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央兰末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男装

央兰末传 朝借 2248 2019.10.19 00:10

  跑遍昌都城所有当铺,别说陆言的画,就是从丞相府来的一根头发丝都没见着。

  闻栖辞坐不住了,隔日下了早朝,追上苏青时每每总是疾步而去的步伐。

  语气可以说是毫不客气。

  “苏丞相,你把陆大神的画抵押在哪儿了?”

  苏青时端方而行,目不斜视,没看他,也没有回答的打算。

  闻栖辞怒步跟上,切齿道:“本师知道你要捐给难民,既然要捐,总得换成钱捐,既然要换成钱,为何不肯卖给本师?”

  苏青时咻而停下,转过身,“闻大人。”找了这么多天的当铺,现在才知道找她本人,真不知道可不可以嘲笑他一下,“本相捐给谁,用什么方式捐的,闻大人好像管不着吧。”

  苏青时没有等他想出应答对策,转头便走。

  闻栖辞实在追不上她的步伐,只能隔老远愤了句。

  “虚假!”

  这样的话,甚至比这样还难听的话她都听到过,全数被她心平气和,心如止水的过滤了。说的再多,她也根本不会在意。

  身体却比心头想的要诚实一些,头一次被两个字绊住了脚步。

  背对着,不平不淡。

  “闻大人慎言。”

  “难道不是?你房内那么多价值连城的字画怎么不卖了捐钱?”

  苏青时转过身,平静的表情多了一分怪异的情绪。

  “那些是本相随手画的,不值钱。”

  被唾沫呛了一下,很快掩饰般的嗤了声:“……难怪画工如此粗鄙!”

  倒是没想到苏青时也喜欢作画,单凭她那张愤世嫉俗的冰山脸,实在看不出她会有除了揪人小辫子以外的喜好。其实画的也还好,不,一般般吧。

  苏青时没有反驳他的偏激评价,反而点了头,“所以挂在墙上,谨以自省。”

  闻栖辞:“?”

  “世间万事,本相最不擅长的便是作画。”

  她的语气轻柔而平静,态度谦逊而认真。

  闻栖辞:画成那样还是最不擅长?

  左右看她那模样确实不像假意谦虚实则高傲,闻栖辞僵硬地扯回原来的话题,“苏相,你到底把画卖给谁了?”

  她转过身时,眼睛似乎弯弯的,但很快恢复了从容似水的面容。

  “谁说本相卖了。”

  这一次离开的步伐,简直快的要飞起来。闻栖辞极度怀疑,她的腿是不是车轮变的。

  啪!

  右肩突然来上一记巴掌,差点吓掉闻栖辞半个魂。

  “闻大人,奇闻阿。”

  袁怒笑得不怀好意,双眼发亮地盯着他。

  闻栖辞呵了一声,不准备搭理他。瞒他的事,他还没有消气!

  袁怒死皮赖脸的性子多半是跟闻栖辞学的,“说说,你怎么知道苏相的房内有‘价值连城的字画呢’?”

  “很稀奇么,本师还知道你的房里有‘人比花娇’的画儿呢。”闻栖辞冷笑,“赵大小姐应该还不知道你有此嗜好,本师要不要帮忙传达一下。”

  一听到赵大小姐几个字,袁怒立马老实巴交移开了手,“闻彧,你我认识多年,没有情分也有缘分嘛,别赶尽杀绝阿。”

  轻轻扬起嘴角,正准备借此敲他一笔,忽然地晃一阵,大地犹如伸出魔爪的傀儡,晃的两人左右摇摆。好几次,闻栖辞差点跪了下去。

  等到地面平稳后,袁怒邀功似的拍拍他,“你真得要好好练功,太弱不禁风了。要不是我,你现在就躺在地上!”

  他玩笑般的语气让闻栖辞冷肃起来,声色如同灌进胸口的凉风一样,冷冷的。

  “好像有东西把我往地下扯。”

  袁怒眉毛一挑,“你确定不是找的借口?”

  “你就当是吧。”

  他大步离去,不痛不痒地留下一句。

  -

  “劳烦通报一下,本师前来拜访苏丞相。”

  丞相府外,玉树临风的男子温文尔雅,笑容亲切儒雅,谦和有礼,让人不忍心拒绝。

  门卫踌躇了会,“闻大人请稍等片刻,小的这就去通报。”

  他刚掉头,便撞见迎面走来的俊秀少年,细看眉眼和他家主子有些相似……

  苏青时一身劲装便服,发冠高束,精气神十足,秀眉携着不怒自威的英气,看来是要出门办事。

  每次看到苏青时的男装都不能立马反应过来,门卫赶紧晃头回神,“主子,闻大人说是要拜访你。”

  苏青时没什么表情,倒是月人心中哀嚎,为什么每次去办要事,这闻大人总要插上一脚。

  “主子,咱们从后门走?”

  苏青时似乎在沉思,折扇在手中敲了两下,“带他一起去。”

  “啊?”月人嘴角一抽,这万一拖他们后腿……她还得碍于对方身份,不好出手。真搞不懂主子在想什么,月人心中不愿,却只能闭口不言。

  “让他到后门去。”苏青时吩咐,“我们从后门走。”

  收到回复最先有反应的是宽数。

  “主子,苏相这意思是让你走后门进去,”宽数露出明察秋毫的神情,“难怪从没传出过朝堂上有哪个大臣与苏相私下交好,想不到苏相隐藏得这么深。”他分析完啧啧摇头,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

  闻栖辞头一次享受亲自登门拜访走后门的待遇,一时也不想说什么。

  领路的门卫装了一路的聋子,把人领到后门后便默不作声的走了。木门还是紧闭的,左右无人……

  瞥见主子愈发阴沉的脸色,宽数赶紧上前敲了敲门,扯着嗓子喊。

  “有人吗?”

  “来开门啦。”

  喊了几嗓子没人应,宽数琢磨道:“主子,这怕不是苏相的逐客之意,要不,咱回去吧。”

  “踢。”

  闻栖辞言简意赅的指令。

  “这不好吧……”宽数犹犹豫豫。

  他真得好好考虑要不要换个听话的随从,念及多年情分,闻栖辞决定再给他一次机会。

  “快点。”

  “闻大人这就等不及了?”耳熟的声音从门内传来,门后却是一个有些陌生的……男子。

  他眨了两下眼睛,充满质疑:“苏相?”

  月人提醒道:“闻大人,这是时公子。”

  月人一直是男装打扮,闻栖辞倒是一眼认出了。上下打量苏青时好几眼,从她眉心那颗非常清浅的红痣确定,真是她,不太自然的露出一个牵强的笑容:“时公子,本师来买画。”

  “我有要事在身,闻大人怕是要等上一段时间。”

  一听有戏,眼睛顿时眯成一轮弯月,笑了起来,“苏,时公子要事当先,本师等你回府再来拜访。”

  “闻大人随我一起去吧。”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恐有不妙,他推辞道:“这不好吧,您办事要紧。”

  月人哼了哼,想不到他还有点眼力见。

  苏青时话不多说,将一个花花绿绿的东西扔了过来。

  “带上。”

  有惊无险的接住,闻栖辞拧眉一看,是个丑到爆的面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