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现代怪异 枪·血玫瑰·Necromancer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节 冲突乐章的前奏

枪·血玫瑰·Necromancer necroman 7248 2004.04.04 01:07

    在楼下停好了摩托,借用里昂身体的死灵法师疾风般的冲上了楼。施展了一个探测魔法后,耐门发觉屋子里面已经没有人了。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从施展催眠魔法到现在只有1个小时,应该是绝对不可能自行解除的。最强的法师施展的最简单魔法,也一定要他本人才能解开。

  屋子里面一片狼籍,到处都留下突袭者们搜查后的痕迹。

  “……混蛋!来晚了吗?居然能够做的这么迅速而有效……”耐门冲进了里屋,也就是他和瑞丝的房间。

  不祥的预感被证实了,屋子里面已经真的空无一人。死灵法师望着空荡的房间,重重的坐在地上。他很清楚,无论如何,这件事情是自己的责任。如果自己没有去赴骑士的挑战之约,或者时间仅仅晚30分钟,或者没有使用那个催眠魔法……一切或许都不一样了。

  “我算什么最强的法师啊……需要力量的时候,我总是发现自己的力量这么不够。”耐门全身乏力,静静的瘫倒在椅子上。已经拿回了蕴藏着自己力量的灵魂坠饰,自己的力量已经恢复到了高位法师的水平。然而,自己连同伴都保护不了……而且还是对自己最重要的同伴,法师已经习惯了和她共存的生活。因为自己的过错,失去了“寄居体”的他一下子感到心里十分空虚。

  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初夏的阳光照在脸上,灼烧着法师的眼睛。“嗯……?现在应该是中午……为什么会有阳光照射进来?”

  耐门抬起头,看到麦丽——也就是蓝玫瑰站在自己的眼前,手中还聚集着一团光芒,随时准备发动。从她的朱唇中吐出了疑问: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兰斯洛特先生?”麦丽天才的一个方面是,她能记住每一个所见过的人的名字。“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在总部听到了警报,然后发现返回这里的传送器不能使用了。”

  看到麦丽,负罪感再度在法师的心头升起。“是我的责任……瑞丝失踪了,可能是落入了协会的人手中。”

  麦丽听得一头雾水:“你的责任?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再说了,我估计我姐姐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就如同你我都知道的那样,她有一个值得信赖的保镖……”

  耐门苦笑了一下:“问题就在这里。她失踪了,可是我还在这里。”

  麦丽明白了。“你……你是耐门先生?你不是没有力量可以再执行一次附身术的吗?为什么……”

  “我没有力量了,可是它有。”耐门指了指自己胸前的蓝宝石坠饰。看到了那个东西,麦丽发出了惊呼。

  “Pandent of Soul?!你拿回来了?难怪……”麦丽渊博的学识迅速认出了这个传说中的神器。“不过这样,你不是早就应该有力量离开我们,寻找一个力量更强的个体供你使用了吗?你也应该有力量可以压制别人的意识……”她本来还想继续说下去,但是看到对方脸上沉痛的表情,她明白现在不是学术讨论的时候。

  “都是我的责任……如果我不离开……如果没有那个魔法……”耐门喃喃自语着。现在的他,完全没有以往“世界第一法师”的霸气,只是像一个犯了严重错误的魔法学徒。房间中的两人同时静了下来,气氛十分沉重。

  就在此时,从窗外传来了声音:“真不像你的作风,耐门。你居然也会方寸大乱?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完全不会被感情所控制的人。”

  耐门和麦丽同时迅速扭过了头,望向窗外。令人惊讶的景象出现在外面:

  一个登山队员打扮的老人,一只手用十字镐钉住了窗户上面的墙,另一只手正在打开她们的窗子——这里可是四楼。理所当然的,这个人的肩膀上用登山绳绑着一只黑猫。

  ※※※

  “……伊奥,你下次能不能用正常一点的方法出现?”

  耐门脱口而出。在他所有的朋友里,有着这样异常嗜好的人只有一个,就是那个命运女神的选民,自称大贤者的伊奥奈特·哈特曼。

  “哈,好久不见了,耐门。”大贤者跳进了屋子,先和耐门打了个招呼,然后转向了麦丽。“蓝玫瑰小姐,初次见面。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命运女神之选民,伊奥奈特·哈特曼,你可以叫我大贤者伊奥奈特或者直接叫伊奥。命运女神很喜欢你们这些年轻姑娘,她认为你们和她的性格很像,所以额外给了你们很多护佑。”

  麦丽呆若木鸡,这个打扮奇怪的老头一进来就道出了她的秘密身份……一时之间,她没有话可以回答。

  伊奥重新转向了耐门:“我看到了那个你寄生的姑娘是被什么人攻击的。不过,居然这么长时间,你都没有得出什么结论……看来你真的是方寸大乱了。”

  耐门突然抬起了一直低着的头,用他那一贯冷静而锐利的目光盯着贤者。“你就那样看着她被攻击?你忘记了我委托给你的事情了?”法师的语气中压抑着愤怒。

  伊奥沉默了一下,然后再度开口。“我感到很抱歉,对不起,我辜负了你的信任。但是,如果我出手,能否胜利也就是五五之数,我不想冒险。”

  听到这个回答,耐门真的愣住了。“你出手……只有五五之数?到底是什么样的对手,能让你觉得这么担心?”

  “……仲裁协会秘密部队:突袭者。”贤者深吸了一口气,做出了回答。“原先诺古为了对付你,而准备的秘密部队。现在,他们已经投入实战了。”

  “突袭者?!”惊叫的是麦丽。她听过这个名字,在Blood Rose的情报网里面,这个部队的战斗力被评定为:S,是很少的几个和血玫瑰战斗水准同级别的组织。而血玫瑰的所有核心成员和战斗组,拥有可以消灭3个标准师外加1个加强团的实力。“这个部队……投入战斗了?”

  “对。他们的训练目标是‘集合全部队1/2的力量,可以和耐门·休·柯曼势均力敌’,而今天来的数量已经达到了1/3,所以我没有把握应付。”伊奥回答,“因为这样,所以你不用自责了。就算你没有用那个催眠魔法,你的同伴也逃不过这些人的力量。没准,你这样还算保护了她。如果她没有被催眠,起身来反抗的话,也许你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你的意思是……瑞丝被他们带走了?没有死?”耐门急忙追问。

  “当然了!因为她是被当成蓝玫瑰——也就是我们身旁的这位小姐带走的,协会不可能把她干掉。而且,你没有检查过她睡的床吗?”

  法师立刻脱掉了手上的骑士手套,摸了摸瑞丝躺过的位置。他仔细看了看手上沾上的东西,立刻明白了。“石膏粉……!是石化魔法!”

  “说实话,真是不像你啊。往常,你一定会立刻开始冷静的调查所有的线索……而这次,你几乎没有任何行动,而是一心一意的责备自己。”伊奥望着自己的好友,说。“你的心……恢复冷静了吗?我们可是要开始计划反击了。”

  耐门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调整着自己的心情。当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里面流露出的已经是横扫千军如卷席的“帝国武装力量总参谋长”才能拥有的冷静目光了。

  “多谢,我已经恢复了。敢于惹起我愤怒的人,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耐门静静的回答。自己的错误,他要亲手去弥补……

  15分钟之后。

  “找到了。”耐门手中拿着刚刚从瑞丝的梳妆台里面找到的名片夹。“我要的就是这个。真没想到,天天和她一起生活,找她放的东西还是这么困难……”

  “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通知和我们站在一方的人全体集合了。”麦丽从门外探进头来,“我们即将召开紧急对策会议。看起来,和仲裁协会的全面战争必须开始了。可是……为什么地点要放在MAT?不在我们血玫瑰的总部?”

  耐门的脸上露出了莫测高深的笑容。“你的房间里面少了什么东西?”

  “我的通向血玫瑰的传送器!”麦丽恍然大悟。“那里已经不安全了……!难道……你早就知道那个是传送器?”

  “嗯,行了,你先出发去MAT好了,我相信你知道在哪里。”耐门挥了挥手让麦丽先走。

  在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后,耐门在心中默默的说:“始终还是太年轻了……但是这个战略不能泄漏给她们知道。”他走到了电话旁边,拿起了电话……

  ※※※

  柯文·萨考曼心急如焚,这是因为他刚刚接到一个电话。虽说自己对来电话的人实在是没什么好印象,但是他所说的事情实在是很紧急的。

  作为一个了不起的法师,耐门·休·柯曼的唯一弟子,他一生只被一个女人吸引过,就是在看到那个能够一瞬间做出反应和决断的女人。以他的身份,已经见过了无数的美女、大美女、绝世美女,或者女战士、女魔导士、女牧师……但是没有见过哪一个女性能够在判断的速度和准确两方面都这么出色。大多数的女人,判断准确的往往行动迟缓;而雷厉风行的又错误百出……更多的人两方面都不行。

  现在瑞丝·奎拉希雅被人绑架了,这对柯文不啻是晴天霹雳。当然,他有着每个男人都会有的梦想——英雄救美,然后抱得美人归。这是每个男人都会梦想的辉煌行动……所以,他按照电话的指示,开着自己的“Undead Cross”,在中午来到了MAT的楼下。

  他见到了在电话里面通知他的,穿着铠甲带着剑,骑着一辆吓人的大摩托的男人。他下车走向那个男人……然后对方掏出了蓝宝石的坠饰。

  “……能够操控万物生死的力量啊,

  永恒凝固在你之中的灵魂主宰啊,

  在你的主人面前宣示你真正的力量,

  用你的力量协调灵魂的归属吧!……Soul Control!”

  “是……操魂法术?他怎么会这个高段的亡灵魔法……”还没等柯文惊讶完,魔法的力量就已经发动了。

  “柯文”笑了一笑,上前拿回了自己的灵魂坠饰。他刚才已经给骑士制造了一份假的记忆……

  “还是用法师的身体比较舒服。”耐门端详着自己的双手,“已经触犯了至少10条魔导法律吧……?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小事情的时候了。走吧!”他重重的拍了一下里昂的肩膀。从刚才假造的记忆中,骑士已经知道了一切,所以自然而然的跟随着法师走上了楼。

  与此同时……一切都按照耐门的紧急反应计划在发展着……

  ※※※

  “会长,对于这次的俘虏和战利品……我们怎么处理?”许飞炎诚惶诚恐的问他的微以上四。

  “……干得不错!居然抓来了蓝玫瑰……看起来,突袭者做的相当不错嘛。”诺古微微的颌首,表示赞许。“现在怎么处理,你们应该不用我教吧?结果如何?”

  许的头上冒出了斗大的汗珠。“会长阁下……抱歉。在对俘虏的审问方面,遇上了相当大的麻烦。”

  “怎样?”诺古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如果不招,就用刑啊?我可没让你们怜香惜玉啊……但是注意,别把她真的伤了。”

  “这个……我们曾经试着用刑,却没有任何效果啊。那个女人身上有奇怪的魔法……我们都解除不了。”许小心的回答。“好像是催眠……但是我们之中的所有人都解不开那个催眠,用刑和用任何方法都无法让她醒来,只是白白浪费我们牧师的治疗魔法罢了。现在,我们的魔法师们已经承认了失败,他们已经把她石化回去了……”

  “什么……?”诺古会长的头脑急速运转着。“居然……我们的九段法师都解除不了吗?只是个催眠魔法……那真的是催眠魔法吗?”

  “这个……我们也确认不了……按理说,不应该有这么困难的催眠魔法的。”所有的法师都解除不了——因为想以凡人之力解除耐门借助神器之力施展的魔法,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有另外一个好消息——我们终于分析出了传送魔法的目的地。”

  诺古刷的站起身来:“血玫瑰的总部?突袭者,全队出动,不可耽误一点时间。如果让对方有了准备,我们就麻烦了。”

  魔法让命令以惊人的速度传到了每一个突袭者的脑海中……“唯一的目标,神戒。不惜任何代价。”

  ※※※

  MAT公司的最高层-28层深处,有一个秘密的会议室。这个房间使用了异度空间连接的新锐魔法技术,必须通过空间转移魔法才能够到达,可以说是绝对安全的。在会议室里面,有一张巨大的圆桌。圆桌的周围,坐着反仲裁协会同盟的全部枢机成员,也就是血玫瑰和MAT的成员们。

  “换句话说……敌人已经开始全面行动了,我们单方面攻击的日子结束了。”将军听完麦丽的陈述,开始分析现在的局面。“如果仲裁协会决定发动攻击……那么我们将会遭受到很巨大的压力。现在到底应该如何行动,红玫瑰小姐,你说呢?”

  雷娜·拉斯塔陷入了长考之中,大约过了10分钟才开口回答。“我倾向于立刻发动全面攻势。虽说我们的很多准备工作还没有做到位,但是敌人也一样。更何况,现在我们的情报很可能已经落入了敌人手中,我们的基地随时都有危险。如果等到列特诺夫集结好实力……我们很可能无法战胜仲裁协会的真正力量。总之,立刻发动攻击,就是我所倾向的观点。”

  “……那种战略太冒险了。相比于在现在不成熟的时机发动,我更倾向于等到计划实现,能够让同盟国成为我们的事实盟友。”杰德将军表示了反对的意见,因为他已经为自己的计划投入了相当的心血。在整个反间计实现的前夜,即使发生了对手反击的情况,也不能轻举妄动,这是他的想法。

  “计划已经被打乱了,我们必须立刻调整!否则,不仅不能够实现计划的预期,反而会阻碍整个计划的成功。况且,我们有人质在他们手上……”麦丽正说着,突然门打开了——不,应该说是有人通过了空间转移进入了,穿着西装的法师手中还散发着魔力的余晕,在他的身边站着一脸不情愿的里昂。所有的人都惊讶的看着这个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完成空间转移魔法的年轻人(柯文的年纪在专业的高段魔法师中算是很轻的)。

  “抱歉,我来迟了。”柯文胸前的蓝宝石坠饰闪闪发亮。

  将军一眼就认出了那件东西:“Pandent of Soul?!那么说,你就是……”

  “耐门。”随着话音,一阵能量波动从房间另外一端传来,另外一个能够用自己的力量突破空间禁制的人出现了,他的肩上仍然带着黑猫。现在的伊奥奈特身上穿着非常正式的衣服——神官服,胸口绘制着命运女神的图腾。“这次你找了一个适合你的人啊。你应该感谢我,是我帮你拿回灵魂坠饰的。”

  “我还是适合当法师,仰仗神力的角色实在不适合我。”柯文/耐门回答道。周围的人,只有骑士一个人吃了一惊,他不知道耐门掌握这种能够控制别人身体的魔法——因为上一个控制的就是他。

  伊奥叹了一口气。“你来的正是时候,你的两支盟友意见不一呢。一方要求速战速决,另外一方则要求稳健为上……我看只有你才能决定了。”

  雷娜和杰德的眼睛一瞬间都盯在了那个穿着名牌西服,打着领带的人身上。不管他外表为何,他都是世界上最了不起,经验最丰富的战略家。

  耐门皱了皱眉头,拉了张扶手椅坐了下来。“如果现在速战速决,那么计划就无法发生作用;如果稳健为上,不仅陷入被动局面,而且还会造成人质的危险……不好办呢。现在这种时候……就应该等待。”他的脸上挂起了神秘的,充满自信的微笑,不再说话。

  “等待……?!”双方同时惊讶的问道。

  “是的,等待。”耐门回答,“等待着总攻的号角开始,敌人会给我们提供进攻的最佳时机。”

  就在此时,雷娜身上的传讯器突然响了起来。“Miss Red,我们的总部有不明敌人入侵!正在组织抵抗!”

  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坏消息,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只有耐门松了一口气。他悄悄自言自语:“……行了,看起来对手没有让我失望。好久没有这种紧张的战斗了……现在,诺古,该你为你的莽撞和偏执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

  “这里就是血玫瑰的总部吗?看起来还真是寒酸呢,比我们的最高魔法塔差了不少。我不喜欢这种上个世纪的建筑风格,不符合我的审美观。”说话的是一个耀眼的,或者说是妖艳的女性。说实话,她的品位实在不值得恭维,从她的衣着上就可以看出来:红色的皮质露肩装(用的还是特别鲜艳的红色),配上深蓝色的超短裙,将整条大腿都露在外面。头发染成了金黄色和黑色夹杂的颜色,在脸上擦了估计足有5mm厚的化妆品……雷娜和麦丽的审美品位被她挑剔并不值得伤心,要是被赞同倒是应该好好检讨自己了。

  与其说她像一名“突袭者”的成员,不如说像商场里面一次展示多种化妆品和绝对没有人敢穿上街的那种“新锐时装”的模特,只是个子不够高。能够说明她身份的只有胸前的白金六芒星……但这就已经够了。她是仲裁协会中唯一拥有白金六芒星徽章的女性,原本是东方人,后来到了德兰起了个新的名字:Lilith,配上她原本的姓氏卫,她坚持要别人叫她Lilith-卫,至于原本东方式的名字,她绝对不许别人提起。

  “天啊……卫,你能不能不用你的品位衡量别人?”说话的是突袭奎拉希雅家行动的负责人,那个英俊而且自高自大的半精灵。“我还没有捞到机会自我介绍呢……!像我这种绝世美男子,居然要在你后面介绍……?”

  “你竟敢批评我的品位,收藏家。”卫冷冷的回答,“我也不喜欢和你这样的家伙一起行动。自以为是的家伙,用石化术给自己造后宫,我还是离你远点好。”

  “开玩笑,我半精灵索耐特(Sinet)可不敢碰卫小姐你啊。居然喜欢远古的装饰,把家里装饰的和山洞一般……你又不是德鲁伊。”两个人互相攻击,完全不理会后面跟着的脸上冒汗的部属。

  他们在走廊中慢慢的前进,不时探测魔法的存在。走廊的终点很快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正当他们准备监测这道门上的危险时,门缓缓的自动打开了。

  房间很大,很黑暗。从房间深处传来一个诡异的声音:

  “欢迎来到血玫瑰。”

  “啪”的一声,从声音的方向传来了打火机的声音,昏黄的火光在房间之中摇摆。面对着神秘人,Lilith-卫和索耐特都开始积蓄魔力,准备应付一切变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