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突然成了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喝酒

突然成了神 蛋人吃了鸡蛋 2407 2021.05.04 19:08

  张北阜用尽全力跳了上去。

  在那一瞬间,张北阜闪过了几道思绪。

  {我。。。会死吗?}

  {不会的。。。}

  {那我。。。。还会感到疼痛吗?}

  {也许会吧。}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

  他现在已经不会有生命危险了,疼痛也只是一种体验罢了。

  一种无趣的体验。

  张北阜知道,对于生命和疼痛这种东西已经变得无所谓了。他随意地动下念头就可以将因果改变,将时间回溯。生命这种东西与其相比就是过家家一样,同时他给自己附加的刃下心的身体素质即使是十几发导弹全中也不会有事。

  {无趣,无趣啊。。。}

  张北阜感觉自己跳到了非常高的地方,又被地球的引力给吸回地面。

  空气阻碍着张北阜的下落,张北阜感觉到自己在以一个恒定的速度下坠。

  张北阜睁开眼睛,他看见了淡蓝色的天空,然后过了一会,他掉下了云层,不断地向下坠落,终于到达了地面。

  沉闷的响声。

  张北阜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浅坑,同时,他的头颅被摔出了一个巨大豁口,白花花的脑子飞出了大半边,无论鼻子,嘴巴耳朵还是眼睛中都喷出巨量的鲜血。

  左臂折成了三段,右臂已经不见了踪影,伤口呈出了撕裂的状态,鲜血像小溪一样潺潺流出;一条腿纵向地折了九十度,另一条腿倒还算完好。

  身体里的骨头都被摔成碎块,外皮努力地包裹着成碎块的内脏不让它们爆出,整个人变成了像踩碎的毛毛虫一样的存在。

  落地的那一瞬间,张北阜就失去了意识。

  不过强悍的恢复力正在孜孜不倦地修复他的身体。

  内脏重新从碎块聚拢成原来的样子,骨头从碎块有序地拼接。四肢也飞快的愈合。飞到不知道哪里的大脑和左臂和流出的鲜血像水一样迅速蒸发,而在这里,张北阜的左臂伤口断面也被合拢,冒出的肉芽从像婴儿的手长到成年人的手那样。

  最后,张北阜大半边脑子长了回来,头上的巨大豁口也合拢起来,张北阜迅速地回复意识。

  {花了几秒。。。}

  {一秒吗?}

  {无所谓了。}

  可能跟张北阜飞出去的大半边脑花有关,他并没有感觉到有多少疼痛,只是有点困乏无力,只是一点点罢了,而这些困倦也在极短的时间消失了。

  张北阜稍稍起身,坐在土坑中,拿起烟盒点燃一根烟。

  {痛觉什么的想想就麻烦。}

  {塔利亚,将我的痛觉抹除。}

  【成功。】

  {然后嘛。。。}

  {每次一脸血还是算了。}

  {塔利亚,如果我受伤了就让我的伤口流点灰雾得了。}

  【成功。】

  张北阜起身,身上的尘土落下一些。

  {塔利亚,顺便让我的衣服永远保持崭新如初的状态。}

  【成功。】

  一瞬间,张北阜衣服上所有尘土便被震落,衣服变得崭新,张北阜十分满意。

  张北阜起身,望向四周,张北阜的不远处堆放着几堆成块的发黑的秸秆,四周是一望无际的平原,荒凉无比,连杂草都没什么生机,一片枯黄,而土壤也呈出奇怪的红褐色。

  张北阜突然想喝酒了。

  {塔利亚,帮我导航去最近的酒吧。}

  张北阜转身就向光标走去。

  过了一段时间。

  {塔利亚咋还没到啊。。。}

  【宿主,您距离目的地还有683.7公里。】

  {emmm}

  {你早跟我说啊。}

  张北阜腾空而起,飞向光标。

  路上的风景可以说相当无聊,地上全都是红褐色的平原,也没什么树和灌木。

  张北阜看到了远处有一个小镇,酒吧应该就在这里。

  张北阜隔了一段距离,稳稳落地,张北阜顺着一条小路走进了镇子。

  镇子有些破败,还是说萧条?街上很多店铺招牌上都附上了灰尘铁锈,门虽然开着,但是里面还是黑黢黢的。如果不是塔利亚的光标还在,张北阜可能真的以为街上的店都关门大吉了。

  张北阜四处张望,没看到有什么交通工具。一路上也没有见到多少人,能看到的都是头发花白的老头,坐在躺椅上盖着毛毯。而那些年轻些的,都对张北阜投来了异样的目光,但没有持续,人人都以快步行走经过。

  转过弯,酒吧就在前面,酒吧的招牌比起街上其他的倒是新了许多,起码没有灰尘,而且上面的霓虹灯也没有损坏。

  酒吧的门就是那种几十年前的西部电影那样的款式,昏暗的灯光从里面照到张北阜的脸上。一推门,随着生锈的合页发出的滋啦声,张北阜进入了酒吧。

  张北阜环顾四周,里面的空间不大,最右侧有一个人似乎是因为醉酒瘫坐在椅子上,另一边有三个青年,桌上放着几个黑色塑料袋和几个酒瓶,嘻嘻哈哈不知道在干什么。

  张北阜径直前走,坐上吧台,一股淡淡的木头发霉味,吧台里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他也用异样的眼光看了看张北阜,但是看到张北阜考究的穿着,嘴唇张了张,赶客的话语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

  {塔利亚,给我加个语言了解那样的buff。}

  【成功。】

  {他说的什么?}

  【此处不许赊账或者捣乱,先付款。】

  {好吧。}

  张北阜抬起头,从口袋里掏出一沓崭新的钞票放在吧台上。

  {来一瓶优质的威士忌,杯子里的冰不要凿,不要泥煤味的。}

  {这些够了吧。}

  酒保狐疑地看了看张北阜和一沓钞票,还是选择收下,半蹲下,将钱放进吧台内侧的柜子,然后上上锁。

  酒保微微侧身,没有看后面的酒柜,随手一抽,一瓶积灰的威士忌就被拿出。然后拿袖子夹住酒瓶这么擦了一下,放上台子。

  再从上方的架子上拿出一个挺大的方形杯子,拿出模具冰块直接放了进去。

  {我自己来吧。}

  张北阜拿起酒瓶,酒瓶净含量一千五百毫升,够喝了,至于那些字张北阜也懒得看。

  拧开瓶盖,琥珀般的酒液流入杯中,因为冰块的融化,酒液的颜色变得淡了一些,张北阜拿起杯子一饮而尽。

  冰凉,水果橡木和辛辣。

  {还不错。}

  张北阜再次倒酒。

  张北阜一抬头,看到了斜侧方上的电视,望向坐在凳子上发呆的酒保。

  {能看吗?}

  他并没有回应。

  {额,电视可以看吗?}

  他反应了过来。

  “我们这里收不到电视信号,只有一些老掉牙的电影。”

  {老掉牙么,也可以。}

  酒保拿起一个小小的遥控器,打算扔给张北阜,但是他迟疑了一下,从椅子上起来,放到台子上。

  张北阜打开了电视,电视应该是插上了u盘,张北阜打开名叫电影的文件夹,里面多数的电影张北阜都没看过也没听过,但是张北阜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钢铁侠1?}

  张北阜点开,看到这个熟悉的开头,张北阜就确认了是他熟悉的那部电影。

  “钢铁侠1,你可真是怀旧。”

  酒保插上一句话,更像是自嘲或是感慨,而没有和张北阜搭话的意思,双手交叉,继续在椅子上呆坐。

  {是啊。}

  {好久了。}

  张北阜端起酒杯。

  {那么,敬我自己。}

  杯子里的酒再次喝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