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侦探推理 惊惧玩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惊闻

惊惧玩笑 薄情书生 2056 2019.02.12 20:06

  李慕调整着呼吸,准备撞开木门。

  等死不是他的个性,而且,他也有不得不去做的事。

  其实,直到现在李慕都不太懂,为什么这只鬼还不进来杀了自己?

  它到底在拖延什么?

  李慕的眼睛下意识地扫过了木门,忽然,他微微一怔,随即眼睛一亮!

  不……它不是不杀,而是……不能杀?

  或者说是……做不到!

  李慕伸出手,摸向了完好无损的门框。

  他可是清晰地记得,这扇门是被自己撞开的!

  门框已经有了相当程度的破坏,但现在……它完好如初?

  这时,李慕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人的声音:“……这个村子的时空,是错乱的,叠加的……”

  果然如白研良说的那样!

  这不是他刚才身处的时间点,自己身处的应该是木门被破坏过的时间点才对!但现在……他站在一个木门还完好无损的时间点!

  不同的时间点……混乱,叠加了!

  那只鬼不杀自己,是因为进不来!

  这并不像窗户那样有“缝隙”能让它穿越,它只能守在门口等待时间的混乱叠加恢复正常,然后才能杀了他!

  原来如此……

  所以,现在是离开的最好机会!

  李慕是一个果断决绝的人,作出决定之后,他便后退几步,猛地撞向木门!

  “砰!”

  巨大的声响出现,木门被撞开了!

  李慕死死地看向门外,这一刻,就是分生死的时候了。

  没有……它不见了,它果然在另一个时间点!

  李慕冲出了屋子,然而,刚迈出屋子一步,周围的环境就陡然发生了变化!

  满是血污的地面,开裂的道路,腥臭的血液,惨白得像是一根根手臂一样的木梯。

  地面,墙壁上一些影影绰绰的人形轮廓。

  四处都弥漫着腐臭的气息。

  村长家附近……竟然像是炼狱一般!

  而且,这种诡异恐怖的变化还在不停地向着四周蔓延。

  糟了……要尽快!

  李慕深知这是存活任务临近最后时刻的征兆,那只藏在其他时间点的鬼,要大开杀戒了……

  然而这时,站在屋外的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不对……就算是另一个时间点,也应该和余笙的遭遇一样,能够看见它才是,为什么……连看都看不到它?

  李慕神情一变。

  难道……它跟着余笙走了?

  糟了……

  余笙腿脚不方便,根本就走不快,她能够逃脱鬼的追踪吗?

  李慕很为余笙担心,毕竟说起来,她这次会遇上这只鬼,完全是因为他。

  但现在李慕自己也束手无策。

  他不可能主动去寻找那只鬼,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寻找,找到能够破局的关键……

  对了!

  李慕忽然扭头看向了鲁冰燕家。

  他想了一件事,余笙好像说过……她要去看看鲁冰燕的抽屉,那个抽屉里似乎藏着什么。

  一念至此,李慕也不耽搁,快步跑到就在一旁的鲁冰燕家,一脚踹开了大门。

  鲁冰燕的家并不大,李慕进了她的房间,环顾一圈后,瞬间便发现了抽屉。

  毕竟,这间屋子里只有那么一个抽屉。

  鲁冰燕似乎没有打算藏着,所以这个抽屉并没有上锁。

  李慕快步来到抽屉前,一把拉开了它。

  抽屉里几份东西出乎了李慕的意料。

  竟然……又是信?

  不……下面还有一个日记本。

  李慕想了想,拿起了日记本,打开了它……

  “十月初一,雨。

  妈妈走了。

  她被他们绑在了祭坛上。

  妈妈拼命地挣扎,哀求,但他们无动于衷。

  用爷爷的话来说,这是传统,被选中该感到荣耀,而不是恐惧。

  我不知道被祭祀的东西是什么,从小到大……我也从没有见过它显示出半点神迹,我只知道……她是妈妈,她生下我,教了我写字,教了我唱歌。

  但就是这样的妈妈,现在竟然被他们献祭了。

  我不敢看妈妈的眼睛,因为她在看着我,她在哭……

  我也在哭,但我不敢救她,我知道……我是帮凶。

  这个贫穷的,落后的,封建的,愚昧的,该死的村子!

  它不准人出去,这也是它唯一的神迹,所有人都无法离开这里,无论往哪个方向走,最终都会迷失,然后回到村子里……就像……撞鬼了一样。

  妈妈的嘴被封上了。

  爷爷双手捧着一把匕首,走向了妈妈。

  他们按着妈妈的手脚,不准她动弹,爷爷平静地把匕首刺进了妈妈的左胸口,扎进了妈妈的心脏,血很快就流了出来……

  爷爷拔出了刀,血流得多了一些,但爷爷似乎不满意,念叨着妈妈的心头血太少。

  妈妈的脸逐渐变得惨白,人也开始不动弹了。

  大家欢呼雀跃,载歌载舞。

  似乎……这不是一场祭典,而是庆典。

  我抬起头,祭场忽然狂风大作。

  山风像鬼哭一样,吹得人心头发寒,黄豆大小的雨点像一把把利箭一样直泻而下,砸在妈妈的身上。

  妈妈的头发随着风雨摇摆,像是活过来了一样。

  天地间,扯起了千万道水帘,像千万条瀑布,模糊了所有人的视线。

  大家都躲到树下去避雨,山林的树枝残叶被风折断,漫天乱舞。

  祭典草草地结束了,妈妈的尸体被暴雨冲刷,没有人管。

  雨停后,孙家父子上前来,抬走了妈妈,孙文斌好像很伤心,比我还伤心。

  他在装什么?他是凶手!

  不过……我也是凶手。

  这个村的每个人,都是凶手……”

  日记写到这里戛然而止。

  李慕倒吸一口凉气。

  孙文斌?

  小斌?

  所以……孙亮是小斌是父亲?

  这几人间的关系还真是复杂……

  李慕合上日记本,接着翻开了只有寥寥数封的信件。

  这一次读下来后,他是真的惊到了!

  “小燕,告诉你一个秘密……妈妈的心脏长在右边,妈妈没死……”

  “小燕,妈妈会接你出来的,等妈妈。”

  “……今年的祭礼就是机会,只有祭礼那天,才能离开……”

  “……小燕,你可以相信孙亮,他……是个好人。”

  李慕颤抖着放下信件,第一次骇然失色。

  鲁忍冬还活着!

  她的心脏长在右边,她根本就没死!

  那这一年间杀了十几个人的鬼,是谁?

  

举报

作家是赛车狂人?看视频送Q币点币!

荣小荣、八匹、朵颜涯、真愚老人、巫马行、汉家枫竹携手斗鱼主播再掀QQ飞车狂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