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侦探推理 惊惧玩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八章 爱恨

惊惧玩笑 薄情书生 2047 2019.02.24 20:46

  一行警务人员出了电梯,白研良和任无道他们吊在最后,由杨万龙上前叫门。

  “砰砰砰……”

  杨万龙的性子确实有些急,他无视了门铃,直接哐哐开砸。

  然而他这样巨大的动作,竟然没能引起屋内的任何反应。

  不在家?

  不管在不在家,这门今天杨万龙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打开。

  “切割机,撞门锤,把这防盗门给我拆了!”

  后方的警务人员带着工具,二话不说就开始操作。

  经过了半天的努力,防盗门终于快被破开了。

  “一,二,三,撞!”

  四名警员应声撞破了已经经过了切割的防盗门。

  然而下一刻,一股无法想象的熏人恶臭便扑鼻而来。

  “呕……”

  唐果脸色惨白,气味入鼻的瞬间她就开始反胃,直到,屋内的一切投入了她的眼帘。

  这个刚入职的女警终于忍不住,扭头到一旁狂吐。

  只见这间装修华丽的房间里,地面上已经爬满了密密麻麻的白蛆,一眼看下去,根本就没有敢落脚的地方。

  几位警员刚拍了几张照片,就忍不住弓下腰忍开始作呕。

  这是人类最纯粹的生理反应,很正常。

  连任无道这位医学博士,以及经常跟尸体打交道的高飞都忍不住干呕了两声。

  说起来,倒是白研良这个依旧一脸平静的人显得格外不正常。

  “都出来,让我进!”高飞喊道。

  身为法医,他深知命案现场的恶臭气体多么可怕。

  拍照的警员闻声赶紧后退,高飞换上了隔离服,带上乳胶手套,拎着勘验箱独自一人进了房间。

  密密麻麻的白色蛆虫踩在脚下的触感着实不怎么美妙。

  杨万龙受不了干等,便叫警员再去找了几套一次性隔离服,递给了白研良和任无道。

  三人也先后进入了这间满是蛆虫和恶臭的房间。

  此时高飞正俯下身,用镊子夹起了几条白花花的蛆,放进了证物袋。

  这东西虽然恶心,但却可以判断死亡时间。

  白研良三人挑着蛆少的地方下脚,这个房间,到底被用来干了什么?

  为什么昨天她开门时还没有什么异味,今天就这样恶臭,甚至生出了这么多的蛆?

  不过,虽然恶心,但目前客厅内除了蛆虫之外,倒也没有什么别的东西,恶臭的来源显然不在这里。

  那边,高飞大致勘验完毕客厅之后,朝着厕所走去。

  白研良三人跟了过去,几人互视一眼,彼此点了点头,猛地推开了厕所的门。

  厕所内的一切令人震惊!

  绕是杨万龙从警多年,甚至在童年亲眼见过碎尸命案,但也许久没见过这样可怕的现场了。

  这个地方,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满地的血水已经凝结成粘稠状,腥臭得让人头皮发麻。

  前方摆放着一个浴缸,它被窗帘遮住了一半,莲蓬头仍滴滴答答地往里滴着水,浴缸底部凝结着大量的黑褐色血块。

  浴缸里有两名死者。

  一个女人,一个……应该是男人?

  或者说,是一具没有头颅的人骨,密密麻麻的的蝇虫落在两名死者的身上。

  事实上刚才厕所门被打开的瞬间,就已经飞出去了大量的蝇虫。

  但……浴缸里的两具高度腐败的尸体上明显还有更多的蝇虫。

  女人的皮肤已经垮塌,或者说,她整个尸体的皮肤和组织都已经开始软化。

  她的手耷拉在浴缸外,肌肉已经很清晰地腐败了,细小的蛆虫正从手背上钻出来。

  她的尸体浑身上下都被蛆虫钻出了孔,密密麻麻,每个孔里都有它们白色的身影在钻进钻出。

  “确定是她?”杨万龙强忍着呕吐的欲望,问到。

  任无道和高飞有些扛不住,移开了目光。

  白研良倒是直勾勾地盯着她,点了点头。

  “她现在这副样子,怎么都不像昨天还活着,这分明是死亡有好一段时间了,你们昨天看到的难道是鬼?”

  杨万龙说的确实在理,一个昨天还活着的人,就算死了,今天也不可能烂成这副模样。

  任无道和高飞眉头紧皱,实在想不出为什么。

  但白研良知道,杨万龙可能说对了,确实……是“鬼”。

  白研良往前迈了一步,厕所地板上尸体腐败流出的液体和血液凝结物混在一起,异常的粘稠恶心。

  他在浴缸边发现了两把刀。

  不是水果刀,而是……一把菜刀,和一把剔骨刀。

  两把刀上都有血迹。

  这一具尸体是雷东明的老婆,另一具没有头颅的骨头,几乎不言而喻了。

  浴缸的这头露出了两具尸体,那头却被窗帘遮着。

  白研良上前拉开了它。

  里面再次飞出了一堆密密麻麻的蝇虫。

  这浴缸被遮住的另一头,到底有什么东西也出现在了四人面前。

  一堆腐烂的,恶臭的,被生生剔下来的肉。

  人肉。

  这堆烂肉上放着两颗脑袋,依稀可以辨认出是一男一女。

  “这是……雷东明,付云清。”

  任无道自己都没发现,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高飞的后背冷汗淋漓,说道:“这是有多大的仇恨……”

  白研良却扭过头,看着他说到:“这不是恨,这是爱。”

  三人都看向了白研良。

  但他却没再说什么,而是转身离开了厕所。

  在见到雷东明妻子的尸体时,白研良已经明白了一切。

  这是一个表面逆来顺受,实际占有欲极强的女人,在长期忍受雷东明出轨的情况下,她的心理压力越来越大,情绪也越来越不对劲,到最后,她的思想、行为完全扭曲。

  雷东明可能至死都想不到,这个一直很老实温柔的女人,为什么会变得那么恐怖可怕。

  事实上,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脾气越好,看起来越温和的人,在心中的某个禁忌被触及到时所爆发的力量就越大,大到……甚至像完全变了一个人。

  白研良甚至连这个女人的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但这一切已经与他无关了。

  她身上的黑影,已经离开了。

  也许……无论是郝博文,还是浴缸里腐烂的她。

  二人会变成另一幅截然不同的样子,那个扭曲的黑影肯定做了些什么。

  它……到底是什么东西?

举报

作家是赛车狂人?看视频送Q币点币!

荣小荣、八匹、朵颜涯、真愚老人、巫马行、汉家枫竹携手斗鱼主播再掀QQ飞车狂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