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召唤三国之我是周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1章 徐元直的心思

召唤三国之我是周仓 高邻满座 2270 2022.05.14 14:58

  阎忠说完就走了,这次是真的走了。

  皇甫嵩愣了好久,想到阉党可能的报复,想到自己是否功高震主,简直一团乱麻,再不复之前的好心情。

  小吏刘飞回到家中,一一将今日之事说明,家人都很高兴,这简直是因祸得福,于是大大庆祝一番。人都散后,小吏方清醒过来,若是自己做贪官,那么皇甫嵩必不饶他。若是他做清官,日后再擢升之日,从哪里去凑齐买官之钱,简直是进退两难。罢罢,天下没有我刘飞的活路了,于是一根白绫竟然上吊而死。

  消息传到皇甫嵩耳中,皇甫嵩不觉叹息,报信之人还宽慰道:“此必那刘飞心中羞愧,故而自绝。可惜州牧大人对他如此器重,唉,真是不当人子。”

  皇甫嵩心中怅然,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让人去寻阎忠想问问原因,才知他昨日进谏不成,已经偷偷离开了。

  ……

  时间已是深秋,天气一点点凉了起来,地里的谷子已经收割。今年战火频繁,即使这样,农人们也在战争的间隙也播种下了粮食,虽然比往年减产一些。但是自从皇甫嵩做了冀州牧后,向朝廷申请免了一年的冀州赋税,所以日子还算过得去。京观依然在下曲阳城外矗立着,但是幸存的冀州人们已经听不到无数冤魂的呐喊,日子总要往下过,兵荒马乱的日子过去了,心中的伤口慢慢在愈合。那些在战争中失去亲人的人们,都在无声的咒骂着施暴者,被咒骂者也许是黄巾贼也许是贼官军。

  徐元直百无聊赖的看着军士们在操场上走走停停,他们已经停留在黑牛寨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了。那天周元福喜得一文一武两大助力,崔牛皮就鼓动周元福到黑牛寨暂时驻扎。周元福考虑到队伍确实需要休整,也就答应了。到了黑牛寨,张牛角很高兴,崔牛皮兴高采烈的张罗重新结拜事宜,甚至鼓动了田丰一起结拜,气得老头要动手揍他。

  ‘这一拜’合唱团被带了出来,结拜现场还是比较隆重,徐晃正式与几人结拜,自此后算是兄弟齐聚。大哥周元福,二哥裴元绍、三哥徐元直、四哥张牛角、五哥崔牛皮、六哥关云长,七弟徐元明。

  结拜完成后大哥就忙了起来,忙着训练军队。每日让弟兄们在打谷场上走来走去,向左转、向右转还有向后转,再有就是站军姿、走队列、长途奔袭等等,大哥的每天都有新的想法,弟兄们每日忙的不可开交,被摧残的欲仙欲死。这事很多弟兄都觉得是大哥一时兴起,没当回事,但是到后来大家都熟练了后,分成两部进行对打,大家感觉进退之间颇有章法,才知道这样训练的好处。

  大哥还让每个弟兄学会了报数,这下每次统计人员就简单了许多,之前大家乱糟糟一窝蜂,全凭自觉或者队长屯长的责任心,现在倒是不错,从一数到十,然后逐级上报,就知道人每天参加训练的多少人。大哥还教给大家唱军歌,唱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众人被歌声感染,每天都是精神百倍。与之前比起来,现在的黄巾军才叫军,之前的顶多算是匪。

  大哥让大家把黄巾摘了围在脖子上,而且黄巾也不是人人都能戴,只有最忠实的信徒才能带,还重金打造了盔甲。大哥还让人绣了一面大旗,上面写着“替天行道”,现在就在操场点将台前飘着。

  这样的改变有很多,原本死气沉沉的队伍现在生机勃勃,只是人数有点少,才两千人,我建议大哥把张牛角的队伍一起收编了,大哥说还不是时候,如果到一个地方就收编一方人马,那么就人人自危了,大哥说这叫自主权,这些我自然是不懂,可能大哥是对的吧,我们十几万人最后也是被打散了,人多了好像确实没啥用。

  徐元直吐掉嘴里嚼烂的草梗,又揪了一根,重新放进嘴里。思绪仍在飞扬,大哥曾经说过我以后也是一个很有本事的人,但是现在就属我没用。二哥裴元绍和七弟徐元明都成了校尉,四弟张牛角手下也有几万人手,五弟崔牛皮被大哥派去联络各方黄巾势力,来来往往也是忙的不可开交。

  至于六弟关云长,这个人我不太看好。总觉得他阴恻恻的,平时也不怎么说话,总是呆呆的坐着,与大家也不怎么交流,倒是七弟徐元明与他有些话讲,两人平常也比试比试武艺。大哥却很看好他,从财宝中取出了五百两黄金让他去带给刘备去买官,诸位兄弟都劝了半天,认为关羽此去就不回来了,但是大哥说六弟是忠义之人,必然会回来。六弟离开十天后果然回来了,只是胳膊上带着伤,只说去代郡找到刘备张飞了,其他的问啥啥不说,大哥当时就叹息一声,让大家都不要再问。

  田老头就更忙了,大哥天天伯父长伯父短的叫着,不断请教着各种问题。很多问题其实我也知道答案,大哥这么聪明,但似乎是很多普通的事情都记不住了。大哥很敷衍的给我封了个司马的职务,但是没有给我分配任务,反正现在也不打仗,只是操练,我倒是落得清闲。

  日子很是无聊,大哥说我们近期要开拔,但是我要走了,我也确实该走了。

  “你要走?去哪里?”周元福听到这个消息感觉很突兀,好不容易聚齐了七个葫芦娃,再加上田丰“老爷爷”,弟兄们就能一起打天下了,这时候徐元直告诉他说要走。

  徐元直鼓足勇气后说道:“大哥,我想去游学,我现在什么都帮不上你,所以我想四处游历,拜访名师,学成后回来也能像其他兄弟一样给大哥帮上忙。”

  崔牛皮在旁边说话了:“三哥,你这么聪明,还学什么啊。俺崔牛皮大字不认识一箩筐,不照样能帮大哥打天下么。”

  裴元绍也在旁边帮腔道:“三弟,咱们跟大哥这么多年的交情了,怎么能说走就走呢,如果真要学习,那么跟随田伯父学习也一样啊,田伯父就懂的挺多的。”

  看着徐元直坚定的眼神,周元福也觉得这些日子确实有些冷落这个小兄弟了。在这几个弟兄里,虽然徐元直排行老三,但是就真实年龄来讲,徐元直却是年龄最小的。周元福想到历史上的徐庶确实是求学去了,跟着司马徽学习,司马徽算是三国历史上比较神秘的人物,教导出了诸葛亮与庞统两名杰出的弟子,还有很多弟子都成了魏蜀两国的人才。

  徐元直向众人拱手道:“请诸位兄弟莫再相劝,我意已决,学到真本事后必与大家相聚。”

  周元福望着眼前这个少年,在现代这确实应该是高中的年纪,在古代却早已习惯了战场的厮杀。周元福摆了摆手制止了众人,对徐元直真诚的说道:“元直之心我已了解,既然你决心向学,那么大哥给你推荐一位老师。”

举报

作者感言

高邻满座

高邻满座

今天是2022年5月14日,也许我写的话,在几年后人们才能看到并仔细的思考。   我这本书是我的第一个作品,我会努力把他写完,马上就十万字了,估计这算是扑街的书,不会签约。   本部作品我计划写60万字左右,若是顺利的话会在年内完工,这个伟大的快时代就是快节奏。   我现在每日能写六七千字,大概耗费八个小时左右,包括查询各种资料所费的时间。我也想更快一些,但是又不能随心所欲,就像大家说的,这种历史类小说历史包袱比较重,要尽量在史实的基础上演绎。   这本书算是我的练笔之作,我相信若干年后人们欣赏我的作品,可能会觉得这一部比较青涩,但是肯定能从中读出我的用心。我在用心的讲一个故事,讲一个被淹没在三国历史中的人物传奇,而且这个传奇必须能讲得通的。   十分崇敬骁骑校先生所作的《国士无双》,此本书向他致敬。   加油自己,加油各位读者,生活还在,无论悲观还是乐观,请含泪或者微笑的面对生活,继续生活,加油!

2022-05-14 14:5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