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突然成神然后穿越万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走路

  张北阜出了酒馆,便直接向左走。

  至于老板说的什么危险什么混乱张北阜也丝毫没有放在心上,早就提过了,即使是什么军队,什么坦克飞机,什么重机枪一起来,现在的张北阜全部接下连痛觉都感觉不到,最多就流点雾气意思意思得了。

  至于教堂,张北阜挺无聊的,挺闲,那个老板随口提了一嘴,稍稍地带起了张北阜的一点兴趣,所以张北阜就想去了。 张北阜不是教徒也从来不是教徒,他认为自己最可靠。

  不过。。。

  其实自己也没有那么可靠,从来都不可靠,每次遇到了什么倒霉的事情的时候,张北阜总会冒出。

  {啊啊啊,老天让我过吧。}

  {啊啊啊,老天放过我吧。}

  这样的想法。

  然后张北阜的内在就会给予这种想法否决。

  张北阜会觉得自己很蠢。

  等批判了愚蠢的自己希望什么上天保佑的想法以后,张北阜又会审视自己。

  但多数时候,张北阜确实是尽力了。

  然后也没想到自己有什么错。

  真没有什么错。

  {我从不说谎。}

  张北阜微微歪头。

  {好吧,我错了。}

  {其实我说的都是谎话。}

  {被骗了吗?}

  {无所谓了。}

  张北阜其实挺懒惰的。

  张北阜这个人,真的挺懒,怕麻烦,双标又冷漠,衣品也差,小人见识,好吃懒做,没啥智商和情商。

  很多时候,张北阜只要平时努力一点,认真一点,其实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至于再然后,张北阜会对自己感到几分厌恶和恶心。

  要是张北阜他自己勤奋一点就好了。

  要是张北阜他自己聪明一点就好了。

  要是张北阜他自己帅气一点就好了。

  要是张北阜他自己坚韧一点就好了。

  白日梦谁不会做呢?

  谁不会有妄想呢?

  想到这里,张北阜有点想吐。

  {停下,停下。}

  张北阜停下脚步。

  张北阜化手为刀,微微用力,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用手从太阳穴刺进了自己的大脑。

  手指在脑子中肆意的搅动着,怎么说呢,手感很有意思,黏黏的,软软的,张北阜又用力捏了捏,也不痛,除了头里面传出一种奇怪的感觉。

  不过不错的地方是张北阜暂时忘记了刚刚的不愉快,起码转移了注意力。

  张北阜将手刀从脑袋中抽出,几丝灰雾附着着手飞出体外,然后张北阜头上的伤口极速愈合,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这种感觉,还不错。}

  {再来一次。}

  张北阜再次重复了一遍刚刚的动作。

  {塔利亚,让我无论失去什么器官,都可以正常的动作与思考。}

  【成功。】

  {算了真麻烦,就让我由灰雾组成,我想怎么组,想怎么变都行。}

  【成功。】

  其实张北阜没必要和塔利亚说要什么什么,所有事情他一个念头就可以做到,只是和塔利亚说,味道会足一点。

  张北阜这次直接用力,将脑子扯出。

  {手感确实可以。}

  张北阜肆意捏着自己的脑子。

  伤口再次愈合。

  张北阜继续向前走去。

  与此同时,在这个小镇上。

  我叫彼得–皮尔斯。

  我原本只是一个学生,普普通通,但是家里没法付起昂贵的大学学费,再加上摊上现在这个世道,我也丝毫没有想读书的心思。

  所以我放弃了读大学,最后回到了这个小镇继承家里的铁匠铺。

  虽然这个小镇逐渐荒凉,但是我靠着铁匠铺也能勉强度日,他并不觉得回来继承家业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虽然他绝对不算富裕,但是他还算能吃饱,而且这份工作胜在稳定。

  就在前几天,彼得看上了一个姑娘,她在镇上的一家小超市打工,有着靓丽的棕发和碧蓝色的眼睛,甜美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与这个时代不符的热情。彼得发誓这不一定是他这辈子见到的最辣的姑娘,但他对她一见钟情。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他挺想要到那个姑娘的联系方式,有着这个想法的同时,他穿上了他最好的衣服,走到了镜子前面。

  “感觉不太行啊。。”

  镜子里的自己虽然穿上了他认为最好的衣服,但是看着就是不行,应该是自己不行。。。

  “哎,怎么办啊。”

  那个姑娘靓丽的身影深深地映照在彼得的心中,他反复思考着,踌躇着,他的内心被一个素不相识的姑娘搅得乱成一锅粥。

  彼得站到了床边,一只手架着头。

  “好烦。”

  他看见了一个行人,他有点奇怪。

  “太阳落山还敢瞎跑,胆子真大。”

  起初彼得并没有注意,但是。。。

  那个男人停了下来,就这样站在了路中间开始自言自语。

  这吸引了彼得的注意。

  这个男人是个亚洲人,身上穿着考究的西服西裤和大衣,不过都是灰色的。

  “亚洲人怎么来这的?”

  因为相隔有一段距离,彼得并不能听到他在说什么。

  “不会是神经病吧?”

  彼得眯起了眼,此时的他倒是有点好奇这个亚洲人想干什么。

  突然,他看见这个男人将手掌插进了自己的头颅。

  彼得瞪大了眼睛。

  他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搞什么!”

  彼得捂住自己的嘴,慌忙蹲了下去。

  “他是什么东西!”

  刚刚有关姑娘的愁绪烟消云散,恐惧和好奇填满了他的内心。

  “天啊。”

  过了一会儿,其实彼得也不知道时间到底过了多久。

  彼得从那种惊恐中脱离了一点,他想看一看那个男人有没有离开。

  那个男人将脑子扯了出来。

  {嗯?}

  张北阜听见了什么声音。

  张北阜将脑袋扯开,粗暴地把大脑塞了回去。

  脖子扭了,额,大概一百二十度?

  发出一串串咯嘣声。

  {有人?}

  张北阜除了两排有点破旧的房子外什么都没看见,房子里连光都没有。

  {无所谓了。}

  张北阜用手把脖子拧回来。

  张北阜继续向前走去。

  “还好。。。”

  “呼。”

  这时候的彼得连大口吸气都不敢。

  在那一瞬间,彼得瞥到了。。。

  一双灰色的眼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