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央兰末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认主

央兰末传 朝借 2320 2019.11.14 21:34

  窗外冷风扑面而来,冷飕飕的,灌了他一脸,顿时清醒几分:“你们怎么出来的?”

  苏青时没有善解人意的顺着他刻意扭转的话题说下去,向前走了几步,“跟我走。”

  “去哪?”

  苏青时答非所问:“既然来了,从现在开始你就随我们同行。”

  他一愣,心底涌起一股不安,狐疑问:“为啥?”

  避开话题,直接挑明:“先去拿画。”

  “拿画?你想去抢?”闻栖辞斜睨着眼打量她,故意讥讽道,“原来苏相也会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

  苏青时抬眸回视他,冷道:“那你应该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

  嗯?

  他越发觉得陆大神的画之所以令人趋之若鹜,里面隐藏的东西并不是金银珠宝,火器弹药。

  而是,更加可怕的东西。

  她矫捷的身手,娴熟的走位,像一只灵活的黑猫穿匿黑夜之中。一路披荆斩棘干掉沿路的守卫,犹如魅影,看得闻栖辞热血沸腾,两手空空,屁颠屁颠跟在后边。

  没用多长时间便来到齐渲的卧房。

  闻栖辞迈进一只脚,又收了回来,“你进去,我在外边望风。”

  苏青时轻瞥他一眼,轻声道:“进来吧。她中了迷香。”

  “好勒。”他应了声,跟着进门。

  毕竟,齐渲要是知道盗画这事跟他有关,难免伤了和气。

  两人做贼做得越发熟练,几乎不带出一丁点动静。

  门口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小姐,您还没睡吗?”

  不愧是齐宗堡的金牌镖师,走路竟然无声无息。

  “就快睡了,有事吗?”

  她口中吐出的是和齐渲一模一样的声音!闻栖辞心服口服地给苏青时膜拜了。

  “小姐,闻彧不见了。”

  糟糕,竟然忘了这茬。

  苏青时眼眸微转,应到:“他就在我房里。”

  闻栖辞一愣,满脸质疑盯着她。

  外头的天鹰也是一怔,“小姐,这么晚了……”

  闻栖辞连忙插上话头:“我和主子研究画儿,等会儿就回去。”

  天鹰默了会,“那属下在外面等着,一会和你一起回去。”

  闻栖辞低头看看自己的夜行衣,凉凉的撇着苏青时。

  苏青时似笑非笑,慢悠悠开口:“天鹰,你替我去取一只玉镯子。”

  “是,属下即刻取回。”

  两人一边忽悠外面的天鹰,一边手不停歇的找。

  “在这里!”

  这丫头居然抱着入睡!闻栖辞冷笑着夺过来,两手虔诚的托着竹筒。

  苏青时揭开竹筒,取出画来。

  “你干什么!”闻栖辞惊道,“为什么要在这打开?”

  “看清楚了。”苏青时将画卷在煤油灯上展开,严肃道,“一定要记清楚。我们只有一次机会。”

  闻栖辞唇齿僵硬:“你要烧了它?!”

  苏青时并没给他反应的机会,只见烛光上画中的山峰湖畔蓦然变幻成另一副风景。

  闻栖辞使劲揉了揉眼睛。

  那画纸彻底变作一副崭新的景色之后,逐渐越发稀薄,蝉如薄翼直至消失不见……

  最后,只有苏青时手里剩下两片残余的画片。

  ……

  愤怒后知后觉,来的慢了一拍,却气势汹汹,一浪推一浪……

  “小姐,镯子带来了。”

  “小姐?”

  “小姐,”声音带了几分焦急担忧,“属下进来了。”

  嘭。

  屋内只有床上的齐渲,两扇窗户摇摇晃晃,未熄灭的煤油灯随风晃动,桌面飘着几片类似从蒜头上剥下的薄翼。

  ……

  高高的山峰下,一座破败的菩萨庙,拉着牛车的男人在破损石碑旁休息,那碑上长满青色黑色的苔藓木耳,字已经模糊不清。

  那一瞬间袭上心头的是无边的压抑,苍凉以及悲悯……或许再看久一些,会被吃进画中。

  一向聒噪的闻栖辞变得不太正常了。跟丢了三魂七魄似的,无精打采有气无力,

  “闻彧,看什么呢?别傻站着,来来来,这里坐。”

  认识他十几年,还是头一次见这种状态持续这么长,袁怒关切的把人请到桌前,拍拍他肩膀。

  闻栖辞目无焦距盯着前方,仿佛完全听不到外界的纷扰。

  袁怒看向苏青时,摇了摇头。

  “他这样也不是坏事,说明记得很深刻。”苏青时淡声道。

  袁怒似懂非懂点了点头:“彧儿阿,我们需要点儿你的血。你看?”

  看了眼闻栖辞的两只手,又看了看闻栖辞面无神色的脸。

  ……

  “他没反应。”袁怒面露难色,“直接上手?”

  “嗯。”

  袁怒深吸口气,轻轻抬起他左手,拆开纱布的结,拆一下看一眼。

  怪了,完全没反应。

  “这……”

  只见那掌心伤痕叠层,旧伤的疤还没全结痂,又加新伤累累,二次开裂,简直惨不忍睹。

  袁怒捏着刀,无从下手。

  月人也有些惊讶,提议道:“要不然换只手?”

  袁怒皱眉道:“右手要是也伤了,他怎么吃饭睡觉沐浴更衣?”

  “手臂呢?手指也行呀。”

  “只有掌心的血有用。”苏青时冷声道,“用右手。”

  捏着刀柄,袁怒的心底升起一丝难得的愧疚,正要下刀前,停顿了一瞬。

  掌心的血才有用?上次闻彧不是割的手臂么……

  苏青时问:“怎么了?”

  “没什么。”袁怒摇头低叹,该来的还是躲不了的呀。

  一刀下去,皮开肉绽……那道从大拇指根部至小拇指的伤痕,横贯掌心,血流不止。

  “……我是不是划长了点?”袁怒小心的问。

  月人不忍直视:“何止是点…”

  “咳咳,都怪这刀太锋利了。”袁怒讪讪看着闻栖辞,“他不知道痛吗?”

  这等皮肉之苦竟只让闻栖辞眉头拧了一瞬,又恢复到平淡无色的表情。

  从倒盗谷买来的琉璃瓶贪婪的张大口,吞噬着汩汩而出的血液。

  闻栖辞半梦半醒扶住晕沉沉的额头,眨了眨昏黑的双眼。

  好冷,好闷,有点麻有点痛……怎么回事?

  袁怒半颗心提了起来,迎着闻栖辞茫然的目光,送上一个心虚的笑容。

  乍明乍暗的目光落在快要装满的琉璃瓶上,缓缓睁大眼睛,张了张嘴,另一只手颤巍巍的抬起来,想指着袁怒,却在半空中落下,整个人趴在了桌上。

  袁怒迅速点了他的穴道,止住血。

  苏青时取出一只金疮药递给月人,接过琉璃瓶出了门。

  袁怒一脸懵,眼底蓄起一股怒意,“什么意思,就这样走了?当闻彧是什么,盛血的容器?”

  月人也甚是疑惑,主子这作风不大对呀,难道有隐情?

  “先给闻大人上药吧。”

  “上什么药,死了得了,也好过被人利用。”袁怒语气讥讽,不屑道。

  月人听他这语气来气,金疮药掷在桌上,冷道:“袁大人看着办吧!”

  两主仆一前一后离开,留下怒意难发的袁怒。看了看闻栖辞苍白的脸色,只好咬牙压下怒火。

  ……

  月人打开门就看见立在栏杆前的苏青时,关上门,随她沉默着。

  良久,苏青时挺拔的后背动了一动。

  “月人,它认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