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央兰末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定亲

央兰末传 朝借 2080 2019.11.24 03:02

  “栖辞阿,伤好些没有?”

  “臣好多了,劳皇上记挂。”

  “那就好,朕招你进宫,有两件事。”沣守帝和颜悦色道,“苏相提议后日启程,你看如何?”

  “后日……”闻栖辞不禁想捂住心口,“臣的伤恐怕…虽好些了,但还需调养一段时间。苏相若急,不如先行出发,待臣伤好些再去追她!”

  沣守帝朗声大笑:“不急不急,再好好调养些时日吧。正好借这段时间把你的婚事定下。”

  他一怔,还未有反应,又听沣守帝道:“栖辞可有心仪人选?”

  “呃。。有些突然,臣还未想好……”

  “嗯?早该做打算了,你呀。”沣守帝摇了摇头,笑容无奈,“依岚郡主与你是青梅竹马,又是个知根知底的丫头,你怎么看?”

  “郑拒对臣一直颇有微词,于情于理都不会同意这门亲事。”

  “朕下旨赐婚,他不会拒绝的。何况这过了门是住祭师府,你还怕他不成?”

  “皇上,这事儿沃沃可知道?”

  “还未告知她。”

  “沃沃脾气暴,此事未经她同意贸然下旨,若不如她意,肯定要翻了昌都半边天。”

  沣守帝眸底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笑道:“那丫头甚是喜爱你,怎么会不同意。”

  闻栖辞猛摇头:“她对臣非怼即打,怎么会是喜爱,她只是将臣当兄长罢了。”

  “她拿你当兄长?朕可没看出来。”沣守帝意味不明道,“究竟是这诸多原因,还是你不愿?”

  这老狐狸,不就是想逼他供出沃沃在他心底的份量。

  难道他不说,就真的要给他和沃沃赐婚?

  闻栖辞沉声道,“臣拿沃沃当妹妹,这世上哪有兄长娶妹妹的说法。”

  “你们又没有血缘关系。”

  “皇上,臣不娶沃沃!”

  沣守帝笑了笑:“为何?”

  “臣十岁便成了孤家寡人,只有沃沃一直陪伴臣,虽然不是打就是怼……但她在臣心中的分量,与亲人无异。您若真给我俩赐婚,”闻栖辞咬了咬牙,道,“臣下不去手!”

  话罢,静默了瞬间。

  “哈哈哈,”沣守帝大笑出声,“罢了罢了,那依你看,有谁合适?”

  闻栖辞心中立刻闪过若干面孔,张太傅、杨太守、顾侍郎、谢尚书的女儿……

  然而,那些一闪而过的面孔,一闪……就过了,没一个记得住的。

  “赵尚书的小女儿知书达礼,蕙质兰心,赵开奉又是几朝元老了,你们也算门当户对。”沣守帝道。

  闻栖辞头痛的闭了闭眼:“皇上,这……不行。”

  “怎么又不行?”

  那是袁怒那狗子喜欢的女人,他就算再无耻也不能动阿!何况,他可没袁怒那么损。

  正想着,门外便有人报。

  “皇上,苏丞相和袁大人求见!”

  说曹操曹操到,闻栖辞忍不住起了个坏念头。

  “参见皇上!”二人齐声道。

  “两位爱卿免礼。你们来的正好,朕正为闻大人的亲事拿不定主意,你们来一起参谋参谋。”

  “哦?”袁怒挑眉看向他,“闻大人眼界颇高,不知什么女子能入的了闻大人的眼。”

  闻栖辞笑道:“赵尚书家的赵小姐就不错。”

  袁怒脸色顿时跟变戏法似的,一阵青一阵白。

  沣守帝看出了端倪,哈哈大笑:“你刚刚不是说不喜欢赵二小姐吗?”

  闻栖辞喜闻乐见袁怒的表情,本想再继续戏弄他,又担心引火烧身,想了想,转口道,“赵二小姐确实与臣不合适。”

  “这也不合适,那也不合适,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沣守帝耸了耸眉,“再过几月便到及冠之日,婚事得早些定下。你这也不喜欢那也不喜欢,难不成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是。”

  “嗯?”

  三双眼齐齐看向他,只不过其中一双冷眸很快便移开了。

  “是苏丞相。”闻栖辞脸不红心不跳道。

  沣守帝:哈?

  袁怒:哈哈哈哈哈。

  ……

  苏青时面不改色道:“想不到闻大人会倾慕本相。今日当着本相的面与姑娘纠缠不清,难道是本相看错了。”

  “那你不生气吗?”

  言下之意是为了让她吃醋喽?

  笑话!

  沣守帝眉头一动,“栖辞,你可当真。”

  闻栖辞点点头:“当真。”

  他脸上的不正经太明显,沣守帝见苏青时竟无甚表情,摇了摇头,道:“你小子胆子不小,居然敢开苏相的玩笑,真是无礼。”

  “您让臣现在说出个姑娘,臣也说不出呀。”闻栖辞见好就收,摊着手,一个劲摇头。

  “禄亲王的女儿与你年纪相仿,门当户对。那丫头朕见过,秀外慧中,也是个才女,与你甚是相配。”

  “禄亲王的女儿?”

  “嗯。前不久刚回京,你还不曾见过。朕已命人召她入宫,你们一会见一见。”

  人都叫来了。说来说去,原来早就给他安排了合适的人选。

  闻栖辞暗叹口气,心道这人要是长得还行,他就收了吧。

  “皇上,满安郡主到!”

  三双眼齐齐望向门口。

  有一双却看着闻栖辞。

  ……

  “恭喜阿!”

  袁怒攀着闻栖辞肩膀,由衷的祝福。

  那可不,刚才就一个劲撮合他和那满安郡主,生怕他反悔找上赵二小姐似的。

  闻栖辞神游天外,想起那丫头。

  和今日在街上倒有些不同。面对皇帝不卑不亢,看到他也未露出半分我们见过的端倪,她明明不是容易脸红的人,今日在街上怎么频频脸红呢。

  真是个聪明的丫头。

  袁怒看了看四周,悄咪咪问了句:“闻彧,你跟我说实话,这么多年守身如玉是不是因为……你不举?””

  闻栖辞眯了眯眼。

  “要是真有难处,你告诉我阿,兄弟有偏方,能治!”

  “我举不举你还不知道?”

  袁怒弯了眼睛,别有深意笑道:“需要兄弟来指导指导么?”

  闻栖辞拨开他的手,轻弹了下肩膀,斜睨着他,轻声低语。

  “滚。”

  ……

  宽数石化了。

  反复追问:“您确定订下来??”

  “圣旨不日下达,还能有假?”闻栖辞悠闲的喝着茶,“赶紧去准备聘礼,送到禄亲王府。”

  “这太突然了吧。那姑娘长什么模样,主子见过?”

  “嗯。你也见过,今日在昌都城内。”

  宽数长长哀嚎一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