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突然成神然后穿越万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普通

  按照惯例,我应该做点自我介绍。希望你们不要嫌弃我啰嗦。

  我是一个普通人。

  我叫张北阜 fu 不是gao...,男的。一个屁学生,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家里条件还行,名字的出处是郭景纯的“北阜烈烈”。

  出生时是剖腹产,不爱与人交谈,同样不太擅长。但是你向我讲话我会听不会打断,也会开玩笑。对于朋友从不主动联系也不借钱,毕竟这年代欠钱是大爷不是?也从没谈过恋爱。

  喜欢的食物是鸡蛋,披萨,火锅,麻辣烫,汉堡,红烧肉,酱炖大骨,清蒸比目鱼等等等等等等。。。

  喜欢做的事:一个人抽烟(喜欢蓝盒万宝路哦);一个人听音乐。

  喜欢的东西及颜色:灰色的物品

  虽然这个兴趣时常被打趣衣柜里全是灰色的衣服

  小时候因为各种学习和想不通或是伤心的事情钻牛角尖,后来被送到什么青少年中心调教了一番,那里环境还不错,里面的人说话又好听,起码张北阜是这么认为。

  就是回来的时候瘦了不少,里面的饭菜着实不行,就是猪都要掂量掂量吃不吃的那种。。。

  张北阜认为,做菜做的难吃的厨师和那些肆意浪费食物的人同罪。

  说什么罪名还是有些过了,张北阜也不认为所有浪费的食物就能送到需要的人手里。

  反正就这样吧。

  总而言之,张北阜不会浪费粮食,因为张北阜会全部吃掉。

  难吃的例外,不过张北阜会多咬几口,因为他多数时候比较饿。

  张北阜认为自己不浪费食物是一个为数不多的优点。

  好,回到这里。

  此时的张北阜心情并不是很好。

  张北阜打了一个哈欠,又打了一个喷嚏。

  {好困,哦不,好冷。。}

  季节已经到了秋天,公园里的树叶都挂上了一抹枯黄,秋风挂过,带走了张北阜身上可怜的热量。

  他将自己的灰色大衣裹的更紧了一些。偶尔响起的鸟鸣声与这个有些凄冷的秋天十分搭配,只是张北阜这个坐在长椅上的男人翻动文件的声音打破了这份景观。

  {这个不行,这个也不行,算了大不了凑合用着”。}

  张北阜不断翻动,整理文件,但是秋天的夜晚来临的极快,张北阜也不认为昏暗的路灯有什么实质的作用。他放弃了理文件,以咸鱼式瘫坐在长椅上。

  他正在找工作,他已经无业3,4个月了。每天都是尝试,失败,再试,再失败,今天上午又应聘了2次,可惜看到面试管冷淡的脸估计已经凉凉,下午又去一个认识的阿姨儿子的公司应聘了一次,可惜人事部的几个人不在说是国庆放假了。

  他刚从学校毕业,是个本科,说低不低,说高不高的学历,由于没有社会经验就托了亲戚的关系,在饭馆后厨干事,只因为能拿6000多块钱。

  干了整整一年,途中啥也要干,还容易被骂,干完了发现没啥社保,最后还说什么员工都不回家,把人扣下来年都没回去过还不加工资。

  张北阜觉得自己蠢爆了。

  终于受不了的张北阜决定看看能不能当个小职员,起码还体面一点,于是在家里人的“建议”下又托了老人小区里认识的傅阿姨。

  他儿子是一家小公司的老总,一年几十万几十万的,听阿姨说也没什么门路就是在学校搞了几个创新项目就做大了。今年又做了口罩的生意,水涨船高。

  有些焦头烂额的张北阜只能等这位老总了,他女朋友上下班的地方离这里不远,老总每天都会在这里接她,虽然说包养但是看来这位女士有她自己的坚守。

  想着想着,公园外轰鸣的引擎声传入了他的耳朵,应该是老总来了,他这么想着。

  将灰大衣上的褶皱弄得平整,拉了拉不太合身的西裤的裤脚,抹了下涂了廉价发胶的头发,深吸一口气,向外面走去。

  一辆敞篷兰博基尼停在了公园外,红色的流线型的车身,碳纤维的尾翼,3个6的车牌,带蛤蟆镜穿古驰的老总,无不体现着金钱的气息。

  按捺住隐隐发抖的手不知是寒冷还是紧张,站在马路上的张北阜也不管寒风,弯腰面带微笑的说

  {您好!请问您是刘衡刘先生吗?”}

  “是啊,我是,有啥事吗?”

  好!找对人了!张北阜有些激动的说

  “哈,是傅阿姨让我在这里等您的,听说您的公司可能还缺职位,我先去贵公司应聘了一次,但今天贵公司的人事请假了,这么晚了还打扰您实在不好意思,这是我的简历,要不我明天交到人事部还是给您?”

  虽然傅阿姨让张北阜把简历给他儿子就行,但是怕冒犯到人家的张北怂把话说的十分客气与委婉。

  “行,我知道了,给我就行了。”

  于是张北阜将简历稳稳双手递上,老总一只手接过就扔进了后面。这时,这寂静的秋夜中传来高跟鞋的声音,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娴熟的打开车门

  “宝贝,我下班了,今天有点晚了,对不起呢”

  而老总也没有生气,还笑哈哈的,一只手在肩膀上乱摸。

  后面的剧情猜都猜得到。

  “没事没事,能见到宝贝你就行,走吧,回家了,家里的佣人把饭菜做好了,有你最爱吃的大闸蟹”

  随即便与与女人亲吻了起来,亲了一会,似乎注意到了有些发呆的北阜,转过头对着张北阜。

  “好,你的事情我知道了”

  张北阜回过神来

  {啊,好,麻烦您了。}

  引擎轰鸣,跑车像一支离弦的箭,很快开到了路口,等着红灯,但老总和女人并不会放过等红灯的时间,尺度越来越大,动作越发激烈。

  好巧不巧,下起了雨,敞篷车的防水布顶迅速撑开,跑车,消失在了秋天的雨夜。

  张北阜站在原地,掏出烟盒,抽出一根烟,烟刚放上嘴,就被雨水打湿,雨越下越大,但是张北阜只想抽一根烟。

  可惜的是雨大的连火机都点不着了。

  张北阜的心情愈加烦躁。

  他不断抽出烟,不断滚动砂轮,没有一根点燃,一包烟就这么见底。

  {还是打不着吗。。切}

  随手把烟扔进垃圾桶。

  {没有乱扔垃圾。}

  张北阜在心里默默补充。

  张北阜望着灰蒙蒙的天,雨淋湿了他的头发,他的烟,他的鞋,和他最喜欢的灰大衣。

  可是张北阜缺毫无办法,甚至连生气的感觉都没有一点。

  生气有什么用?

  只能怪自己没带伞不是?

  老天要下雨,还要考虑你的感受?

  {切。。}

  张北阜走在路上,他有些庆幸自己刚刚没有被人看见。

  虽然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人和人的悲欢并不相通,没错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