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突然成神然后穿越万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再喝

  一杯又一杯。

  张北阜享受完了这瓶威士忌。

  {这威士忌真不错。}

  张北阜拿起酒瓶,细看上面的标签。

  瓶子的正面只有简洁的几句话。

  (德尔科163型配方调和威士忌。)

  (产区:新海灵顿南2号产区。)

  (净含量:1500毫升。)

  (酒精度53。)

  张北阜翻看瓶子的背面。

  后面并不像一般都酒那样写着些高档的话语,只写着一句话和3个数字。

  “敬我们逝去的时光”

  “编号 286”

  张北阜抬头,看向酒保。

  {哈喽?这酒很不错,什么来头这是?}

  “这是我老爹留给我的。”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这酒是什么来头。”

  “那个老混蛋留给了我这些东西就撒手人寰了。”

  “不过这酒的年份是实实在在的。”

  “他当时对我说,如果需要,或者有好价格的话就卖掉吧,然后过了这么久,你来了,你出了一个丰厚的价格,我卖给了你。”

  张北阜微微点头

  {你说你老爹留给你的?}

  {你是老板?}

  “没错。”

  “你想怎么叫都行,酒保,老板,我都无所谓。”

  {好。}

  {不过。。。}

  {这酒真的还不错,还有吗,我愿意以非常好的价格购买。}

  {非常好的价格。}

  张北阜再次重复了一遍。

  老板倒是摇摇头。

  “这只有一瓶,没有多的,我活到现在也之见到过一次这样的酒,你喝掉的可能是这世界上最后的一瓶”

  {好吧。}

  张北阜再掏掏口袋,再变出了一沓崭新的有幽墨气味的纸钞放在了发霉的吧台上。

  {再给我来瓶威士忌。}

  {对了,不要开过的。}

  “但这太多了”

  {我等会可不止喝一瓶。}

  “你确定吗?我们这里晚上是不留人的。”

  {你看我现在有一点醉意吗?}

  “你是我见过酒量最好的人。”

  {我说不定不是人呢?}

  “但你不还在这里喝酒吗?”

  老板耸耸肩,收下钱锁进柜子,反手抽出来一瓶威士忌,然后用他不知道多久没洗的发黄衬衫擦去了酒瓶上的灰尘,这瓶酒放的时间明显没有之前的积的灰厚。

  张北阜这次倒是吃人参果的感觉,大口喝了起来。总的来说,这瓶酒倒是没有上次的香醇,差很多吧。但是这瓶要甜一些,酒精的感觉淡了一些。

  一瓶酒下去,张北阜还是没有任何感觉。

  {哦,对了,老板,这里有金酒吗?}

  “有的,但是店里现在缺汤力水和其他很多材料,绝大多数的鸡尾酒都做不了。”

  {无所谓,我纯饮。}

  “金酒马上就来。”

  虽然老板的这句话终于有了张北阜前世服务员的味儿了,但是他语气中那种不可忽视的颓废还是将张北阜的心情拉了回来。

  {前世吗?}

  {确实啊。}

  {变了太多了。}

  “你的金酒。”

  老板似乎听到了张北阜的嘀咕。

  他还是把一些话咽了回去。

  “酒能解千愁。”

  {完全同意。}

  张北阜将金酒倒进了酒杯,酒杯里的冰块可能是因为张北阜喝的太快的缘故并没有融化多少,这也省的再加冰了。

  金酒的酒液是透明呢?还是说淡黄色,反正张北阜把它倒进酒杯,张北阜先端起杯子闻了闻,一股香气就钻进了鼻腔,张北阜再一口喝下。

  先是清香在嘴中爆开,然后就是酒精的辛辣逐渐与这股香气消去,最后,嘴里是一种清爽的感觉。

  {不错啊。}

  {啊。。。}

  他突然想起来喝这么多酒一点没醉。

  张北阜的心情又变差了不少。

  {塔利亚,将我的酒精耐性减弱。}

  【成功。】

  一种眩晕感袭来。

  {呼。。。爽。}

  {这里给不给抽烟?}

  “可以抽的。”

  张北阜掏出烟,咬开爆珠,薄荷与金酒的清香十分搭配,张北阜点燃了烟,深吸一口,眩晕感更甚几分。

  {哈哈。。。哈哈哈。。}

  张北阜开始傻笑起来。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笑,可能是神经麻痹的眩晕感吧。

  一口,再接着一口。

  一根烟见了底。

  张北阜向老板递出烟盒。

  {不来一根?}

  老板倒也上道,熟练地点烟。

  “我倒是有好久没有抽烟了。”

  “这烟不错。”

  {我最喜欢的烟哦,蓝盒万宝路。}

  {烟也可以解千愁,不是吗?}

  “完全同意。”

  趴在桌上的张北阜抬起头,对老板问到。

  {啊。。老板啊。。。你说。。神明这种玩意是什么样的。}

  老板发出一声嗤笑。

  “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知道。”

  “镇子上的教堂不知道荒废多久了。”

  “神明可没有保佑我们,哪个神都没有,谁都没有被保佑,无论是谁。”

  “当然了,那些该死的政客除外。”

  “你不会还是个教徒吧?”

  张北阜的酒稍稍醒了一点。

  {我倒不是教徒。}

  此时的老板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张北阜转头望向门外,太阳正在落下,夜幕将要降临。

  那些小年轻和一个睡着的人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走掉了。

  {教堂么,我倒想去看看。}

  “哦不不不,你是外乡人你不清楚。”

  “我们镇子虽然小,但是晚上可不算太平。”

  “我给你个提醒,出酒馆向右转,然后再右转,去老玛丽旅馆开个好房间,晚上别睡太死,锁好门,记得要拿扫把杆卡住门。”

  {好,我知道了。}

  {所以教堂在哪呢?}

  {我还是想知道。}

  “哎。。。真是,你一定要去那个废了几十个念头的老教堂的话,明天沿着酒馆左转沿大路一直走就行了”

  {我知道了}

  {走了。}

  老板没说什么,继续低头收着东西,张北阜留下烟盒,关掉电视,离开座位向外走去。

  至于电视的内容嘛,张北阜因为喝的尽兴并没有注意。不过张北阜也不知道在几十年前看过多少遍了。

  张北阜走出了门外。

  最后一丝金黄的余晖照在了张北阜的脸上。

  太阳也在这时落下,夜幕笼罩了整个小镇。

  回到老板这里,他正好收拾完东西,时间不多不少,他将门旁的大块厚木板直接堵住了门口,再在上面卡榫上架了三根原木,这将门死死地堵住,一丝光都照不进来。

  至于窗户,这酒馆就没有窗户。

  “今天倒是整到不少。”

  “我还是休息两天吧。”

  “按我这老骨头还是开开酒馆得了。”

  老板回头,他看到了落在桌子上的烟盒。

  “外乡人的烟盒?”

  “哎,明天再说吧。”

  他随手放到桌上,准备去休息了。

  但是他的力气用大了,烟盒都掉到了地上,烟全都撒了出来。

  “啊。。。”

  老板蹲下,捡起烟盒和散落的烟。

  “嗯?”

  “烟盒怎么满了?”

  老板抽出几根烟。

  烟盒还是一根根装的满满的,盒子没有一点皱褶和瘪下的样子。

  老板再次抽出,越抽越多,直到台子上都布满了烟,盒子也还是那样。

  “见鬼了。”

  老板突然想到了见到这个外乡人的经过。

  “你到底是什么?”

  “算了,也不关我事。”

  “今晚有烟抽了!哈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