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侦探推理 惊惧玩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章 人鬼

惊惧玩笑 薄情书生 2122 2019.02.25 22:53

  不是伪装的,也不是淡薄的,而是浓郁的、实实在在的恐惧!

  白研良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因为恐惧情绪的影响而做出的改变。

  呼吸,心跳,肌肉,不受控制的感觉在蔓延。

  白研良很难说清自己现在的心情,应该开心吗?

  毕竟……恐惧也是一种情绪啊……

  自己从有记忆开始就根本没有感受到过这么强烈的情绪波动。

  他过去的人生从来就是一潭死水,就算偶尔有过风吹草动,也漾不起心中丝毫波澜。

  就像……余笙。

  他隐隐约约间,能够感受到她看向自己的眼神中蕴藏的情绪,但能够感受到是一回事,自己能否产生,又是另外一回事。

  让白研良遗憾的是,这股恐惧来得快,去得也快,当他再次集中目光看向掌心的黑色圆圈时,已经无法产生那股源自灵魂深处的心悸了。

  “喵——”

  小黑猫仰着头,小声地叫了一声。

  白研良看向它,伸手道:“来。”

  小黑猫似乎有些犹豫,敢仍然无法拒绝那双对自己伸出的手。

  它闭着眼睛,跳进了白研良的怀抱,小巧的鼻子动了动,似乎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这只小家伙终于安心趴在白研良的膝盖上,再次打起了盹。

  每次看到它,白研良的心情都会没来由地好上许多,这次也一样。

  他放下了对掌心黑圆的探究,翻开医书,继续看了起来。

  ……

  雾集中,不是每个人都有白研良的忍耐力,也不是每个人,都和白研良一样是个孤家寡人。

  余笙的异样已经吓坏了任无道。

  这个年轻的医学博士拿出了自己所有的本事,仍然无法抑制住自己亲妹妹的疼痛。

  “该死,止疼药怎么会没用!妹妹,你坚持住,我们去医院,去医院打麻醉剂!”

  任无道急得面色苍白,所有的镇定都在余笙遭受痛苦的时刻不翼而飞。

  余笙的状况很奇怪,她痛苦得无以复加,大汗淋漓,按理说……一般人早就应该晕过去了才对。

  但此刻的她,竟然连晕过去都做不到。

  什么病……这他妈到底是什么病?

  任无道很想给自己一耳光。

  几乎没人知道,任无道的理想其实并不是当一名医生,而是……警察。

  之所以学医,是因为他想亲自找到办法,找到那个……能够治好余笙腿脚的办法。

  但现在,他不仅治不好余笙的腿,甚至连她的痛苦都无法抑制分毫。

  就算自己是医学博士,家里也无法常备麻醉剂,这种东西是受到严格控制的,他也只能去医院申请。

  然而,就在他准备带着余笙赶向医院的时候,余笙却忽然安静了下来。

  “哥……哥哥……我没事……”余笙的声音有些虚弱,但她自己知道,应该没问题了。

  刚才自己身上发生的,简直就是雾集召唤时的加强版,余笙知道,这根本就不是病痛,甚至无法从身体上找出任何异样。

  “不行……不行!一定要去检查,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样子有多吓人?我绝对不允许这种情况再发生第二次!”任无道流的汗一点也不比余笙少。

  “哥……听我一次,好吗……”余笙安静地看着他,说到。

  任无道的紧张不安凝固在了脸上,这几个字像是让他想到了什么,任无道颓然地坐了下来,低下头,死死地抓着自己的头发,声音有些嘶哑:“对不起……”

  余笙摇了摇头,接着,她伸出左手,摊开了掌心。

  那里,浮现出了一个黑色的圆圈。

  不过,余笙的脸上却浮现出了一丝奇怪的笑容。

  “我们都是十八天前呢,白研良……”

  余笙的声音很小,但以任无道的敏锐完全能够捕捉到。

  他猛地抬起头,看向余笙:“不行,绝对不行!”

  余笙放下左手,看向了他:“怎么了?”

  面对余笙询问的目光,任无道有些无法开口。

  良久,他才开口道:

  “妹妹……你……真的看不出来吗?”

  “白研良不是个傻子,相反,他是我见过的人当中,数一数二的聪明人。你的感情……他会看不懂?”

  余笙扭过头,看向了窗外:“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

  任无道霍然起身,大声道:

  “你已经陷了进去!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也不知道他对你做了什么!但他对你根本就没有半点感情!”

  “我不会看错人,那个白研良,他根本就是个冷血无情的人!我完全无法从他的眼睛里看到半点情绪,如果不是和他近距离接触过,我甚至会觉得他就是一个逼真的人偶!”

  “妹妹……你不要再期待了,他不会有回应的!”

  任无道终究是大声吼出了这句话。

  “我知道……”

  余笙收回了望向窗外的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哥哥。

  她忽然笑了。

  虽然发鬓尽湿,脸色苍白,但她笑得却很动人。

  “哥哥,你知道吗……爱情,本就是一个人的事。一个人动心,一个人平静。一个人付出,一个人得到。一个人痛苦,一个人心疼。我不奢求其他,我只想……能在他的身边久一点,再久一点。久到……能看到他笑,看到他离开……”

  余笙的声音越来越低,直到任无道再也听不见。

  当他抬起头时,才发现余笙已经晕了过去。

  她的身体越来越差了,更何况刚才还经历了那种古怪的剧烈痛苦,她……已经不能再承受更多了。

  “白研良……”

  任无道低声呢喃着,余笙最近的情绪很奇怪,他能看出以前的她是在故作坚强,但现在,余笙那层虚假的外壳已经悄然不见了,她似乎变得对生活有了期待,但眼底,又藏着挥之不去的绝望。

  任无道不知道她怎么了,他唯一知道的,只有那个突然出现的白研良。

  任无道默默地把余笙的手放进了被子里,却在无意中,发现了她掌心的黑色空心圆。

  这是……什么?

  ……

  雾集的所有人都经历了一阵诡异的痛苦,然后,所有人的掌心都出现了一个圆,一个黑色的圆。

  聊天室里鸦雀无声,此时此刻,没有人想说话。

  这是否意味着……诡异的触角已经从雾集世界伸向了现实?

  那……厉鬼又是否会与雾集任务中一样。

  此时此刻,就躲在床底,站在窗外。

  又或是某个角落,诡异地看着你……

  

举报

作者感言

薄情书生

薄情书生

刚好第一百章,按照大纲,从这一卷起剧情才算步入正轨,请大家期待吧!

2019-02-25 22:5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