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侦探推理 惊惧玩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缠怨

惊惧玩笑 薄情书生 2175 2019.01.04 20:52

  碰到李悦君肩膀的时候,白研良更加清楚地感觉到了她的恐惧。

  她浑身颤若筛糠,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瞳孔也剧烈地颤抖着。

  然而,在李悦君一眨眼之后,再看向白研良的床底……那里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

  但是,已经经历过两次诅咒之行的李悦君非常清楚,这绝不是她眼花,更不是什么错觉。

  “没……我没事。”李悦君强行克制住内心的恐惧,但左手却死死地抓着白研良的手臂,人在恐惧时下意识中爆发出的力量是很大的。

  白研良的右臂已经被她尖锐的指甲掐出了血,但他的面色却毫无变化。

  只是说道:“那就好,我们去找他们吧。”

  随即,他也不回头,就这么关上了房门。

  李悦君终于松了口气,等她完全回过神来时,已经被白研良带着来到了电梯旁。

  电梯从六楼下来,停在两人面前,里面空无一人。

  白研良面色如常地进了电梯,李悦君赶忙也跟了进去。

  直到这时,她才发现自己把白研良的右臂抓破了。

  “你……你怎么不提醒我?”李悦君有些难堪地看着白研良,语气很冲。

  但白研良却摇了摇头,连看都没看被抓破的手一眼,只是用衣服随意擦了擦血,说道:“不疼。”

  李悦君一怔,愣愣地看着他。

  她很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来到雾集的三个月已经快把她逼疯了,她的情绪越来越激烈,交恶的人也越来越多。

  虽然她长得并不难看,但陷在诅咒中的人说到底也只是一堆将死的肉而已。

  没人会对一堆情绪即将崩溃的肉感兴趣,也不会容忍她。

  不得不说,白研良看得很准,她确实很孤独,但也正因如此,恐惧与孤独让她的性子越来越乖张,怪异,形成恶性循环。

  电梯里沉默一片。

  白研良看了一眼按钮,这栋旅馆竟然有六层。

  他不能确定那位“许知安”还在不在一楼,但现在却和刚才的情况不一样,这时候,天已经亮了。

  虽然说不出具体哪里发生了变化,也不能肯定天色变亮对“他”有没有影响,但……这间旅馆的氛围好歹从令人窒息的压抑变得轻松了些许。

  如果不趁着白天展开调查的话,白研良不认为晚上是一个好时机。

  “叮——”

  到达一楼的提示音惊醒了李悦君,这个女人面色古怪地看了白研良一眼,似乎想说什么。

  但见白研良已经迈步出了电梯,她便赶紧跟了上去,终究是没有开口。

  一楼是还算不错的大厅,在2006年,这种装潢已经很好了。

  一位三十来岁的女服务员迎面走了上来,问:“先生,小姐,需要准备早餐吗?”

  她的态度很职业,笑容恰到好处,但语气里却听不出半点愉悦的情绪,反而,有一丝淡淡的恶意。

  白研良对情绪的反应很敏感,虽然他自己的情绪反应很淡,但这不妨碍他观察别人。

  而且,从对方的称呼来看,自己二人似乎是刚来的这里。

  “嗯,请帮我们准备两份中式早餐。”

  本着不吃白不吃的道理,白研良笑着回应道。

  服务员刚点了点头,白研良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随意问到:“对了,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什么……”

  他的话还没说完,服务员的表情已经完全变了。

  “先生,如果你是记者的话,请你立即离开,不然我会立刻叫保安。”她的脸色很难看,一双吊梢眼死死地盯着白研良,似乎想将他看个通透。

  白研良心中一动,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态度简直太过做作。

  对方仿佛是故意想告诉他,这里发生过什么一样。

  但明面上,白研良却摇了摇头,说:“不,我不是记者,我只是来这里度过一个假期而已,对了,刚才我想问的是,你们能不能帮我换一个枕头?事实上,昨天晚上我睡得不太舒服。”

  服务员的表情很奇怪,她眼神怪异地在白研良和李悦君身上徘徊,但他们一个淡然地与她对视,一个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片刻后,她说到:“好吧,我会帮您换好枕头的,希望您睡得安稳。”

  她的话似乎意有所指,但白研良却一副听不懂的样子,四下看了一眼,这次,他看到了三个人。

  许知安,冯兴汉,姜黎。

  许知安和之前见过的样子一模一样,文员打扮,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年纪不大,但腰身有些佝偻。

  冯兴汉似乎是长期从事体力劳动的人,他的体格并不高大,但却很精壮,和杨万龙差不多的年纪,但身体看上去却比杨万龙那位从事刑警工作的还要好。

  而姜黎,却是有些奇怪,白研良竟然看不出他的性别。

  他留着短发,上身是白色衬衣,下身穿着一条休闲牛仔裤,年龄不大,似乎还没有二十岁,眼睛也正肆无忌惮地扫视着白研良。

  白研良和李悦君来到大厅窗边的沙发旁,终于与三人汇合了。

  “坐吧。”许知安的声音有些疲劳,看着二人说到。

  白研良面色不变,坐在了他们对面的沙发上。

  这种体验还真是新奇,毕竟,不久前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许知安”来敲过自己的门。

  现在想来,如果刚才自己开了门,可能这场生与死的游戏立刻就结束了。

  “没想到,你一个新人竟然是这次的缠怨者。”许知安似乎没有休息好,声音沙哑得十分厉害。

  缠怨者?

  白研良带着疑惑的眼神看向四人,这确实是他刚听到的一个新名词。

  “还记得在雾集时,名字最先变红的三人吗?”冯兴汉忽然开口了。

  雾集?

  看来这就是他们对于门后那个诡异地方的称呼了。

  白研良点了点头,目光转向了这个精壮的中年男人。

  “所谓缠怨者,顾名思义,就是最容易被厉鬼缠上的人,比如现在,如果概率是一百的话,我们被厉鬼盯上的概率就是百分之五十,而你,是百分之九十,而当我们和你同时被它发现,你被盯上的概率会变成百分之百。”

  冯兴汉没有什么幸灾乐祸的意思,毕竟,无论是百分之五十还是百分之九十,最后的结果只有生与死两种而已,这没什么值得庆幸的。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缠怨者只要安全度过当前任务,下一次任务就必定不会被雾集选中。”

  白研良了然点头,这时,两名服务员端着早餐过来了。

  “几位先生,小姐,这是你们的早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