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月家玉公子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八章

月家玉公子 卿雨霏霏 2272 2019.03.16 16:00

  熊一刀说的没错,叶寻受了重伤,仲群还拖着一个随时要醒的孩子,即使走出熊府大门也走不远。

  所以仲群考虑,到了合适的地方就让叶寻先走,然后再把熊宝丢给熊一刀,从他几个弟子手下逃脱问题不大。于是示意叶寻往山林里走。

  “这林子树木茂盛、灌草丛生,等会儿到了里面你先走一步,我来拖住他们。”

  “你打不过熊一刀,而且还有他的徒弟在。”显然叶寻不赞同这个提议。

  “我手上还有熊宝呢!”仲群这样说,但不会真的对那孩子下杀手。

  转眼两人到了树林里,寒刀门的人依然追着,他观察了下地形对叶寻说“你要是真担心我,就朝着西北方向去,在青城山脚下的县城里等我。”

  说完停下脚步,以身为轴,脚扫落叶手掷飞镖,拦住身后的人,叶寻回头看了一眼,以自己的状态留下来就是累赘,还是听他的吧。

  连熊一刀,一共追出来八个人,七个弟子只有王一尧能叫出名号,这样看来逃走的胜算又大了一些。

  弟子中见到叶寻独自离开想去追杀,皆被仲群拦下。带着的熊宝此刻真成了保命利器。

  小孩被挡在身前,寒刀门弟子出手万般小心,对种群十分有利。

  “师父,我们在做什么呢?”熊宝终于醒了,被仲群挡来挡去的头都要晕了。

  “哈哈,师父带你和师兄弟们练武比试呢。”

  “熊宝!”王一尧看到熊宝苏醒也上前和仲群纠缠。

  “哎,王师兄也来了,师父,快比比到底是你厉害还是王师兄厉害!”熊宝兴奋的说,他看周围都是寒刀门的弟子,仲群又以他为主攻,所以真以为在和师兄弟们比武,连自己如何到这里的都没考虑。

  “不是我,是你,现在打人的可是你呢!”熊宝成了仲群的人偶,不需拿武器就把寒刀门的弟子折腾的够呛。

  “哈哈,真好玩,真好玩~”熊宝开心的哈哈大笑。

  熊一刀在站在最后,看着自家的弟子畏手畏脚的,自己的儿子还叫那人“师父”,那人果然厉害,他大喝一声:“熊宝还不过来!”

  熊宝听到喊声才注意爹在后面,大喊“爹,你回来啦!哈哈,你给我找的这位师父真好玩~以后您有事外出,还让他教我功夫吧!”

  原来是这么回事,熊一刀听出缘由。

  “师父,爹叫我了,你放我下来吧。”熊宝挣扎着要过去。

  “熊宝他是坏人,抓了你威胁师父的。”王一尧对他说。

  “师父!王师兄的话是什么意思?啊”熊宝看着仲群,到底还小又被熊一刀保护,不谙世事。

  仲群三言两句就把他稳住,“王师兄打不过你,瞎说呢。”

  “熊宝,他才是胡说。师父在这里,我敢乱说话吗!”王一尧解释。

  熊一刀又发话:“熊宝,快点过来。”

  “师父……”熊宝看看仲群,还是往熊一刀那里去,“师父,你放开我,我爹喊我。你松手,师父。”

  熊宝不断挣扎,仲群盘算七个徒弟刚才的周旋伤了四个,差不多了,一手稳住熊宝,一手握紧匕首,“好,师父这就送你去爹那里~师父带你飞过去。”

  说着跃到一颗大树之上,然后把熊宝朝着熊一刀高高抛出。熊宝“啊”的一声飞出去

  熊一刀肯定去接儿子,而熊宝离手的那一刻,王一尧带着其他人冲向仲群,

  仲群早就料到如此,在上树的时候就用匕首把树枝从中划开,此刻脚下用力无数枝丫瞬间断裂,砸向往上冲的人,惨叫声此起彼伏。

  仲群趁此逃走。王一尧要追被熊一刀拦下:“带熊宝爷回去。”

  “师父,那人……”王一尧抱着熊宝,孩子已经没了之前的兴奋劲儿,从高处落下着实吓到了。

  “那人我亲自去处理。”熊一刀带了自己的宝刀过来,宝刀砍过,碗口大树皆从中而断。

  “哇~大狗熊真的生气了。”仲群听到背后的声音加快速度逃跑。

  “还跑吗?”仲群还是被追上。

  “跑,当然要跑,不然等死吗!”

  “哈哈哈!死到临头还有心思开玩笑,你到底是谁。”熊一刀十分好奇。

  “我就是我,还会是谁。”

  “哼,嘴硬。”刚才他用刀划伤了熊宝的下巴,这一刀还给他。

  仲群用的是匕首,他没料到熊一刀会亲自追来!他的大刀自己根本招架不住,这下惨了惨了。

  招架不住了!仲群心里打鼓,不会要死在这里吧,这次除了他和银面,楼主说会安排人过来帮忙的,这种危急时刻应该出现了吧!

  没想到他的祈祷还挺灵验,真有人来救他了。

  “兄弟,你是楼主新招的?我都没见过你。”两人逃到安全的地方,仲群说到。

  应不归本不想理他的,想到一直安排他和有晴做事的中年男子,就顺着他的话说:“我和你的楼主,有些渊源,是他让我来找你。”

  “哦,我还以为你是望月楼的新人呢。这么说楼主也过来了!”知晓楼主亲自过来仲群兴奋不已,终于能看到大热闹了。“对了,你怎么称呼?”

  面对话唠应不归只回答了他的名字:“应不归。”

  “应不归?应不归!”仲群念叨“我记得千仞门好像有个叫应不归的,虽然没参加过门派的门面之事,但替叶海做了不少大事·····”想到刚才救他时用的软剑,仲群看着面前平平无奇的人“你就是那个应不归?”

  这没什么好隐瞒的,应不归点头承认。仲群心里又开始浮想联翩,难道楼主一开始就在千仞门安排了人?还藏得这么深,他忍不住问“应不归,我看你年纪轻轻的,跟楼主,有什么渊源呀?”

  “这个事,不便告之。”应不归看他好气的眼神,脑子里还不知道想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事。“他让我给你带个话,寒刀门先别管了,后面盯着青城派。”

  “盯青城派?盯青城派做什么啊?”仲群才把熊一刀得罪了,又去青城派做什么。

  “这,我就不知道了。”

  “好吧。”楼主交代的照着办吧。“哦,月家那里怎么说了。”

  “我离开时还平安无事。”月有晴和他被仲群所说的楼主逼迫,虽未限制自由但要藏匿起来不得回月家,所以他们两人一直住在竹屋,后来有缺失踪,两人帮着四处寻找,前两天那个楼主又找到他们,说月有缺已经回去,月有晴也可以会月家,但是要他去寒刀门找一个人。

  应不归看出那楼主非同常人,为了有晴的安危只能听他的话,看过要找人的画像就往寒刀门赶。

  去青城派就去青城派吧,仲群正好想去看看叶寻有没有在那里等他。两人在他的提议下乔装一番向青城派出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