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央兰末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举手之劳

央兰末传 朝借 2098 2019.11.26 22:37

  跌跌撞撞的走了一截路,没见着人家,倒是找到一处荒屋。

  “你在这等我,我去取些水来。”

  苏青时嗯了一声,“早点回来,别让我死在这。”

  闻栖辞有些好笑,“你居然这么悲观,实在挺过不去,大不了我……”

  “赶紧去。”

  她不耐的打断闻栖辞的废话,闭上眼,调养气息。

  闻栖辞一路折回马车跌落的地方,捡了些有用的东西。

  四周空旷无人,荒凉寂静。

  他没着急走,坐在石头上发愣。

  眼帘微垂,神思流转。

  要是现在离开,有足够的时间让他找到一个山穷水尽的隐世之处吧。

  要是不回去,她真的会死么?

  他又看了眼崖壁。

  真高。

  ……

  大概是吃过太多稀奇古怪的药,苏青时的恢复能力极好。不到一刻钟,便能坐立调息,运转丹田气海。

  “你伤好了?”闻栖辞惊讶打量她,“奇怪呀。怎么好得这么快……那你还说会死在这。”

  早知道就跑了。

  苏青时淡了他一眼。

  “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你真的没事?”

  苏青时干脆闭上了眼。

  阿好像问了句废话,她是人不是神,怎么可能毫发无伤。

  “应该是内伤吧。”闻栖辞对自己的推测点了点头,“我方才在外面逛了一圈,这周围,至少五里内没有人家。天色不早了,我们先在过一晚吧。”

  天云疾驰,从四方聚拢。

  她拧眉睁开眼,“要下暴雨了。”

  他抱着一捆干柴走进来,通过破败的房顶果然看到急变的天色,“下暴雨么,外面有些茅草,我去补一补房顶。”

  “你的手。”

  “小伤。”闻栖辞晃了晃手,无畏的笑着。

  地面斑驳的光线渐渐缩短,她仰起头。

  闻栖辞趴在房顶,正专心铺着茅草,双唇微抿成一条线,眉头轻轻凝起。

  难得看到他会有这样认真的神情,专注的侧脸镀上一层白色的光芒,让她莫名的心悸了一下。

  “记住,一会儿发生什么都别管。”

  “不要靠近我。”

  “不要和我说话。”

  她说完,闭上眼。

  架上烤着一只野兔,他狐疑的望过去。

  中间隔着一张帘子,他什么也看不清。

  “你要睡了么?”

  沉默。

  “你不饿么?”

  沉默。

  他继续烤着兔子,有点郁闷。

  不出一刻钟,果然下雨了,雷鸣电闪,分外壮阔。木板门咿呀咿呀哟,没有节奏的拍打。

  闻栖辞寻了块石头,堵在门后。

  风雨太大,没几下又给吹开了,根本无济于事。

  值得庆幸的是,被木板钉的死死的窗户还顽强的守在风雨中。

  暴风骤雨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就差把门吹飞了。

  总算,迎来了片刻安宁。

  雨滴乱哄哄地打在屋顶,沿着茅草缝滴落下来,差点把火堆扑灭。

  兔子烤好了。

  “吃点吧?”闻栖辞扯下一只兔腿,手穿过帘子。

  少顷,他的手都麻了。

  “喂。”

  “喂?”

  “不说话总要吃点东西吧,你这样能熬到明天么?”

  对面还是没有动静。

  也不是没有动静。

  闻栖辞能感觉到她在翻来覆去,重重的喘息。像在克制着什么,煎熬着什么。

  他默默收回手。

  难道,苏青时受了很重的伤,因为好面子不跟他讲,自己熬着?

  重伤在骨不在皮,在内不在外。

  她今天虽然安然无恙的坐了起来,不代表她没有事,反而有可能是回光返照!

  思及此,闻栖辞冷的一抖。

  神情骤凛,唰的掀开帘子。

  ……

  她很难受。

  像从前无数个雨夜一样,喉咙冷的发抖,又烫得瘆人,撕裂感在喉间翻涌,不断有刺痛折磨她。

  她整个身体蜷缩在一起,在雨夜里瑟瑟发抖。

  “喂,你怎么了?”

  “就算要面子也不能拿自己的命逞强阿!”闻栖辞感到一丝愤怒。“你好歹是因为我受的伤,难道我还会恩将仇报不管你么!”

  “哪里痛?让我看看。”

  闻栖辞推开帘子,靠过去,扳过她颤抖的身体。

  她好像疼得没有意识了。

  双眼紧闭,睫毛不停抖动,脸色苍白,紧咬着嘴唇隐忍着疼痛,双手抱住自己,不停的颤抖。

  像一只坠落山崖遍体鳞伤的鹰,羽毛被风雨湿透,无法展翅高飞。

  见惯她孤傲强势,不可一世的模样,此时此刻,闻栖辞心里有些复杂。

  他俩之间还有很多账没算完呢,要他以血相救,是不可能的。

  绝对不可能。

  ……

  漫长的雨夜终于过去。

  苏青时疲倦地睁开眼,侧过头,没看见本该横挡在中间的帘子,只看见旁边的男人,背对着她,侧身睡着。

  顿时,苏青时感觉喉咙有点涩。

  “闻彧!”

  闻栖辞被她的怒喝一下惊醒了。

  苏青时凛着眸,低沉的盯着他:“你做了什么?”

  闻栖辞先是一脸茫然,扫了一圈四周,看到被他踢倒的衣帘,恍然道:“我睡姿不太好!不过你放心,我什么都没做!”

  苏青时的脸色比昨晚的阴云还要阴沉,她强行压下喉间淡色的血腥,一字一顿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哦。”闻栖辞点了点头,“你是说这个?”

  他洒脱的扬了扬左手。

  瞬间,苏青时的脸色变的比唱戏的旦角还要精彩。

  她瞪大眼睛盯着闻栖辞。

  可闻栖辞没有从里面读出一分感谢,郁闷了一瞬,他耸了耸肩,大无畏道:“我怕你死在这荒郊野外,耽误正事不说,我只身一人回到昌都城也不好交代。你也不用特别感激我,举手之劳。”

  苏青时当场石化……

  闻栖辞伸了个懒腰,“如果你很想感激我呢,以后啊就别跟我作对。算是报答我这恩惠吧。”

  恩惠……

  “喂,干嘛这么看着我。”闻栖辞被她看出一身毛骨悚然,“……你要是不愿意就算啦,当我还你肉垫之恩也行。”

  她可以杀他灭口么,这样就不会有人知道她喝过他的血……

  “呕……”

  闻栖辞震惊了。

  接着是愤怒!

  “你可知本师的血有多珍贵!你居然敢吐!”

  苏青时觉得自己要忍崩溃了。

  从来,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她。

  明知故犯一而再再而三挑衅她,无视她,自以为是,自作聪明,对她假笑,演戏,欺骗……

  她更憎恨的是自己。

  她恨自己,违背了原则,屡次刷新底线。

  她恨自己,恨自己厌恶不起这个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