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央兰末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坠崖

央兰末传 朝借 2098 2019.11.25 19:00

  祭师府大门摇摇欲坠。

  全拜依岚郡主那一脚所赐。

  “闻彧呢!把他给我叫出来!”郑沃沃两手空空却好似拖了一把七尺钢刀,气势凛人。

  “郡,郡主,我家主子正在沐浴,您稍等片刻……”

  郑沃沃戾眸横扫:“在哪?”

  “您不方便去……”

  家仆冷不丁颤了一下,终是在对方的淫威下屈服了……

  他已经很努力的阻拦了,主子,他尽力了!

  嘭……

  与此同时,木桶内溅起一阵水花。

  “哇!沃沃小姐,你怎么来了?!”

  宽数惊得把手里的帕子抖掉了,转身拦在闻栖辞前边,生怕被郑沃沃瞧见了。

  “沃沃小姐,你先出去,有什么事等我家主子穿好再说……”

  郑沃沃两手抱臂,也不看他,转过头低沉地问:“为什么拒婚?!”

  云烟缭绕中,闻栖辞从木桶里露出头,想揉一揉方才在木桶里滑落跌疼的屁股,无奈两手包着绷带,只能十分愤恼的呲了呲牙。

  “你出去,我一会跟你解释!”

  “我不要,我要你现在就告诉我,为什么!”

  “你如此莽撞,这要是传出去以后还怎么嫁人,不嫁人也得顾着女儿家的名声,听话,快出去。”

  他轻声低语,硬是让郑沃沃有火难发,磨了磨牙,哼一声,出门了。

  还特贴心的,

  嘭!

  把门带上。

  大哥说皇上有意将她列为未来闻夫人的候选人,她原本在家满心怀喜的等着圣旨,最后等到的却是大哥松口气的大笑!

  他居然不喜欢她吗?

  不是说好要永远在一起么。

  为什么要娶别人!

  郑沃沃始终没想通,越想越委屈,水灵灵的眸子就泛起红晕,鼻子一抽一抽的,又不想让自己真哭出来,难过的撇了撇嘴,逼回了眼泪。

  “沃沃。”

  她转过身。

  “你哥来了,跟他回家吧。”闻栖辞眼神飘忽,站在三尺外。

  郑沃沃瞪大眼睛:“你派人去找我哥了?!”

  “呃。是你哥找你来的。”

  “我是偷跑出来的,他怎么可能知道!骗子,我才不相信你!”

  “沃沃你听我说,”闻栖辞头痛道,“我是你二哥阿,你是我妹妹,哪有兄长娶……”

  当年两家交好,闻栖辞的年纪正在郑家兄妹之间,便做了个插脚兄弟,与三人并称。

  虽然,郑拒从未承认过他……

  “你又不是我亲哥。”郑沃沃赌气般道,“你说过我们要一直在一起,你说过会娶我的。”

  “我什么时候说过……”

  “你就是说过!你想赖账?!”她说着捏了捏拳头,眼睛眯成一条缝。

  闻栖辞被迫点了点头,“好,就当我说过。但是,童言无忌!我一直把你当妹妹,我们不可能成为夫妻。”

  郑沃沃眉毛又拧起来。

  “小妹!”

  天降吉音。

  郑拒大步走近,瞥了眼闻栖辞,牵起自家小妹。

  “咱们回家,别逼他了,借他十个胆他也不敢娶你!”

  “为什么?”郑沃沃阴沉的看向他。

  郑拒安慰道:“我妹妹美似仙,力似牛,猛如虎,岂是他这种凡夫俗子配得上的。”

  “你说我是母老虎?!”郑沃沃眯了眯眼,心头愤愤,看闻栖辞那疏离防备的模样,忽然沉下了心,神情冷静,“我知道了。”

  她拂开郑拒的手,幽灵一般哀哀离开。

  留下二人隔空相望。

  郑拒斜着眼:“你当真只当沃沃是妹妹?”

  “是。”闻栖辞冷瞪回去,“你给我把她哄好了,她要是从今以后不再搭理我,我跟你没完。”

  郑拒扯了扯嘴角,“看在你拒婚的份上,成吧。”

  ……

  “这就出发了?”

  盯着府门外的马车,闻栖辞皱眉问。

  “闻大人亲也提了,伤也好的差不多,还要等到什么时候。”苏青时风轻云淡的。

  “其实,本师还没收拾好细软,不如再过几日?”

  苏青时牵了牵嘴角,“考虑到闻大人病体,难以瞻前顾后,本相已经在马车上备了闻大人需要的东西。”

  “……”

  马车上,闻栖辞坐立不安。

  这就去了?

  去干啥呀!

  当时面圣有罪心虚,光顾着答应,还没问要去干嘛呢?

  正想着,车帘掀开,苏青时靠着他对面的软榻落了座。

  闻栖辞悠哉道:“苏相与本师同车怕不妥吧。”

  苏青时哦了一声,“出门在外,我得负责你的安全。”

  她不说话了,空气总是有些压抑,让闻栖辞闷得慌。

  不知行了多远路,突然,马车颠簸了一阵,整个往左倾斜,重心失衡,马儿发出一阵撕嚎。

  车外的宽数与月人齐声惊呼,

  “主子,快出来!”

  整个马车往崖边倾斜,坠落了一半,宽数月人奋力拉住马匹,四拳难敌,眼看就要撑不住了。

  一切发生得太突然!

  苏青时虽然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却被拖油瓶闻栖辞绊住了脚步,错过了最佳逃生的时机。

  她冷傲的五官罩了一层浓浓的阴霾。

  他……

  他居然还能睡着!

  轰!

  “主子!!!”

  二人僵在崖边,盯着被拉上来的马儿,和坠落的马车……

  良久。

  嘭……

  “哎哟……!”

  闻栖辞扭了扭酸痛的脖子。

  身下有只手钻出来一把拍在他脸上,把他拍清醒了。

  周围的环境变了。

  纱幔,帘子,软榻……怎么都变成了山坡峭壁,嗯……还有一地残骸。

  难道刚刚嘭的那一声是?

  他以为是做梦呢。

  坠崖了么?

  他抬头望山。

  好高!

  居然没死。

  我闻氏血脉果然奇效!

  “起来!”

  身下传来虚弱的一声低喝。

  闻栖辞大惊,急忙撤身。

  那女子蓬头垢面,衣服破烂,脸上有几丝伤痕。

  “……苏相?”

  满脸灰泥的小脸撇过头,看了眼他。

  嗯,从这个锐利的眼神里,他看出了苏青时的从容淡定。

  她也会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哈哈…不,不能笑。活像街头的乞丐婆子哈哈哈……闻栖辞默默给了自己一耳光。

  要不是苏青时给他当了肉垫,他估计早就魂归故里了。

  闻栖辞良心发现,诚恳道,“能走吗,我扶你。”

  苏青时也不推迟,朝他伸出了手。

  她是真的,全身跟散了架似的。

  闻栖辞扶起她时就知道,糟了,伤的不轻。

  他换了个动作,把苏青时背了起来。

  不由担心道:“你没有事吧?哪里不舒服。”

  苏青时道:“还好,骨头没断。”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