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侦探推理 惊惧玩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归来

惊惧玩笑 薄情书生 2164 2019.01.20 14:33

  “欢迎回来。”

  周礼看着眼前尚有些神情恍惚的白研良四人,眼中闪过了一丝感叹。

  第三组竟然只死了一个人,而且……他们花的时间竟然不到一天!

  众人看向四人的目光也有些热切,毕竟,在雾集里,聪明又可靠的同伴太重要了。

  周礼的声音将几人拉回了现实,然而,出乎雾集众人意料的是,李悦君,许知安,姜黎三人竟然同时把目光投向了白研良。

  李悦君更是惊喜中带着难以置信,开心道:“白研良,你成功了!”

  白研良略略看了一眼周围,自己正被所有人莫名其妙地盯着。

  他笑了笑,也没有多说什么:“侥幸而已。”

  是他!

  竟然真的是这个新人解决的!

  白研良面色不变,但他明显感觉到关注自己的目光陡然变多了,其中……夹杂着好几个让他极想扭头去探究的眼神,但他还是忍了下来。

  “人都回来了,我们还剩一分钟的时间,时间一到雾集就会将我们挤出去,白研良,祁念,恭喜你们,成功地在这里活了下来,请你们记好这一组数字,我们分布在全国各地,平日里靠着手机联络。”一边说着,周礼一边念出了一组数字。

  白研良默默地记在心里,不过说起来,他还没有手机呢……

  与白研良这副颇为平静的态度不同,祁念直到现在才回过神来,但神情仍是有些恍惚。

  “关于任务的细节,我们会在现实中联络共享,这对了解雾集的规则至关重要,坦白说,现在我们知道的规则,都是在一次次死里逃生中总结出来的。”周礼的声音有些唏嘘。

  雾集并不是一个系统,它不会在脑海里告诉大家有什么禁忌,有什么规则,所有的一切……都是付出惨烈的代价之后了解到的。

  但就算如此,雾集对于大家来说依旧神秘莫测,根本没有人知道……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对了,说起来,白先生是业城人吧?”

  周礼忽然看向了白研良。

  白研良点了点头,但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周礼笑了笑,扭头看向了一个角落:“那位大明星,要来你的城市了。”

  明星?

  白研良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只能在雾气中隐隐约约看到一个女性的轮廓。

  “一月后见,各位。”

  周礼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飞快地说出了这句话。

  其实不光是他,白研良也感觉到了一股极其强大的排斥力,他终于明白周礼之前那个奇怪的比喻是什么意思了。

  他们真的像是被强行按入水中的游泳圈,当施加在身上的力消失后,立刻就遭到了排斥。

  就这样,白研良只觉得眼前一花,雾集灰蒙蒙的天空上那两道猩红的光华似乎动了动,就像……一双眼睛在眨。

  再次回过神来时,他正站在一个明显是女孩子的房间里。

  大概扫了一眼后,他就确认了这应该是杨万龙那个正在上高中的女儿的房间,于是他退了出来。

  “呼……”

  白研良有些无力地躺在沙发上,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时钟。

  时间根本就没有前进半步。

  但在2006年的世界他已经度过了十二个小时。

  雾集……真是一个诡异的地方,就像是给现实世界按下了暂停键,将他们投进了过去。

  不,时间被暂停的也许并不是现实世界,只是他们这一群人而已。

  白研良从口袋里摸出了那把钥匙,安静地看着它。

  他很清楚,自己是不同的。

  他的门,不是自己推开的,而是用钥匙打开的。

  而这把古朴的钥匙,是白研人的遗物。

  “哥……你到底藏着多少秘密……”

  白研良将钥匙握在手心,感受着它冰冷的温度,心中少有地闪过一丝茫然。

  他倚靠在沙发上,仰头看着天花板。

  虽然情绪波动很小,但他是一个正常人。

  诡异的过去世界,凶厉的无解鬼怪,突然出现在他的生活中,虽然白研良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但他仍是感到一阵深深的疲惫。

  尤其是……经历了雾集的一切后,他已经能够肯定,研人的死绝对很不简单……

  不是他在业城精神病院时,想象出的那种不简单,研人的死,牵扯了更深的东西。

  纷乱的思绪如雪花漫天飞舞,白研良闭上眼睛,尽力享受着从2006年的诡异世界离开后的安宁。

  吱呀——

  这时,门开了。

  听到声音的白研良坐直身体,朝门口看过去,刚准备和杨万龙打个招呼,却发现,那好像……不是杨万龙。

  一个充满了青春气息的高中女生正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惊恐地看着他。

  白研良和她大眼瞪小眼,但显然,对方误会了什么。

  “啊!!!”

  她靠在门边,惊声尖叫。

  “等等……”

  “啊!!!”

  “我是……”

  “啊!!!”

  “请听我说……”

  “啊!!!”

  白研良放弃了,这小姑娘无法沟通,她的喉咙此刻貌似只能发出尖叫。

  “杨一一!”

  白研良一声大喝。

  “额……”

  她的喉咙像是突然被掐住了一样,面色古怪地看着白研良:“你……你是谁?你认识我?”

  白研良大松一口气,深感和女人打交道比和鬼还难。

  他示意了一下自己的行李,说道:“我是你爸爸的客人,他出去买菜了,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就站在那里等他回来。”

  杨一一半信半疑地看着白研良,依旧站在门口没有进来,问道:“你……你在撒谎,爸爸的朋友我都认识,但我从没见过你!你叫什么名字?”

  白研良忽然发现,自己说得最多的话就是自我介绍。

  “白研良。”

  他无奈地看着杨一一,把这说了好几次的三个字再次说了一遍:“我叫白研良。”

  “白眼狼?”

  杨一一似乎听岔了,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

  但她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眼里亮闪闪地看向他:“你是白研良?爸爸那个神秘的线人?”

  线人?

  白研良一愣,杨万龙竟然和杨一一谈到过自己?他到底给自己安的一个什么身份啊……

  见白研良没有否认,杨一一终于确认了这一点,她面露惊喜地冲进来,书包一扔:“爸爸说,你帮他解决过很多案子!”

  白研良终于知道了自己在杨万龙那里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过去的几年,杨万龙在来精神病院看望自己之时,也会时不时地谈起一些棘手的案子,白研良无聊之中也说起过一些自己的观点。

  原来是这样……

举报

作者感言

薄情书生

薄情书生

多谢大家的打赏,在网文上,我只是一个新人,不知道该求什么,该说什么。在我看来,愿意投票,收藏,愿意看我的书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大家的认可是我继续创作的动力,谢谢大家。   接下里的剧情会短暂进入现实线,预告下一个雾集任务——无心。

2019-01-20 14:3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