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突然成神然后穿越万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人没了

  【以下为瞎扯歪理的,脑子不清醒的张北阜的心声】

  【警告】

  【警告】

  【FBI W....】

  【不喜请跳】

  时间过了几个月,到了过年。

  主人公依然是张北阜。

  张北阜拎着一大堆东西准备去父母家给过个年。

  他拎累了,准备抽根烟,休息一下。

  滚动砂轮,轻轻咬开烟嘴里的爆珠,薄荷味的爆珠和烟草十分般配,深吸了一口,瘫坐在了公园的躺椅上。

  周围并没有行人,也没有禁止吸烟的牌子。

  就是人不太雅观,或者说破坏气氛。

  如果不让吸,张北阜就掐灭扔进垃圾桶吧。

  总的来说,他的生活有了变化,张北阜得到了一份体面些的工作,也拿到了还行的薪水。

  或许,也可能是没什么变化。

  张北阜总是感到有些不得志,有些怅然若失?

  也可能是吃的太饱?

  总之他已经过上了,嗯,算是还行的小日子。虽然还是没房没车,没有女朋友,没有朋友。

  但是张北阜觉得也无所谓。

  没有房子,就没有鹅城三十年后的房贷,不用装修。

  没有车子,就不需要加汽油,过几周就从钱包里抠钱,也不用老远跑四s店。

  没有朋友,就不会有人向你借钱等等,避开许多所谓的“人情世故”。

  所谓的人情世故嘛,张北阜也说不好,但是张北阜觉得就这样,酒肉朋友嘛无谓是一起喝酒吃肉,吃完aa,有困难的时候指望不上。

  补充一句。

  如果aa的话,是张北阜赚。

  亲密朋友嘛,不好说,关系好的,玩的多的,但也就这样吧,张北阜不需要帮助,不需要借钱,张北阜认为自己一个人能解决问题,解决不了的你也帮不上。

  别指望别人能理解你,就算是所谓的至爱亲朋,手足兄弟也不行。

  当然,张北阜也不是死鸭子那种的存在,如果他在沙漠里快要饿死的时候这种情况,你给他一块面包和一杯水,他还是十分感激的。

  当然,这只是假设哈。

  张北阜才不会去学谁谁谁搞文艺,跑荒郊野岭无人区,或者什么青藏高原拉玛峰那种地方。脑子秀逗了才会这么做。

  也可能是张北阜土鳖了。

  总之,去之前一定要准备好,小命容不得差池。说到哪了?

  虽然张北阜没有这种东西。但是张北阜自认为他说的对。

  毕竟能救,能帮助自己的人只有自己不是?

  况且人这种东西可是敏感又脆弱的。

  多年的人际关系可是可以因为几句无心的话语或是事情就破碎的东西。

  就像镜子,碎裂的镜子,即使你将所有的碎片一一拼凑起来,用最最强力的胶水,用心认真,细致的想让它恢复原样。

  毫无意义。

  因为镜子所倒映出的,你的身形,早就彻底碎裂了,就算再多的花言巧语,再多的温柔抚慰,也只是让裂痕隐去。

  张北阜觉得这样是十分无趣的。他也没有和人家掏心窝子的打算,硬要说感受嘛,有点恶心和无福消受。

  {切。。}

  张北阜冷笑几声。

  张北阜自认为他掌握了真理。

  只要没有,不就是彻底的避开了?

  {哈哈哈。。}

  张北阜有些畅快的笑了笑。

  说起来,没有女朋友就没有烦人的彩礼和恶鬼一样的丈母娘,当然,这样也就没有小鬼这种东西。

  张北阜也真的不知道如何和小孩子相处这种事该如何做好。

  当然,张北阜也知道,他不知道该如何当一个【父亲】,何为【家庭】。

  对于不理解的东西还是避开为好。

  想到这里,张北阜觉得眼睛有些微微疼痛。

  哦,对了,小孩这种东西就是一移动金砖,像2021的基金或者股票,等等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虽然张北阜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把小孩子比做是基金股票。

  可能,可能他们都很难搞?

  什么奶粉,婴儿床,什么校园,学区房,又是什么大学,什么生活费,什么鬼的东西。

  生孩子还是算了吧,好麻烦。。。

  如果娶妻生子不是为了生孩子那是为了什么?

  关系是啥样的,那不就朋友嘛?

  他感觉自己脑子里飘过了一段话。

  【详情请参考上文】

  {啊啊啊啊啊啊。。}

  张北阜感觉有些抓狂,揉了揉眼睛又抓抓头皮。

  {emmmm。。}

  张北阜觉得没必要抓狂。

  道理刚刚就已经理明了。

  {好吧。}

  张北阜觉得他是不是说的有些过分,不过他的心声应该也不会有人听见。

  就算听见了也不可能出警来偷袭他一个24岁的小同志吧。。。

  深吸一口气。

  张北阜微微眯眼。

  从这次思考我应该得出一个结论,哦不,是几个结论。

  1:

  {得到了就必然失去,失去了就必然得到。}

  2:

  {人只能自己救自己,只能自己理解自己,只能自己帮助自己。}

  3:

  {让我想想还有啥来着?}

  {啊呀呀。。。。}

  {烟抽完了。}

  脑子清醒了一些。

  可能是自己真的吃的太饱。

  {有点自责啊。。。。}

  人吃饱了,再加上闲,总是会瞎想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但是张北阜认为也不能怪他,根据什么马洛什么需求理论,满足最基本的吃饭这种事情是最底层,也是一个作为生物的底线。作为人总会有点追求啥的。毕竟张北阜也不想上班,他也想过上纸醉金迷,香车美女的糜烂生活。

  张北阜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张北阜同样也不觉得糜烂生活有什么好去谴责的,只是有些羡慕罢了。

  就像自己老板,你要说他有多高情商?多高智商?也不见得。。起码张北阜和他的接触中是这么感觉的吧。

  难道是张北阜格局小了?

  生活还是要继续。

  张北阜起身,扭扭僵硬的脖子。

  那就得出一个结论吧。

  {吸烟有害身心健康。}

  张北阜离开了公园。

  有一点他挺开心的,就是他父母离他的租房并不远,如果真要张北阜年年赶春运跑老远再跑回来,张北阜估摸着真吃不消。

  虽然他24岁,是普通青年,但是他是真的讨厌人挤人的场景。即使现在有了什么高铁,飞机,但是旅行还是一件很累的事情。

  张北阜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古时候的人咋这么脆弱,一跑到什么地方又风寒又背疮,一段时间就凉凉了。

  张北阜慢慢的走,虽然天色渐晚,但是还没有到张北阜和父母约定的时间,直到走到父母家门前,健忘又愚钝的他终于发现。

  他东西忘拿了。

  {靠!}

  张北阜直接回头,向公园跑去。

  时间流逝,夜幕已经完全将城市的苍穹笼罩,街边的路灯还是一样的年久失修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就不换两个灯泡。

  他熟练地跨过小木桥,拐了几个弯,终于到了地方。

  张北阜平定了一下呼吸,他已经很久没这么跑过步了,心脏砰砰直跳,大腿也有点发酸。

  还好,东西找到了,张北阜微微弯腰,拎起东西,回身走去。

  “滋啦。。。。”

  “滋啦。。。。”

  后面发出了有点令人牙酸的声音。

  好像是金属发出来的。

  张北阜没有停下,继续走。

  突然,张北阜浑身的汗毛竖立,冒出了冷汗,张北阜不知为何,但他感觉到了一个念头。

  【死亡】

  【死亡】缠上了他。

  【死亡】逐渐爬上了他的脊梁。

  就在那一瞬间,肾上腺素极速分泌,心跳疯狂的泵动,血液灌进了张北阜四肢的肌肉中,张北阜像离弓的利箭冲了出去。

  很可惜,这毫无意义。

  那根,应该是那根吧,反正是一个像杆子一样的东西砸到了张北阜。

  那一瞬间是不痛的。

  只是自己不争气的脑子被砸出了炽热又腥臭的液体。

  张北阜再也不能控制他的四肢,倒了下去。即使他很想这么做。连一根手指都不行,做不到,做不到,连口袋的手机都拿不到。

  头上鲜血如注,可能鲜血里有一些脑浆吧,红的白的一起流到了地上,张北阜的喉咙里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声音,时高,时低,他想求救,但连这也做不到。

  张北阜感到十分抱歉,只是以现在张北阜仅存不多的理智实在是无法想到有什么办法能实施了。

  自己的衣服渐渐浸湿,手指触碰到了已经变得冰凉的粘稠液体。

  他的眼睛已经看不清东西了,所以张北阜闭上了眼睛,反正也没差。

  {好冷。。好冷。。。}

  {现在。。。。}

  {好像是秋天。。。。}

  {算了。。。。}

  {啊啊啊啊!!!}

  {算了。。。。}

  {就当睡一觉了。。。}

  {礼盒浪费就浪费吧。。。。}

  张北阜听说人死前会看到回马灯,会看到自己亲人朋友啥的,也不知道是张北阜性情淡漠还是咋样,反正他是没看到。

  张北阜要死了。

  突然,他惊醒。

  {我的大衣粘上血,好像要再买一件,不行啊。。先洗一下,这件可是他最喜欢的衣服。}

  张北阜,死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