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央兰末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陆言

央兰末传 朝借 2191 2019.09.23 00:34

    一笔一顿,磨磨蹭蹭,撑着左腮,慵懒地抬着眼皮,不时看一眼镜面。

  两名仆人面无表情站在一面长有人高的巨大铜镜两侧,将铜镜牢牢扶住。

  画卷上的少年一拢蓝衣,玄纹云袖,鬓若刀裁,眉如墨画。虽然作画人心不在焉,终还是给了卷上少年完整的身形。

  但耐不住心烦意乱,大笔草草勾勒,终于罢下。

  “宽数。”

  “主子,怎么了?”

  “撤走撤走!”他挥挥衣袖,两名家仆听命将铜镜搬走,“这铜镜中的人太丑,实难动笔,本师手痒的紧阿,去,去风雅阁给本师请两个漂亮姑娘来!”

  “主子,您不是说要小心做人吗?去招惹风尘女子被逮了不好吧?”宽数尽职提醒道。

  闻栖辞捏着笔,冷冷道:“你用点脑子,想办法把人悄悄弄到祭师府。”

  这才安生了两日,闻栖辞坐不住了。宽松叹口气,没再多劝。

  以他家主子的脾性,能坚持两日的确不易了!

  女子婀娜的身子出现在祭师府后院的小路上,仪态万方,纤腰微步,款款而来。

  昏昏欲睡的某人一下子精神了。

  “民女兮娥拜见闻大人。”

  女子优雅端方的行着礼,看不出半分风尘姿态。

  闻栖辞惊站起:“兮娥姑娘。”

  很好很好。上次他扫兴而归,正惦记那副仓促结束的画。

  兮娥含笑嫣嫣:“是兮娥唐突了。闻大人画技超凡,兮娥敬佩不已,这才向请愿到祭师府。”

  闻栖辞笑道:“该是谢你。兮娥姑娘请坐。”

  风雅阁头牌不愧是头牌,只是半倚着亭栏,平静的看着湖面,便是一副至美的画。

  她手持云纹秀娟,芙蓉半遮面,柔声道:“闻大人画技高超,兮娥阅人无数,如此画技了得的人除了闻大人,至今也才见过一人。”

  “哦?是谁?”

  “陆言。”

  “陆言!”惊声大叫,不敢相信地问,“怀平画圣陆言?”

  没料到他如此激动,兮娥被吓一跳,缓了缓神:“正是。大人认识?”

  “认识……不,只是认得,他老人家定记不得本师这无名小卒。很多年前,我曾想拜陆大神为师,奈何他行踪不定,找了三年寻不得人影。”闻栖辞不住摇头,神色遗憾不已,“太可惜了太可惜了太可惜了。”

  他这喟然长叹的模样让兮娥抿唇一笑:“原来闻大人是陆画师的画迷阿。”

  “当然!他的每一幅画,每一根线条都是那么鲜活动人!每一抹色彩都在诉说婉转悲呦的故事……”闻栖辞遥遥望着天,叹口气,“可惜我与他无缘,只听闻他的名号,见过他几副佳作,却从未遇到真人。兮娥姑娘,你见过陆大神?”

  “见是见过……”

  “是否是风流倜傥,英姿潇洒,玉树临风的一位美男子?”

  “这……”

  “不对不对,”他摇头又道,“陆大神的画技高超绝妙,说不定是发髻斑白,面容慈祥,和蔼可亲的一位老者呢?”

  “闻大人,”兮娥沉着道,“陆画师他……逝世了。”

  “什么?!”面容瞬间僵硬,看着女子,无比质疑,“怎么会,他怎么会,逝世了?不可能,为何没有消息传言?”

  “风雅阁人多口杂,多的是小道消息,就算是不愿伸张的一些消息,也是能知道一二的。此事…千真万确。”兮娥顿住,诧异道,“大人您……”

  脑中轰然,如晴天霹雳。

  他的大神,他的陆大神阿,为什么还没见到一面就,就驾鹤西去了……

  闻栖辞在画技上钻研多年,一直以陆言为楷模,无比崇敬,无比虔诚。

  如今突闻大神西去,感觉整个人被抽干了气力,四肢提不起劲,任由他珍惜无比,视若亲子的画笔落在了地面。

  宽数目瞪口呆。

  那是闻栖辞的心肝儿宝贝,连他都不许碰,此时掉在地上,多年来跟在闻栖辞身边的阅历都没能让他迅速拿定主意——到底捡不捡。

  “世事无常,大人节哀。”兮娥替他捡起画笔,柔声道,“兮娥听说陆画师生前最出名的一副经典之作,倒是流落在外,大人感念陆画师,不妨去找找?”

  眼底眸光一闪,咻而放大:“是‘故离’?”

  “正是。”

  这话唤回了他几分精气神:“在哪?”

  “百里之外,倒盗谷。”

  倒盗谷,倒卖各种珍奇物品,从死人堆里挖出来的,地底墓穴里倒出来的,从各处名门中偷出来的……应有尽有。

  央兰国境内,上至皇亲国戚,下至平民百姓,无人不知。

  闻栖辞早也惦记了,此时摩擦着画笔染云,似是把染云当做人,正安抚它的情绪,一边低头沉思,不知在想什么。

  “主子!”远处跑来一家仆,满脸焦灼,汗如雨下。

  闻栖辞回神,问:“何事慌张?”

  “门…门口,刚刚,”家仆气喘如牛,一会儿指兮娥,一会儿指府门,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亏得闻栖辞是个有些耐心的,等他慢慢喘气,仍面无愠色。

  “丞相来了,就在门口!”

  这话如一触即发的战场厮杀,惊得闻栖辞一对英眉拧了起来:“数子,你怎么办事呢?”

  “主子,属下这次绝对没出问题,再说苏相不一定是冲着兮娥姑娘来的阿。”

  闻栖辞抿了抿唇,道:“快请兮娥姑娘避一避。”

  众人立马忙活起来。

  “赶紧的,走后门。”

  “兮娥姑娘,得罪了。”

  “主子你别太快把丞相带进来……”

  众人急忙将人藏起来,闻栖辞匆匆赶往府门迎接。

  家仆这才插上说话的空档:“主子,苏相好像只是来藏书阁的。”

  大央朝关于世袭祭师的古籍、典册数不胜数,从建国以来,大央朝的藏书阁便设在祭师府。而掌管藏书阁的,自然是近水楼台的世袭祭师。

  闻栖辞的步子慢下来。

  苏青时是第一次进藏书阁,所以需要他公章批允。

  哼,这下是求他了。

  心里得意,眉毛一挑,加大步子行至府门。

  便在门外看见傲然端立,一身出尘的苏青时,连忙迎上前客套几句。苏青时无意与他费口舌,直奔主题,两句话便说明了来意。

  是要公章进入藏书阁不假,她要的却是以年计数的公章。

  藏书阁在祭师府内,这么多年来,藏书阁的进出公章批允了不少人,但从没有人提过要一次公章终身有效的。

  若是批允,岂不是日后苏青时都能随随便便进出他府上?

  当然不行!

  正想着如何推脱,苏青时已面不改色的搬出了皇帝手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