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央兰末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央兰律法

央兰末传 朝借 2021 2019.09.14 06:00

  二楼往下的角度,看得见那幅画和那作画人的手,修长手指、骨节分明、葱葱如玉。笔下如有春风,丹青绘实,对得起众人惊叹。

  “不愧是丹青圣手。”苏青时如实轻道。

  但这并不能减轻——身为朝廷官员在青楼消遣应当受的惩处。

  楼下传来一阵惊呼。原来是画师一时手抖,遗了点墨在发间。

  毁了,毁了。

  大家遗憾不已。

  他宽慰众人“无碍无碍”,接着换色换笔,在那滴残墨上添添改改,终了,兮娥姑娘的发间多了一朵奇花。花与画相映,平添一抹娇俏的格调。

  众人称妙,问是何花。

  闻栖辞却道声今日便到此,说罢要急急离开。

  姑娘们失意不已,宽数紧随主子身后,一边好心解释:“那花不在天地间,在主子心间。”

  惹得姑娘们害羞带嗔,不舍流连:“大人可要常来呀。”

  -

  “闻大人好走。”

  出青楼转了个弯,闻此声,惊以为是幻觉。

  方才在内,恍惚间听得苏青时之声在赞他“丹青圣手”,一时惊惧使的手下微颤。想来近些日子被青面阎王害惨了,遗有后症,生了幻觉。

  而此刻,罗刹般的声音于身后响起,他都不消回头看,便知方才所闻不是梦。

  回首,干干笑了两声:“苏相也来此视察?”

  “如此说来,闻大人是到此视察?”

  她出言不重,语调如往常轻淡,神情平缓,眸光蹙然,找不到半分凛冽逼人的影子,在枯寂小巷中却令万物失色,不怒自威。

  扫眼对方敏锐平和的凤眼,权衡利弊后,闻栖辞坦白道:“苏相,本师这回可没有调戏良家妇女,据都付了钱的。是吧宽数。”

  宽数连连道是。

  “朝廷大臣花重金流连烟花之地。”苏青时平和道,“论律当如何?”

  “我……你…苏相阿,本师可什么都没做,更未曾有辱斯文,您得秉公执法!”

  苏青时不再言,月人上前一步:“闻大人,朝廷早前修改央兰律法,规定朝廷官员不得出入青楼、赌庄,违令者,着其情节给予处罚。按照闻大人的情况,应当罚奉三月。”

  闻栖辞磨牙咽火,撑着假笑:“说的是,说的是。只是本师不知,何时修改的律法,怎么无人通知本师呢?”

  月人闻言皱眉,半晌后似有所悟,附声苏青时耳边:“主子,律法修改时,闻大人不在朝中。”

  闻栖辞偷摸白了一眼,众人皆知,即便告知他央兰律法,他也不会循规蹈矩去遵守。难怪,干脆不费心通告。

  苏青时虽与他接触不久,却似摸透了他的脾性,也大概猜到这层,秉着‘初犯不予追究’的原则,轻声道:“闻大人回府后务必熟记央兰律法,直到倒背如流。”

  闻栖辞连连道多谢苏相指教,目送二人离开,愤声一斥,毫不恭敬。

  宽数回头看见主子一脸惨状:“主子,咱们回去背律法吧。”

  一巴掌呼啦在他左脸,“说得对。你赶紧去背,背不得滚瓜烂熟,以后别跟着我。”

  宽数捂着脸,委屈应下。

  回府路上,约莫过了半盏茶的时间,闻栖辞沉重的步子轻快起来,宽数松了口气。

  唉了一声,他感慨:“恍然间觉得,本师前十九年过的真是散漫不羁了些。”

  宽数微惊,心道主子莫不是被苏相感化,要重新做人?

  “算本师倒霉。宽数,后日来风雅阁,不要大张旗鼓的。你赶早去,包间厢房。”

  “主子,您还去?这时候您算是知法犯法了!”

  “嘁,今日若不是去的急,没空房,本师会在大堂摆摊?会被阎王撞上?她一介女流,若不是见到楼中这番景象,会进来?本师告诉你,以后遇到刚刚那两个人,咱们躲着点走。”

  苏青时位高权重,他惹不起还不能阴着来?

  -

  祭师府楼阁华美,纱幔飘扬;池鱼莲秀,长杆垂钓;右一处祭天高台,左一座娇俏雨亭,隔园种有桃树、梨树、梅花、牡丹……活脱脱一个世外佳境,及其符合闻栖辞闲云野鹤的审美。

  “主子,主子!”

  宽数声音粗犷,吓跑了快上钩的鱼。主子又是一副要吃人的脸色,宽数识趣在三丈外止步,道:“相府给咱们送东西来了!”

  “送就送呗,我祭师府收点薄礼至于惊成这副模样?瞧你那点出息!”

  “相府阿,主子!”

  闻栖辞顿首,侧目瞧着他手上的盒子:“苏青时?”

  “嗯!”

  他不贪不腐不结党营私,这锦盒之中应该不是不利于他的罪证。

  摆了摆手,示意宽数打开。

  打开锦盒,宽数的脸色变得十分微妙。

  瞥着他,忍不住问:“是什么?”

  “是《央兰律法》,主子。”

  闻栖辞闻言起身,一看果然是本《央兰律法》,丹书铁券,厚比拳高,掷地有声。

  “赶紧背吧,数子。”爱惜的摸了摸宽数的脑袋,转身拾起鱼竿。

  ……

  宽数少时随闻栖辞上学府,认识些字。端起丹书铁券,开始背诵。倒是听话。

  “央兰律法盖六律,六律即吏律、户律、礼律、兵律、刑律、工律。六律下细分……主子,好多呀!”

  垂钓人头也不回:“蠢啊,不知道挑重点吗?”

  宽数心叹口气,一边挑重点,一边喃喃:“吏律是关于官吏违反职责的惩罚规定,礼律是关于违反礼仪或祭祀制度的惩罚规定。这两类都是主子易犯的,就背这两类好了。”

  这六律中,吏律细分最多,其内容盈千累万,不可胜言。

  宽数虽识字,说到底毕竟是一届武夫,哪里静得下心,看了一盏茶时间便一个头两个大,苦不堪言。

  正当此时。

  “闻二哥!”

  宽数顿时起身:“沃沃小姐来了!”

  一个声如铜铃,一个声色粗犷,两声交错,把那将要上饵的鱼惊得一哄而散。

  闻栖辞深深吸了口气,强行平复狂躁的内心。

  “闻二哥,我听人说你去逛青楼了?”粉衣络衫的女孩,身形娇小,模样乖巧,举止却及其豪迈,大步靠近扫了眼盛满清水的桶:“哎呀,你怎么一只鱼都没钓到!”

  “姑奶奶,您还长了眼睛呀。那你看见这群鱼全被您的淫威吓走了么?”

  郑沃沃选择性忽略掉她不爱听、不想回答的问题,转眼奔向凉亭:“咦,这是我朝律法?”

  “是的,沃沃小姐。”

  “我来时便听我哥说了,闻二哥你可要熟记律法呀。”

  “沃沃小姐,我刚刚背了好几条了。”宽数傻笑着求表扬。

  郑沃沃俏脸一愣:“你背这个做什么?苏丞相不是让闻二哥背么,隔天还得抽查呢!要是背不下来,还会罚抄吧!”

  “什么?!”

  闻栖辞手抖,这一次,鱼儿又没上钩。

  他弃杆而起,问:“这是苏青时亲口说的?”

  郑沃沃摇头:“我哥说的。”

  “他听谁说的?”

  “他猜的。”

  “……”

  郑拒那个妹控,不喜他多年,巴不得他被抽查,巴不得他背不上罚抄呢吧!

  照此看来,沃沃所言属虚。

  青面阎王身兼数职,即是丞相又是督察官,该她监察的官僚数不胜数,哪里管的上抽查他一个小小的祭师。

  郑沃沃笑得跟花似的:“别生气啦,我这不是来给你当模子了吗?”

  漠漠地扫她眼,闻栖辞不客气道:“你这张脸,我都画烂了。”

  郑沃沃眉头一跳:“你说什么?我没听到诶。”

  闻栖辞淡淡一笑,伸出他娇贵的手,在郑沃沃嫩的都能掐出水的小脸上肆意捏了一下,评价道:“手感不错。”

  郑沃沃磨牙回笑:“谢谢夸奖!”

  闻栖辞摆摆手,下了逐客令:“你回吧,顺便替我物色几个绝色佳人来。”

  半边俏脸微微泛红起来,郑沃沃哼了一声,坚决保持不爱听的话不听的姿态。

  闻栖辞沉默了会,耐心道:“我说您可以回啦,您回去后顺便替闻某寻几位佳人!”

  “可以大声一点吗?”郑沃沃大刺刺坐在凉亭边上,做着陶耳朵的动作。

  闻栖辞深吸口气,胸口起伏跌宕,欲言,止了,又欲言,又止,那些个长篇大论、语重心长过渡又过渡,送出口的最后只有一个字。

  “……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