的时候,你就可以操控这柄剑的力量了。这是我的老师告诉我的。那是唯一一个,曾经真正打败过这柄剑的人。”

  “世界上最强的人?”

  “是的……耐门·休·柯曼,我们的总参谋长。虽然他已经失踪了……但是我相信,总有一天你可以找到。”

  “也就是说,我要成为大陆最强的人了……”

  圣骑士里昂·冯·兰斯洛特,慢慢的离开了他们曾经生活的地方,教廷中最后的骑士的神殿。当他离开之后,庞大的爆炸声席卷了整个最高教廷。半个教廷的建筑物,在爆炸中毁于一旦,参与叛乱的教廷人士,死伤达数百人。当天,教皇和法师仲裁协会的会长都易主了。

  当天晚上,坚守了5个月,导致联军死伤达46万人的坚城德兰被从内部破城。末代皇帝德肯·柯曼三世在自己的宫殿中自尽,统治长达1300年的神圣柯曼帝国终于到了最后一刻。这一天,被定为“胜利日”。那柄“正义”,从此在教廷的档案上面被记录为“失踪”。

  从此,在德兰城里,出现了一个背着装在剑鞘里的铁条,说话狂妄放肆,自以为是的“大陆最强的骑士”。

  “……我输了。”

  柯文·萨考曼困难的从口中吐出了这句话。这句话,对他来说是很难接受的一句话。上一次,在伦尼的纪念馆中,如果不是他师傅的鬼魂离奇的出现,他已经输了。而今天,他则是彻头彻尾的输了。

  柯文脸上的墨镜,被从中央分成了两半,从他身体的两侧掉落在地上。里昂的剑气,将墨镜划为了两半,但却没有伤到他一点。

  “不……你没有输。作为一个法师,你赢了。的确是很了不起,在那种时候,你还能想到使用MirrorImage和Invisibility连用,以便让我搞错目标。然后,你试图用近距离的攻击,打击难以及时收回神圣之剑的我。”

  里昂的脸上显出了苦笑。他的确很清楚的知道,敌人使用了镜像术,在他的眼前,一下子出现了5、6个柯文。那时,他的下意识就是迅速的前冲,然后把敌人所有的镜像用快速的剑击全部收拾掉。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手会立刻使用隐形术,然后快速移动开来。

  “本来的确是个不错的计划。可是,你那把剑实在是太厉害了。在一瞬间,我的隐形术就被你的剑破解了,它居然不顾一切的向着我攻来!那一瞬间,你的圣剑和我的幻剑就在空中相碰了。接着,我的剑输了。”

  柯文也是一肚子苦水。谁知道那把剑能够做到一瞬间消灭好几个幻象,然后还能寻找到正体?神圣之剑不过是一种能量聚合成的剑罢了,为什么能够做到这种地步?这和他印象中的神圣之剑印象实在是差的太远了。那些以前从老师那里看来的对付圣骑士的方法,面对这个人都完全不灵!沉默了一会儿,柯文继续开口了:

  “不管怎样,输了,就是输了。你到底为什么要攻击我?”

  “我想知道你的老师的下落。我要向他挑战。”

  柯文吃了一惊。“为什么?”

  “为了我能够成为真正的,大陆最强的骑士。”在柯文的眼中,现在的里昂说出的这句话,非常具有说服力。听到了这句话,柯文叹了一口气。

  “很遗憾……我也不知道我的老师在哪里。但是我可以确定,他就在德兰。我也是接到他的请求,才来到这里的。”

  “是吗……对不起,麻烦你了。”骑士转身便要离开。

  “等一下!再次告诉我你的名字好吗?我希望有一天,能再次与你交手。下一次,我绝对不会输了。”

  “里昂·冯·兰斯洛特。”

  “里昂·冯·兰斯洛特吗……我记住了。如果没有那把剑,也许我就不会输……告辞了。”

  柯文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深深的刻在了里昂的脑海里。

  “这就是那个男人的真实实力吗?我果然没有看走眼。”

  两个身影在远处的暗巷里面窃窃私语。她们所放出来的探测之眼仍然在监视着刚刚决斗完的两人。

  “没想到那个人居然真的是‘正义’的持有人啊!那柄剑果然还在……Blue小姐真是了不起。”

  “从我第一次见到他开始,就觉得他不简单……没想到他居然有这么深的心机。装成一个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的确可以有效的保护自己,没有人会对他的真实身份感兴趣……直到当年的事情开始被人们淡忘。大陆战争结束已经10年了……又一个多事之秋啊。不,大概等不到秋天,德兰就要进入新的混乱中了。”被称作“Blue”的女性的声音越来越低,“自从10年前的那个晚上之后,最大的混乱……”

  

你的2019关键字是什么?

性感猪猪,在线测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