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侦探推理 惊惧玩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二章 黑猫

惊惧玩笑 薄情书生 2071 2019.02.15 20:41

  “……”

  对方没有任何回应。

  “你好?”

  白研良又打了一次招呼。

  “……”

  电话那边依旧没有任何声音。

  白研良放下手机,结束了通话。

  奇怪的人,奇怪的电话,是谁打来的呢?

  白研良看了一眼号码,准备把它记住,但……这次他的神色变了几分。

  因为这个号码,竟然是他自己的。

  用技术手段搞的恶作剧?

  还是……真的是他在给自己打电话?

  “滴答……”

  一滴水滴落到了白研良的手机屏幕上。

  他仰起头,看着漆黑的夜空,竟然……下雨了。

  最近……发生了太多奇怪的事,白研良并没有他表面上看起来这么轻松,虽然情绪几乎没有起伏,但该有的压力他也有。

  过去世界破碎前,自己看到的女人是谁?

  刚才打来电话的是谁。

  李慕提到的,那个和他很像的罪犯又是谁……

  那栋公寓里,能制造幻觉的东西是什么?

  研人的钥匙从何而来?

  风袖雪和研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白研良沉默片刻,闭上了眼睛。

  雨点砸来他也不闪不避。

  这时,院子外忽然传来了一个细微的声音。

  “喵——”

  白研良以为自己听错了,淅沥的雨声中怎么会有猫叫?

  直到又是一声猫叫后,他才确定自己没有幻听。

  想了想,白研良离开了院子,循着声音找去。

  “喵——”

  它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说明自己和它越来越近。

  直到……在巷子里的垃圾桶旁看到了它。

  一只虚弱的黑猫。

  它快死了吧?

  白研良安静地看着它,雨太大,夜太深,人太急,根本没有谁会注意到,垃圾桶旁有一只猫。

  而且,这只猫的处境很不妙,浑身都是大大小小的伤痕,鲜红的血顺着雨水流得满地都是。

  听到白研良的脚步声,它的耳朵稍稍动了一下。

  白研良一笑,有意思的小家伙。

  “喂,你不是有九条命吗?”

  白研良蹲了下来,饶有兴致地说到。

  凌晨,雨中,巷子里,对着黑猫说话的怪人,偶尔路过的夜归人见状无不急匆匆地离开。

  但白研良却毫无吓到别人的自觉。

  他安静地看着黑猫,但黑猫却没看他,只是静静地躺着,时不时发出越发虚弱的叫声。

  它很痛苦。

  这么多的伤口也不知道是怎么造成的。

  猫这种生物的忍耐力极强,如果不是痛苦到某种程度,它是不会发出这种声音的。

  白研良认真地想了一会儿,无法得出答案。

  雨还在下。

  风雨让生物的体温流失得很快。

  白研良在原地蹲了五分钟,黑猫也躺了五分钟,终于,它动了。

  它好像恢复了些许体力,疲倦地撑起自己残破的身体,但它的后左腿不太灵便,像是断了一般,拖在地上使不上劲。

  还好……它三只脚也能站得稳,便在血水中一步一步地开始往前挪。

  它身上的伤痕很多,每挪动一下,有些已经开始结痂的伤口就再次撕开,流出殷红的血。

  血夹着雨水汇成了涓流,流到了白研良脚边。

  白研良安静地看着它,伸出手,摸了一下脚边的血,冷的,一点儿也不温热。

  真是只倔强的猫。

  他静静地看着它,花了这么多的时间才挪动了这么一点位置,就算爬出了这个巷子,又能去哪儿?

  外面的世界……不是另一条巷子吗?

  但不知为什么,看到这只猫,白研良的心情忽然好了许多。

  它在挣扎着求生呢,和他一样。

  “喂,别挠我。”

  白研良轻声说到,然后伸出修长的手捧住了它。

  为什么是捧?因为它真的很小。

  一双手捧着刚好合适。

  它的反应非常激烈,猛地从白研良手上跳了下来,伤腿摔在湿淋淋的地面,光是看着都会觉得疼。

  “我不吃猫,你不用这么紧张。”

  白研良解释道,虽然它听不懂,但白研良还是要说,他就是这样一个古怪的人。

  “喵——”

  这时,这只猫才第一次回头看了他一眼。

  它的瞳孔是黑色的,墨一般的黑色。

  黑得这么彻底,也许只有在动物和婴儿身上能看见。

  如果不是满身伤痕,再加上被雨弄得这么狼狈,这真是一只漂亮的猫。

  白研良从不说违心的话,这只猫确实很漂亮,尤其是这双漆黑的眼睛,给它增加了很多别样的神秘感。

  “不想死就跟我回家。”

  白研良看着它的眼睛,认真地说到。

  路过巷口的人急匆匆地走过,心中发毛,自己看到了什么?

  一个在雨里和猫对话的,莫名其妙的疯子?

  白研良不介意这些目光,他再次朝黑猫伸出了手。

  奇怪的是,这次它没再挣扎逃跑,而是静静地躺在了他的掌心,睁着一双圆溜溜的黑色眼睛看着他。

  “别看我,我经常做好事的,我是个好人。”

  白研良摸了摸它的脑袋,这也是它身上唯一一个没有伤口的地方了。

  猫的身体在微微颤抖,但眼睛却轻轻闭上了。

  白研良抱着它,回到了院子里。

  雨越下越大,看来,今晚应该是不会停了。

  家里有医疗包,高飞准备的。

  白研良找出消毒药水,简单地给黑猫处理了一下。

  药淋在伤口上很疼,尤其是被划开的创口。

  “疼就叫出来,刚才不是还在叫吗。”

  白研良有些好笑地看着这只黑猫,它安静地忍耐着疼痛,小小的身子不停颤抖,很疼,但这次它却如何也不叫了。

  真是只倔强的猫。

  继续给它上药的时候,白研良才知道它的伤到底有多重。

  尤其是后腿,已经能看到白森森的骨头了。

  它需要缝合。

  好在,白研良在精神病院时学习过这门手艺。

  深夜,一人一猫,也还算和谐。

  等白研良给它处理完毕的时候,它已经睡着了。

  白研良笑了笑,安静地看着这只小小的黑猫。

  生命是什么?

  很早的时候,他就思考过这个问题。

  拥有的人容易把它轻贱,失去的人早已没了一切,而最痛苦的,莫过于即将失去它的人。

  很显然。

  雾集里的所有人,都是即将失去它的人。

  为什么要救这只猫?

  白研良认真地想了想,也许……是看到它那副样子,动了恻隐之心。

  又或许……自己也和它一样,在做着最后的挣扎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