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突然成神然后穿越万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归乡

  正当飞在空中的张北阜逐渐觉得无聊时,张北阜突然被炸飞了,毫无准备的张北阜立即失去了平衡,直接掉落了下去。

  {什么!}

  张北阜在空中翻滚,被炸的感觉并不是很好,疼痛让他紧咬牙齿,此时他的左腿和左手都被炸成碎片随风飘散了,全身上下的皮肤也被火焰烧灼,部分变成了焦炭。

  张北阜闷哼一声。

  不过姬丝秀忒·雅赛劳拉莉昂·刃下心的身体能力让他受伤的地方极速自愈,再加上之前塔利亚已经对衣服做过了强化。张北阜在刚掉下云层的时候就已经没事了。

  {什么东西?}

  张北阜想起刚刚自己的快乐飞行。

  {难道是导弹?}

  估计因为张北阜蒙上了耳朵,再加上来的突然,张北阜就这么硬吃了发导弹。

  张北阜也没多想,再向父母家飞去,但还没等张北阜飞多远,背后就有密密麻麻的空气摩擦声和火箭燃料燃烧的声音响起,张北阜回头一看。

  {霍,好家伙,两位数的导弹。}

  导弹的速度比张北阜快的多,它们在以肉眼都可以察觉的速度向张北阜袭来,张北阜虽然可以硬吃这些导弹而且什么事情都不会有,但是已经吃了一发的张北阜不打算再吃了,因为中弹的感觉不是很好可以说十分差。

  不仅仅是疼痛,你还可以闻到自己肉体被烧焦的感觉,然后一切完好如初,甚至还有点饿。

  总之张北阜不想硬吃,张北阜就加快速度和这些导弹周旋了起来。

  张北阜先是瞬间转向,向上飞去,整个人转向的角度达到了九十度,但就是这样的一个转向居然对这些导弹没有一点影响,虽然导弹不能九十度转弯,但是它们转向的速度依然不慢。

  {这么快吗?}

  {那就再来。}

  张北阜继续做着华丽的闪避动作,每次离导弹都是差之分毫没有命中,帅气而不失优雅,起码张北阜是这么觉得。

  这些导弹的行动十分统一,紧紧咬住张北阜的屁股,张北阜甩了半天愣是没甩掉,张北阜玩了半天也有一点点腻了,光甩也没什么意思,给这些导弹加点难度。

  {嗯。}

  {给你们点烟吃吃?}

  于是一大片烟雾就从张北阜的大衣中流出,几乎遮盖了这一整片空域,张北阜继续飞行,但是后面的导弹好像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继续紧咬着张北阜。

  {烟不行吗。。。}

  {那热源呢?}

  张北阜决定来点以前战斗机反制导弹的东西,比如那个叫什么热什么弹的。那玩意的原理就是投点镁块啥的产生热来干扰导弹。应该是如此,如果张北阜没有记错的话。

  于是这次张北阜的大衣中冒出的不是烟雾,而是大量的被点燃的镁块,张北阜向后望去,他这次投放的量比那种大型运输机释放的几倍加起来还要多。

  {挺漂亮的。}

  {哈?}

  只见那些导弹毫无阻碍的穿过镁块燃烧的火光,甚至一点干扰的痕迹都没有。

  {怪事。}

  张北阜决定用最简单的方法甩开,那就是加速。

  张北阜直接加速至八倍音速,原本以为这样能甩开它们,但。。。

  这些导弹的外壳和尾部一块不知名的零件脱落了,然后这些弹头就以极快的速度爆冲向张北阜。

  {塔利亚,护盾。}

  还没等塔利亚说完成功二字,所有导弹就命中张北阜的护盾上,不过导弹的剧烈爆炸没有让护盾掀起一丝一毫的波澜。

  {还是换种出行方式吧。}

  {塔利亚,把我传送过去。}

  面前出现了一道非实非虚的门,张北阜走了进去。

  转瞬,张北阜来到了一个小县城里。

  而那一个光标变成了两个。

  {塔利亚,这是怎么回事?}

  【宿主的父母已分居】

  然后眼中的界面上出现了计时器,计时器停在了七年六个月二十一天十一个小时四十九分零八秒。

  张北阜愣了一下。

  张北阜掏出烟盒,抽出一根烟,咬爆烟嘴中的爆珠,叼进嘴,划开盖,但他在即将点烟时停下。

  {啊。。。}

  {我抽烟的话他们又要说我了。}

  {算了不抽了。}

  将烟放回烟盒,再把打火机和烟盒放回口袋。先去见母亲吧。

  张北阜向光标走去,小县城里人并不如他印象中的热闹,无论是车还是人都不多,不间断的西北风刮过整个县城,风声盖过了烟火气,张北阜的大衣也被吹的莎莎作响。

  张北阜不知道这二十五年里发生了什么,他也不想知道。他现在唯一的念想就是他的父母了。希望此行不要再有什么意外了。

  张北阜转过几个弯,又穿过昏暗的小巷,他看到了一个妇人背对着他清洗着衣物,而那个虚幻的光标就在她的头上。

  她的身上穿着朴素的衣服,手应该也是因为劳作而变得粗糙,鬓角变得斑白,这二十五年的时光竟在她的身上留下了如此大的变化。

  {她是我的母亲吗?}

  她的衣服似乎都清洗完了,转过身,张北阜赶忙将身形隐进幽暗的小巷,她抬起头,望着远处。

  {确实如此。}

  她头上的光标消去了。

  张北阜看向她望向的地方,是另一个光标,张北阜父亲所在的地方。

  {等等。}

  {分居。。。}

  {为什么时钟停下了?}

  {塔利亚!}

  张北阜在心中提出了这些疑问。

  【检测,宿。。】

  {算了你闭嘴。}

  {别说了。}

  张北阜给自己附加了一个隐身状态,直接飞起来前去另一个光标处。

  张北阜轻轻落地,四周全都是累累墓碑,他沿着土路走向了那个光标处。

  张北阜看到了他最不愿意看到的那个名字。得到了他最不想得到的那个结果。

  光标消去了。

  张北阜打开烟盒,叼起他原来的那根烟,滚动砂轮,一缕长烟消于山中。

  张北阜瘫坐下,一根又一根。

  点燃,吸气,燃尽。

  张北阜拿出了烟盒中最后的一根烟。

  但是张北阜的烟盒也不再是凡物了。

  最后一根烟拿出,烟盒又被烟填满。

  不知道多少根烟过去。

  张北阜总算缓和了一些,不过转念一想,这又能给张北阜带来什么阻碍呢?

  他现在可是神,万世间万能的神明。

  起死回生什么的对现在的他来说,不是什么神话故事,不是骗子的吹嘘,不是小孩子的玩笑话。

  {哈哈哈!}

  对他而言,太简单不过了。

  简单的可笑。

  {有人?}

  张北阜藏进了旁边的阴影。

  是张北阜的母亲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

  他的母亲拿着一个小桶,里面装着一些水,然后那个男人则拿着小刷子和一些打扫用的杂物。

  他们走近,蹲下来清扫着张北阜父亲的墓碑。

  母亲轻轻抚摸着墓碑。

  “过去了,都过去了。。。”

  她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除此之外,只有无言。

  清扫完毕,他们收拾好东西下山了。

  张北阜从阴影中走出,但是嘴上刚拿出的那根烟却因为手腕的颤抖迟迟点不燃。

  {切。}

  {给我点燃。。点燃。。。点燃!}

  终于点燃,张北阜大口吮吸着烟嘴,一根烟瞬间被抽完。

  {塔利亚,让我对尼古丁的耐性变差。}

  熟悉的眩晕感终于上了头。

  张北阜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他没有答案。

  {逃避。。。吗?}

  张北阜想到了这个答案。

  {那就忘了我吧。}

  张北阜抹去了自己苏醒的事实,淡化了地球上名为张北阜的存在。

  在一部久远的动画电影里,人不会真正的死亡,但如果被人遗忘,他的存在就消失了。

  {忘了我吧。。。}

  {忘了我就好。。。}

  张北阜闭上眼,消除了自己跳跃会破坏周围的影响,用尽全力跳了出去。

  但好像自己的心里,有什么断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