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央兰末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作死的边缘

央兰末传 朝借 2094 2019.11.23 17:11

  “哎哟,识货识货。”大叔笑眯眯的取下两串葫芦,“成双成对,图个吉利嘛。一共二十文!”

  宽数看了眼自家主子,不太情愿的掏出钱袋,“你可真会做生意。”

  大叔嘿嘿笑着装好钱,“哪里哪里,欢迎再次光顾哈!”

  宽数捏着两串糖葫芦,愤愤道:“主子,你怎么情愿上这奸商的当!”

  闻栖辞摊了摊手,“伤未愈,少生气。再说,这糖葫芦看着挺好吃的。”

  也是,动气伤身,宽数勉强点了点头道:“主子,我们出来已久,是时候回去了。”

  闻栖辞嗯了一声,朝他手里的糖葫芦扬了扬下巴。

  不是吧?

  宽数顾虑的看了看四周,慢吞吞地送上糖葫芦。

  吧唧一口,嗯!好甜!

  “再来再来。”

  ……

  咽下第三颗糖葫芦时,面前赫然立了两个人。

  “闻大人,注意仪态。”苏青时轻声提醒道。

  闻栖辞吧唧嘴吧,一言不发绕开她们,似刻意般对宽数道:“再来。”

  宽数咽了口唾沫,手僵在半空,被闻栖辞冷眼一瞪,只得乖乖送过去。他斜着眼瞥向苏青时,对方却未动怒,甚至连一点表情都没变。

  也是,苏相一向喜怒不形于色。

  好在,苏青时似乎并未在意这件事,毕竟有损的是他家主子的形象,她只是善意提醒,没因此发怒算是大度。

  苏青时前脚刚迈出一步,就听闻栖辞那流氓痞子般的语调响起。

  “这位姑娘,在下冒昧,请问姑娘闺名……”

  “芳龄几何?”

  “家住何处?”

  那粉衫少女被他一通‘逼问’得哑口无言,怯生生的看着他。

  宽数瞥到苏青时折回的身影。

  咕噜……

  “姑娘要去哪?你我顺路,一起走吧。”闻栖辞笑道。

  “顺路……”姑娘小脸一红。

  看这人不像是坏人,怎么说的话这么…这么不害臊!

  “大理寺顺路,不如我送你。”苏青时凝着他,眼中迸出几分危险。

  粉衫姑娘才回京不久,不清楚二人身份,只是狐疑的在两人之间徘徊。

  “对不起,我在等人。”她低着头看脚尖,声音细如蚊蝇。

  “我陪你等。”闻栖辞完全无视某人,自来熟的对姑娘笑了笑。

  宽数已敏感的嗅到空中的硝烟味儿,在看到闻栖辞眉眼间不经意流露出的一丝慵懒和得意,顿时明白他在故意挑衅。

  就说这姑娘的模样怎么也不该是他家主子的水准。果然有猫腻。

  “闻彧。”苏青时眼帘微敛,语气中已有阴霾的低沉,“央兰律法……”

  “央兰律法第一册第一章第一条,不得损伤祭师性命。”闻栖辞扬起右手,“伤了,该如何?”

  月人不平道:“动手的不是我家主子,倒是闻大人你的命还亏了我家主子才得救!”

  得救……

  闻栖辞胃里一抽,干呕了一阵。不提还好,他都快忘了是怎么得救的!

  月人不明就里,看了眼苏青时,主子对她的解释好像很不满意。

  虽然不能接受喝自己的血这么恶心巴拉的事,闻栖辞到底还是理智的,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

  “好,看在你救我一命的份上,我也不要你的小命,但是,”他扬起眉毛,眯起双眼威胁道,“小爷的事,你别再管。”

  严肃的表情恍的就过了,闻栖辞莞尔一笑,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道理,苏相该懂得吧。”

  不待苏青时做出反应,身旁的小姑娘先埋下头,小脸又红又烫。

  这人看着翩翩有礼,怎么能说出这么露骨的话……小若怎么还不回来呀。

  见这情况,闻栖辞敏感察觉到不大对,婉转一圈不着急解释,故意添油加醋般,道:“在下唐突,姑娘不必放在心上,告知我住处即可,下次闻某登门拜访,还请姑娘赏脸……”

  “闻彧。”

  如乌云压顶,苏青时凝着声,往前走了一步,闻栖辞几乎可以感受到她平静面皮下的怒气。

  嘿,把她气到了。

  真不容易。

  月人早已气崩,携剑就要上前。

  苏青时拦着她。

  老实说,她有几分想动手的心思,这冲动来的比月人准备动手时还要早一些。

  且不说他为当朝重臣知法犯法,就是状如市井之徒调戏民女,还屡教不改这几点,就足够让苏青时立刻把他就地正法。

  绑上,送进大理寺!

  至于为什么没有这么做……

  若不是看在他伤势未愈的份上,哪还能有机会如此嚣张!

  看样子,他如此欢脱,伤应该好的差不多了,何须再推后启程。

  明日便出发吧!

  她深吸口气,道:“宽数,送闻大人回府。”

  宽数应下,“主子,时候不早了,走吧。”

  闻栖辞怒声道:“你究竟是谁的人?!”

  当然是你的人阿,所以才不能看着你在作死的边缘试探啊!

  他一发怒,胸口接着就不舒服,呲了呲牙,道:“回府!”

  紧咬牙关走了两步,趁着歇口气的空档,闻栖辞皮笑肉不笑的吩咐:“劳烦苏相记挂,这串糖葫芦可要收下!”

  宽数一愣,在闻栖辞的冷眸下迟钝的递上还未开动的那串糖葫芦。

  闻栖辞哼了声,“另一串!”

  看着只剩最后一颗的签儿,宽数眼睛抽了下,“不好吧。”没动的都不见得会收啊!

  “这串大的自然是送给这位姑娘的。”闻栖辞莞尔,示意宽数把红登登的糖葫芦给粉衫姑娘。

  那姑娘不敢接过,只莫名的看着他们。大概也察觉到不太对劲的气氛。

  “既然姑娘不要,就给苏相好了。”

  抛下这句话,闻栖辞大步离开。

  咕噜……

  宽数独自留在原地,想了想,朝苏青时行礼道歉:“主子近日……脾气古怪了些,苏相莫放在心上,若有冒犯之处……”妈呀,主子今日哪处不是在冒犯,“还请苏相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

  说完,宽数深深鞠了一躬。

  转身走时,身后有个声音唤住他。

  “拿来吧。”

  嗯?

  “糖葫芦。”

  宽数又惊又慌,急忙递上。

  回府路上,他看着手上那串没被动过的糖葫芦,心绪复杂。

  “好呀宽数,为了交差,你连本师的东西都敢自作主张扔了!”

  “主子,你那串,苏相取了。”

  闻栖辞愕然一愣,不敢相信地嘀咕道:“没想到她有这种癖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