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央兰末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尸震

央兰末传 朝借 2119 2019.11.20 20:18

  “原来爷爷两次遇刺都是那白眼狼药师所为!”闻栖辞恨声怒斥。

  “你……”苏青时怔了一瞬,十分无言,“能不能抓住重点”

  闻栖辞头头是道:“我知道。那药师取了我爷爷的血,研制了一种药,把他妻子,儿子,整个村的人都毒死了。哦,还有他自己。”

  苏青时扶额,“重点是……”

  “重点是,”闻栖辞审视着她,“你为什么这么清楚,好像亲身经历过。”

  苏青时避过这个问题,道:“重点是,那群被天元丹毒害的人,并不是真的死了。”

  闻栖辞拧眉,冒出一个不太实际的念头,“尸变?”

  这种只在古籍上有所记载的传说。

  “嗯。”

  “嗯?”

  “他们死而复生,却无意识,身体变得坚不可摧,如铜墙铁壁。”

  “那是如何摆平他们的?难道是我爷爷?”

  “嗯。”苏青时看了他一眼,“当年的闻祭师亲自出马,才降伏了那群死尸。”

  “我闻家血脉果然奇效!”

  “……”苏青时无言叹气,“兴许是因为,天元丹药引是祭师血脉的原因。”

  闻栖辞结合前因后果仔细一想,突然觉得哪里不对。

  “所以,那群尸,现在在哪?”

  苏青时眸光低垂,“地底。”

  “啥?!”

  还真特么在地底!

  闻栖辞的脸色变得有些狰狞:“所以地晃的原因……”

  “嗯。尸震。”

  “等等等等,”他觉得脑子有点懵,“也就是说,他们在地底玩耍,造成地晃?!”

  不太明白闻栖辞出于何种心态用‘玩耍’这个词形容,片刻沉默后,解释道,“当年闻祭师以一人之力将那群死尸引进山坑之中,上千士兵上阵填坑,用了三个月时间才把坑填上。死尸没有思考能力,不知疼痛甚至不用呼吸,他们没有死,瞎摸到地底是有可能的。”

  苏青时顿了一下,“只是,当年填坑的地方应该离昌都城很远,昌都城的震感却日渐强烈,说明,那群尸很有意识的往昌都城靠拢。”

  “难道是因为我……”闻栖辞后背拔凉。

  难怪那日他遗留在地上的血会消失不见,还有琉璃瓶碎掉那次……

  原来,他们惦记他的血!

  闻栖辞深吸口气,问道:“这和故离有什么联系?”

  “那幅画上,我让你记住的,是山南村的遗迹。”

  “我们需要找到山南村?”闻栖辞不太相信的问,“那里有破解的法子?”

  苏青时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我们需要去见一个人。”

  “谁?”

  气氛缓和了几分,拘谨的感觉层层褪去,苏青时抬眸轻笑,道:“你会想见的人。”

  嘭嘭——

  有人敲门。

  嘭嘭嘭!

  闻栖辞还要再问,被这催命的敲击扰乱了心神,躁声道:“进来!”

  嘭。

  客栈门啪的打在墙上。

  袁怒拦在一人身前,回头看了看他们,一人在床一人在地,距离安全,便放心了,收回遮遮掩掩的姿势。

  “都说急事儿急事儿!挡什么挡!”来的不是别人,而是本该远在昌都城的郑沃沃,她神动色飞,气势汹汹冲到闻栖辞身前。

  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先盯着他与苏青时看了几眼,又从头到尾打量着盘腿而坐的闻栖辞,神色渗出一丝不满。

  “闻二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床上消遣!”

  闻栖辞不明所以,“怎么了,啥事?你怎么会来这里?”

  “啥事儿?”郑沃沃秀眉倒竖,气急败坏上前揪住他衣服,“要不是小数子找我,我还不知道你跑这儿来了。”

  难怪她每每去祭师府找他都被各种理由推脱,到倒盗谷来这么好玩的事居然不带上她!

  “这不是重点吧。”闻栖辞皱眉问,“是不是有什么要紧事儿?”

  她哼一声,松了手,“有,皇上找你。”

  什么!

  闻栖辞脸色骤变,当即跃身下床收拾细软。

  “走走,马备好没?”他一边收拾,一边着急询问,“宽数没有露馅吧?那二傻子的脑子越来越不好用了,早知道我先提前告知你……”

  郑沃沃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不慌不忙讥讽道:“现在知道急了。外头,你的爱马逐日,给你备着呢。”

  他来时都没舍得骑逐日……不过也好,以逐日的脚力一天一夜就能回昌都。

  “对了苏相,你可千万别说在这见过我,您就当没见过我!”

  “可是我两只眼睛都看见了。”苏青时说的不痛不痒。

  ……

  收回迈出去的左脚,闻栖辞幽幽道:“你就说吧,要我多少血。”

  这气氛咋有点不对,郑沃沃眼珠一转,忙打着圆场:“说什么呢,苏相怎么会要你的血,她不是那种人啦。”

  “我是哪种人,郡主又知道?”苏青时淡淡道。

  她语气平缓随和,却让人听出几分嘲讽。

  门边的袁怒觉得自己有些头大,不知为何,他嗅到空气中淡淡的酸味……

  “你不是说我们要去见一个人么,这点面子都不给,那就别怪我也不给面子。”闻栖辞出言威胁道。

  “随意。”苏青时步子一转,“回昌都城,皇上会下令让你随我前去。以将功补过之名。”

  我他……闻栖辞狠狠磨了磨牙,将包袱甩到肩上,冲门而出。

  郑沃沃忙赶着跟上:“闻二哥等我阿,我没马,你带我!”

  她体力极好,没一会儿便追上气焰高昂的闻栖辞。

  “带你?我还想让逐日多活几年。”闻栖辞拴好细软,捋了捋马儿的红色鬃毛,“诶你别挡着我,我赶着回去呢。”

  郑沃沃气道:“白眼狼,枉费本郡主不远千里为你送马!”

  她挡在马鞍前,颇有种你不让我上就别想上马的气势。

  闻栖辞只得妥协:“行行行,你让开我先上。”

  郑沃沃拉着缰绳,警惕的盯着闻栖辞。

  闻栖辞一跃上马,伸出手:“上来吧我的姑奶奶。”

  郑沃沃眉飞眼笑,小脸尽是得意,抱住身前宽窄有致的劲腰,在他的发间深深吸了口气。

  “卧槽你多久没浴发了!”

  这一嚎把周边路人的目光都引了过来,闻栖辞脸不红心不跳,眉头抽抽了两下:“嫌脏给我起开。”

  “不嫌不嫌。”郑沃沃嘿嘿一笑,似乎为了证实自己的话,整个头靠在闻栖辞肩上,把玩着他的发丝。

  闻栖辞面不改色地揪出自己二两头发,嗅了一下。

  明明……还挺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